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章 悲伤却如影随形

    更新时间:2016-08-11 12:14:02本章字数:3034字

    秦天顺势缩进厨房里,扎上围裙,麻溜地收拾好锅碗瓢盆,择菜杀鱼,煎炒烹蒸。一个小时不到,几个清淡营养的家常小菜就端到了我面前。

    看着秦天扎着我的粉红色绣花围裙在厨房里忙来忙去的身影,我不由得又想起阳皓来。

    结婚七年,从来都是我端茶送饭伺候他,我从来没舍得让阳皓下过一次厨,做过一次饭。可是就算是这样,我却依然留不住他的心,留不住我想要的那份简单平凡的幸福。

    秦天盛了满满一碗鱼汤,坐到我身边,“若雨,来,鲶鱼汤对你腿上的伤口有好处,你多喝点。”

    我赶忙转过脸去,擦干不知不觉从眼角滑落的泪水。

    一看到我泪流满面的样子,秦天眸光一沉,腾地站起身来,“啪”的一声把汤碗墩到桌子上,冷冷地说:“你就这么一直想着他吧!”

    滚烫的鱼汤瞬间飞溅到秦天手上,秦天的手背上随即泛起一大片潮红。秦天忍不住握住手惊呼一声“哎……”,“哟”字却硬生生被他咽了回去,可是剧烈的痛楚还是让他的眉头紧紧攒到了一起。

    我有些奇怪秦天这突如其来的脾气,不知道是因为热汤带来的疼痛,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我感觉到秦天的眼里寒意深重,整个人似乎有一种不胜重负的苍凉。秦天这种表情让我很不解。秦天事业有成,爱情美满,这样的苍凉与沉重是不应该出现在他眼里的。

    也许是这段时间突如其来的打击让我过得实在太艰难,所以才会草木皆兵吧,秦天有什么理由和我一样不胜苍凉?可是,看到秦天手上旧伤未去,又添新伤,我还是感觉有些过意不去。经过刚才那一闹,我也看出来了,秦天或许真的只是想帮帮我和阳帅,至少他对我应该真的没有恶意。

    他几次亲眼所见我和阳帅过得这样狼狈,亲眼所见因为他妹妹秦晓和阳皓对我造成的伤害,他或许是良心发现,觉得有些过意不去吧。不管他意欲何为,这一次因为他的仗义援手,确实解了我的燃眉之急,他却因此把自己弄得一身是伤,我不能因为阳皓给我造成的伤痛,无缘无故迁怒于他。

    想到这里,我望着秦天,语气里带着一抹轻嘲地对着秦天说了一句:“说了让你不要管我,你偏不听,这下怎么样,自作自受了吧?”

    秦天的脸色缓和下来,轻不可闻地叹了口气,紧挨着我坐下来,“我自作自受不要紧,可是若雨,帅帅那么聪明,你总是这样伤感,总是对过去念念不忘,他看到你难过,他也会很难过的。就算是为了帅帅,你也应该快乐一点,你不能因为你和阳皓的事情影响到孩子,你知不知道?”

    “我知道。”我垂下眼眸,不想让秦天看到我眼底的伤痛,泪水却卷土重来。

    秦天握住我的双肩,让我面对着他,直视着我的眼睛,“若雨,我能明白你心里的伤痛,可是,你是做妈妈的,你必须坚强一点,忘掉那些不愉快,快乐起来。只有你真正快乐了,帅帅才会感受到你的快乐,你明白吗?”

    “我明白。”是的,我明白我应该快乐,悲伤却如影随形。

    “喝点汤吧,你这么苍白,这么憔悴,要自己爱护自己。”秦天重新把碗端起来,放到我手里。

    我看到秦天的眼里不由自主地流露出一丝柔情,更有深深的疼惜。可是转瞬之间,秦天又不容置疑地声称他一定要亲眼看到我把鱼汤全部喝下去,不允许我哪怕剩下一滴。

    这两天来我苦苦思索的想要摆脱秦天的计划,自此宣告彻底破产。

    ……

    几天以后,在秦天的精心照料下,我的身体完全恢复了健康。我瞒着秦天又开始四处寻找工作。我现在已经欠了秦天六万块钱,必须想办法尽快还给秦天。

    尽管秦天一再表示不会要我还钱,也尽管他说过他会为我找一份更合适的工作,但是我不愿意欠他这么大一份人情。我们素昧平生,我自认为我没有理由,更没有资格得到秦天如此不求回报的帮助。

    可是,如果再回去跟林冬摆地摊,要赚到六万块钱来还债的希望太遥远太渺茫。重新去找一份业务员的工作,我冷静地想了想秦天的话,觉得这份工作确实不适合我。我的身体与体力,的确不堪长期如此辛苦的奔波与劳碌。

