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章 你让我怎么办

    更新时间:2016-08-19 13:16:48本章字数:3648字

    阳皓见到秦天,脸色变了一变,也许是因为秦晓的关系,飞扬跋扈的他没有像往常一样因为秦天的无故闯入大发雷霆,只是忍耐地抬起头来对他说:“秦天,这是我和若若夫妻间的私事,和你没有关系。”

    “你和我有没有关系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若雨已经和你没关系了。”秦天冷冷地瞥了阳皓一眼,走到我身边把手中的百合递给我,“若雨,生日快乐。”

    “尽管我没有什么值得快乐,但是我还是要谢谢你的花。”我趁机从阳皓身边走开,接过秦天手中的鲜花,心情复杂地望着那洁白怒放的花朵。

    见到秦天送我这么大一束百合,阳皓阴沉着脸问秦天,“你怎么知道今天是若若的生日?”

    秦天没有搭理他,只是默默地盯着我,“若雨,我现在只想听你说一句,你是愿意和他回去,还是继续留在这里?”

    “秦天,你究竟什么意思?”我还没来得及回答秦天,阳皓走到秦天身边,伸手又要来拉我,“我和若若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插手?”

    “你不清楚我为什么插手吗?”秦天突然怒吼一声,挥起一拳照着阳皓的面门就打了过去。阳皓虽然训练有素,可是秦天这一拳实在来得太出人意料,阳皓闪身一躲,左脸还是猝不及防被秦天的拳锋扫到,重重地挨了他一下子。

    “秦天你疯了?你敢打老子?”阳皓恼羞成怒,反手一把薅住秦天胸前的衣襟,拳头握得咯吱作响,却没有打回到秦天脸上。

    看来,阳皓对秦晓这个哥哥,还是心存忌惮的,即使是在盛怒之下,他依然对秦天保持着礼让的态度。

    我冷冷地望着身边这两个男人,他们一个愿意为秦晓隐忍,一个愿意为秦晓打架,两个人剑拔弩张,却同样深爱着这个女人,还要故意当着我的面惺惺作态。

    我的心里猝然涌上一股深深的恨意,是秦晓抢走了原本属于我的东西,她却安然地享受着两个男人这样的疼爱和呵护。

    我只想守护自己简单平凡的幸福,从来不招谁不惹谁,却不得不带着儿子颠沛流离。这他妈是个什么黑白颠倒的世界?我为什么要平白无故被他们这般羞辱?

    我啪的一声把手中的鲜花砸在地上,怒指着阳皓和秦天:“你们要打架就马上给我滚出去,这里是林冬的家,不是你们肆意胡来的地方!”

    听到我这一声怒喝,秦天目光幽沉地望了我一眼,阳皓松开了秦天的衣领,走到我身边抓住我的手臂,“若若,我们走,带上帅帅,跟我回去。”

    我冷冷地甩开阳皓,斩钉截铁地对他说:“阳皓,如果你还想见儿子,就别再跟我胡闹,立刻滚回秦晓身边去。如果你非要逼我,今天我就带帅帅走,天大地大,总有你阳皓管不着的地方,我保证你从此找不到我和阳帅!”

    可能是知道我说得出做得到,阳皓眼里有了一些迟疑,嘴里却依旧不愿放弃,“若若,我知道你恨我,可是我已经跟你认错了,你给我一次机会,我们回去再说好不好?”

    “恨你?阳皓,你别把自己看得太高了。”我怆然地哼出一声冷笑,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我今天才二十五岁,我还有大把的好光阴,你以为我会把这么美好的时光都拿来恨你?”

    从十八岁到二十五岁,我把最美好的年华都给了你,把最深最纯粹的爱都给了你,我怎么舍得将以后漫长的时光,都用来恨你?

    阳皓的眼眶渐渐也有些湿润,他知道他的跋扈再也征服不了我的决绝,只能无奈地唤出一声“若若……”

    “不要再叫我若若,我不再是你的若若。”我断然打断阳皓,冷冷地面对着这个我爱了七年的男人,“只要你不再胡搅蛮缠,我们依旧可以做个朋友,我答应你暂时不离开海阳,你可以每个月来看看帅帅,也可以带他出去玩玩或者带他回家见见爷爷奶奶。如果你非要无理取闹,我会打电话给你爸,我奈何不了你,我想他老人家应该能够收拾你。”

    和阳皓结婚这么多年,我非常清楚,在海阳,阳皓天不怕地不怕,唯独在一个人面前,他噤若寒蝉,这个人就是阳帅的爷爷,阳皓的父亲,海阳军分区的司令员阳老将军。

    老将军十四岁参加革命,从一个一字不识的农民到共和国的铁血将军,他是靠着一腔热血,无数次从尸山血海里闯出来的。

    老将军战功赫赫,为人刚正甚至有些古板,身居高位却从不忘本。尽管他和阳皓的母亲年过四十才有了阳皓这棵独苗,但是他对儿子要求非常严格,甚至近乎苛刻。

    所以这么多年阳皓在部队不仅没有倚仗过自己的父亲,还因为他是司令员的儿子经常被他父亲流放到最艰苦最险恶的地方去锻炼。他现在在部队所拥有的一切,都是靠自己爬冰卧雪,枪林弹雨闯出来的。

    对我这个从大山深处走出来的儿媳妇,老两口视若亲生女儿。老将军出身贫寒,所以对出生微寒的我从来没有丝毫嫌隙,他虽然从来不把对我的宠爱表现在明面上,可是我看得出来,他对我是真心喜欢真心满意。

    果然,一听我提到父亲,阳皓先前的嚣张马上弱了下来,带着些祈求的眼神望着我:“若若……”

