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北上(二)

    更新时间:2016-08-13 17:43:57本章字数:2342字

    吴府早上吴湘军吃着蝴蝶做的早餐,小英也在旁边一起吃,过了一会儿吴湘军对蝴蝶说:“最近我要运布北上去长沙,我不在上海时,你自己要小心点啊。等我回来,你还欠我一顿餐饭。”蝴蝶深情的看着吴湘军:“你自己要小心啊,我等你回来。”吴湘军此时真想把蝴蝶抱住,但是小英也在就克制住了。

    吴湘军接着说:“你有什么事情记得去找盛老板和袁龙,我已经安排好了,晚上如果没什么大事就待在吴家,这里上海任何人都不敢顺便乱闯。”随后,吴湘军叫来管家说:“我不在吴家这段时间,蝴蝶姑娘的话就是我的话,你们要听从蝴蝶姑娘的差谴。”管家忙回答:“是是,我们一定在少爷不在吴家这段时间里听从蝴蝶姑娘差谴。”

    张春进来说:“少爷一切都准备好了,我们随时可以出发了。”吴湘军再看了看一眼蝴蝶说:“等我回来。”然后对张春说:“走我们出发。”蝴蝶看着离去的吴湘军说:“少爷你要安全回来,等你回来我们就结婚吧。”

    火车站里,吴湘军问张春:“你已经做好准备了吗?”张春说:“少爷真的要这么做吗?”“只有这样我们才可能把这批布运到长沙。”吴湘军坚定的说,“你不用担心我,我自有办法脱身,只是如果我们在长沙没办法回合的话,那你就先回来上海替我稳住吴家,保护好蝴蝶。”“是少爷。”张春回复道。吴湘军说:“去吧,按计划去做。”吴湘军和张春分两头去。

    袁信义和盛世文来到火车站送吴湘军,吴湘军说:“承蒙二位来送我,我离开后上海的局势就要由二位来维持了。”袁信义说:“对付日本人我袁家义不容辞,只是吴少爷这次去长沙多注意安全,老夫还等你回来再共商大事。”盛世文笑着说:“吴少爷放心,你交代的事我会做好的,蝴蝶姑娘若有什么闪失,我盛世文以命相偿。”

    火车嘟嘟响,吴湘军说:“二位,我们下次再见。”“吴少爷走好。”袁信义和盛世文同声说道。吴湘军回到火车给他准备的高级客房,门外站着二三十个吴家兄弟。吴湘军看着窗外火车驶过的景色,思索着接下来怎么办。

    日本租界里,日本商会会长泷泽一幕据潜入吴家的卧底知道吴家的卧底知道吴湘军已经启程去长沙了。他找来下三疤说:“下先生,吴湘军已经在火车上去长沙了,我们的计划是不是该开始了。”下三疤说:“我现在就去,我倒要看看这次吴湘军能不能再插翅而飞啊。”泷泽一幕说:“那我就看你的了,不要让我失望。”

    随后,泷泽一幕对外面叫道:“把他们带进来。”只见有一支小型军队站在屋外,为首的一个军官说着流利的汉语:“会长好,我们是山本特战队,奉宫本一郎少将来辅助会长执行任务的,我是队长山本君。”

    下三疤问:“他们是?”泷泽一幕说:“他们是从大日本帝国陆军中选拔出来的优秀军人,个个无论在身体素质还是心理素质都是一流,更厉害的是他们每个人都经历过特种训练,可以以一当十,这次宫本一郎少将把他们派来就是助我们除掉吴湘军的。”

    山本君举起携带的军刀说:“为了大日本帝国的未来,我们愿意与任何阻碍大日本帝国的敌人同归于尽。”山本君身后的日本士兵也都举起军刀跟着大叫:“为大日本帝国的未来而战。”泷泽一幕很满意的挥挥手表示肃静,所有日本兵都挺直腰板,目视前方。

    泷泽一幕说:“这次有个光荣的任务需要你们—大日本帝国最优秀的士兵,我希望你们能光荣的完成这个任务,为你们的军事生涯画上一笔荣耀的标志。”接着,泷泽一幕指着下三疤说:“这次任务要听从这位先生指挥,他叫下三疤,是我们大日本帝国的朋友,这次他带着你们去消灭一个盘踞在上海的帮派的帮主,这个人叫吴湘军,这是他的照片,你们看到他一律格杀勿论。”说完,把吴湘军的照片传给每个山本陆军特战队看。

    下三疤有点不敢相信的问:“泷泽一幕先生,我真的可以指挥这支军队吗?”下三疤不敢相信日本人既然会把日本的精英部队交给自己指挥,而且还是对付吴湘军这个恨之入骨的仇人。泷泽一幕笑着说:“当然,我们大日本帝国对于朋友从来都是讲信用的,这一次下先生可以报仇雪恨,我们大日本帝国可以除去在上海的最大势力吴帮,这是一举两得的好事。”下三疤开心的手舞足蹈,像极个小丑。

    山本君对下三疤说:“下先生有劳了,我们什么时候出发?”下三疤说:“我们现在就出发,我先来部署一下。”下三疤把之前布好的地图拿出来,指着地图说这里这样,哪里那样。山本君笑着说:“下先生还是个军事家,这个布置不错,刚好能发挥我们陆军特战队的专长。”

    火车里吴湘军无聊的看看书,正准备睡一觉时,外面传来嘈杂的声音“我只是路过用不用这样啊。”“这里是我们包的厢房你不能在这里,请你出去,不然我就不客气了。”吴湘军皱着眉头说:“外面在吵什么?”外面的吴帮兄弟忙去调查,回来说:“帮主,外面有个醉汉疯疯癫癫的来到我们这节列车箱闹事,兄弟们把他驱赶出去,但是他就是不走,说要见帮主。”

    吴湘军思索一下,这个人要见自己,到底是为什么,我还是看一看,见机行事。吴湘军说:“去把那个醉汉带来我这里。”吴帮兄弟忙去照帮主说的,把那个醉汉带到吴湘军的房间。吴湘军一看,这个年纪30多岁,一身银白色马褂,穿着黑布鞋,系数的头发下带着一副老花眼镜。

    只见他见到吴湘军的第一句就是:“吴少爷,前面危险。”吴湘军听这话知道眼前这位不是喝醉而是借醉来给自己通风报信。吴湘军说:“有什么危险请直接说。”那男子说:“我叫吴克水,曾经也是吴帮的一员,现在是这列车的列车员,刚才我无意间听到我们列车长接了一个电话说放心我下一个站停等你们上来,解决这个来自上海的老大。”

    吴湘军知道危险就快降临,而且来的这么快,他本以为日本会在湖南或长沙动手,但是没想到刚出上海他们就要动手了,他又担心张春那边怎么样了。吴湘军思索了一会儿后说:“谢谢你,我会注意小心的,你也早点回去不要被他们发现了。”吴克水说:“我、只要帮主没事,我就是死也值,我也是吴帮的一员。”吴湘军点点头表示认可他是吴帮的一员,然后叫吴帮兄弟送他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