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章 不再是他的风景

    更新时间:2016-08-21 11:49:31本章字数:3238字

    “若若,我知道你爱他,忘不了他。”也许是我的悲伤感染了秦天,他浓黑的眸光深处,似乎也凝聚着一抹深不见底的悲伤,又似乎挣扎着一星呼之欲出的灯火,“可是既然你决意要离开他,那就彻底和他做个了结,不要让他再来看你。只有这样,你才能忘了他,开始你的新生活。”

    “新生活?”我对着窗前明月,苦涩地笑,“我不会再有什么新生活了,我也不想再有什么新生活,我只想好好把帅帅抚养成人,平平静静了此一生。”

    我不知道今天为什么要和秦天说起这些,也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会对着秦晓的哥哥说起这些,也许我是疯了,也许只是生日这个特殊的日子,我的心中实在太孤单,太脆弱。

    秦天眸光一滞,“一个阳皓,就让你放弃生活放弃自我了吗,若若?”

    “不是我放弃生活,是生活放弃了我啊。”我长叹一声,若不是因为父母年老让我无法安心,若不是儿子年幼让我无法舍弃,这样的生活,这样的自我,其实真的不要也罢。

    我风尘满面,每天纠缠于形形色色的男人中间,强颜欢笑,言不由衷;我满怀伤痛,为了几张花花绿绿的钞票,却要装扮出如花娇颜,搔首弄姿,喝酒买醉。

    许多时候,我都不知道,这样的自我,这样的生活,究竟有什么值得我留恋。

    可是,放弃也是需要勇气的。我很遗憾,我心里依然有太多牵挂,太多不舍,太多眷恋,我甚至都没有放弃的勇气。

    “若若,你这样,就真的完全不顾及身边人的感受了吗?”秦天凝望着我,他的眼睛离我近在咫尺,黑眸深处却显得那样痛楚,那样迷茫。

    他一定清楚地看到了我眼里浓重的悲伤,他却一定看不透那悲伤的来源。秦天一定会以为我只是因为阳皓满怀伤痛,却不知道,我的悲伤更多源自对自己的鄙视和轻贱。

    我因为尊严离开阳皓,却迫于生活践踏尊严,这样的自己,这样的生活,早已让我万念俱灰,了无生趣。

    “我顾及身边人的感受,可是有谁顾及过我的感受?有谁在意过我的悲喜?”我恻然一笑,低头正看到灯光下兀自盛开的百合,一颗冰凉的泪珠恰好跌落在那淡黄的花心里。

    我知道这百合的花语,是百年好合。可是这世上,多的只是七年之痒,多的只是十年之痛,哪有那么多的百年好合啊。

    “若若,你看着我,你不能这样心灰意冷。你身边还有很多人,都在关心着你,牵挂着你,你不可以就这样视而不见。”秦天望着我,眼里糅杂着太多的苦涩、柔情与深深的疼惜。

    他把我拉到他身前,轻轻地捧住我的头,把我紧紧拥在怀抱里,喃喃地说,“若若,快乐一点,答应我快乐一点。”

    秦天的眼神,秦天的语气,太温存,太眩惑,太让我不能自已。泪水又一次无声地从我的眼角滑落下来。我在他怀里安静地靠了一会,感觉很安全,很享受,很温暖。我知道秦天只是同情我,想帮助我,所以我没有再强硬地拒绝他的好意。

    “你们?!”一声不信任的低吼,我和秦天应声抬头,方菲站在门口,一脸不敢置信的惊怒。

    “方菲,你千万别误会,我们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我们只是……”我悚然一惊,马上从秦天的怀里离开,走到方菲身边,想去拉方菲的手,给她一个解释。

    方菲却顺势一挥手,一个巴掌堪堪就要甩到我脸上。

    “方菲,你干什么?!”秦天一把抓过方菲的手,把我护在身后,对我说,“若若,你用不着解释什么,好好在家休息,我明天再来看你。”

    “若若?秦天,你竟然叫她若若?你们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亲密无间了?我和你在一起两年时间,你什么时候这样亲热地叫过我一句?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就是因为她,所以这几个月你老是躲着我不和我见面?是不是就因为她,所以今天你执意要和我分手?”方菲哪里肯就这样离开?她痛怒交加指向我,大声责问秦天。

    “分手?秦天,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要和谁分手?”我吃了一惊,困惑地望着秦天。其实此时此刻,我很理解方菲的悲愤,也深为自己无意中对她造成的困扰和伤害感到愧疚。

    “桐若雨,你别在这里假惺惺的!这几个月,秦天天天往你这里跑,你会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方菲泪流满面,怒气冲天地指着我,“如果不是你这狐狸精用了什么下三滥的手段勾引秦天,秦天他会和我分手?他会瞎了眼要你这残花败柳不要我?”

