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我只是泼了桶水

    更新时间:2016-07-16 18:52:19本章字数:2760字

    “梁栋,那边的几块块玻璃是你的,上课之前给我擦干净。”班主任刘晓雅扶着她那金框眼镜,环顾一周,终于看到了我这个劳动力。

    “遵命。”我双手摊开做出无奈的表情,放下手中的活去找抹布。

    高二(10)班,周一大扫除,作为文科班为数不多的男生,我成功的变成一个优秀的清洁工,不,搬运工,或者说奴隶更符合,毕竟干苦力还没有工资。

    在文科班大扫除的时候,你会发现多半女生是不干活的,他们会吃着瓜子看你扫地,顺便往地上吐点瓜子壳。

    “生来就是劳碌命啊!”我环顾着女生们感慨。

    “楞什么楞,干活去!”班主任的声音真心不好听,都不能温柔一点,作为一个还在实习的研究生,不是应该像个淑女才嫁的出去吗?

    到了水桶前,我瞟了一眼桶里的水,我对文科班女生的懒惰有了更深刻的认识——那水黑的伸手不见脚趾,可是她们仍然不换,对,这种水她们还能用来拖完整个教室和走廊,顺便擦干净两块黑板和一张讲桌——因此我们看老师上课趴讲桌时的眼神充满同情。

    当然我是受不了的,如果让我用这种水擦玻璃……唔,死亦足。

    我首先要把水倒掉,可是最近的污水池离教室也有几百米远,我才懒得跑那么远去倒水,于是就提着水桶走向后窗。

    我张望一下左右,没人注意我,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嘞个当之势把水从三楼窗口倒了出去。

    把水倒下去那一瞬间我忽然有些不好的预感,接下来果然证明我的先知是伟大的。

    “啊!””——楼下传来一声惊叫。

    我一脸懵逼,但很快迅速反应过来,把空桶收了回来。

    从这声尖叫我可以推断出:楼下有人,是个女生,我的脏水倒到她身上了。我没有伸出头去看,我知道这一看我就暴露了。

    楼下是一片草地,平时没什么人的,但是今天偏偏有人,老天待我不薄啊,几万分之一的几率也让我碰上了,我觉得我应该庆祝一下然后去买彩票。

    我站在窗口手足无措,直到班主任催促催促我,我敷衍的答应了一声,只好接着干活。

    我在整理劳动工具的时候瞥见两个不认识的男生在跟我们班主任说话,那俩人不是我们班的,说话时候一直板着脸,但班主任脸上一直赔着笑。

    妈的,找上门来了!

    我第一反应是这两个人是帮那女孩来找我事的,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首先,他们又没看见是谁倒的水,我不承认就好了,其次,这俩男生要是想为那女孩出头的话那也太不够看了,我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两个人是打不过我的,毕竟初中打架就是家便饭,一身不入流的打架本事都是那时候学的。

    过了一会,我看见那两个男生走了,班主任一脸铁青的走进来,敲了敲桌子,让大家放下手中的活。

    我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回到自己位置上。

    “说吧,你们谁往楼下倒水时倒别人头上了?”班主任以一种极其低沉的语气问,傻子都能看出来她很生气,相当生气!

    我拿起水杯喝水假装淡定,心里暗笑一声:“傻子才会说他倒了!”

    “老师……我倒了……”一个弱弱的女声传过来,我刚喝的水还没咽下去就直接喷了出来,呛得我一阵咳嗽。

    班主任又扶了一下眼镜,扭头看着那个女生,皱着眉头问:“真的是你?”

    “嗯……”那女生的声音小到蚊子一般,低着头小心的说。

    而此时我的心中掀起万丈波澜——一万只羊驼奔腾而过。

    那个女生叫尚清秋,一个很调皮可爱的妹子,初中就是同学,认识时间不短,关系也算不错。

    我想了想,估计是她也倒过一次水,而她那次没有倒人身上,但是我倒人身上了,她觉得是自己了,就承认了。

    我心中的羊驼依旧在奔腾:本来受罚的应该是我,但是居然有人帮我顶了,虽然这对我来说是好事;但是我可不是那种狼心狗肺的人,不能让老同学帮我顶缸,本来就是我的错,怎么能让别人替我受罚,何况还是个女生!

