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猛虎

    更新时间:2016-08-01 13:10:39本章字数:2040字

    几日后,清晨时分,太阳刚刚升起,透过浓密的树木照射在大地上;在这片原始森林的某一区域,一颗参天大树上,一个壮硕身影背靠着树干,腰部别着一把石刀,斜背着一个竹筒做的箭筒,竹筒放满了削的尖尖地木质箭;壮硕身影一手持着一把简陋的木弓,另一只手拿了一只箭搭在弦上,双眼紧盯着树下几十米处一只正在揽食的猎物,那是一只肥大的兔子,估摸有十斤,全身长着灰白的皮毛;就在这时,那壮硕的身影双手用力,把弓拉的有点变形,可见其力气有多么的强大;“嗖“的一声~~~对着那兔子射了出去,稳稳地射中兔子的胸部,把那肥大的兔子狠狠订在地上,那兔子挣扎几下便不动了,可见那壮硕身影的力道之大以及射术精湛。

    那壮硕身影看了看手中的木弓,显得非常满意,”不枉我花费那么多时间制作,虽然粗糙难看,材质不好,不能承受自己的全部力气;但用来射些小猎物足够了。“这壮硕的身影正是叶子逸,这已经是叶子逸来到这里的第三天了,而这木弓是叶子逸在森林找的灌木与藤绳制作的,因为一直跟在老铁匠身边打铁,早已学会制造各种农具武器,制作这样简陋的弓自然不在话下。

    此时的叶子逸狼狈不堪,全身脏兮兮的,衣服也被树木勾扯的也是破破烂烂;乌黑的长发用一根藤绳绑着,胡渣也长了出来,脏兮兮的脸庞充满倦意,跟几天前相比,简直是另外一个人;可见这几天叶子逸过的非常不好;

    叶子逸把木弓收起,往树下纵身一跳,身体微微弯曲,稳稳落在地上,五六米的高度对于他来说毫无影响;叶子逸小跑着过去,把那野兔捡了起来,见那木质的箭竟未折断,心中不由感到诧异,这里的灌木都比较硬啊。叶子逸用力把那木质箭抽出来扔掉;看着肥大兔子满意的点点头,满是污垢的脸不由露出笑意,“嘿嘿,看来不用再吃那些野菜,终于能开荤了。“这三天来,对于叶子逸来说,简直是犹如地狱般的生活,吃的都是一些野果,睡也只能睡在树干上,而且习惯了跟其他人生活的突然被放逐到这样的一个地方,除了自己外再也没有见过一个人影,不要说是讲话了,哪怕能遇见个人,叶子逸都会感到这是恩赐;不止这样,而且还得处处警示着各种危险,在这不知名的森林里,叶子逸不止一次见过那些能轻易把他撕碎的庞然大物了,幸好自己的野外生存意识强大,每次都能准确的躲避,要不然早已成为那些猛禽的腹中餐了,所以,这几天来,基本没有睡过一次好觉。

    叶子逸提着肥胖的野兔,穿梭在森林里,显得轻车熟路。大概一炷香的时间,叶子逸来到一条小河旁,这小河是叶子逸前两天找到的,河面大约有一米半宽,河水并不深,大概半米左右,这河水清澈见底,河底下铺满了各种各样的石头,叶子逸腰部别的石刀就是在这河底找的石头打磨而成。

    随便找了一块靠近河边的岩石坐了下来,取下斜背着的竹筒与手中的弓放在一旁,随手抽出别在腰中的石刀,一把插进野兔体内,锋利的石刀破开野兔的腹部,叶子逸把内脏掏出,接着剥去兔子的皮毛,放进河中用河水冲清洗干净。叶子逸把洗好的野兔放在一旁;上下看了看自己,闻了闻身上的味道,臭气哄哄,连自己都受不了,不由得苦笑:”呃…,还真是臭,看来得先洗个澡。“叶子逸脱下已经满是洞的破衣服,露出壮硕的身体,走下河中,忘情的洗了起来……。

    ……

    太阳已经升的老高了,冲洗干净的叶子逸在河岸的一块空地上席地而坐,洗去污垢后露出其普通的脸孔,脸上的胡渣并没有剃,而脸上的倦容已经不见了;赤-裸着上身,头发还未干,湿哒哒的散披在肩上,不时还有水滴在地上;叶子逸身前已经生起一堆火,当然,叶子逸身上并没火种,而是之前他在书上看到过取火的方法,并前试验过,所以来到这里,生火对于叶子逸来说只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野兔被分割成了四块用木棍串了起来,叶子逸一手拿一大块,放在火上面烤;而另外两大块则放在一边。大概烤了有一顿饭的时间,叶子逸已然是满头大汗了,野兔肉已经被烤的焦黄色,外表被一层油包裹着,”看来是已经熟了。“叶子逸拿起已经被烤的焦黄地兔肉,放在鼻子前闻了闻,“嗯,还挺香的。”说完便站了起来走到之前河边的那块岩石坐了下来,把其中一大块野兔肉放在石头上,用石刀切下拿在手中那块兔肉的一小块兔肉,似乎是怕烫到嘴,便用嘴吹了吹气,接着放进口中,嚼了几下,感觉怪怪的,吞进肚里。“不错,只是少了盐巴;味道就不一样了。”转念一想,有的吃都已经不错了,自己还要求那么多。摇摇头,叶子逸用手中的石刀切下一大块塞进嘴里,使劲的咀嚼几下,吞进肚子里,连味道估计都没尝到,完全是一副只管填饱肚子,不过话说回来,少了盐巴味道肯定怪怪的。“要是有酒就更好了,嘿嘿。”叶子逸一边狼吞虎咽,一边嘿嘿地笑到;似乎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的独处。

    不一会儿,一大块的兔肉已经被叶子逸全部吃完,而他吃了仅仅只有五六分饱的样子。一抹嘴,叶子逸拿起另外一大块兔肉,拿起手中的石刀准备再切一块时,似乎是听到了什么声音,转过头一看,顿时惊愕失色,脸一下白了下来。在离他大概三四十米远处,一条庞大的猛虎正在瞪着它那灯笼般得大眼虎视眈眈望着叶子逸,随时都可能冲过来,而这条猛虎正是前几天叶子逸昏迷时差点吃掉他的那条猛虎,不过叶子逸并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