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火车战

    更新时间:2016-08-14 18:59:48本章字数:2232字

    半夜火车上除驾驶室之外车厢里开始熄灯睡觉,下三疤对山本君说:“我们可以开始了。”山本君对那个手持狙击枪的日本陆军特战队员挥挥手让他向前,然后说:“准备好,等一下我们混进去缠斗时,你的狙击枪可要瞄准吴湘军,一定要一击必中。”那个手持狙击枪日本陆军特战队员鞠个躬说一句:“嗨。”

    山本君说:“那你们现在就各就各位,狙击手先布好狙击位置,其实的跟我上,记住目标只有吴湘军一个人,其余都不重要。”所有的日本陆军特战队员都检查好枪,装上子弹,然后一个个按计划出发。狙击手在吴湘军的车厢旁边的货架上架好狙击枪,再装上夜视仪,枪头对准吴湘军所在的车厢房间。

    吴湘军也做了很多安排,先是安排机枪手架在门中央,左边埋伏两个手拿短枪的吴帮弟兄,右边又埋伏两个。吴湘军的房间屋顶内安派一个枪法相对较准的吴帮兄弟拿着步枪躲在上面充当狙击手。

    山本君带着日本陆军特战队静悄悄的潜伏到吴湘军所在车厢里,突然山本君一声命令下,所有日本陆军特战队员手持冲锋枪冲进车厢门。车厢门中央的机枪手“哒哒。。。。”把一排排子弹打出去,冲在前面的两个日本陆军特战队当即毙命。两边手持短枪的吴家子弟冲出去,却被在门外的日本陆军特战队用手中的冲锋枪打成塞子。

    就这样山本君带领的日本特战队不敢冲进吴湘军的车厢,吴家子弟又不出来,两边就这样僵持着。下三疤有点着急:“山本君你们快冲进去解决吴湘军啊,还愣在这里干啥。”山本君说:“吴湘军车厢里有机枪手,我们这么冲上去会成为靶子的。”下三疤说:“那还不用狙击手干掉那个机枪手不就行了吗?”

    下三疤的话提醒了山本君,他指示日本狙击手标准吴帮机枪手所在位置,但是这个位置前被一座门给挡住,无法狙杀。日本狙击手把这个情况反馈给山本君,山本君命令日本特战队剩余成员,再次冲锋,在打开门一瞬间日本狙击手一枪就把吴帮的机枪手当场爆头。

    没了机枪手,日本陆军特战队轻易的闯入车厢直奔吴湘军所在房间。“蹦。”冲在最前面的日本陆军特战队员应声倒下。山本君喊道:“隐蔽,有狙击手,对方有狙击手。”可是还是迟了,连续有两个日本陆军特战队员被击毙。

    山本君叫来日本狙击手说:“快,把中国的狙击手给我干掉。”日本狙击手找一个隐蔽的位置躲起来,用夜视仪扫描,最后他看准吴湘军屋顶内的狙击手,瞄准,开枪。这一枪打偏了,只打中吴帮狙击手的左手。吴帮的狙击手忙寻找日本狙击手的位置,发现目标,一枪打中头部,日本狙击手当场毙命。同时吴帮的狙击手也没有办法再射击了,左手已经拿不起枪来了。

    吴湘军问:“没事吧你?”吴帮狙击手说:“帮主,我已经尽力了,但是我们还是快撤吧,这帮来的日本人个个都跟以往的日本人大有不同,个个是身经百战的,而且枪法都很准,看来是受过特训的。刚才我狙杀了他们的狙击手,他们有所顾忌所以没有这么快冲上来,但是我们顶不了多久。”

    下三疤说:“你们搞什么,现在都还没有狙杀吴湘军,亏你们还是日本陆军特战队的精英,真不知道宫本一郎少将怎么会派你们来。”山本君被下三疤嘲笑后,自尊心大受打击,他举起军刀说:“既然正面无法射杀吴湘军,那为了大日本帝国的荣耀,我们与吴湘军还有这火车上的所有人都同归于尽,这是作为帝国勇士最后的贡献。”说完狂笑不止。

    吴湘军在车厢内听到山本的话说:“难不成日本人想炸火车。”他对吴帮兄弟说:“快去阻止日本人这样做。”吴帮子弟刚冲去就被射杀,外面已经被日本围堵住了。下三疤被山本君的话吓到了,心想这日本人是不是都是疯子啊。山本君命令日本陆军特战队在火车上安装炸弹和毒气弹,山本君本人则是到火车驾驶室射杀了火车驾驶人和警卫,他还扭转了火车发现,使火车驶向偏离既定的轨道。

    下三疤怒声训斥山本君道:“你是不是疯了,这样我们就要死在这里。”山本君阴险的回答:“为大日本帝国做出的任何牺牲都是值得的,下先生这是你的荣幸能为我们大日本帝国做出贡献。”下三疤气的直哆嗦,但是又无可奈何。火车渐渐向山崖那边驶去,车上的所有人都害怕的要命,只有这些日本陆军特战队员个个举着军刀高喊:“为大日本帝国而牺牲,大日本帝国万岁万岁。”

    火车堕落悬崖,炸弹和车上的汽油都爆炸,把整列火车都炸碎了。“这帮日本人真是他奶奶的不要命,幸亏老子冒死一跳才没有丧命。”说话的是下三疤,他在火车坠崖将要爆炸时跳离火车,刚好挂在树上。他顺着悬崖边的古藤下到山崖下。

    下三疤大声狂笑:“吴湘军你终于还是死了,上海从现在起就是我下三疤的了,蝴蝶,老子现在就回上海,我要把这个好消息传遍整个魔都上海,我要你跪着求我宠幸你。”刚想走时,回头一想:“我还是带点东西回去给泷泽一幕先生,免得到时候说我撒谎。”下三疤在满是火车碎片残渣的地上找啊找,最后他看见一块玉佩。这玉佩是用蓝田古玉所做,晶莹剔透。下三疤拾玉佩说:“就是它了,有了它吴帮还不承认吴湘军已死的消息。”说完,下三疤就离开山崖回上海去。

    上海吴家里,“不,少爷,不!”蝴蝶大叫被吓醒,小英忙起身安慰蝴蝶说:“没事的,没事的,只是做噩梦而已。”蝴蝶忙下车叫:“管家,管家。”吴府管家忙进来说:“蝴蝶姑娘怎么了?”蝴蝶说:“有没有少爷的消息?”管家笑着说:“蝴蝶姑娘,最新的到的报告是少爷还是很平安的,你不用担心。”

    小英也附和说:“蝴蝶,吴少爷没有事的,你不要担心了,刚才你只是做恶梦而已,看来你是过分思念吴少爷了,才会这样的。你想想吴少爷是吴帮帮主,而且又那么厉害,怎么会有事呢?”小英的话让蝴蝶心情开始平复下来。小英说:“我们睡吧。”蝴蝶闭上眼,心里默默念道:“少爷你千万不要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