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偷运

    更新时间:2016-08-03 22:56:07本章字数:2089字

    吴湘军看着蝴蝶什么也不说,蝴蝶被看的毛骨悚然。就这样僵持了一会儿,吴湘军终于打破宁静:“看来你没什么事了。”蝴蝶说:“是啊,我好很多了。”说完后又保持警惕:“你干嘛那么那么好心救我?你不是和那个臭流氓下三疤是一伙的吗?”

    这时张春进来对吴湘军说:“少爷,我有事情跟你报告一下。”吴湘军点点头,示意张春先出去。吴湘军对蝴蝶说:“你觉得我吴家少爷,吴帮的帮主会跟一个流氓痞子是一伙的吗?”没想到蝴蝶却回答:“你是吴帮的帮主,也就是黑帮人,你和下三疤他们有什么不同吗?”

    吴湘军最不喜欢被人说成是黑帮,他抓着蝴蝶的左手腕大声说道:“对,我们是黑帮,如果不是我这个黑帮帮主救了你,你现在还有力气这样和我说话吗!”蝴蝶被吓到:“你快放手啊。”蝴蝶怎么挣也挣脱不了被吴湘军的紧紧抓着的左手,情急之下,蝴蝶用另一只没有被抓的手一巴掌打过去。 

    啪的一声,这声音很响亮,所有人都仿佛定住了。吴湘军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女子敢打他 ,身为吴帮帮主脸面是丢尽了。蝴蝶自己也不相信自己会动手打人,而且打的还是全上海最有实力的人。吴湘军松开了蝴蝶的手,看着蝴蝶脸上却没有什么表情,但蝴蝶感受到他那散发出来的怒火。

    外面有人报告说:“少爷,警察局的局长杜建国来了,他在大厅等你,说是很有重要的事情来找你。”吴湘军说:“知道了。”然后他理也不理蝴蝶,到自己的卧室去换衣服。大厅里,杜局长穿着一身警察服,腰里别着两把王八盒子,手里拿着一个大烟斗在哪里抽烟,一阵阵烟熏从他的烟斗中冒出。

    吴湘军穿着一套黑色马褂就出来了,对杜建国说:“什么风把杜局长来到我这里。”杜建国忙回话说:“瞧吴少爷说的,我还不能来看看老朋友。”吴湘军笑了笑,杜建国接着说:“吴少爷我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这一次来是为了公干的。”吴湘军说:“哦,那我吴府可有做什么让你这位警察局局长亲自到访的事情。”

    杜建国说了三个字:“运白面。”吴湘军先是大惊,然后是装作平静,他笑了笑对杜建国说:“杜局长你应该知道吴帮的老祖先有规矩,吴帮不能做有害国人的物品,更何况我吴帮在上海少说也有近百年的历史,我们不会拿自己的信誉在开玩笑啊。”

    杜建国笑了说:“吴帮的历史我多少也知道一些,我也相信吴帮不会做出让自己祖先蒙羞的是,但是,这一次是我在码头巡查时无意见发现的。”吴湘军一听是在码头被查出来的,码头的使用着现在是汤姆先生,难道是他。吴湘军说:“既然是这样,我吴帮任你警察局检查,如果有人敢利用我吴帮偷运白面进上海的话,我吴湘军绝对饶不了他。”

    “那倒不用,我只是来通知一下吴小少爷不要被人利用了还不知情。”杜建国严肃的说道。接着杜建国说:“最近上门查的很严,如果再出现这样的事情我可就保不住你了。”吴湘军点点头,然后说:“谢谢杜局长提点。”杜建国说:“那倒不用,我和你父亲是好朋友,如今你有难,我应当提醒你。”说完,杜建国起身离开了吴家。 

    吴湘军很生气,对着张春说:“难道这些你都没有搞清楚吗?”张春说“刚才我正想向你报告这件事的,但少爷那时候没有空,所以我也就没有说。”吴湘军正生气着,发现躲在门口的蝴蝶,便说:“想听就进来,躲在外面干什么呢?”

    蝴蝶知道被发现,就走进来说:“我不是故意要偷听你们说话的。”吴湘军说:“没什么,你听到了也无所谓。”蝴蝶说:“吴少爷,我可以离开这里吗?”吴湘军看着她,一脸疑惑的样子。蝴蝶接着说:“我的伤已经好了很多,我想回家了,我想离开吴府。”

    安静了好一会儿后,吴湘军说:“如果你实在不想待在吴府,那你就走吧。”蝴蝶很高兴,说:“谢谢吴少爷的救命之恩,蝴蝶感激不尽。”吴湘军没有理会蝴蝶,而是对张春说:“备车去百乐门,顺便带上几十个兄弟。”说完就大步踏出吴府。

    百乐门前停满了吴府的汽车,吴湘军带着张春直接进入到盛世文的办公室,把一沓警察局的证据丢给盛世文,如何坐在旁边的沙发上点着烟问道:“盛老板这就是你给我介绍的好生意啊,帮英国人偷运白面到上海来卖,你是不知道我吴帮的规矩,还是觉得我吴湘军年幼无知好欺负。”

    盛世文被这突然的事件搞得不知东西南北,他细细看了警察局的证据后说:“吴少爷我实在是不知,如果我知道汤姆先生是搞这一套,我也不会把这样的事情让你去做。吴帮的规矩我还是懂的,出了这样的事情我也有责任,我现在就找汤姆先生过来说明这件事。”

    租界里,汤姆先生接到盛世文的电话:“盛老板找我有什么事啊?”盛世文问道:“汤姆先生你为什么违反合约,让吴帮帮你运白面,你可是写了保证书的,可是你现在”却违约,我真被你害惨了。”汤姆先生在电话里笑道:“盛老板这没什么大不了的,我的确是违约了,但钱我可没有少给啊。”

    盛世文说:“可是吴帮的帮主就在这里,我希望你能过来一趟和吴帮帮主解释清楚。”汤姆先生说:“好吧,今晚你们来我的私人游艇,我们再详细谈谈。”盛世文按住电话问吴湘军:“吴少爷,汤姆先生说今晚去他的私人游艇谈,你觉得呢?”吴湘军说:“可以,只要他谈,上海什么地方都行。”盛世文说:“吴少爷答应了,今晚什么时候,在哪里?”汤姆先生说:“今晚10点就在上海码头靠边的那艘游艇。”盛世文连说:“好,我记住了。”挂了电话,把汤姆先生约定的地点告诉吴湘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