    有了前两次的教训,我觉得我不能再这样盲目蛮干。我应该对自己有一个清醒的认识,过去我就是对自己没有一个清醒的认识,所以坚信我跟阳皓的爱真的能够天长地久,坚信阳皓真的会爱我到白头。

    离婚三个月,碰了个头破血流之后,我第一次静下心来认真地分析了一下自己。认真分析得出的结论是:一,我欠下了巨额债务。二,我要养活自己和阳帅。三,我干不了太辛苦的粗活,不能承受风里来雨里去的奔波劳碌。

    干什么事情既来钱快,又不会过于辛苦呢?这是一个很可笑又很矛盾的命题,也是一个几乎人人都朝思暮想的美梦。

    我一没学历,二没资历,三没体力。像我这样的三无人员要想找一份又轻松自在,又报酬丰厚的工作,正好比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可是,我要还清欠债,养活自己和阳帅还真就必须有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那份野心和胆气。

    我活了二十五年,没有任何一个时候,像现在这样让我更深刻地体会到生活的艰辛,生存的困苦。如果说离开阳皓的时候我还是只潜力股,现在潜力挖空,除了挖出一身巨债,剩下的就是两袖清风。

    过去的二十五年,我从来没有想像过有一天我要会为油盐柴米发愁,为五斗米折腰。我曾经冷冷地嘲笑过莫言的文章,看不惯他总是把苞米和窝头奉若神明,将道德与情操视为鬼魅,贫困和饥饿在他的笔下,比帝国主义蒋家王朝还要苦大仇深。

    直到今天我才明白,苞米和窝头的确远比道德与情操来得靠谱,在生活的赤贫面前,什么样的阳春白雪,什么样的风花雪月,都不过只是浮云。如果一个人对贫困和饥饿毫无忌惮与敬畏之心,那只是因为他从来就没有真正饿过肚皮缺过钱花。

    当初选择义无反顾与阳皓离婚,孑然一身净身出户,我一直在心里告诫自己不要后悔。可是面对眼前的困境,我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只被困在枯井里的蛤蟆,四面皆是深不见顶冰冷坚硬的高墙,无论我怎样挣扎,怎样拼命,也挣不开那冰冷森严的桎梏。

    那种深入骨髓的无力感让我开始深深后悔,后悔这七年来没有好好把握自己,白白浪费了那么多美好的时光。我从来没有想过我应该趁着年轻去掌握一技之长,或者找一份力所能及的工作,而是守在家里,只把那百十平米的家当做了唯一的舞台。

    七年来我习惯了依靠,习惯了伸手,习惯了躺在阳皓的怀抱里醉生梦死。阳皓就像是长在我生命天空里的一棵参天大树,雨天为我遮挡无边风雨,晴天为我洒落一地荫凉。

    离开阳皓,我失去了天空,失去了荫凉,失去了赖以迎风站立的脊梁。原以为固若金汤的那一座婚姻的大厦,顷刻间樯倾楫颓,轰然坍塌;原以为握在手中的那一份充盈的幸福,转眼间零落成风,碎成一地。曾经有多少锦绣繁华,今天就有多少烟雨荒凉。

    许多时候,我都在苦思冥想。我不知道那些也与我一样不得已选择仓促离婚,带着孩子一无所有净身出户的女人,是怎样熬过这一段孤苦无依的难关的。

    过去看过很多关于这样情节的影视剧,有很多片段依稀还能够记起。捡废品的,炸煎饼的,扫马路……,也似乎最后都有苦尽甘来的一天,母亲成功,孩子成才。

    捡废品,炸煎饼,扫马路……,我一遍一遍在心底权衡着我曾经漫不经心看过的那些故事。可是故事终究只是故事,生活却赤~裸裸呈现在我的面前,来不得半点虚构。

    不是故事里的人,谁又能够真正体会出故事情节里的曲折悲欢?真是故事里的人,谁又能够真正把曲折悲欢当作故事情节谈笑从容?

    如果不是逼上梁山,有谁真正愿意去捡废品,炸煎饼,扫马路?如果不是别无选择,又有谁不想坐在豪华的房子里喝清茶,吹空调,听音乐?

    我不是怕吃苦,也不是放不下面子,连活命都成了问题的时候,面包远比面子值钱。

    可是在海阳这样的大城市里,我能靠捡废品炸煎饼扫马路还清巨债,养活我和阳帅吗?我能藉此保证阳帅喝得起鲜奶吃得起鸡蛋供得起他上海阳一中吗?这几个月痛苦的经历让我对此深感怀疑。

    “男人有钱就变坏,女人变坏就有钱。”不知道什么时候,我脑海里突然电光火石般闪过这么一句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