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1章 只想和你在一起

    更新时间:2016-08-31 12:18:23本章字数:3406字

    “若若,你先听我把话说完。”秦天走到我身边,蹲下来握住我的双手,一脸恳切地望着我,“请你相信我,我决定要和你结婚,真的跟晓晓一点关系都没有。”

    “那你跟谁有关系?跟方菲?跟阳皓?是你急于想甩了方菲,还是阳皓急于想甩了我?”我冷眼看着他,“你可千万别告诉我,你是因为爱我,才要和我结婚的,你别让我瞧不起你。”

    “若若,我知道你不会相信我对你的感情,我也知道我突然跟你说这件事你肯定会很意外。”秦天平静地望着我,眼里的真诚不容置疑,“可是我想要和你结婚,唯一的理由,就是因为我爱你。”

    “哈,你爱我?秦天,没想到你还真是敢想敢说。”我指着秦天笑出声来,尽管我的确在秦天眼里看到了他的真诚,可是我宁愿相信他的真诚是出于他对我的同情和怜悯,也绝不会相信他真的爱我。

    他是秦晓的亲哥哥,他有如花似玉的女朋友,他和我从相识到今天,满打满算还不足两个月,我们在一起不是争就是吵,不是打,就是闹,我们甚至还算不上真正的朋友,他怎么可能爱上我?

    看到我一脸蔑视的笑,秦天妥协地望着我:“若若,你不相信我不要紧,你暂时不答应和我结婚也行,我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马上搬到我家去住。我不许你再晚上出去工作,我不能再看着你这么辛苦。”

    “那你告诉我,我该以什么身份住在你家里?”我望着他嘲弄地笑,“同学的老婆?妹妹的情敌?也或者,你和方菲的保姆?”

    秦天认真地:“我希望你能试着让我把你当做我的女朋友,好好地照顾你。”

    “把我当做你的女朋友?”我怒极反笑,两天前方菲还骂我是狐狸精,今天秦天就想把这骂名给我坐实了,“那么秦天,你告诉我,你打算怎么处置方菲?如果我是你的女朋友,那方菲是什么?”

    “我不想伤害方菲的,若若,所以这两个月,我一直在犹豫,我不敢轻易放弃这份感情。”说到方菲,秦天眼里有了显而易见的犹豫和迟疑,“可是现在我明白了,我和方菲真的不可能在一起了。所以请你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尽快处理好我和方菲的感情,尽快和她提出分手。”

    我努力压制着心中的怒气,“你的意思是,你要让方菲前天晚上说的都变成现实?你要让我在她眼里,变成一个名副其实的狐狸精?就是因为阳皓不要我,我就要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把她的男朋友据为己有?”

    “不是这样的,若若,不是这样的。有很多时候,感情的事是不能用理智来解释的。”秦天眼里渐渐弥漫起一种深深的挣扎和痛苦,“我知道我这样做,最对不起的就是方菲,可是我没有办法。我想过很多次要放弃和你在一起的想法,可是每次只要一见到你,我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我总是情不自禁。”

    “那就不要再来见我,离我远远的!”我断然打断秦天,“我不知道你今天到底抽的是什么风,我也不想去管你和方菲那些破事。我只想告诉你,如果你是因为你心里那些莫名其妙的歉疚和不忍,你最好趁早收起你那些假惺惺的同情和怜悯,趁着事情还没有不可收拾,好好珍惜你和方菲的感情。”

    说完,我又盯着秦天,恶狠狠地说了一句:“你最好给我记住了,我桐若雨平生最恨的,就是你们这种见异思迁,三心二意的臭男人!”

    “若若,我知道,我知道我今天说这些确实有些荒唐,有些仓促,我也想迟一点再跟你说的。”秦天黑眸幽沉,似乎有一种漫无边际的悲伤,在他的眸光深处层层堆积,“可是这份感情,我不说出来,你就全当视而不见,我没有办法再掩饰下去。”

    “秦天,你不是救世主,我也不是你的难民。”秦天的悲伤让我有些不忍,可是我不能让自己的心再一次不由自主地在他这样的眼光里变得柔软,“苦海无边,回头是岸,你只要离得我远远的,你的脚下便条条都是康庄大道,用不着因为我这样煎熬,这样挣扎。”

    “若若,无论这苦海有多深,有多难,我都要和你结婚,此生我只想和你在一起。”秦天深深地凝望着我,像一个苦难的殉道者,痛楚而迷茫的目光渐渐变得从容笃定。

    “秦天,既然你一意孤行,那么我再跟你说一遍,你想和谁在一起就和谁在一起,想和谁结婚就和谁结婚。”秦天的目光让我惊心,我不得不又冷又狠地警告他,“我还告诉你,我桐若雨虽然微贱,也不是什么人想跟我在一起我就会跟他在一起,想跟我结婚我就会跟他结婚的。”

    “若若……”

    “别再说了!”我厉声打断秦天,“如果你不想逼我说出更难听的话,你就好好和方菲过你们的日子,别瞎折腾!”