    我纠结了一会,做出了决定。

    我从心里油然而生的正义感,在尚清秋哭出来之前吼了一声:“老师,是我倒的!”

    全班人转头愣着看我,连班主任也愣了,我也不管他们心里怎么想,径直走到班主任面前,说了第二遍:“老师,是我倒人头上了,不关尚清秋的事。”

    班主任看着我,眼神很复杂,又看看尚清秋,一会儿才对我说:“你跟我出来。”

    可能是因为刚刚做了一件很自豪的事,在面对这种大风大浪的时候,我的内心却无比平静,毕竟慌也没用,大不了挨顿骂,道个歉,再买点礼物哄哄那个女孩,事情不就完美的解决了?

    我真佩服自己的聪明才智,短短数息之间就想到了解决方法。

    “有没有感到羞愧?”班主任扶一下她的眼镜,正色道。

    我挺直了腰板,抬起高昂的头颅,以坚毅的眼神看着班主任,脸不红心不跳的大声说:“有!”

    “没看出来。”班主任嘴角露出一丝不可查的轻笑,接着又板着脸说,“那个女生是三班的,叫萧艾,人家在楼下捡垃圾,被你一桶水淋了下去……你自己看着办吧,如果人家闹到政教处,有你哭的,到时候我也保不住你……整天就会让我跟着你们丢人。”

    于是我又羞愧的低下了头,看着班主任的高跟鞋低声说:“好吧我去道歉。”

    ……

    雄赳赳,气昂昂,走在去道歉的大道上,我啃着一根黄瓜,吊儿郎当的从一个个正在上课的班级门前走过,完全没有一点去道歉的觉悟。

    “萧艾……”我默念着这个名字,从三楼走到二楼拐角处的大镜子前,停了下来。

    我考虑着等会该怎么说,我都没见过对方,肯定不能打感情牌;我输理在先,威胁肯定是不行的,毕竟是去道歉;至于美人计,唔,再议再议……现在看来,只有苦肉计了。

    确定了方针,就要落实政策,我用手指关节在墙上用力来回擦了几下,直到擦得快红肿,看上去就像用拳头砸过墙一样,我又把短袖领子弄皱,歪向一边,把头发也拨乱成鸟窝,还用手用力揉了揉眼睛,直到双眼通红虎目含泪,假造出我羞愧无地自容从而对自己下手自残的样子。

    做好了一切准备,我深吸一口气,风一般的冲下了楼,冲到三班门前。因为天热,所以三班的教室门没有关,我看见三班没有老师,正在上自习,嗯,正合我意。

    三班所有人疑惑的看着我,但我没有让他们继续疑惑,马上做出委屈的表情,以极其低沉沧桑的声音开口问:“请问一下,萧艾在吗?”

    一个坐在门口的男生朝里面一指,我看到了一个趴在桌子上的妹子,为什么我一眼就发现了?因为三班所有人都穿着校服但她没穿,因为我来道歉离我倒水不足一个小时,所以她可能刚回宿舍洗澡换衣服洗头,毕竟头发还是湿的……

    她正趴在桌子上,身子一抽一抽的,估计是在哭。看这架势,我是不可能把她叫出来道歉了,可我又不打算就这么回去,心一横,就径直走了进去,她前面有一个空位置,我就一屁股坐在那,三班人终于反应过来,哄的一声闹了起来。

    “这货谁呀,直接来我们班了。”

    “他来干嘛啊?”

    “完了,这货又一个学分没了。”

    我忽然想起校规里是严禁串班的,违反了要扣学分的,心里紧张了一小下,不过来都来了,扣就扣吧。

    三班一妹子站起来,问我:“同学,你有什么事吗?”

    看这语气,像是班长啊,我扭头看了她一眼,淡淡的说:“咳咳,身负要事,班主任派我来的,大家配合一下。”

    我说的真是大实话。

    那个班长看了看我,又坐了下去。

    “咳咳。”我干咳几声想引起萧艾的注意,可是她依旧没有抬头,我只好凑近她说:“同学你好,我叫梁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