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沐浴露事件

    更新时间:2016-08-29 12:51:00本章字数:2796字

    我看着她等着她说话,她眼里忽然有了泪光,眼泪很快就流了下来。

    “呃……你怎么哭了?我没干什么啊。”我无语了,又一个女生在我面前哭。

    她很委屈的低头哭着说:“可是……可是你帮我顶罪,受了委屈……”

    “这个啊……这个……算了,没多大事,已经过去了。”我打着哈哈说。

    “可是……可是……”她低着脑袋,能看见她脸上滑落的泪珠。

    “嗨!别哭了,多大点事吗,再说又不是怪你。”

    “我倒的水,你却帮我顶罪,就是怪我……”尚清秋哭的更伤心了。

    我忽然反应过来,原来她以为我是自愿为她顶罪的,于是我就笑了。

    “其实吧,是我……”我本想说出事实的,忽然转念一想:这样的误会反正也没什么坏处,还得了一个人情,那就让误会继续下去好了,“放心吧,我都解决了,现在没事了,不哭了好吧!”我笑着安慰她,她的眼泪渐渐停了。

    “对了,你知道女生喜欢用哪个牌子的洗发水和沐浴露吗?”我想转移话题,刚好想到一个问题,趁眼前有现成的女生,就开口问了。

    “女生用的……你问这个干什么?”她抬起头,饱含泪花的水汪汪的眼睛疑惑的看着我。

    “呃……这个嘛……你看你们女生皮肤那么好,头发那么长,那么直,那么漂亮,肯定是洗发水和沐浴露不一样咯,虽然我长相不怎么样,万一用用能变帅呢?如果我变帅了,就去追漂亮妹子……或者让漂亮妹子来追我,嗯,想想都开心。”我又胡扯一通,掩藏我的尴尬。

    她破涕为笑,用炯炯的眼神看着我,我不知道是这个解释太过牵强,还是她对我的yy感到好笑,看着她的笑,我浑身不自然起来。

    “洗发水和沐浴露的话……遇见香芬啊,就是贵了点,用起来还是不错的。”

    “遇见香芬……好,谢了啊!”我记下名字,跟她一摆手,就跑了,留下她一个人。

    ……

    我到学校超市在日化区里找到遇见香芬的洗发水和沐浴露,我发现这玩意的贵真不是盖的,两瓶顶我三天的伙食费了。

    我一咬牙,大不了啃几天馒头,我就不信还能饿死!

    我拿着一瓶洗发水和一瓶沐浴露又来到了三班,现在还是吃饭时间,三班教室里没有几个人,我看了一遍,萧艾不在,本打算先回去,等下课再来,想想那样就太没有诚意了,还是等着她吧。

    于是,一个男生拿了两瓶旺仔牛奶……呃,生活用品在门口等她……

    我看到迎面走来一个人,相当眼熟,走近一些我才认出那是三班的班长。

    我连忙转过身,抱着胳膊把洗发水和沐浴露藏在怀里,吹着一首民谣的调子,上下左右的装作看风景的模样。

    看不见我……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喂,你怎么又来了,你到底想干嘛,别站我们班门口,去别处站去。”她还是看见了我,站在我身后两步的地方开始责难我。

    “咦,这是你家的地方啊?哇!你家可真漂亮,看这一万平米的大院子,院子里还有私人花园,可是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啊?噢,他们一定是你的家人,你看,那是你哥哥,那是你姐姐,这边红色衣服的是你姑姑,那个美女,看到没有,就是八班那个校花,就是你婶婶,那我只好勉为其难的当你叔叔了,唉!有你这样的侄女,家门不幸啊!”我就这么堵她的嘴,难听是难听了点,但是有用啊。

    “你信不信今晚通报批评里会有你的名字!”她指着我,本来还算清秀的脸阴沉的可怕,显得有些狰狞。

    “您是谁啊,这么牛掰,您爸是校长吧,哦,那就对了,这还真是你家。”我一脸不屑,学分乃身外之物。

    “你死定了,你敢说你叫什么吗?”我可以感受到她的怒火,马上就要爆炸了。

    “我啊,我叫……韦牧夷!”我一脸骄傲的报出我们学校学生会主席的名字。

    我刚说完那一瞬间忽然觉得有杀气,然后就有一只手掐向我的脖子,还好我身手敏捷,向后退一步躲开之后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

    “放开!”

