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盐商

    更新时间:2016-08-07 00:30:13本章字数:2261字

    吴志云出来坐上马车准备出发时,苏韵跟在后面也上了马车。吴志云看着苏韵露出不悦的脸色说:“你干什么也跟着来,钱和桃花结不是都已经还给你了吗?还有什么欠你的?”苏韵微微一笑说:“我呢是不轻易拿人钱的。。。”还没说完,吴志云就回击到:“那你把钱和桃花结 还给我。”吴志云伸手跟苏韵要钱。

    苏韵把钱和桃花结紧紧抓住说:“这是你给我的,也是我应得,我才不。”吴志云看着苏韵那紧张的样子,板着脸说:“那你干嘛还不走啊?”苏韵笑嘻嘻的回答:“不是拿了你的钱吗,我就觉得还是得帮你把案子破了才安心吗。”

    吴志云思索了一下,便说:“好吧,既然你不安心,那就帮我案子破了,你就可以安心走了吧。”苏韵点点头说:“案子破了我就安心了。”吴志云对着马夫喊道:“走,去锦衣卫衙门。”马夫扬鞭走马出发。

    锦衣卫首领杜云正在衙门里着急的等待吴志云,见吴志云马车到了,忙迎上去说:“不好了,京师的盐商有个盐商不知道怎么了就被杀了。”吴志云想了想说:“该不会是这个盐商家里的伙计突然不见了,但是伙计却是被我们从京师旅馆抓来关在牢里的罪犯吧。”

    杜云睁大眼睛说:“都头你是怎么知道的?”苏韵也好奇问:“你怎么这么肯定这个死了的盐商的伙计就是我们大牢里从京师旅馆抓来的罪犯?”吴志云用手指了指苏韵和杜云,笑了笑。苏韵有点着急:“你倒是快说。”

    吴志云停止笑,他对杜云说:“我们抓的这帮人我说过这是一个组织,既然是组织必然有不少眼线在盯着我们,所以我们上次在大牢的谈话必定是被人去报信了,所以为了灭口就动了杀机。”

    杜云说:“那都头知道谁是锦衣卫内鬼?”吴志云摇摇头说:“这个人可以在我们离开不久后就通知其他同伙杀人,可见他是个精明和狠毒的人,这样的人怎么可能那么容易被发现。”苏韵说:“那你打算怎么办啊?”

    吴志云耸耸肩说:“还能怎么办,去盐商家看看到底有什么发现没有。”杜云说:“我也去。”吴志云说:“你就不要去了,你还是好好看住这些抓来的犯人,不然有哪一个死了,有又是一顿麻烦。”杜云说:“那都头你就自己小心啊。”“放心,有我在,你们都头不会有事的。”苏韵信心满满的说。

    被杀害的盐商里正在举行丧事,死了的盐商被放在大堂里。吴志云入屋里,只见一妇人和一个少年男子在哪里哭泣。少年男子见有人进来,便问道:“你们是谁,来这里干什么?”吴志云回答:“我们是京师锦衣卫衙门来查案的,你是这里的少东家?”

    少年男子说:“我是,我叫福兴,我爹是这里盐商,昨天来了一帮人和我爹谈事情,今天我们进去看我爹的时候,才发现他被杀了。我爹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商人,他们为什么要杀他,而且这帮人又不是为了财,我家什么东西都没有少,如果是私怨,那更不可能,我爹从来不与人争吵,做事都让人三分。”

    吴志云问:“我能否查看一下你爹的身体?”福兴说:“这恐怕对先人有点不敬。”吴志云说:“我知道,可是你也不想你爹就这样死于冤枉吧。”福兴想了想说:“好吧,我也不希望我爹就这样不明不白死了。”

    苏韵过去扶起在一旁哭的妇人,并安慰着:“请节哀顺变。”妇人还是忍不住痛哭,最后福兴说:“娘,就让他们查吧,也好还爹一个真相。”这时妇人才离开。吴志云看了看盐商的尸体,发现这盐商的手上有一个狼头标志,而且发现致死的伤是从下到左上那一划。

    吴志云看完后问:“你爹早前是做什么的,我的意思是他还没做盐商之前。”那妇人说:“你问这个做什么?”吴志云说:“这可能对本案查出凶手有用。”妇人没有回答吴志云的问题,吴志云说:“夫人是怕什么?”福兴也说:“对啊娘,爹的真相才是重要的,有什么不能说啊。”

    那妇人叹了口气说:“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这事情还是五年前的事了,那时我家老爷不知道加入一个什么神秘组织,每个人手上都有一个狼头,而且这个组织虽然非常严厉苛刻,但出手很大方,许多人都不知道这个组织的核心人物是谁,只知道大家叫他狼头。你爹就是因为受不了这种严厉苛刻的生活才脱离这个组织做了盐商。前不久家里的盐库来了一些新人,你爹说是他的旧相识来投奔他,可是现在你爹出事后,他们却无影无踪了。”

    吴志云听着这些,心里那个推论被证实了,但接下来这么办,这个狼头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呢。正思索着,外面来了一个人说:“姑妈,家里怎么来客人了。”妇人说:“少琴,这是京师的锦衣卫衙门派来查案的。”

    福兴说:“表哥你怎么来了?”少琴说:“我听说姑丈出事特地来看一下,也请姑妈和表弟节哀顺变。”少琴走进来时,不小心把右边的水盆打翻,正常人是用右手去接的,而少琴却用左手接住,而且在接的时候衣服手袖哪里被风吹起来一点,吴志云刚好看到他手上也有个狼头,再加上他刚才的判断,他断定少琴可能就是杀了盐商的人。

    吴志云偷偷对苏韵说:“你把这个叫少琴的拿下。”苏韵小说问:“为什么?”吴志云说:“你快点做就是了。”苏韵虽然疑惑,但她相信吴志云的判断,所以出其不意把剑搁在少琴身上说:“不许动。”少琴很紧张说:“你们想干什么啊?”

    福兴也问道:“你们干嘛这样对我表哥。”吴志云说:“他杀了你爹啊。”福兴和夫人都不信,一致说:“他怎么可能会杀老爷呢?”少琴也说道:“你凭什么说我杀害姑丈的凶手。”吴志云说:“就凭你手上有狼头,还有你姑丈的致命伤是从下到左上这一划,说明这个人是左撇子,你刚好符合。还有你刚刚到怎么知道你姑丈就死了?”

    这一说,少琴什么也不说了。福兴和妇人见这个样子明白一切都如吴志云所说,便破口大骂:“你这个畜生,你姑丈对你可是不薄啊,你怎么可以这样。”没想到的是少琴冷冷笑道:“背叛狼头只有死而已,我才不管什么。”说完,就搁着剑自刎。苏韵来不及抽回宝剑,少琴自杀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