• 第21章 红衣煞尸(2)

    更新时间:2016-08-06 23:08:30本章字数:2454字

    那一声凄惨的尖叫却是女尸发出来的,而此刻侯方玉瘫坐在地上,双手摸着脖子不停地咳着。

    几个人看时,只见女尸足尖立在石棺边缘,嘴巴微张着,露出两颗尖利细长的牙齿。她的鼻孔呼呼地喷着气,双目愤怒地盯着前方。

    大家都不知道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不知道女尸为什么会自己放开侯方玉,更不知道为何此刻女尸那双眼睛里除了愤怒还有一丝的恐惧。

    这时,在女尸微微抬起的胳膊上,几个人看到好像有什么东西插在她的手腕上。黑暗中,模模糊糊的,看不清楚。

    他们自然不会知道,那是在侯方玉即将被女尸扭断脖子的时候,及时赶过来的玉无缘抛出的一张驱邪符。

    朱砂混着黑狗骨粉画就的符纸钢片一般,斜着切入女尸的手腕,这是斜着插进去的,若再摆正一点点,女尸的手腕就会被切断。

    几个人正在纳闷之时,一阵冷风吹来,眼前突然多了一道白色的身影。只见那人背对着他们,几个人看不到他的样子,只觉得他那身白色的长袍和这无尽的暗夜格格不入。

    他们看着那个人和女尸对峙,似乎可以感觉到那个人的身上散发着一种与墓穴中的寒冷不同的冰冷,而且气势逼人。

    “墙壁上的金刚怒目和棺前的鲁班镇尸阵都奈何不了她,你们几个人就想用这个破麻绳来对付她?”那个人幽幽地说道,空灵的声音中透着几分冷漠。

    侯方玉扶着石壁慢慢地站起来,虽然不知道玉无缘是什么人,但凭他能够从容不迫的站在这个千年女尸面前,侯方玉觉得到这个人不简单。“你是什么人?”侯方玉被掐的声音都变了,有点沙哑。

    玉无缘慢慢地转过身来,侯方玉看清了他的样子。墓洞内虽然光线昏暗,但侯方玉还是看清了那张脸,以至于多年以后,他都觉得那是他见过的最让人难以忘记的容颜。他怔怔地看着玉无缘,而玉无缘则是冷傲的看着面前面目狰狞的女尸。他的冷静与镇定竟然让侯方玉感到踏实,一时之间忘记了自己正身处于随时都可能被女尸扭断脖子的危险中。

    “胆子不小,这种凶煞之地也敢来?”玉无缘的声音传来,黑暗中他的声音冷冷的。

    侯方玉哆哆嗦嗦的说不出话来,玉无缘轻叹了一口气,几步来到他身边,几下将绳子系在侯方玉的腰上。之后他抬头对洞口的人说了声拉,张贵等人用力的将侯方玉拉了上去。

    身后的女尸似是心有不甘,口鼻中发出的嘶嘶的声响越来越大。

    玉无缘转头看着就像一根木桩立在那里的的女尸,他的眸子也阴冷许多。“他们饶了你纵然不对,然你枉伤这么多性命,可知罪?”

    在侯方玉快到洞口的侍候,他转头看了一眼冷冷的立在洞底石棺旁的玉无缘。只见他背对着自己,他看不到玉无缘的样子,只是他那道背影确实如此的孤傲与坚毅。洞底本不该有风的,不知为何他那件月白色的长衫后摆熠熠的飘动着,还发出猎猎的声响。

    站在洞外的张贵一搭手抓住了侯方玉的手腕,尽管他看上有些文文弱弱的,但用力一提,侯方玉就那样被他轻易地拉了上去。

    “他?”侯方玉再次转头看着站在洞底的那抹身影,此刻,从自己的角度看上去,玉无缘的身影有些模糊。

    “他能应付得了。”张贵说道,他其实心底也没底,毕竟这是一个有着千年阴灵女尸,说实话,他也不知道玉无缘能不能应付得了。尽管不久前,在秦明这件事上他曾见识过玉无缘的本事,但那毕竟只是几个水鬼。

