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让我开心开心

    更新时间:2016-08-01 21:49:43本章字数:2132字

    卧室里,尚子平脸色惨白的坐在地上,低下头怔怔的看着地上的某一处出神。

    他保持这个姿势已经很久了,从卫子安头也不回的离开到房间开始变暗,他一动不动的坐着,好像要把地板给坐穿。

    就在这时,手机铃响了,他急切的拿起手机:“喂?是子安吗?”

    “安你个头!我是你大哥!”尚易安无语至极的朝天翻了个白眼。

    原来不是他啊……尚子平失望的问:“大哥,你打电话来有什么事吗?”

    “就是通知你一件事……”尚易安的声音突然变得小心翼翼:“我说了,你可别想不开。”

    尚子平垂下眼皮:“你说吧,我听着呢。”这世界上还有比卫子安离开自己更能打击到他的事吗?

    “那什么……弟妹正在找人起草离婚协议你知道吗?”

    尚子平原本想起身的动作顿住,他忍不住高声问:“你说什么?!”

    尖利的声音把尚易安吓了一跳:“你这么大声做什么?都快把我的耳膜给震下来了。”

    “你别贫嘴,你刚刚说的什么?”尚子平觉得自己一定是听错了,怎么会呢?他明明说想先冷静一段时间的!

    “你没听错,弟妹已经在起草离婚协议了。哎我说,你这次闹的有点过了啊,都把弟妹给气着了。啧啧啧,来,跟哥说说你都干啥了,让弟妹这么生气?”

    尚子平的脸可疑的红了,他支支吾吾了半天,没说出来一句完整的话。

    电话那头的尚易安忍不住又翻了个白眼:“赶紧说!不说我怎么帮你啊?劝人也得对症下药啊。”

    尚子平豁出去了:“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今天他在家处理公务的时候我过去闹他了,想跟他亲近亲近。”

    尚子平说的含蓄,不过尚易安大概能猜出他做了什么。

    但是这也没什么呀……尚易安严肃的问:“然后呢?”

    “然后……然后把人做的狠了点,他生我的气了,我们俩就吵了起来。最后就跟以前一样,我说要离婚……我、我就是想让他哄哄我么,没想到他竟然来真的……”

    尚子平觉得自己都这么大了还让大哥为自己操心很难为情,最后那两句话他的声音小的跟蚊子嗡嗡叫似的。

    他一边难为情,一边期待着自家大哥能给自己想个招,最好是能让他把卫子平哄回来的那种。

    结果电话那头却传来尚易安大笑不止的声音:“噗哈哈,哎呦快笑死我了……你、你就是那‘你有什么不幸快说出来让我开心开心’的最好证明你知道不?”

    尚子平恼羞成怒道:“哥!你帮不帮我?不帮我就挂了啊。”

    尚易安艰难的闭上忍不住想笑的嘴巴,抬手揉了揉自己快笑抽的脸:“帮,你可是我亲弟,我怎么会不帮?”

    “那就赶快帮我想想办啊!我都快急死了!”

    “这个嘛……我只能在精神上支持你,不好给你出招。这件事情不好办,你说他要是敌人,我帮你弄垮他,然后再大卸八块,或者五马分尸,这些都没问题。”

    尚易安顿了顿,继续说道:“但是关键是,他是你老婆,是我弟妹,他要是不愿意,难不成我还能拿刀架在他脖子上让他回家?”

    尚子平迅速的蔫了:“那怎么办?”

    “顺其自然么,再说了,不是有小檬吗?难不成他不要你了,连孩子都不要了?”

    “哥,我好害怕……我怕他真的离开我,万一、万一他哪天发现女人的好了,真的不要我跟檬檬了,那我该怎么办?”

    尚子平的眼睛里迅速蓄满泪水,晶莹的泪水“啪嗒”一声,落在地上,很快,地上湿了一片。

    尚易安摸着下巴,真哭了啊,哎呦,真心不容易。

    “要不,我给你查一下他的住处,然后你上门让他打一顿消消气?”尚易安很没同情心的出着馊主意。

    “没用的……我估计就算他把我打残了,他也不会回来。”

    尚易安纳闷的问:“你怎么知道?”

    尚子平抹了把眼泪:“我认识他那么多年,怎么会不了解他呢?他就是那种犟的要命,而且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人,他说要离婚,就不是跟我一样闹着玩,而是真的想分开。”

    “哎我说,你说你好好的,怎么总是闲着没事闹离婚呢?这下好了,老婆不要你了吧?”

    “哥,你知道么?我喜欢他很多年了,可是我知道他不一定喜欢男人,所以我不敢跟他表白。

    我有时候也觉得我有点怂,喜欢那就大胆的去追啊?可是我不敢,我怕他厌恶我。

    那时候,我趁他年少懵懂,整天强迫他喊我老公,心里幻想着这就是真的,他真的是我老婆。

    后来……后来我把他拐上床,然后我们结婚,再然后我找代孕生下卫檬,这一切的一切都那么顺利,就好像是在做梦一样。

    有时候我真害怕这个梦突然就醒来了,一切回到现实,子安没有跟我在一起,他跟一个女人结婚生子,檬檬也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想到这里,我就控制不住我自己嫉妒的心。真的,哥,我真的控制不住我自己。

    当初我跟子安结婚的时候,有人觉得我们不可能有好结果,我听了,当时就翻脸了,对着那些人就是一顿臭骂……

    你知道吗?其实我并不在意别人说什么,只是我很害怕他们说的话在未来会成真。我闹着要离婚,是因为只有这样,子安才会把注意力从公务上转移到我身上。

    我知道这样不对,子安每天跟王玉和卫文宣斗,回来还得跟哄小孩儿似的哄我,可是,我就是忍不住想让他多关注我。

    有时候我恨不得我就是他手中的文件,好让他时时刻刻都关注我,每天都把我带在身边……哥,这种感觉,你明白吗?”

    尚易安沉默半响,哑着嗓子说:“我明白。你别胡思乱想了,弟妹那边我会帮你好好劝劝的,你好好照顾小檬,别让孩子心里也跟着难受。”

    “好,哥,我现在不敢见他,也不敢跟他说话,你一定帮我好好劝劝他,只要他肯回来,他说什么我就改什么。”

    “知道了,你早点睡吧,我挂了。”

    “好,哥,麻烦你了。”

    “没事,谁让你是我弟弟呢?”

    尚子平怔怔的盯着手机上“通话结束”这四个字,突然捂着嘴无声的大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