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章 只能是我的若若

    更新时间:2016-08-20 14:26:00本章字数:3413字

    听到阳帅的声音,我又羞又恼,秦天也明显僵了一僵,手臂渐渐松弛了力道,却依旧搂着我没有放开。

    我使劲挣了挣,秦天凑在我耳边低低地说了声“别动”,随即故意大声说道:“你看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花摔坏了也就摔坏了,大不了再买几支回来,人要是摔坏了怎么办?”

    秦天一边说,一边顺势带着我的身子转过身来,阳帅矗立在我们身后,双拳紧握,两只小眼睛瞪得像铜铃一样,一脸狐疑地在我和秦天身上上下逡巡。

    “帅帅,你这是干什么?你不会听你爸爸瞎说把秦叔叔当成鬼子了吧?”秦天一脸坦荡地望着阳帅,似乎刚才真的只是轻轻扶了我一把,“你看你猛地这一下冲进来,吓得妈妈差点摔一跤,把我特意买给她的生日礼物也摔坏了。”

    阳帅将信将疑地望了秦天一眼,随即把目光转向我,“妈妈,是真的吗?你是被帅帅吓到了吗?”

    我虽然恼怒不已,却不能当着阳帅的面戳穿秦天的谎言,只能违心地点了点头,趁机推开秦天,蹲下来把阳帅拉到怀里,“帅帅,妈妈不是教过你进房间要先敲门吗?怎么能这么冒冒失失破门而入呢?”

    阳帅看我的确不像有被鬼子趁虚而入的样子,这才放心地偎在我怀里,不好意思地笑了,“妈妈,对不起,是帅帅一时心急,吓着妈妈了。”

    “帅帅,你看,刚才要不是秦叔叔,妈妈就摔跤了不是?”秦天立刻蹲下身来,气定神闲地用他的双臂把我和阳帅一起揽进怀里,“所以你把妈妈交给秦叔叔照顾是没错的,只要有叔叔在这里,我保证不让任何大鬼小鬼趁虚而入。”

    “可是,”阳帅瞪着两只戒备而又迷茫的眼睛,“爸爸说了,他不在妈妈身边,让我好好保护好妈妈,不让你和林叔叔跟妈妈单独在一起。”

    阳帅毕竟只是个孩子啊,阳皓一定想不到他养兵千日,三句话就被秦天这家伙套出了他的老底。

    “嗬嗬,爸爸说得没错,那个林叔叔黑不溜秋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我们今后不许他和妈妈单独在一起。”秦天捏了捏阳帅的鼻子,哈哈一笑,“不过秦叔叔是帅帅和妈妈的好朋友,帅帅不该防着秦叔叔的,帅帅你说是不是?”

    “秦天,你别在帅帅面前胡说八道。”我瞪了秦天一眼,拉着阳帅的手站起身来,认真地对阳帅说,“帅帅,妈妈不管爸爸说过什么,帅帅你听好了,林爷爷,谢奶奶,林叔叔,当然还有秦叔叔,他们都是好人,都很疼爱帅帅,所以帅帅要好好地尊敬他们,和他们做好朋友,帅帅记住了吗?”

    阳帅眼睛清亮的点了点头,“嗯,妈妈,我记住了。”

    “那好,帅帅下去玩吧,不要担心妈妈。”我轻轻理了理阳帅柔柔的短发,抬起头望着秦天斩钉截铁地说,“帅帅放心,无论什么时候,妈妈都会保护好帅帅,保护好自己,任凭他什么妖魔鬼怪,都别想靠近我们半步。”

    “好的,妈妈,那帅帅就放心了,我和林叔叔玩去了。”阳帅放心地一笑,飞奔下楼去了。

    阳帅一离开,秦天马上凑到我面前,似笑非笑地盯着我,“我算是听出来了,你这是骂我是妖魔鬼怪呢。”

    一想到这家伙刚才的胆大妄为,我脸色一沉:“秦天,今天我在阳皓和帅帅面前给你留着面子呢,你最好别得寸进尺!”

    “若雨,噢,不,若若。”秦天歪着头兀自傻笑,“若若,若若,这名字好听。你刚才可是说过了,你不再是他的若若,那么这名字我征用了,从今往后,你只能是我的若若。”

    “秦天,你这人究竟要不要脸啊?”我冷冷地瞪着这个恶趣味的家伙,严重怀疑他这个特级教师是不是花钱买来的,或者是耍无赖耍来的。

    秦天见我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更加得了意。他弯腰从地上捡起几支没有摔坏的百合放到我手里,望着我嬉皮笑脸地说:“脸我可以不要,但是我不能不要我的若若。”

    “你这家伙是不是不胡说八道你就活不下去啊?”

