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杀汉奸

    更新时间:2016-08-16 16:35:25本章字数:2155字

    吴二叔到了警察局后,杜建国把一块玉佩给吴二叔看说:“二叔你认识这东西吧?”吴二叔把玉佩拿过来细细看,说:“这不是我们吴帮帮主的信物,怎么会在你这里?”杜建国说:“这是下三疤今天送来警察局的,我一看好像是吴帮帮主信物,所以请你来确认一下。”

    听了杜建国的话,吴二叔证实了心中的怀疑,吴湘军出事肯定与下三疤有关系。吴二叔说:“这事你不用管了,我自会处理。”说完就出警察局回吴府。张春奉吴二叔的命来抓下三疤,可是下三疤一直躲在日本租界里不出来。

    张春对跟随出来的吴帮兄弟说:“这个下三疤整天躲在日本租界里又不出来,我们该怎么办,二叔交代的事办不好我们就不去了。”吴帮兄弟说:“我们要不晚上潜入日租界悄悄的把下三疤给抓回去。”张春想了想,说:“也只有这样了,不过大家要注意不要搞出大动作引起日本租界的知觉,不然对吴帮吴家都是麻烦。”吴帮兄弟说:“放心吧,只要能给少爷报仇,就是死也不怕。”

    晚上日租界里,张春带着吴帮弟兄伪装成处理杂物的清洁人员混入日租界胡守卫的查看。这时的下三疤正在日租界自己的窝里喝着美酒搂着美女,完全一副暴发户的样子。张春等人摸清楚下三疤的住处后静悄悄的靠近下三疤的住处等待时机。

    大约在凌晨时分,下三疤觉得累了,一个人独自上楼去休息。张春看准机会在吴帮兄弟的帮助下爬上楼顶,其余吴帮兄弟就偷偷撬开门锁进入下三疤住处。下三疤对这一切完全没有防备 。“不许动。”张春用枪指着下三疤的脑袋命令道。下三疤吓得腿直哆嗦,说:“春哥,你这是干什么啊,我现在又没有得罪你们吴帮,你干嘛这样?”这时吴帮兄弟赶来了,张春一拳把下三疤打晕,然后装入大麻袋里,放入事先准备好的麻袋里,运回吴府。

    吴府里吴二叔坐在会堂主座上,他说:“用水把他给我泼醒。”张春把一桶水往绑在柱子上的下三疤身上浇。大冬天的,下三疤冷的惊醒起来,他看了看周围,吓得用手把脸遮起来生怕被什么人看见。

    吴二叔说:“下三疤,我问你吴湘军是不是你害的,如果你敢骗我,我让你尝尝吴家的鞭子的滋味。”下三疤知道说实话自己必死无疑,但是又没什么办法可以逃出去,正在那里支支吾吾事,张春一鞭抽下去,疼的下三疤大呼小叫。吴二叔再说:“还不说,那你就等死吧。”

    张春连续再抽了下三疤几鞭,下三疤疼的就地打滚,身上几处着鞭处都鲜血直流。下三疤咬咬牙说:“说也是死,不说也是死。还是说吧少受罪。”下三疤看着吴二叔说:“不错,吴湘军是我害死的,而且是日本人帮的忙。”吴二叔和张春等吴家子弟气的破口大骂:“你这个混蛋,老子要把你大卸八块,要你求生不能,求死不能。”

    下三疤这个时候已经豁出去了,他大喊大叫:“你们要杀就杀我才不怕,方正吴湘军已经被我所杀,我已经报了大仇,你们吴帮的日子来日不多了,我看日本人迟早会杀了你们给我报仇的。哈哈哈哈哈哈。。。。。”

    张春气的举起枪来说:“我毙了你。”刚要动手时,一个声音传来:“你说你杀了少爷。”张春一看是蝴蝶,知道事情不妙了。蝴蝶走到下三疤面前大声说:“少爷真的是你害死的!”下三疤笑盈盈的说:“吴湘军会死还不是和你有关,要不是你吴湘军也不会死啊。”

    吴二叔发话:“把下三疤给我乱枪打死。”张春等吴帮弟兄把下三疤押出去,乱枪射杀。蝴蝶知道吴湘军的死有一些原因是有由自己引起,非常伤心,当场吐血。吴二叔忙叫:“管家快救这位姑娘。”管家忙把医生请来救蝴蝶。

    医生看了看说:“心病还须心药医,别的什么也没有用。”吴二叔说:“倒是一个对湘军忠贞的孩子,可惜湘军命薄,不然我定然成全你们。”随后,吴二叔对管家说:“现在你好好照顾他,好有不日我们就为帮主吴湘军举行丧礼。”管家说:“二老爷我知道怎么做。”

    第二天,袁龙开着车开心的来接蝴蝶去学布艺,只见吴府都在挂白帆和白带。袁龙担心蝴蝶出什么事忙跑进吴府直奔蝴蝶的房间。袁龙看到蝴蝶躺在床上,着急的跑过去抓着蝴蝶的手说:“蝴蝶你怎么了?”旁边的小英说:“蝴蝶她知道吴少爷死讯的真相,受不了打击,刚刚还吐血。。。”袁龙说:“那还不快叫人医治!”

    小英哭着说:“医生说心病只能用心药医,没有其他什么办法。”袁龙想了想,没办法,正烦着时,他想起自己在美国留学时曾经学过一种催眠术,但是自己从来就没有用过,这一次要不就给蝴蝶用上,就蝴蝶。他对小英说:“你去门外把门,我要对蝴蝶实行救治。”小英将信将疑,但是现在只要能救蝴蝶,什么办法都得试一试。

    袁龙点燃催眠香,开始使用催眠术,蝴蝶在睡梦中梦见吴湘军,嘴里自言自语说:“少爷你来找我了。”袁龙看无法改变蝴蝶对吴湘军的记忆,就只能推求次催眠蝴蝶说:“你喜欢的是袁龙,吴湘军是缠着你的混蛋。”蝴蝶也在迷迷糊糊中说:“我爱的是袁龙,吴湘军是缠着我的混蛋。”袁龙看蝴蝶已经成功的被自己催眠了。

    这时候管家进来说:“袁少爷,不好意思,由于我们少爷的丧事就要开始了,我希望外人不要在这里打扰我们。”蝴蝶突然醒了,看着袁龙说:“你来接我了。”袁龙说:“是啊,我来接你去学布艺。”管家和小英对蝴蝶的这个反应感到很奇怪,就好像中邪似的。

    管家想拦住蝴蝶,被袁龙拉到一旁说:“管家,蝴蝶姑娘难得现在有精神,你就不要再刺激她了,可能她也不想面对现实,而选择伪装自己吧。吴少爷的丧事你们办好就行了,蝴蝶我带回去,等她完全接受吴少爷已经去世的事实后我再把她给带回来。”管家心想也是,就答应袁龙把蝴蝶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