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日本商会(一)

    更新时间:2016-08-12 00:10:12本章字数:2114字

    吴湘军和蝴蝶跳完舞后,众人都送来热烈的掌声。蝴蝶不敢相信自己竟然真的跳完舞,而且一次出错都没有。她捂住自己的嘴怕自己因为兴奋而叫出来。吴湘军看着她那个惊讶的样子,微微一笑说:“跳的还不错嘛。”一旁的袁龙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点吃醋的味道。

    蝴蝶心花怒放,自己转起圈子起来。吴湘军拉住她说:“不要再转了,再转可就要出丑了。”蝴蝶停下来看着吴湘军,眼里充满了爱意,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我们走吧。”吴湘军温柔的说。蝴蝶点点头,拉着吴湘军的手一起走向袁信义和盛世文哪里。

    袁信义开玩笑的说:“没想到吴少爷和蝴蝶姑娘的舞蹈这么好,如果我再年轻十年一定邀请蝴蝶姑娘再来一场。”蝴蝶笑着回答:“袁老爷真爱开玩笑,我真的不会跳舞,是我们的吴少爷舞蹈好,刚好把握的瑕疵给遮住了。”袁信义对蝴蝶的谦虚和礼貌很满意,心里说:“如果这样的女子能成为我的儿媳妇那该多好啊。”他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袁龙,发现他的目光始终落在蝴蝶身上。

    盛世文举起酒杯对众人说:“让我们共同举杯为吴少爷和蝴蝶姑娘的绝妙的舞蹈表演表示感谢。”众人举杯一饮而尽。袁龙走出吴府大厅,看着天上的满月自言自语说:“月虽圆,但佳人却属他人。”

    第二天早上,张春着急的敲吴湘军的房门见没有人开,又去敲蝴蝶的房门,只见蝴蝶还在睡意中问道:“春哥,天刚亮怎么这么早来敲门啊?”张春着急的说:“我有急事去找少爷,可是少爷不在自己房间,我以为他来你这里。”蝴蝶还在梦中说:“他不在我这里。”说完,就关门睡了。

    张春忙到处找吴湘军,最后在吴家的会堂找到吴湘军,只见他在给吴家先祖上香。张春站在一旁等吴湘军上完香后说:“少爷不好了,我们刚刚得到消息说日本人的日本商会将要入驻上海,而且他们大肆在上海收购我们的商铺,有不少原来和我们合作的商铺都转向和日本商会合作。”

    吴湘军问:“那现在我们在上海的地位是否会被动摇?”张春回答:“还不至于,以后怎么样就难说了。”吴湘军走出会堂,边走边说:“你把这个消息散播出去,然后派人盯住百乐门和袁家有什么异动。”张春说:“是。”就去办。

    裕华园里,袁家听说日本商会也来上海,非常吃惊。袁信义对袁家族人说:“我才刚入上海,日本人就跟着杀来了。这帮日本鬼子想干什么啊,难道真的只有赶尽杀绝不成。”袁氏族人一听日本商会也来到上海,都心里惶惶的,不知道怎么办。

    这时盛世文来到裕华园,袁信义见盛世文风尘仆仆的赶来,问:“世文兄这么赶来有事吗?”盛世文说:“你们听说日本商会入驻上海的事了吗?”“你也知道了。”袁信义说啊,“这件事传播的还真快。”

    盛世文问:“那你们打算怎么办,这日本人不会是冲袁家来的吧?”袁信义说:“我也是担心,但不知道吴家怎么看法,如果吴少爷打算和日本商会合作,那我们就真的走投无路。”盛世文安慰袁信义说:“信义兄,关于吴家和日本商会合作的事,你不用担心。据我对吴湘军以及吴帮的了解,这种事情不会发生的。”袁信义还是半信半疑,他叫来袁龙说:“你去打探一下吴家那边对于日本商会入驻上海有什么反应。”袁龙忙去打探。

    英租界里,日本商会会长泷泽一幕等人闯入吉英的住所。吉英一脸不悦的问:“你是谁?”泷泽一幕说:“在下泷泽一幕,是日本商会会长,这次特地来拜访吉英先生。”“你给我出去,我和日本人没什么来往。”吉英不耐烦的训斥道。

    泷泽一幕笑了笑:“你看了这些东西后,我想你会考虑跟我们合作的。”下三疤把吉英和德国人来往的证据放在吉英的面前。吉英翻开这些证据一看,心都凉了,他忙捂住证据,对外面的士兵说:“你们下去。”随后,吉英说:“你们想干什么?”泷泽一幕奸笑道:“我们只是想请你帮我做些事情而已。”

    吉英问:“做什么?”下三疤说:“帮我们对付吴帮。”“你们和吴湘军有仇?”吉英疑惑问,“可是我也对付不了吴帮。”泷泽一幕摇摇头说:“你对付的了,我知道你对吴帮有恩,我们想以你的名义帮我们把白面运进上海。”“你们这是疯了。”吉英愤怒的说,“我不会帮你们做这些,尤其是以我个人名义。”

    泷泽一幕问:“那你就不怕我们把你和德国人的事说出去,你要知道如果让你的政府知道你和德国人有来往,特别是德国的军方高层,你应该知道你会受到什么样的处罚,是绞刑还是枪决。”下三疤附和说:“是啊,你真的想清楚了,与其这样死了,不如和我们合作,这样你不仅可以得到好处,而且还可以保住你自己。”

    吉英被泷泽一幕的话打动心里,最后他答应泷泽一幕:“我帮你们,但是事成之后我要所有利益的一半。”下三疤想说什么,被泷泽一幕拦下来:“我可以答应你,那你的先帮我做件事。”“什么事?”吉英问道。

    泷泽一幕说:“那就是你现在利用你手中的权力,帮我们号召在上海的英商,断绝和其他人做生意,只做我们大日本商会生意。”“这恐怕很难办到。”吉英说,“而且这不是我所能管的。”下三疤说:“只要吉英先生想办法,这不是什么难事的。”

    吉英再想说什么时,泷泽一幕以不容许辩驳的语气说:“我没有那么多时间和你商量。”说完,把手里的证据扬了扬:“如果你不想这些东西发出去的话,那你就知道该怎么做了。”说完就离开英租界了。

    吉英看着离去的泷泽一幕和下三疤知道如果不按他们所说的做,那将会给自己带来大麻烦,便打电话给英国在上海的商会,就说有事要他们来英租界开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