    我一副无语的表情接过他手中的百合,轻轻拂去花瓣上细细的灰尘。我知道秦天只是想逗我开心,所以没有当真把他的胡说八道放在心上上。

    其实冷静下来想一想,我也觉得我刚才的态度的确有些过分。秦天好心来为我庆祝生日,我不应该因为自己心情不好迁怒于他。

    就算秦天一心想要维护的那个人,是抢走我一切幸福的秦晓,可是秦晓是他从小相依为命的亲妹妹。手足情深,原本就是人之常情,就算秦天有些过分,也是无可厚非的。

    这样想着,我心里有了一些释然,也懒得再跟他计较,找了个白色的瓷瓶把秦天送给我的百合插起来,放在窗前的小书桌上。

    今天本来应该是个快乐的日子,可是远方父母的伤痛与牵挂,阳皓突然到来的纠缠与不舍,都令我没有办法做到平静安宁。

    吃过晚饭,秦天照常把阳帅带去了他家,林冬因为阳皓和秦天的到来,一早就离开了父母家,我想今后他很可能又不会常回家来了。

    夜色微阑,窗外华灯次第亮起,一如往日的繁华璀璨。

    可是我今天实在没有勇气再去面对那一室振耳欲隆的喧嚣和粉饰太平的灯红酒绿,所以我今晚没有去可可西里。

    夜色渐沉,长空寂寞,我独自站在窗前,凝望着天空的一轮圆月,心底涌起了无限凄凉。

    “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苏东坡这千年一问,至今无解,却恰如我此刻的心情。

    ……

    轻轻的敲门声响起,我以为是林冬回来了,打开门却见秦天低眉垂首站在面前,整个人似有一种不堪重负的疲累。

    “这么晚了,你又来干什么?帅帅呢?”我有些疑惑地望着秦天,把他让进屋里,淡淡地问。

    “帅帅已经睡着了,我来看看你下班没有。”秦天勾着头,缓缓地走到我敞开的窗户前,背对我站在这秋天颇有些寒意的风口里。窗外月光如洗,秦天却语气低沉,完全没有平时的风趣意气。

    “今天我没有去上班,想休息一天。”我暗自庆幸,幸好今天留在家里,不然秦天要是去宾馆找我,那可就前功尽弃了。

    “我只是想来看看你。”秦天依旧背对着我,不知道是望着远处寂寞的长空,还是面前璀璨的灯火,语气轻得仿佛是对着月亮在低语,“若若,我就是想来看看你。”

    “你不是才从我这里回去吗?我这整天灰头土脸的,有什么好看?”秦天这样子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

    可是我没心情研究秦天,眼下更重要的是得想办法打消他下次再这么突然袭击深更半夜来看我的念头,“今后晚上你不要来看我了,一来我们孤男寡女的别人看着影响不好。二来我们下班一般都很晚,有时候客人多,做到转钟两三点都是很寻常的事,到时候你到哪里等我去?”

    秦天却仿佛根本就不在状态中,依旧默默地孤单孑立在窗前的月华灯火里,许久才猝然转过身来,似乎一瞬间下定了某种决心:“若若,回去吧,带着帅帅,跟他回去。我不想你这么辛苦,我不能看着你这么辛苦,若若。”

    我正诧异着不知道这家伙突然又抽的什么风,却悚然发现,秦天的右眼肿得老高,眼角一片瘀紫,嘴角还残留着鲜明的血迹,脖子上也有几道触目惊心的抓痕,整个人就像是刚遭过打劫似的,一脸狼狈。

    “你这是怎么啦?出什么事啦?”我的第一反应是他可能出了车祸,否则他没理由弄成这般模样。

    “我没什么,一点小伤,不要管我。”我正要去打水拿药来替秦天处理伤口,秦天一把拖住我,阻止了我。

    “秦天,究竟是怎么回事?你怎么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我望着秦天脸上触目惊心的伤痕,一边执意打来热水给他擦洗伤口,一边百思不得其解地问。

    仔细看去,这些伤痕更像是被人打伤挠伤的,而不是摔伤擦伤那么简单。

    秦天却垂着脸答非所问:“若若,答应我,跟他回去,晓晓那里我来跟她说,我保证她从此不再跟阳皓联系。”

    “秦天,你放心吧,我已经说过了,我不可能再跟阳皓回去的。”秦天这样子,让我有些疑心他是不是为了秦晓又跑去跟阳皓打架了,所以对他解释,“我知道今天是我不对,我不该无缘无故拿你撒气。当时我心情不好,我爸爸妈妈已经知道了我和阳皓离婚的事,我担心他们想不通。”

    看到秦天鼻青脸肿的惨样,我想了想又对他说:“我又想着你妹妹,她已经跟阳皓在一起了,有阳皓的呵护,还有你这个做哥哥的这样一心维护,而我却在这里颠沛流离,所以我一时气忿不过,迁怒于你。不过,今天真不是我让阳皓来的,是我爸爸妈妈瞒着我告诉了他我的地址。”

    “若若,你别这样说,你别这样说,若若。”秦天原本哀戚的面容似乎更加动容,他伸出手来抓住我的双手,眼里流露出一种压抑得很深的痛楚,“若若,请你相信我,我打阳皓,不是因为我想维护晓晓,我只是心疼你,我不想看到你为他难过,为他流泪。”

    “秦天,我难过流泪不是因为我还想跟他重归于好,我知道无论如何我和他都已经回不到过去了。”我坦诚地望着秦天,“阳皓是秦晓的初恋,可是你应该知道,阳皓也是我的初恋,他是我爱过的第一个男人,也是我唯一爱过的男人。即使很多时候我心中对他充满了恨意,我还是没有办法不爱他,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不能再爱他。”

    “我也想忘了他,可是我与他七年夫妻,不是我想忘就能忘得了的。”

    我站起身来,走到窗边,望着窗外缤纷的灯火,看着它们闪烁着冷漠莫测的幽光,心中充满了浓重的悲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