    “若雨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你还想怎么样?”见阳皓还不死心,一直默默站在一旁的秦天走过来拦在阳皓面前。

    “好,若若,我不再强迫你,我给你时间考虑。”阳皓没有理会秦天,却也没有再强硬地非要带我回家,“不过,你得答应我,无论如何不许离开海阳,还有,我要每个星期来看看你们。”

    我知道以阳皓的脾气,他能够做出这样的妥协已经不容易了,换做平时,他就算绑也会把我绑回家去,所以我没有再为难他,“只要你不胡来,我答应你。”

    “好,那今天我先回家,过两天我再来看你。”阳皓想来拉我的手,怕我翻脸又慢慢地收了回去,“若若,你需要什么告诉我,我来的时候给你捎过来。”

    “你走吧,我不需要你任何东西。”我转过身去背对着阳皓,望着窗外依旧灿烂的阳光。

    我最想要的,只是你,可是从今往后,你会守在谁的身边,贪恋着谁的娇嗔在意着谁的欢喜?

    阳皓终于转身:“那好,那我先走了,你好好保重身体,不要累着。”

    “阳皓。”阳皓正要走出门去,秦天却叫住了他,“我警告你,你已经对不起若雨了,如果你再敢伤害晓晓,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你也给我听好了,秦天。今后我会经常来看若若和帅帅,你别有事没事总往若若面前凑,我自己的媳妇我会照顾好她。”阳皓回过身来,冷冷地盯着秦天,语气不善地回答他,“别怪我没提醒你,今天你这一拳算我欠晓晓的,我不跟你计较。下次让我再见到你在若若这里,我绝不轻饶你!”

    说完,阳皓跟我说了一声再见,转身下楼去了。

    我站在窗前,望着阳皓傲然挺拔的背影,阳帅看到阳皓,从林冬身边飞快地跑到阳皓身边。阳皓抱着儿子,在阳帅耳边轻轻交代着什么,阳帅面容严肃不停地点头。

    最后阳皓在阳帅头上轻轻揉了一揉,亲了亲儿子的脸,站起身朝他的猎豹走去。

    阳帅朝阳皓挥舞着双手,大声地呼喊:“爸爸,革命尚未成功,你要继续努力噢。”

    阳皓一只脚踏进车里,回过头轻笑着朝阳帅挥了挥手,突然抬起头朝楼上望过来,我马上从窗边转过身来,泪水却在不知不觉中爬满了脸颊。

    看到我淌满一脸的泪水,秦天瞟了一眼我随手丢在桌子上的生日礼物。突然,他的目光扫到我胸前凌乱的衣襟,脸色骤然变得特别难看:“你不是不让我告诉他吗,怎么,才几个月就熬不住了?”

    “我熬得住熬不住和你有关系吗?”一听他这话,我不禁又羞又恼,火气噌地一下子就上来了。

    我当然听得懂他话语里的嘲讽,看到我这个衣妆凌乱的样子,秦天一定以为我和阳皓刚刚做了什么苟且之事。

    尽管我也很后悔刚才的意乱情迷,可是他这话也实在太伤人。我和阳皓好歹做过七年夫妻,就算有些肌肤之亲,那也算人之常情吧?

    “我知道你和我没有关系,你几曾把我放在过眼里?”看到我一脸羞愤,秦天更加怒不可遏,“可是你既然选择离开,为什么还让他来?既然要让他来,当初又何必离开?像你这样和他藕断丝连不清不楚,算是什么?”

    我一听秦天的话,就知道他肯定误以为今天是我让阳皓来的,为了自己的妹妹,秦天竟然如此担心我和阳皓还有瓜葛。

    可是我偏不想跟他解释,明明是他的妹妹抢了我的丈夫,我凭什么要跟他解释?

    “我还就愿意和他藕断丝连不清不楚。”我挑衅地望向秦天,冷冰冰地反唇相讥,“怎么,就兴你妹妹抢别人的东西,别人偶尔抢她一回,你们就受不了了?”

    秦天微微一愣,冒火的眼神瞬间黯淡下来,“若雨,我知道晓晓对不起你。可是你既然已经离开了,就不能和他拖泥带水。”

    见我冷着脸不吭声,秦天走到我面前,哀伤地凝望着我:“你不是让我放心你不会再跟他有任何瓜葛的吗?为什么又要同意他经常来看你呢?你这样和他牵着绊着,让我怎么办呢?”

    听到秦天这样哀伤的语气,我有些惊疑,也有些不忍。我看不透秦天幽沉的眼底为什么凝聚着那么深切的悲伤,却很歉疚对他的无礼与冷漠,毕竟这段时间他对我和阳帅是真心照顾的。

    我原本想向他解释一下,我答应阳皓来看阳帅,只是不想剥夺他作为父亲的权利。无论我和阳皓是什么关系,阳帅始终是他的儿子,他有探视儿子的权利。

    可是一想到刚才秦天对秦晓不顾一切的维护,我就忍不住心头的愤懑,辛辣的话语冲口而出,“这是我跟他的事,我就是愿意和他拖泥带水,就是喜欢和他牵着绊着,我们本来就是夫妻,就算我天天和他睡在一起,也是我和他的事,你管得着吗?”

    “桐若雨,这可是你逼我的,我今天还就非得管着你!”秦天勃然变色突然伸手把我往他身边一带,我猝不及防跌进他的怀抱里,秦天用双臂死死扣住我的双手,双唇肆无忌惮地朝我倾压下来。

    “妈妈,爸爸让我转告你,叫你坚守阵地,严防鬼子趁虚而入!”秦天厚厚的双唇堪堪落到我的唇上,砰的一声巨响,阳帅小旋风一般从门外直冲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