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挑衅

    更新时间:2016-08-10 19:00:31本章字数:2170字

    日本商会打探到袁家即将入驻上海,心里便开始筹划,如何利用袁家入驻上海。日本商会会长泷泽一幕说:“如果袁家入驻上海,那上海就不再是吴家一家独大,我们日本商会也可以借这个机会入驻上海,为我们大日本皇军打先锋。”

    “会长真是好雄心啊。”一个穿着军装,手里拿着军刀的日本少将边说边走进来。泷泽一幕忙站起来:“宫本将军什么时候回来北平的?”宫本一郎笑了笑:“我从上海回来后先去了东北司令哪里,接着就来到北平看望一下老朋友。”

    泷泽一幕问:“不知道将军这次来有什么指示?”宫本一郎说:“我就是为你即将入驻上海来的,据情报所知北平袁家即将入驻上海,我知道你们也想利用这个机会入驻上海,所以我给你们带来一份好东西。”说完,有人呈上来是一些资料,关于吉英的资料。

    宫本一郎阴险笑着说:“这些资料都是关于吉英与德国人的秘密来往的证据。”泷泽一幕把资料翻了翻问:“这有什么用吗?将军。”宫本一郎回答:“吉英是现在英租界的管理人,尤其他对吴帮有恩。吴帮帮主吴湘军曾经大闹英租界,是这个吉英帮着解决的,他在上海现在是个有影响的人物,吴帮多少会给点面子的。”

    泷泽一幕还是有点疑惑不解,宫本一郎接着说:“自从第一次世界大战以来,德国与英国的仇恨就没有停过,如果让英国政府知道吉英和德国的事情,那他吉英还不得上军事法庭。”泷泽一幕豁然开朗:“将军的意思是要我们利用这件事让吉英为我们所用?”

    宫本一郎点点头,这时下三疤进来说:“宫本将军,一切都办好了。”泷泽一幕问:“这位是?”宫本一郎说:“他是我从上海带来的,现在是我们日本的缉捕队的队长,叫下三疤,土生土长的上海人,这次我就让他和你一起去上海。”

    泷泽一幕说:“可是他是个中国人,我们可以相信他吗?”下三疤冷笑的说:“会长先生多虑了,我和吴湘军有深大的仇,我的右手还是被他给废了,只要能让我报仇我什么都愿意做。”泷泽一幕看看了看下三疤,又看了看宫本一郎,见宫本一郎点头示意可以相信下三疤,便笑着说:“下先生不要误会,我只是有点杞人忧天而已,既然宫本一郎将军对你都这么信任,我没有理由再怀疑先生对大日本帝国的忠诚。请收下我的道歉。”泷泽一幕给下三疤鞠了一个躬,下三疤忙还一个。

    宫本一郎看他们终于彼此相信,便说:“你们去准备吧,我还要先去军营里办点事,对了如果你们在上海入驻成功,一定要拉拢好袁家,最好是吴袁两家相斗,那对我们加速占领上海将大大有益。”说完,宫本一郎狂笑,泷泽一幕和下三疤也跟着狂笑起来。

    吴府里,吴湘军和张春在讨论着在上海的生意。张春说:“少爷不要怪小的多嘴,我们为什么要答应让袁家入驻上海,袁家在北平势力很大,虽然说上海是我们的地盘,但是如果他们在上海生根,那对我们将是大大的不利。”

    吴湘军对张春的话何尝不知,只是他不希望蝴蝶不开心,看到蝴蝶对布艺那欢喜的样子,自己不知不觉也被带到这欢乐的感觉中,况且盛世文对吴帮有恩,若不是他帮忙,就闯英租界一事,那就够吴帮受的了。

    张春见吴湘军什么也没说,正想接着说时,下人来报:“盛老板和袁少爷在外面求见少爷。”张春还没等吴湘军说话就先开口说:“不见不见。”吴湘军瞪了张春一眼:“你什么时候学会自作主张了。”张春忙说:“少爷,他们都要来抢咱们的地盘,我们为什么还要给他们好脸色看。”

    吴湘军说:“这事我自有主张,还有等一下你最好什么也不要说,不然你就走吧。”张春知道吴湘军生气了,忙说:“是,我等一下什么也不说,就给少爷站岗。”吴湘军点点头,对外面的下人说:“把他们带进来吧。”

    盛世文和袁龙进来后,袁龙一脸非常高兴的样子走到吴湘军面前说:“谢谢吴少爷肯让我们袁家入驻上海,这次来呢是家父给我来份电报说,近期袁家将迁徙来上海,我特地来给吴少爷告知一声。”

    袁龙的话本来是平常的一句,但在张春看来这个直接的挑衅没有什么差别,只见他双眼直瞪着袁龙,如果不是吴湘军说过不许他乱动,他早就把袁龙撕成八块。吴湘军说:“哦,我知道,没别的什么时了吧。”盛世文说:“没别的什么事,我们就是来告知吴少爷一声,希望到时候吴少爷可以赏个脸去一趟袁家来上海的酒会。”

    吴湘军说:“我知道,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那就不送了。”盛世文和袁龙走后,张春再也忍不住了:“少爷,这袁龙根本就是来炫耀的,如果不是你要我不要轻举妄动,我早就想一枪给他送上西天。”吴湘军摇了摇头说:“你还是这么火爆脾气,这一次我虽然让袁家入驻上海,不过是还给盛世文一个人情,这上海还是我吴帮说的算,袁家来就来了,有什么呢。”说完吴湘军显示一副对袁家轻蔑的样子。

    车子上袁龙还在沾沾自喜:“这吴帮也不像你们所说的那样,这吴少爷还是挺好说话的。”盛世文摇摇头:“你这个没见过世面的孩子,刚才在吴家我可是被你吓坏了。”袁龙问:“怎么了?”盛世文说:“你没看见张春一脸不悦的样子,还有你竟敢到吴湘军面前直接说袁家要来上海,还知会一声,你把吴湘军当什么了。”盛世文吸了口烟,继续说:“吴湘军什么也没说,不代表他心里认可你啊,今天虽然没有发生什么事,但是以后你如果再这样不知天高地厚,你就不要在上海混了,免得你不知道怎么死的。”

    袁龙想起刚才在吴家张春看自己的眼神,加上盛世文所说,身上冒出了冷汗,说:“我知道错了,我以后都听盛叔叔的,不敢再乱来了。”盛世文说:“你爹把你交给死我,我自然保你周全,好了,现在我们先去看房子。”盛世文对司机喊:“去裕华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