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我想静静

    更新时间:2016-08-01 21:45:13本章字数:2076字

    卫子安冷笑:“呵,为什么?尚子平,你自己数数,自从我接手夏氏,你跟我闹离婚多少次?你数的过来吗?!”

    尚子平无言以对。

    卫子安深吸一口气,勉强把这些年来的恐慌不安压下,继续说道:“你明明知道,卫文宣那些人对我妈的产业虎视眈眈,他们在我背后小动作不断。我整天忙到大半夜,回到家还得尽心尽力的哄着你,陪你胡闹,每天夜里我都被你折腾得睡不好!”

    说到卫子轩,不得不提一下当年卫子安的父亲,卫博文的风流史。

    卫子安的母亲夏岚是夏氏唯一的千金,爱上了当时还是一个小小的部门的卫博文,他们的爱情引得外界一片哗然,各大媒体争先报道这豪门千金与草根男的爱情故事。

    他们的婚姻还算一帆风顺,可在卫子安八岁那年,夏岚出车祸去世。卫子安当时还小,不明白“死”是怎么回事。

    他还没来得及问父亲为何妈妈不再每天晚上给他讲故事了,卫博文就领着一个女人和一个比他小几岁的男孩进门。

    卫博文告诉卫子安,这是他的新妈妈和弟弟。当时卫子安还小,不明白为什么他要喊另一个女人为“妈”,更不明白他什么时候多了个弟弟。

    他长大之后,看着同样也在长大的弟弟卫文宣越来越像卫博文,他终于明白怎么回事了。

    父亲,背叛了母亲。这句话一直在卫子安的心头盘旋,不会有错的,卫文宣只比他小了三岁,却比他更像父亲。任谁一眼看过去都觉得卫文宣和卫博文更像父子。

    自从卫子轩和他的母亲王玉进了门,王玉的心就越来越大。夏岚去世之后,卫博文代理公司,而当时的卫子安还小,要等他能打理公司还得等些年,于是,王玉打起了夏氏的主意。

    王玉很清楚,如果卫子安接手了夏氏对自己极为不利,所以,她开始暗中笼络董事会的人。

    只是公司里拥护卫子安的人不在少数,真正被王玉收买的人不多,但是这并不妨碍她给卫子安使绊子。

    最近这两年,卫子轩长大了,王玉的动作也越来越大了,卫子安也越来越忙,每天都累的要命不说,回到家他也不轻松。

    原本呆在家里安安静静的照顾孩子,没事就去炒股的尚子平突然跟抽了风似的,三天两头跟他闹离婚。

    一开始,这事把卫子平给吓的不轻,他以为尚子平厌烦他了,所以要跟他分开,但是没想到当他向尚子平说几句软话,然后被他按在床上这样那样之后,尚子平就绝口不提离婚的事。

    时间久了,卫子平就回过味来,感情这是怪他冷落他了?只是,隔个一两天就来这么一次,他实在是吃不消啊!

    卫子安看着尚子平难得慌张的神情,心中有种报复的快感。你不是能耐吗?你不是吃饱了撑的无理取闹吗?行啊,我也来闹你一次,让你也来感受感受当时我有多害怕!

    “子平……”卫子安闭了闭眼,故作伤心道:“我们……暂时先分开吧,最近发生太多事了,我想静静。”

    见尚子平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什么,卫子安态度坚决道:“先分开一段时间,等我把一些事情想清楚,我们再好好谈谈离婚的事情。”

    尚子平颤声问:“我们真的有必要分开吗?”

    子平,其实离婚这件事……我只是说说而已,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跟你分开。

    卫子安简直要让他气笑了:“没必要?没必要的话,你怎么会一而再再而三的要跟我离婚?!”

    说道最后,卫子安有种想一拳把尚子平揍翻在地的冲动。这么长时间的恐慌不安慢慢的在他的心中堆积,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些恐慌不安变成了怨气。

    卫子安开始想,如果三天两头被人拿“离婚”这件事折腾的人是尚子平,那么他是怎么想的,会不会想他一样恐慌。

    凭什么让他一直都这么吃亏上当呢你说是不是?

    所以,就有了文章开头的那一幕。

    卫子安说干就干,丢下脸色惨白的尚子安,麻利的拿着自己的东西准备走人。

    只是在推门离开时遇到点困难,卫檬同学抱着卫子安的大腿哭的那叫个肝肠寸断,惹人同情,不知道的估计还以为这孩子死了爹妈呢!

    “呜呜呜……二爸,你真的要走啊?”卫檬抹抹眼泪,他脚旁边的波斯猫歪了歪头,像是不明白小主人为什么哭。

    他爸跟他妈闹离婚,结果却反而被他妈妈一脚给踹了。瞧瞧!他爸就是“不作死就不会死”的真实典范啊!

    卫檬觉得自己不应该这么幸灾乐祸,要知道他二爸要是真走了,那他就成了单亲家庭的孩子了。

    然后他爸就黯然神伤一段时间之后就会给他找个后爸。后爸就跟灰姑娘她后妈一个样,天天逼着他做家务,天天虐待他……

    卫檬又抹了把眼泪,表示自己其实不小了,大人的世界他懂的很。

    “二爸,你舍得我跟灰姑娘白雪公主一样被后妈虐待吗?”

    卫子安:……

    这孩子脑子里想的都是啥?

    他清了清嗓子:“卫小檬同学,我郑重的提醒你,童话不要看太多,对脑子不好!”

    “另外,后爸是不会有的。”卫子安掩着嘴小声说:“你看他天天这么无理取闹很让人讨厌对不对?所以啊,我先把他晾一段时间,到时候他知道错了,我再回来。记住啊,千万别跟你爸说实话!”

    哦,懂了,这个“一段时间”不止这么简单,您被尚子平折腾了这么久心中不忿,所以打算折腾回来是吧?

    这方法简直了!麻麻你好有想法……卫檬不由得为尚子平抹了一把同情泪,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我不在家的这段时间你一定要乖乖的,别忘了每天喂小白猫粮,听话的话我就准许你每天吃一块巧克力。”

    巧克力?!听到自家父上大人的承诺,卫檬的眼中“bulingbuling”的闪着光,好啊好啊,那必须听话啊!

    于是父子俩达成协议,卫檬愉快的回屋该干嘛干嘛去了,卫子安也愉快的哼着歌大步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