    “你让放开就放开啊,我那么听话不成狗了吗。”我捏的更紧了。

    “你他妈的!”她骂人了,女生骂人我见得真不多,这女孩还真是颠覆。

    我忽然看到萧艾从走廊另一头走过来,然后马上放开了这班长的手。

    她活动了一下手腕后怒目圆睁的瞪着我,然后指着我的鼻子大声说:“第一,你死定了,以后最好不要出现在我面前;第二,你的名字我会查到,学分和通报批评你就等着吧;第三,那个字是荑,念题不念夷!”

    她怒气未消,而我急着去找萧艾,没工夫搭理她,就直接把她拨开向萧艾走去。

    萧艾看见了我,也看见了在我身后张牙舞爪的班长,就疑惑的朝我问:“她怎么了,还有,你来干什么?”

    班长看见萧艾,没有说什么,怒气冲冲的走进教室。

    我没有回答她第一个问题,就直接把沐浴露和洗发水塞到她手里,直截了当的说:“这两样东西就当我补偿你的,本来只是来给你送东西,碰到一个疯狗,见我就咬。”

    “你别这么说韦牧荑,她人很好的,你不要再和她吵了,不然我就不原谅你了。”

    “呃……你是说?她就是韦牧荑?”我有点诧异的看着她。

    “对啊。”

    卧槽,怪不得她那么生气,我不光假报了她的名字,还特么给报错了,这放谁谁生气啊,看来我还是赶紧走,远离这个是非之地。

    我正打算离开,萧艾又把沐浴露和洗发水还给我:“你拿回去自己用吧,这些东西我也有的。”

    “你让我一个大男人用这个牌子的东西?”我又把东西塞到她手里,转身就走,“就当我赔罪了,还有,我叫梁栋,十班的,有什么事就来十班找我。”

    我快步跑开,留下萧艾一个人抱着沐浴露和洗发水站在那里。

    ……

    我有点慌

    完了完了完了,得罪了学生会主席,我这事就大了,以后麻烦事多着呢,怎么办怎么办?

    我故意为自己营造紧张气氛,让我不去想脑海里不断出现的萧艾的样子,我可是无拘无束的一个人,多逍遥,怎么能被感情羁绊,十几年我都过来了,怎么能忽然喜欢一个女孩,而且这么草率,只见过两次而已。

    在我的认知里,喜欢一个人都是那些非主流们干的很low的事,干这种事简直就是降低身份。

    抑或是——对自由的一种羁绊。

    我常常想,我的人生应该是自由的,我渴望的自由,似乎触手可及,因此我不允许出现任何束缚。

    八岁那年,我得到一本关于旅行的书,书上写了很多旅行家的故事,他们都在天南海北留下了自己的足迹,从珠穆朗玛峰到死海之畔,从玛雅古迹到埃及金字塔,从巨石阵到复活节岛,都书写了他们的传奇。纵使他们不能青史留名,但这些足以证明他们的伟大。

    我梦想成为他们那样的人,想要追随他们的脚步,纵使孤独一生,也是为了自由抛弃一切,我无怨无悔。

    可是现在,我极不情愿看到的羁绊可能已经出现了,它会束缚住我的脚步,阻止我前行,我必须甩开它,必须……

    “柱子,外面有个女生找你。”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我们宿舍的狗头军师谢林忽然把我拉回了现实。

    “狗头你要再敢骗我你就死定了,上次你把我骗到班主任办公室让我白挨一顿骂。”虽然对这厮产生了相当严重的不信任感,但我还是起身走了出去。

    “这次真不骗你,我看那女孩挺漂亮的,事成了请我吃饭啊。”狗头淫贱的笑着,好像已经从我身上拿走了几十块钱一样。

    我没有理睬他,回给他一个鄙视的眼神就从后门走了出去。

    萧艾正站在前门口向里面张望着,我朝她打了个招呼她才发现了我,然后快步朝我走过来,神色有些急切。

    我的心跳忽然加快了好多,她为什么急着来找我?会是因为什么事?她会跟我说什么?我该怎么回答她?

    数息之间,我想了很多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