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吴家长老

    更新时间:2016-08-07 17:27:36本章字数:2261字

    张春在外面和兄弟们私下把刚才在房间里的事说开了,兄弟们都说:“是吗?怪不得少爷这么冒险去救蝴蝶小姐,原来蝴蝶姑娘是我们未来的夫人啊。”正议论着时,蝴蝶从房间出来,刚好听见,只见她咳嗽一声示意,张春等人忙停止议论。

    蝴蝶笑着对张春说:“春哥,厨房在哪里啊?我想给你们少爷做的吃的。”张春回答:“蝴蝶小姐不用亲自去做,这种事情我叫下人去做就好了。”旁边的丫鬟说:“这是蝴蝶小姐对咱们少爷的一点心意,下人怎么比的了啊,春哥你不懂的。”

    张春摸摸头说:“有什么不同吗?不就是吃点东西,不管谁做的,只要好吃不就行了吗?”丫鬟都笑了:“春哥没有对象吧,这种事情只可意会而不可言传。”蝴蝶被他们说的脸都红了,但仍然温和的说:“快把我带到厨房去吧,不然你们少爷饿了,有你们受的。”

    丫鬟们止住笑说:“蝴蝶姑娘还是让我们带你去吧,顺便看看有什么能帮手的。”蝴蝶点点头表示同意。丫鬟们带着蝴蝶去厨房,只有张春还在那里,脑子有点凌乱,自言自语说:“这去厨房跟找对象有什么关系吗?难道去厨房就要找对象,那厨房大叔不是天天在找对象?”抬头看,所有人都走了。

    房间里,吴湘军坐在床上,背靠在床板上,脑海里思考着接下来的事情,吴帮闹了英租界,上海政府和英国政府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而且今后蝴蝶不能再回到服装厂了,不然生命难保了。

    正想着,蝴蝶推门进来对吴湘军说:“让少爷久等了。”吴湘军一见蝴蝶,心情就比较舒畅,也就不再多想,微微一笑说:“是等久了,不知道蝴蝶小姐的手艺如何?”蝴蝶笑着说:“那就看吴少爷的嘴有多挑了。”说完噗呲一笑。吴湘军也被逗笑了,但是更多的是因为眼前这个姑娘开心,自己就开心。

    吴湘军想自己拿碗吃东西,蝴蝶说:“你的手还没有好,我来喂你。”吴湘军不再动手,看着蝴蝶那样精心尽责的喂自己吃东西,右手不知不觉的抚摸蝴蝶的脸。蝴蝶没有拒绝,眼前这个男人三翻四次的救自己,自己从心里接受这个男人。

    时间好像突然停止了一刻时似的,吴湘军对着蝴蝶傻傻的笑,蝴蝶对着吴湘军也是傻傻的笑。“少爷。”张春的话让吴湘军和蝴蝶回过神来。吴湘军不悦的瞪了张春一眼,张春知道自己又闯祸,但又不得不来禀报。

    只见张春说:“少爷,吴家长老二叔来了。还有杜局长和上海政府的代表来了,现在在会堂,看样子他们来着不善。”吴湘军知道该来的始终是要来的,他起床换了衣服,穿着一套黑色西装,同时他对蝴蝶说:“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不要出这个房间。”蝴蝶急切的问:“是不是因为我,所以给你带来很大麻烦?”

    吴湘军摇了摇头说:“这和你没有什么关系,只是我帮里的一些事而已。”蝴蝶还是不相信:“你不要骗我啊。”吴湘军没有回答,只是对张春说:“你守在门外保护蝴蝶姑娘,上次你已经失误了,这次我不想再看到同样的事情再发生,知道吗?”张春连说:“放心少爷,放心少爷。”吴湘军对蝴蝶露出一个轻松的笑容,然后就出门,张春跟在后面在门口把守。

    会堂里气氛很是严肃,吴二叔坐在会堂中央的两把交椅的左交椅上,脸上充满愤怒,杜局长和政府代表坐在两排下座。吴湘军一走进会堂看到这这阵势知道不好过了,他走到吴二叔面前问道:“二叔近来可好啊?”

    只见吴二叔把桌子一拍,震的桌上的茶杯咚咚响,吴二叔斥责道:“你身为吴帮的帮主竟然为了个女人去英租界和人家拼命,你是想把吴帮全灭了才满意啊!”吴二叔的声音响亮,连蝴蝶在房间都听得清楚。

    吴湘军没有回答,吴二叔接着数落:“我听说这个姑娘也不是个什么有背景的人物,只是百乐门的一个兔女郎,你竟然看上一个兔女郎,难道你想让一个兔女郎做我们吴家的少夫人,吴帮帮主夫人不成,你是不是脑子烧坏了。”

    说到气愤处,吴二叔操起手杖就要打时,杜建国起身拦住,说:“吴二爷消消气,湘军只是一时糊涂,你骂几句让他反省反省就是了,这棍子打下去如果有个什么不好的,那你老不就有伤害帮主之名,对你不好。”

    吴二叔放下手杖,对吴湘军说:“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处理你带吴帮闯英租界的事?”吴湘军说:“一切听二叔的。”吴二叔摸摸胡子说:“我今天来除了要骂醒你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同时也是来解决这件事的。”

    杜建国说:“我们刚才在政府大楼和英国代表谈过了,对于这件事英国人的原先要求是缉捕所有闯入英租界的人,但是经过多方谈判,最后英国人给出的条件是赔偿银元100万两,同时要你吴帮帮主亲自去英租界道歉。”

    吴湘军看着吴二叔,什么也没说。政府代表说:“政府要吴帮承若再不侵犯英租界,并且要吴帮把码头对外开放。”吴湘军听完后皱着眉头,这两方开出来的条件都非常苛刻,都是不可能办到的。

    吴二叔听后说:“除了赔偿外,其他什么也不行。我们吴帮的帮主怎么可以给英国人低三下四呢?还有吴家码头都对外开放,那我们吃什么啊?”吴湘军见二叔不同意,心里也有了底气:“对啊,我吴帮那么多兄弟不都是靠码头吃饭的,如果没有码头,那政府是否养着我们?”

    政府代表说:“这个我做不了主。”杜建国也认为政府提出的开放码头的条件实在是太苛刻了。他说:“要不这样,我们再商量商量。”

    英租界里汤姆对宫本一郎说:“吴帮真有胆,既然敢在英租界闹事,这次我看他怎么跟英国政府交代。”宫本一郎说:“这吴湘军不除真是我们的心腹大患,以后我们皇军要想进入上海,此人和吴帮必定是最大的危害。”

    外面有人来报:“先生,去谈判的英国代表回来了。”汤姆说:“让他进来。”英国谈判代表对汤姆敬礼,然后说:“根据最新结果,吴帮只接受赔款,其他什么也不肯接受。”说完就出去了。汤姆拍了一下桌子:“这吴湘军真是可恶,连英国政府的面子也不给。”宫本一郎说:“既然这样,那就给他们政府再施压,逼他们就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