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被劫

    更新时间:2016-08-05 03:52:26本章字数:2219字

    宫本一郎从汤姆先生的卧室出来说:“汤姆先生的办法真高啊,这样的方法你也会用啊,我以为只有只有我们大日本帝国才懂得金钱对人性的驱逐和奴隶。”汤姆笑道:“中国人说过有钱能使鬼推磨,我现在就是要用下三疤的贪婪来治死吴家这只小鬼。”

    吴家,吴湘军因为蝴蝶答应陪自己吃一顿饭,心情显得有点不错,时不时的露出笑容。一旁的张春很少见到少爷这样,但又不能问。他比吴湘军大十岁,一直以来是以哥哥的身份暗暗的保护吴湘军,这也是上一届吴帮帮主—吴湘军父亲的嘱托。

    吴湘军问道:“张春,你知道女孩子喜欢什么吗?”张春被难住了:“少爷你是知道的,我在吴家就是个大老粗,这个打打杀杀的我还在行,这哄女孩子的事情我真的是一点都不懂。”吴湘军想想也是,他继续说道:“那你就没有想过成家吗?”

    张春很纳闷少爷今天怎么这么婆婆妈妈起来了,但又不敢不回答:“我有想过,但是我现在过得是枪口的日子,什么时候命没了也不知道,所以就没有再想了,而且人家姑娘也不愿意跟着我过这种生活啊。”说完,张春才发现自己说多了,把所有真实想法都毫不保留的发表出来。

    吴湘军没有再说什么,他静静的思考着张春刚才说的那番话,或许这也行也是他自己的心里话,找个好姑娘,平平安安的过一生那不也是很好嘛。同时,张春的话提醒了吴湘军,如果蝴蝶跟自己在一起那不是同样也要遭受这种枪口的日子,这是蝴蝶想要的吗,自己到底应不应该自私的拥有蝴蝶。吴帮所有的男人跟着自己都没有找到好姑娘成家,身为帮主是不是有点愧对他们。

    张春见吴湘军好久没有说话,吓得以为自己说错什么了,忙说:“少爷,我只是瞎说的,你不要想要多了。我张春永远是吴帮的人,少爷你的忠心下属。”吴湘军被张春表达忠心得样子逗乐,笑着说:“我不是怀疑你的忠心,只是你的话让我想起很多事情。”

    见张春还在疑惑,吴湘军说:“好了,你去服装厂看一下那边情况怎么样,顺便保护好蝴蝶。”张春问:“我去保护她,那少爷你的安全呢?”吴湘军说:“叫你去就快给我去,婆婆妈妈干嘛。”张春不再问,赶去服装厂。

    服装厂里的工人正在日夜赶工,希望快点把布做出来。这时,下三疤伪装成服装厂的工人,同时在这之前他已经用银元贿赂了运涂料的司机,混进了涂料池,但由于吴帮把守太严,找不到下手的机会。他一边继续伪装,一边在寻找机会。

    终于在一天夜深人静的时候,吴帮在换班时,有个吴帮人说:“我们看守了这么多天都没有事,明天就是调料的时间了,可是你们看现在什么也没有,这么晚也没有人来了,这临近冬季的,天怪冷的,如果这时候能喝两杯还不错。”看守涂料池的人被说动了,想想,反正张春现在不在,就算偷懒也没有知道,就都去喝酒去。

    下三疤抓住机会,偷偷摸摸的接近涂料池。“你是谁啊?”蝴蝶问道。下三疤一听,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回头一看是蝴蝶,露出猥琐的笑容。蝴蝶一见是下三疤吓得魂都飞了,忙大叫:“救命啊,有贼啊!”下三疤被吓得魂飞魄散,手里的瓶子被摔碎了,但还是忙用手去捂住蝴蝶的叫声,没想到被蝴蝶咬了手一口,痛的叫了一声:“你这个臭娘们!”

    这一下子,引起了守在外面的吴帮人注意,他们集体冲进来。下三疤见在这样下去自己的小命就不保了,忙抓住蝴蝶做人质。张春这时候也来到涂料池,看见下三疤劫持着蝴蝶就说:“下三疤你快放开这个姑娘,不然你知道你会怎么死吗?”下三疤说:“春哥,下三疤知道得罪吴帮的后果是什么,但是既然我已经没有退路了,我只能一条路走到黑,要么你放我们两个人走,不然我就和这姑娘同归于尽。”

    吴帮有人想打下三疤黑枪,但被张春止住:“少爷有命要保护好蝴蝶姑娘,你们不要乱开枪,更不要伤到蝴蝶姑娘。”下三疤看吴家人对蝴蝶是保护有加,知道只要抓住蝴蝶,自己就抓住护身符。他对张春说:“春哥,让你的手下出去,不然我就杀了她。”说完掐着蝴蝶的脖子。

    张春怕下三疤真的狗急跳墙杀了蝴蝶,下命令:“你们全都给我出去。”吴帮人听到张春的命令忙都退出去了。张春说:“现在可以了吧,快把蝴蝶姑娘放了。”下三疤阴险笑道:“没想到这个女人的作用这么大,我还以为她只是个普通的女人。张春,你现在去给我准备一辆车,不然我就。。。”张春忙说:“好,我准备。”张春对着外面大喊:“备车!”

    不多一会儿,车声传来,张春说:“好了吧,车已经给你备好了,你打算怎么样,还不放了蝴蝶姑娘。”下三疤说:“老子才没有那么笨,如果我现在放了她,我还有命走出这里吗?放心我不会伤了她,只要我安全离开,我会放了她的。”说完押着蝴蝶离开服装厂。 张春忙跟出去,只见下三疤押着蝴蝶进了汽车,开车走了。张春忙说:“快跟上去,一定要跟紧了,但不要轻举妄动,我现在就去报告给少爷。”手下人忙开车跟上去。张春忙到吴府报给吴湘军知道。

    吴湘军知道蝴蝶被下三疤劫持了,非常吃惊,接着是大怒:“你是怎么办事的,我不是要你保护好蝴蝶吗,你怎么让他被下三疤劫持了。”停了一下,吴湘军接着发怒:“我不是要你们好好看护好服装厂的,怎么现在会出现这种情况,今晚负责看守的吴帮人干什么去了,去把这些人按帮规处罚!”

    张春被吴湘军骂的头也不敢抬。吴湘军见这个样子也不再说什么,他理了理自己的情绪说:“那现在蝴蝶被下三疤劫持到哪里去了?”张春说:“据回来报告的兄弟说,张春开车去了英租界。”吴湘军一听是英租界,马上就知道这和汤姆有关,那下三疤这次来服装厂捣乱肯定是汤姆指使,那蝴蝶就危险了。吴湘军越想越怕,但有没有什么办法,硬闯英租界那是不行的,至少上海政府是不会同意的,而且对吴帮一时间也无法全部聚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