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服务员(一)

    更新时间:2016-08-01 00:01:38本章字数:2224字

    上海被称为魔都,在这里到处充满着诱惑,是花天酒地的地方,是醉生梦死的坟墓。但这一切蝴蝶都不关心,她现在关心的是现在去哪里可找到工作。她已经有三个月没有找到工作了,房租也没交了三个月,如果再找不到工作,那房东就会把她轰出去,到时候她就只能流落街头了。

    “上海这么大,找份工作这么那么难啊,老天爷啊,你能不能给我指明一份工作啊。”蝴蝶已经非常无奈,最后叹了口气:“继续找吧,不然就真的要流落街头了。”蝴蝶整理好衣服继续出发找工作去。

    “你听说了吗?上海有名的歌厅正在招女服务员啊,听说一个月给三块大洋啊。”路边的人都在议论纷纷。蝴蝶一听有一个月有三块大洋,自己小声的在做打算:“扣去房租和吃穿,一个月,还可以有两块大洋,好啊。”计算好了后,蝴蝶挤到那些议论人员中间问道:“各位大哥大叔,你们刚才说什么百乐门招女服务员,一个月给三块大洋是真的吗?”

    路人中一位年纪大点的说:“这是真的,你有兴趣去啊?”蝴蝶说:“我是想去。” “姑娘那百乐门是全上海最繁华的夜总会,哪里去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虽然哪里获得收入的确很多,但是生命危险也很大。一不小心得罪哪里的客人,你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路人们这么劝蝴蝶。

    蝴蝶心里盘算:”如果不去,自己现在又找不到第二份工作可以代替,算了先做了一个月再说,如果不好,到时候再撤吧“。”盘算好了,蝴蝶说:“我想好了,你们告诉我那百乐门在哪里吧?”路人见她那么坚决要去,也就不再劝什么,指着路口说:“从这里一直走,走到尽头,然后转左,就会看见一座非常豪华装饰的舞厅,门前停着许多名车的就是百乐门。”蝴蝶记住路人的指示,微笑的说:“谢谢。”

    蝴蝶沿着路人指示找到了百乐门。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百乐门真是很豪华和奢侈,大门口停着数十辆的非常昂贵的车,所有服务人员穿统一的西装革领,打着一样的蝴蝶结,所有的服务动作要领都是那么的严谨和美观。另外大门的中央铺着用皮做成的地毯,一看那长度没有几百张皮是做不了的,而且这些皮的工料非常好,估计要1000块大洋。

    被这些奢华的装饰迷住的蝴蝶,不知不觉得走向百乐门。正走着,一个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的经理拦住蝴蝶的去路:“你是干什么的?”蝴蝶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正在向百乐门走进。她理理好自己的思绪说:“我是来应聘这里的女服务员的,我叫蝴蝶。”

    经理上下打量一下蝴蝶,穿着吊带西裤,盘着头发,穿着一双颜色都认不出来的破球鞋。蝴蝶被经理看的有点不自在,但又不好意思问什么。过了一会儿经理说:“你做过高级歌厅的服务员吗?”蝴蝶摇摇头。经理说:“我们需要的是能服务高级人物的服务员,来这里可都是全上海有头有脸的人物,所以你不适合。”

    蝴蝶想再说什么,经理已经显得很不耐烦了。蝴蝶看没有挽回余地,便失望的走了。就在这时候百乐门的老板盛世文穿着一身西装刚好要出去,看见蝴蝶一脸失望哀怨的表情,便问道:“那姑娘怎么了?怎么看起来一点精神都没有?”经理说:“她是来应聘百乐门做服务员的,但是不适合,我就把她辞了。”

    盛世文说:“哦,原来是这样。”他再看一眼蝴蝶老觉得她好像在哪里见过似得,他对经理说:“你去把那姑娘留下了,就在百乐门做个服务员吧,我们百乐门又不是出不起这三块大洋。”经理忙点头说:“是,是,我明白了。”盛世文说完,就上车,对司机说:“去吴家。”在车经过蝴蝶时,盛世文还特意看了一眼蝴蝶,越看越觉得熟悉。

    蝴蝶在大街上茫无目的的闲走。“蝴蝶。”蝴蝶回头一看是刚才的经理,就停下来说:“经理你找我有什么事啊?”经理说:“你今天运气好,老板说让你在百乐门上班。”蝴蝶不敢相信,经理继续说:“你现在就跟我去百乐门做准备,今晚可有很多贵客来临。”蝴蝶说:“是,经理。我会好好工作的。”蝴蝶现在是开心到天了,看来上天对我还是不错的。

    吴家,吴家新任掌门人吴湘军虽然年轻,只有25出头,但却掌控者吴家在上海所有米商,布商和码头,是上海有名的风云人物,在吴家那更是说一不二。这时的吴湘军正在研究关于北方战局,只见他双眉紧锁,正在思考某些东西。有一个像是保镖人物似得,穿着西裤,身上穿着一件背心,外面套着一个皮套,对吴湘军说:“少爷,百乐门盛老板来找你,现在就在客厅。”吴湘军放下手中的报纸说:“张春,你先去招待一下我去换件衣服。”张春说:“是,我这就去。”

    吴家大厅,盛世文正在和张春聊家常时,吴湘军进来了,盛世文忙站起来说:“吴爷,好久不见,气色不错啊。”吴湘军笑了笑说:‘“盛老板看起来也不错啊。最近百乐门有什么生意要关照我们吴家。”盛世文笑道:“吴爷真爱开玩笑,我这座小庙怎么能容下吴爷这尊大神,我们好想吴家能照顾点我们。”吴湘军说:“我们就不要再玩客套话,说吧,你们来干什么。”吴湘军一边玩弄大厅的花草,一边看似不在意的说道。

    盛世文说:“这次来,确实是有一位朋友想认识吴爷。想和吴爷交个朋友。顺便谈谈生意。”吴湘军想了一下说:“做朋友,做生意当然好啊,我吴家这么多兄弟也要吃饭,有生意我当然的做。但不知是什么生意啊盛老板?”盛世文说:“这个吗,吴爷我看还是我哪位朋友亲自跟你说。他今晚就到上海,不如我做东就在百乐门把这事给谈了怎么样啊?”

    吴湘军说:“那么神秘啊,看来是一笔大买卖。”盛世文陪脸笑道:“如果不是大买卖怎么干来劳烦吴爷呢。那我们说定了,今晚我们百乐门见。”吴湘军说:“好,我们今晚百乐门见。张春送客。”盛世文告辞走了。张春回来对吴湘军说:“盛老板已经走了。”吴湘军什么也不说,脸上一点什么表情也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