    “方菲,对不起你的人是我,和若若没有关系。”秦天沉声喝止了方菲,眼中却闪过一丝沉痛和愧疚。他走到方菲跟前拉着她的手臂对她说,“走吧,方菲,我送你回去,这么晚了,我们不要吵着别人。如果你一定要个解释,我回家给你解释。”

    “吵着别人?我怕什么吵着别人?”方菲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样子,用力挣开秦天的拉扯,“她这么不要脸都不怕吵着别人,我又没有深更半夜干什么偷鸡摸狗的事,我又没偷别人的男朋友,我怕什么吵着别人?我今天就是要让所有人都来看看,看看她这张漂亮的脸蛋下面,包藏的是一颗什么龌龊的心!”

    秦天耐着性子对方菲解释:“方菲,我再和你说一遍,我们两个人的事,和若若没有关系。我和若若清清白白,你别胡乱猜测。”

    “清清白白?大半夜的你们孤男寡女抱在一起,这也叫清清白白?”方菲怆然冷笑,“秦天,那你告诉我,什么叫不清不白?我和你相处两年了,你一天到晚在我面前装出一副坐怀不乱,道貌岸然的样子,是不是那样才叫做不清不白?”

    秦天轻叹了口气,再次拉起方菲的手,忍耐地说:“走吧,方菲,我们回去我再给你解释,今天是若若的生日,你不要在这里瞎闹了。”

    “走?我为什么要走?”方菲甩开秦天,歇斯底里地哭喊,“你不是最喜欢往她这里跑吗?你不是三更半夜还舍不得离开她吗?我今天就是不走,我就是要和她说清楚。”

    “你不走是吧?你不走,我走。”秦天终于失去了耐心,脸色一沉,举步就朝门外走去,“不过我警告你,方菲,如果你敢再出言不逊,如果若若受了半点委屈,别我饶不了你!”说完,也不等方菲,噔噔噔噔下楼去了。

    方菲又急又怒,又恨又无奈,望着秦天的背影厉声尖叫:“秦天,你是不是鬼迷了心窍,偏偏喜欢一个被人玩过的垃圾扫把星?我有什么地方比不上她,你非要放弃我们两年的感情和这样一个结过婚生过孩子的残花败柳混在一起?”

    “方菲!这可是你逼我的!”听到方菲这样恶毒的诋毁和谩骂,我没有做出任何回应,秦天却怒不可遏地冲上楼来,右手高高举过头顶,一巴掌就要打在方菲脸上。

    “秦天,不要!”我原本一直站在一边,冷冷地看着这场突如其来的闹剧,似乎这一切都与我不相关。直到看到秦天的手就要落在方菲脸上,我才挺身拦在方菲面前,秦天收手不及,一巴掌重重打在我脸上,殷红的鲜血从我的鼻孔里喷溅而出。

    “若若!”秦天痛叫一声,立刻把我拉进怀里,方菲看到这鲜血淋漓的场面,总算偃旗息鼓。

    “若若,你要不要紧?要不要去医院看看?”秦天捧着我的脸,紧张地查看着我的伤势。

    可是秦天的这一巴掌,不止打疼了我的脸,更打疼了我的心,我突然万念俱灰,甩手挡开秦天,指着门外怒吼一声,“滚!你们都给我滚,马上滚!我不想再见到你们。”

    秦天眼神复杂地望了我一眼,迟疑了几秒钟,却没有再说什么,回过身一把抓起方菲的手腕,拖着她朝楼下走去。

    “放开我,秦天你放开我。你这个混蛋,你抓疼我了。”方菲被秦天拖着,一来到楼下,她又尖声哭叫起来,在秦天身上又捶又打,又踢又咬,又抓又挠。我恍然明白,秦天脸上的伤,一定是被方菲打的。

    “桐若雨,你这个垃圾,你这个扫把星,是不是因为你自己的老公不要你了,你就要来抢别人的男朋友啊?”

    方菲在被秦天拖离院子之前,回过头来,悲愤地对我吼出了她心中无解的怨怒。

    我捂着火辣辣的脸,颓然地跌坐在沙发上,这个纷纷扰扰的生日,终于完美地落下了帷幕,方菲这当头一问,却犹如一根利刺,深深刺向了我的心窝。

    以致后来很长时间,我都无法从心中彻底地拔除这根利刺,我和秦天,也因此走得千辛万苦。

    我想向方菲解释,是的,我想向她解释。解是解惑,释是释怀,可是亲眼见到刚才那一幕,她该怎样解惑,又该如何释怀?

    可是我真的不想让方菲不能解惑,不能释怀,我自己在草莓园受过同样的伤害,我不想伤害无辜的方菲。

    我看得出来,方菲对秦天,正如我对阳皓一样,爱得一往情深。只是方菲不知道,无论你和他走过怎样刻骨铭心的一程,男人一旦转身离去,你便不再是他的风景。哪怕你对他情深似海,哪怕,你甘愿为他隐入云端,低入尘埃。

    可是让我深感困惑的是,秦天和方菲爱得好好的,他为什么突然要提出要和方菲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