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布行

    更新时间:2016-08-08 22:04:33本章字数:2217字

    盛世文和袁龙在吴家客厅里喝着茶,吴湘军走进来说:“盛老板,久等了。”说完就坐上上座。盛世文笑道:“这不是有事想和吴少爷谈谈吗。”吴湘军看了看袁龙问:“这位兄弟是谁?”盛世文回答:“这是我在沈阳一位朋友的儿子,这次来就是想就他的事和吴少爷谈谈。”袁龙站起来说:“吴少爷好,我叫袁龙。”吴湘军不动声色的看着袁龙,过一会儿说:“你好,请坐。”

    袁龙坐下后,盛世文说:“吴少爷,在上海都知道你是这里布商的龙头,也是这里对外出布的最大出货商,我这朋友是染布专家,现在沈阳被日本人占领,我这朋友想来上海某条出路,所以想请吴少爷给个方便。”

    吴湘军不急不慢的说:“想来上海发展布行啊。。。”吴湘军故意说道关键处不说了,想看看还有什么对自己有利的条件没有。果然袁龙真的着急的站起来问:“吴少爷你还有什么条件?就一次性说出来吧。”

    盛世文拉着袁龙坐回位子,赔笑道:“吴少爷年轻人不懂事,要吴少爷帮忙决不能让你白忙,但不知吴少爷要什么?”吴湘军笑了笑:“我只是想知道这袁家的染布技术如何?”袁龙按耐不住又站起来说:“我们袁家的染布技术在北平可是数一数二的,如果吴少爷感兴趣,我可以现场就给你露一手。”

    吴湘军摸了摸头发,感觉这袁龙说话口气有点大,看来也有点不靠谱,但是盛世文的面子又不能不给。吴湘军站起来说:“既然袁少爷对自家染布技术这么自信,那我们就到盛老板的服装厂试一下吧。”盛世文忙说:“好啊,吴少爷我们这就走吧。”

    服装厂里,蝴蝶和小桃在指挥大家协同工作。小桃的心情非常愉快,自己现在不但升职,而且以后还有两倍工资,唱着小歌工作。一旁的蝴蝶摇了摇她,说:“不就是升职,要不要这样,别人不知道,还以为你在犯花痴。”

    小桃说:“花痴不好吗?有个帅哥可以想,如果可以,我还真希望可以有帅哥天天想呢。”正说着蝴蝶看见张春在服装厂里走过,喊住张春问:“春哥你不在吴家,怎么来这里了?”张春说:“我是和少爷来的。”

    蝴蝶知道吴湘军也来这里,心里想是不是来看我啊,想着想着不知道怎么了扑通扑通的跳。张春说:“蝴蝶小姐,如果没事我就先走了。”蝴蝶沉迷在吴湘军的幻想里,眼前看什么都是吴湘军在对自己笑,脸上露出傻傻的幸福笑容。

    小桃被蝴蝶的痴样吓到了,她摸了摸蝴蝶的头和脸,见蝴蝶还没有醒来,只能说:“无可救药了。”突然小桃想到一个方法了,她走到蝴蝶后面突然大声说:“吴少爷好!”蝴蝶就像条件反射一样说:“湘军你来了。”那声音要多温柔有多温柔,搞得小桃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吐舌头。

    蝴蝶看了看四周没有吴湘军的影子,小桃在旁边大笑,想起刚才的自己,脸红的像关公似得,她见四周无人,就挠小桃的腋下,弄得小桃笑的个不停。蝴蝶边挠边说:“叫你抓弄我,知道错了没?”小桃实在受不了就求饶:“我错了,蝴蝶,我实在是受不了。”蝴蝶放开小桃说:“这次就放过你,下一次看我怎么收拾你。”小桃起来后,笑着问:“下一次什么时候啊?”说完忙跑,蝴蝶在后面追,边追便说:“我要撕烂你这张嘴。”

    吴湘军和袁龙边走边聊,袁龙问:“不知道吴少爷要看那种染布技巧?”吴湘军说:“就你最拿手的吧。”袁龙很自信的说:“那你看我施展用捆布技巧染给你看。”吴湘军点点头,表示可以。这时小桃和蝴蝶追追打打跑了过来跟他们两人相遇。小桃一见是吴湘军,忙停下来说:“吴少爷好。”

    蝴蝶还没有发现他们,边跑过来边说:“我让你乱讲。”突然看见吴湘军忙急刹车,但是却刹不住直扑到吴湘军怀里。小桃是想笑但又不敢笑,蝴蝶是尴尬极了。吴湘军扶起蝴蝶说:“还是这么莽撞。”蝴蝶不好意思的点点头。袁龙一看见蝴蝶就高兴的说:“是你啊小姐,还记得我吗?在街上那个撞到你的。”

    吴湘军一听袁龙说这个,脸有点不悦。蝴蝶说:“你不是外地人吗?这么来这里?”袁龙说:“我爹和盛老板是朋友,我是来这里做生意的。你在这里做什么的,你和吴少爷好像认识啊。”蝴蝶说:“我是这里的员工领班,至于我和吴少爷的关系是。。。”还没说完,吴湘军抢话说:“袁龙我没有多少时间,快点吧。”

    蝴蝶好奇的问:“你要做什么啊?”袁龙说:“我要表演染布技巧。”蝴蝶两眼放光:“真的,一定很精彩吧。”袁龙说:“真的,希望你喜欢。”一旁的吴湘军被忽视了,心里本来就有点不舒服,更有甚者,蝴蝶竟然拉着袁龙的手问有关于布的事情。吴湘军冷冷的说:“你们在干什么,要叙旧的话,那我走了。”

    袁龙这才意识到自己踩到吴湘军的雷区了,忙赔笑道:“吴少爷,是我一时不注意忘了,你大人有大量,我们这边请。”袁龙嘴上虽然这么说,但从心理对吴湘军是很讨厌,特别是吴湘军从来猜不透和傲慢的气场,始终压制着他。盛世文从后面赶过来遇到了蝴蝶,慈祥笑着说:“蝴蝶姑娘现在过得好吗?”蝴蝶微笑着回答:“现在过得很好,谢谢老板的照顾。”

    盛世文接着说:“我的一个北平朋友想来上海发展,但是你知道的吴少爷在上海的布商里可是老大,如果过不了他那一关就没戏了,所以才有这场染布表演。我知道吴少爷对你是最好的,要不你帮忙说说情,也许你的话吴少爷会听的。”

    蝴蝶想了想说:“他会听我的吗?”盛世文说:“你试一试了,我想吴少爷为你连英租界都敢闯,我相信只要你开口,应该没有问题。”蝴蝶犹豫了,她从来没有干预过吴湘军的生意,吴湘军虽然暗示过自己将会是吴帮的夫人,但是自己毕竟现在还不是。盛世文恳求的语气说:“帮帮忙吧。”蝴蝶看盛世文的恳求,又想起在街上遇见袁龙时,她对盛世文说:“我试一试劝一下吴少爷,成不成功就看天意吧。”盛世文忙感谢,并和蝴蝶去看袁龙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