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袁家

    更新时间:2016-08-10 21:32:35本章字数:2186字

    五天后,袁家举家迁往上海,由于袁家家族人多,东西多,盛世文专门包了一辆火车下来给袁家做迁徙之用。这天,袁龙和盛世文一大早就在上海火车站迎接,同行的还有上海各界想借机与袁家攀关系的。袁家族长袁信义一下车,袁龙和盛世文就忙迎接上去。

    袁信义拍着袁龙的肩膀说:“好孩子真是我们袁家的骄傲,这次做的不错。”接着袁龙握着盛世文的手说:“世文兄这次犬子在上海能成功说服吴少爷让我们袁家入驻上海,少不了你的帮助和支持,信义感激不尽啊。”

    盛世文笑着回答:“这些都是龙贤侄自己的努力,世文只是在旁边帮点小忙而已。”袁信义笑着说:“世文兄太谦虚了,来日袁家如能在上海站稳,信义将再大大重谢世文兄。”两人说完都大笑一下。

    袁龙指着后面的人说:“这些都是上海各界人士,他们都是来接我们袁家入驻上海的。”袁信义抱拳向四周行了一下礼说:“袁信义在这里感谢各位来迎接我们袁家,在此谢过。”各界人士都抱拳回说:“袁老爷客气。”

    盛世文走到袁信义身旁说:“信义兄,我在百乐门为你设好宴席,各位也一起去,今天你们在百乐门的消费一切算我盛某人的。”袁信义笑了笑:“世文兄,今天怎么也得我来请,以后再让你请,如何?”盛世文思索一下说:“好吧。”众人各自上车直奔百乐门。

    吴府里,下人送来请帖。吴湘军打开一看,上面写着:“袁家敬请吴少爷光临百乐门参加袁家入驻上海之宴。”张春看了帖子知道袁家来上海了,便问:“少爷,用不用我。。。。。”吴湘军打断张春的话说:“准备礼物,我们去参加。”

    “少爷,你要去参加什么啊?”蝴蝶从外面进来问道。吴湘军把请帖给蝴蝶看。蝴蝶把请帖翻了一下便兴奋的说:“袁家来上海了,那袁龙就可以留在上海了。”吴湘军微笑的看着兴奋的蝴蝶,张春却忍不住说:“有什么好高兴的,不就是从沈阳给日本人赶到上海来跟吴帮抢地盘来了。”

    蝴蝶看着愤怒的张春,又看了看一脸沉思的吴湘军,知道自己说错什么了。吴湘军说:“好了,张春去备车,我要去赴宴。”张春还想劝阻,但看到吴湘军脸上隐隐的怒气,不敢再说什么,只是瞪了一眼蝴蝶就出去备车。

    吴湘军向卧室走去,蝴蝶跟在后面说:“少爷,我能不能跟你去。”吴湘军转过来说:“可以,你去准备一下吧。”蝴蝶虽然得到吴湘军的答应,但是他看的出吴湘军根本就愿意自己去,但是她不管了,他现在脑子里就是想和袁龙学布艺。

    百乐门里歌声嘹亮,灯红酒绿,袁信义举起酒杯对大家说:“这第一杯酒感谢大家对袁家的支持。”说完,喝了第一杯酒。再倒一杯对大家说:“这第二杯是感谢我的老朋友盛世文先生,谢谢他为我在上海所做的一切。”说完,第二杯酒也一饮而尽。

    盛世文举起酒杯说:“信义兄别这么说,你我是多年的老友,我当然的帮助你啊。”说完,把手中的酒一饮而尽。众人也举起酒杯:“为盛老板和袁家的友谊干杯。”所有人都把手中的酒杯倒满一饮而尽。

    这时下人进来说:“吴帮帮主吴湘军到了,就在门外。”袁信义和盛世文忙出去迎接。只见吴湘军穿着一身新做的黑色西装,打着一条红色领带,一看就是个帅气的小伙子,只是眼神中充满了饱经沧桑的样子,袁信义被吴湘军的气场所震住。吴湘军身旁的蝴蝶穿着一身特制的旗袍,加上乌黑的长发,一双大眼睛和阴沟鼻和小桃樱嘴,笑起来真可爱。

    吴湘军微笑着对袁信义说:“你是袁老爷吧,我叫吴湘军,今天很幸会能认识你。”袁信义回过神来说:“吴少爷,很高兴认识你,里面请吧。”吴湘军和蝴蝶跟着袁信义进入百乐门。宾主坐好后,袁信义说:“谢谢吴少爷答应让袁家可以入驻上海。”吴湘军笑着回答:“没什么,这是湘军应该做的。”

    张春想说什么,吴湘军看了一眼张春,张春就闭嘴站岗。袁龙一见蝴蝶今天的打扮,不知觉的脱口而出:“蝴蝶,你今晚真漂亮。”蝴蝶不好意思起来,盛世文也说:“蝴蝶你今天打扮起来真漂亮。”吴湘军正美滋滋自己喜欢的女孩子被人赞美时,舞厅外响起了《夜来香》歌曲,很多人都在舞厅里准备跳舞。

    袁龙说:“蝴蝶我可以请你跳舞吗?”说完没等蝴蝶回答,袁龙就拉着蝴蝶的手向舞厅走去。吴湘军端起酒杯摇了摇,看着袁龙搂着蝴蝶的腰在舞厅里跳舞。蝴蝶本来就没有过接触过舞蹈,当然是漏洞百出。跳不到两下就踩了一脚袁龙,跳不到两下就踩了一脚袁龙。这惹得周边的人都停下来看蝴蝶笑话。

    舞厅外,袁信义谈起与吴帮合作的事。袁信义问:“吴少爷,不知我们袁家布商在上海的生意你怎么考虑。”吴湘军说:“你们在上海的布商生产的布由我们吴帮包运,工钱按市场价格算,至于生产的布,吴家愿意替你们销售,不过利润要4:6分。”

    袁信义听到这样苛刻的条件,思索了一阵子,说:“吴少爷能不能把条件降一点,我袁家刚来上海,还需要很多使用钱的地方。”盛世文也说:“吴少爷,看在我和吴帮也有十多年的交情上能不能少点啊。”

    吴湘军看着舞厅里的蝴蝶还在那里和袁龙学跳舞。盛世文抓住吴湘军这个注意,知道只有蝴蝶才有可能让吴湘军改变主意的可能。他借上厕所的机会把蝴蝶请到另一间厢房说:“蝴蝶姑娘,求求你跟吴少爷说一下,减少一些苛刻条件。”蝴蝶说:“我试试吧。”

    蝴蝶回到吴湘军身旁说:“少爷,袁家这么有诚意,那你就。。。。”还没说完,吴湘军就拉起蝴蝶说:“我有点累了,我们走吧。”蝴蝶被吴湘军的突然行动,一脸茫然。袁信义和盛世文起身说:“吴少爷不要那么早就走吗,再喝一杯。”

    吴湘军笑了笑说:“今晚实在是太晚了。明晚,我请客在吴家为袁老爷接风啊。”说完,也不等袁信义和盛世文回话,就拉着蝴蝶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