    秦天依旧不肯放弃,“若若,我不怕折腾,我只要你答应我,离开阳皓,离开刚才那个人,和帅帅就搬到我家里去住。”

    “好,你不怕折腾是吧?你要我搬到你家里去住是吧?”我心一横,走到秦天面前,“那我告诉你,我桐若雨可不是猪窝狗窝都愿意去住的。我不怕告诉你,我住惯了阳皓的小红楼,住惯了凌子风的大别墅,我在外面还有一万个有钱的男人。如果你家里没有小红楼没有大别墅,你最好趁早收起你的痴心妄想,就你这么一个穷教书的,我桐若雨还没放在眼里。”

    我抬起冰冷的眉眼,毫无情意地直视着脸色渐渐发白的秦天,“我还告诉你,我桐若雨这辈子,可以跟一万个男人在一起,但是除了阳皓,我不会跟任何人结婚!”

    “好,桐若雨,你狠,算你狠!”听到我这么绝情的一番话,秦天终于愤然转身,“从今往后,我要是再来管你,我就不姓秦!”

    ……

    秦天嘴里说不再来管我,第二天一大早,他却又没事人一样,笑嘻嘻地来到我房里,把我从床上拎起来吃早餐。

    为了彻底断了他的念想,我不动声色地把他特意给我熬的小米粥倒进垃圾桶里,然后拿起手机,当着他的面打电话给凌子风让他来接我去粥公粥婆吃蟹黄包。

    眼睁睁看着我打扮得妖娆招展坐着凌子风的凯迪拉克扬长而去,这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秦天真的再也没有来过问过我的事情。

    有好几次,我在附近的街上偶然碰到他和方菲,看到方菲的臂膀又亲热地挽上了秦天的手臂。

    方菲自然不愿和我搭话,秦天也总是冷冷的,即使闪躲不及迎面见到我,秦天也只是淡淡地点点头。问起阳帅的情况,他也只是简短作答,似乎跟我多说几句都是迫不得已的事情。

    阳帅告诉我,秦叔叔正在布置新房,新房很豪华很漂亮,再过几个月,秦叔叔就要做新郎官了。

    这几个月我尽赶上些糟心事,都不知道这世上还有什么好事了。秦叔叔要当新郎官是我离婚以后遇到的第一桩好事。

    所以我特意精心选购了一副品相上乘的花好月圆,打算亲自操针为秦天和方菲打造一副双面十字绣,祝福他们花好月圆,有情人终成眷属。

    阳皓几乎每隔几天都要来看我一次,每一次从城南穿过整个海阳市区来到城北,他都要把吃的穿的用的搬过来一大堆。

    阳皓养了我和阳帅七年,他很清楚我和阳帅爱吃什么,爱穿什么,喜欢用什么牌子的化妆品,喜欢洗什么牌子的洗发水。

    所以每次阳皓带给我和阳帅的东西,我和阳帅都很有些爱不释手。

    可是我和阳帅最爱不释手的东西,就是阳皓,可惜我和阳帅再爱,也不得不释手。

    每一次见过阳皓以后,我的心都有一种撕裂一般的疼痛。

    每一次看到阳帅见到阳皓时那种真情流露的欢欣和快乐,每一次听到阳帅假装无意的旁敲侧击,好多次我都忍不住想答应阳皓跟他回去,回到我们那个美丽的家,回到那蔷薇盛开的小红楼,让阳帅尽日承欢在自己的祖父祖母和亲生父亲膝下。

    那一切是那么美好,那么令我深深眷恋。

    可是我知道我已经回不去了,从我离开的那一天开始,那个美丽的家,就已经不再属于我了。

    那里已经有了属于它的新的女主人。花开花落,月缺月圆,万物从来不会因为少了谁便停止更替;寒来暑往,春去秋来,岁月也从来不会因为少了谁就不再转换。

    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人生往往,就是这样残酷。

    尽管我心里依然对那个温暖的家,对那一院馥郁的蔷薇,对房间里那张镶嵌着世界名画的纯白欧式双人床,充满了向往和眷恋,我依然一次次坚决彻底地拒绝了阳皓要我带着儿子回家的要求。

    我已经跋涉过千山万水,即使这一路过来风一程雨一程走得千辛万苦,我也只能义无返顾地坚持下去。

    “桐若雨,不要后悔!”好马不吃回头草,我当然算不得什么好马,可是回头草我也是不肯吃的。

    这段时间,凌子风几乎每天晚上都会来可可西里,可是他并没有像传闻中说的那样,对我有什么特别的企图。

    相反,他对我似乎有一份特别的尊重,每次来他都会带上一帮生意上的朋友,和他们点上一堆红酒,让他的八大金刚陪着他们饮酒跳舞,玩得酣畅淋漓。

    而他大多数时候都只是和我静静地坐在吧台里,静静地品一杯柏翠庄红酒。

    当然,凌子风是个商人不是圣人,他为我做的这一切,都是有要求的。他的要求就是只要有他在,我只能陪他一个人喝酒,陪他一个人跳舞,他不许我陪别的男人喝酒跳舞,更不许我靠近许致远半步。

    可是我不可能就这样听凌子风摆布,我的目标是在三个月内赚够还秦天的钱,然后离开可可西里,重新开启我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