    听到玉无缘的话,女尸似乎被激怒了。随着她气息的加重,墓洞的温度也突然间骤降。就在这时,女尸发出一阵尖利的叫声,就像静无人声的暗夜里突然有个女子在哭泣,那种声音不是然人感到悲伤,而是毛骨悚然。在女尸尖利的叫声中,整个墓洞就像随时都有可能崩塌一样剧烈地晃动着。

    玉无缘双手紧扣结了一个手印,只见他双唇微动,顺势念出一串咒语。登时,玉无缘周身泛起一抹刺眼的红光,不过红光转瞬而逝。然而,玉无缘的一双眸子中却像两簇跳动的火苗一样,久久不能熄灭。他冷冷的看着女尸,女尸似乎也有那么一瞬被玉无缘的冰冷震慑到,她周身的阴气散去许多。

    就在女尸阴气涣散的这一瞬,云无缘祭出了锁魂符。突然,咔的一声,幽暗的夜幕中响起一道闷雷。伴随着一道蓝色的闪电的出现,整个夜幕下的一切都在一瞬间被染成了淡蓝色。众人看的目瞪口呆,看着眼前不可思议的一幕,就连张贵也不例外,他看着那道闪电最后成了玉无缘双指尖跳动的一簇蓝色火苗。

    玉无缘的嘴角慢慢地浮现出一抹笑意,确切的说那抹笑意比女尸脸上此刻的阴冷更加的诡异。张贵知道玉无缘这次真的是动怒了,经过跟他这几天的相处,他了解到玉无缘平时整个人都是冷冰冰的,反而他生气的时候却会露出一抹笑意。若是他的笑意越深,说明他的怒气也就越重。

    侯方玉定定地看着洞底那抹身影,整个人都好像石化了一样。、

    洞底女尸先是浑身瑟缩了一下,紧接着整个身体都像失去了控制一样,她尖叫一身,一道红光闪过,待众人看清时,她那长长的指爪眼看着就要刺穿了玉无缘的喉咙。

    “当心!”洞外,张贵和侯方玉同时惊呼出声。

    然而,玉无缘却只是唇角微微一勾。他指尖跳动的蓝色火焰突然熄灭,在女尸的指尖伸向他的时候,他猛地踏起脚点在了女尸的胸口,接着在女尸受阻不能向前的一瞬间,他迅速伸手,指尖点在女尸的额间。只见女尸动作突然停滞,一道蓝色的印记在她的额头慢慢地散开,女尸的脸也变得狰狞起来。

    她乌黑的双唇动了动,一声尖叫尚未发出。一道裂痕就从她的额头开始蔓延开去,一直遍布她的全身。这时,女尸身上的裂痕中发出幽蓝的光,只见那光破体而出,随着一声清脆的崩裂的声音,女尸就像一个掉到地上的青花瓷器一样,碎成了一片一片的。最后,每一片都化成了一抹发着红光的灰烬。

    站在洞口的张贵终于松了一口气,之前因为紧张玉无缘而揪起的一颗心此刻才彻底的放下。这时,玉无缘突然向前一倾,整个人蹲在了地上。“你怎么了?”张贵大喊出来,同时,他拉着垂在洞口的绳子滑进了墓洞里。

    张贵将玉无缘扶起来,这时他才发现玉无缘的脸色刚才那具女尸的脸色还要苍白。“那怎么了?”

    张贵刚说完,玉无缘吐了一口血,紧接着整个人直直的向后倒去。

    玉无缘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在梦中他见到了在他小时候就离他而去的师傅,还有一个身穿白衣的年轻男子。只是,无论他怎样努力地靠近,他都看不清那个人的样子。他在后面追了好久,最后,那个人自己停了下来。玉无缘慢慢地走上前去,这时,那个人回过头来,玉无缘看清了他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