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新闻

    更新时间:2016-08-14 23:02:06本章字数:2238字

    吴湘军所坐列车坠崖事件很快就被上海各界报导出来的,轰动整个大上海,众人都在纷纷议论,“不知道这吴少爷还活着吗?”“吴帮帮主看来要换人了。”“这吴湘军是不是仇家太多了,有人故意在他去长沙的列车上做手脚。“我听说是老天爷看吴家在上海横行霸道多年,特意给收了。”

    “卖报了,卖报了,吴家少爷吴湘军所坐列车坠毁。”卖报童叫喊道。“给我一份报纸。”袁龙说道。“这是你的报纸。”报童把报纸给袁龙,袁龙把钱给报童后,把报纸展开一看,头条标题就是吴帮帮主吴湘军所坐列车坠崖爆炸,面前列车无生还人员。

    袁龙看到这个标题,先是惊讶,然后有点小小欢喜。吃惊的是吴湘军就这样出奇的死去,欢喜的是袁家有望取代吴家成为上海中国商业的中流砥柱,还有自己可以大胆的去追求蝴蝶而不用有所顾虑。他先去吴府看看,吴家对吴湘军出意外的消息是什么看法。

    吴府里,吴家管家看到今天的报纸的头条,心里立即奔溃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办,如果让蝴蝶知道了,那蝴蝶会做出什么事来,那是很难说。他不敢想,也不愿意相信吴湘军已经死去的报告。他命令吴府的下人:“今天报纸上说少爷出事的新闻是假的,谁也不准告诉蝴蝶姑娘,要不然少爷回来你们可就有苦吃得。”吴府下人唯唯诺诺,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蝴蝶刚好从楼上下来说:“管家,最近有少爷消息吗?”管家勉强挤出笑容说:“有,少爷很平安,而且已经到了长沙。”为了以防万一,管家说:“现在上海不太平,少爷说过如果蝴蝶姑娘没有什么事情就不要出去。”蝴蝶笑着说:“好,我最近的确有点累,心里老是觉得有什么不安的事情会发生。”

    管家说:“没事的,可能只是蝴蝶姑娘太想念少爷了,我现在去请医生给你看看。”蝴蝶忙阻止管家说:“不用了,我想睡一下。”蝴蝶刚回卧室时,袁龙就寄来吴家大厅,只见他对吴府管家说:“你们今天看到报纸头条了吗?吴湘军真的出事了?”吴府管家马上示意袁龙小声点,可是一切都来不及了。蝴蝶听到吴湘军出事了,忙出来问:“少爷怎么了?”

    袁龙这才知道蝴蝶还不知道报纸的事,只是蝴蝶既然开口问,想是躲不了。袁龙把报纸递给蝴蝶看,蝴蝶一看报纸头条,马上就晕死过去。吴府管家忙去叫医生,袁龙忙把蝴蝶抱回床上。“少爷你没事的,我不信你会这样就走的。。。。”蝴蝶迷迷糊糊中说了一些自己不相信吴湘军像报纸所说那样已经死了。

    医生检查一下蝴蝶后说:“没什么大碍,只是思念过度。只要保持心态平衡,那这病就自然会好,但是切记不要再刺激着姑娘,不然会让这姑娘因精神奔溃而疯癫的。”袁龙心里开始有点后悔了,现在蝴蝶这个样子真的是自己所想要的吗?他对吴府管家说:“蝴蝶姑娘就先交给你们,我还有事现在去办。”吴府管家说:“袁少爷请便,我们会照顾好蝴蝶小姐。她毕竟是少爷的挚爱。少爷回来知道我们没有照顾好她,那还不要了我一层皮。”吴府管家虽然这么说,但是心里是非常没有底,他不相信吴湘军就这样死了,但是吴湘军已经有5天没有消息来吴家了。

    裕华园里,袁信义和盛世文正在下棋,下人把今天的报纸给他们一看,两人都很吃惊。袁信义叹息道:“没想到吴湘军年纪轻轻有为的吴帮帮主既然就这样死去,真是可惜,吴家从此可能一蹶不振,那我们联合对付日本商会的想法就无法实现了。”

    盛世文说:“我不信吴湘军就这样死了,而且我觉得这件事很有蹊跷,当天所有经过同条轨道的火车都没事,唯有吴湘军坐的那列火车出轨,而且还大爆炸,这不会太巧了吧。”盛世文的话引起了袁信义深深的思考,他说:“这会不会和日本人有关?”盛世文想了想,突然他想起吴湘军准备去长沙那天,张春抓到一个在吴家码头偷运白面的人,那人好像说起下三疤这个人,而且好像是投靠了日本人,盛世文心想:“这不会和下三疤这个败类有关吧。”

    袁信义见盛世文在深思,试探问:“世文兄是不是想起什么来的?”盛世文说:“我只是想起一个败类,他叫下三疤,曾经因调戏蝴蝶和吴湘军结下梁子,而且这个人投靠了日本人,听说这个人现在再次在上海出现,我怀疑他会不会和这次吴湘军火车出轨之事有关系。”说道这里,盛世文突然想起蝴蝶,他对袁信义说:“我要先去看一下蝴蝶。吴少爷临走时,曾经把她托付给我,现在吴湘军出事,如果蝴蝶知道了,肯定要出大事。”说完,就马上告别袁信义,上车直奔吴府。

    日本租界里,日本商会会长泷泽一幕虽然在报纸看到关于吴湘军的死讯,但是他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感觉吴湘军没有这么容易解决的了。他叫来了下三疤问道:“下先生,吴湘军真的随火车坠下山崖后接着火车大爆炸后死了?”下三疤肯定的说:“的确是死了,这就是凭证。”说着,下三疤把一块玉佩拿出来给泷泽一幕看。

    泷泽一幕把玉佩拿过来仔细看了看,说:“果然是块好玉,这和吴湘军的死有什么关系?”下三疤指着玉佩说:“这块玉佩叫九龙玉,是吴帮历代帮主的身份证明,只能是上一代吴帮帮主传给下一代吴帮帮主。”泷泽一幕说:“你就凭这个就说吴湘军死了。”下三疤说:“吴湘军所坐的拿了火车掉下山崖后,再加上爆炸,已经是体无完肤,没有人能在那种情况下活下来。”

    下三疤想了想说:“除非吴湘军和我一样在火车还未坠落时跳离火车,但我跳离火车后还特地的去查看一下火车爆炸后的情况,我没有发现任何一个活口,只是看到这块玉佩,所以我断定吴湘军已经被炸死了。”泷泽一幕看着手中的玉佩,静静思索一会儿,然后露出狡猾的笑容:“看来我们可以利用这件东西做文章。”下三疤问道:“这东西只有吴帮帮主才有用,其他的也只能拿去当几个钱。”泷泽一幕说:“到时候你就知道,现在去帮我做几件事。”泷泽一幕在下三疤耳边说道,下三疤点头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