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奸对奸

    更新时间:2016-08-16 23:44:49本章字数:2186字

    日本租界里由于下三疤被吴家从这里绑走并杀死,感到十分震惊和害怕。日本商会会长泷泽一幕大怒:“这吴家也太狂妄了,竟然敢在日租界就把人绑走并杀了,这不是明摆着和我们大日本帝国过不去,那些守卫日本租界的士兵是干吃饭,竟然没有察觉让吴帮这样来取自如,那以后住在日本粗界的日本公民还有安全吗?去把那些守卫送上军事法庭。”手下忙按照泷泽一幕的话去做。

    这时候,有一些日本商人来找会长泷泽一幕说:“前些时间我们囤积的布匹如今已经占用我们商会的资金太大了,如果再不出手,那我们就真的面临资金危险了。而且吴湘军虽然死了,但是他的手下张春却已经把布送到长沙,我们怕再这样下去,我们会破产的。”泷泽一幕说:“你们先回去,我只有办法。”那些日本商人想再说什么,泷泽一幕说:“不要再说了,我会弥补你们的损失的。”

    泷泽一幕打电话给英租界的吉英说:“吉英先生,我们日本在上海的商人现在有很多布,希望你命令你们在英国的商人全部收购,并且是用现金收购。”吉英一听泷泽一幕这样的要求,回复道:“泷泽一幕先生,你是不是疯了,你们在上海收购那么布匹卖不出去,现在想让我们来接这个摊子,那我怎么给在上海的英国商人交代,大英帝国政府也会追究我的责任的。”吉英越说越生气。

    “如果你不按我说的去做,那我就把你帮我们大日本运武器进上海的是告诉中国上海政府。”泷泽一幕阴险说道。吉英怒斥泷泽一幕说:“你这个混蛋,竟然用英国船只为你们运武器,你这是要我死啊!”泷泽一幕说:“那也是你被你的贪念所控才会这样,如果你不贪心,谁利用得了你。”

    吉英长叹一声说:“说吧,大概需要多少钱才能买下你日本商会所有的布。”“五百万银元。”泷泽一幕坚定的说。吉英说:“好,你们够狠的。”说完就把电话挂了。吉英召集所有在上海的英国商人到他的家里,把刚才的事说了一遍。在上海的所有英国商人全部反对,说:“吉英先生上次我们已经损失很惨,已经失去一半的生意,这次如果再这样做,那我们英国商会将会有90 %资金将被占用,英国商会将面临破产边缘啊。”吉英不是不知道,但是为了个人利益,他还是做出决定:“我是英国商会会长,就按我说的办。”

    令吉英没有想到的是。在上海的英国商人集体反对吉英,有的英国商人说:“吉英先生,你的做法严重上海了我们大英帝国在上海的利益,如果你还是要这样做,那我们只有上报英国政府,由英国政府来做主。”吉英有点被逼疯了,既然手持短枪把这位反对的英国商人给射杀了。这引起在座的英国商人的恐慌,他们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吉英再次下令:“把日本所有布匹买下。”上海所有英国商人惧于吉英的淫威,不得不含泪掏出钱来买下那批不值的布。而日本商会得到英国这批资金后,又开始收购英国在上海的船只和港口,使得原本已经濒临破产的英国再次雪上加霜。

    裕华园里,袁龙正在开心的教蝴蝶布艺。蝴蝶对布好像天生就有天赋似的,一学就懂。蝴蝶得意的说:“看吧,我这个徒弟很聪明吧,你这么一教我就会了。”袁龙笑着说:“是是,你就是厉害。”袁龙看着蝴蝶开心的样子,而且看自己的眼神跟以前不一样了,心里特别高兴:“看来这催眠术起作用,早知道我就早点用,不用等到现在。”虽然这样想,但是袁龙还是没有把握,便试探问:“你还记得吴湘军是谁吗?”

    蝴蝶想也不想就说:“他不是缠着我不放的混蛋吗?干嘛还要提起他。”蝴蝶一脸不悦,好像根本就不想提起这个人。袁龙忙说:“没有,只是随便问问。”袁龙极力掩饰自己,生怕蝴蝶看出什么。蝴蝶露出甜美的笑容,牵着袁龙的手说:“我心里只有你一个人,其他的什么也不重要。”

    袁龙很高兴,抱紧蝴蝶说:“我的心里也只有你一个人。”这一幕给袁信义看见了,虽然他喜欢蝴蝶,也希望蝴蝶可以成为自己的媳妇,但是他心中知道吴湘军对蝴蝶的爱和蝴蝶对吴湘军的爱,见到蝴蝶和自己儿子袁龙在吴湘军刚刚离去不久就这样,心里很是愤怒。

    袁信义把袁龙叫到卧室说:“你什么时候和蝴蝶好上的?”袁龙支支吾吾说:“不就那样好上的,她想学布艺,我就教她布艺就这样好上的。”袁信义看着袁龙的样子,知道他没有对自己说实话,便生气的举起手杖就给袁龙的大腿两下,疼的袁龙大叫:“爹,我到底做错什么你要这样打我?”袁信义说:“你跟蝴蝶的事不清不楚,我不信吴湘军刚走没有多久蝴蝶就会对你移情别恋,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袁龙还狡辩说:“这只不过是蝴蝶不愿面对现实,活在自己的世界把我和吴湘军颠倒位置,以为她喜欢的是我,所以才有我们亲密的样子。”“那你为什么不跟她说明白,你这是欺骗,有一天蝴蝶忙把过来会恨你的。”袁信义咆哮道。

    “我喜欢她,我不想她再受苦了,而且我也知道爹也喜欢她做我们家媳妇,那现在不是既可以了解你心愿,也可以避免蝴蝶寻死,不是两全其美吗?至于蝴蝶将来恨我,我不在乎,我只是希望我心爱的女人现在幸福就好,爹如果你一定要这样拆散我们,那我只有一死。”袁龙冲向一根柱子。

    袁信义拉住袁龙说:“好吧,我答应你就是了,不过你要准备好有一天蝴蝶清醒过来离你而去,到那时你就要独自承受那痛苦的准备。”袁龙见袁信义答应了,很高兴说:“爹,你不用担心,一切事情的后果我都会一个人独自承担下来。”袁信义见袁龙这么执着也不再说什么,他看着外面的蝴蝶说:“但愿你们好自为之。”

    上海郊外的农村的一家普通农房里,一个农民在照顾吴湘军,只见吴湘军迷迷糊糊的叫:“蝴蝶,蝴蝶。。。。。。”农民摇了摇吴湘军说:“老乡你没事吧,老乡你醒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