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9章 我们一起离开海阳

    更新时间:2016-09-08 12:21:18本章字数:3343字

    凌子风的孤单让我微微有些不忍,但是他今天的暴戾与冷酷令我心中痛恨,我没有多做停留,很快就回过头来,搀着秦天走出可可西里的大门,离开了这个令我深恶痛绝的地方。

    一开始,秦天坚持不肯去医院,我不由他分说,让刘杰和林冬把他扶到他的白色路虎越野车上,开上车直奔海阳第一人民医院。

    经过医生的检查,秦天身上多处软组织损伤,从头到脚到处是触目惊心的淤青红肿,几乎没有一处完整的皮肤。

    令我感到万幸的是秦天的头部没有受到太严重的伤害,也没有出现脑震荡的迹象,只是由于他一直把我抱在胸前,听任他们在他的背上拳打脚踢,他背部有几处肋骨被强力震裂,需要卧床修养几个月才能复原。

    等处理完秦天的伤口,把他送到病房躺下,已经是深夜两点多钟了。林冬和刘杰也有不同程度的受伤,所以我坚持一个人留在医院照顾秦天,让他们先回去休息,吃过早餐再来换我。

    林冬本来要留下来陪我,看我态度坚决,他只好跟着刘杰先回家去,临走还在不断地嘱咐我,“若雨,那你一个人注意安全,尽量抽时间休息一下。”

    “放心吧,冬哥。”望着林冬被打得鼻青脸肿的脸,我心里充满了愧疚,“冬哥,这两天你不要去出摊了,也不要回家去,好好在家休息两天,免得林叔叔和谢阿姨担心你。”

    “我知道的,若雨。”林冬想对我笑一笑,伤口的疼痛却让他痛得嘴角一咧,“明天早上我给你和秦天送早餐来,你想吃点什么?”

    秦天躺在床上,眼睛却望着我,“林冬,你给若若熬点小米粥吧,若若喜欢清淡一点的小米粥。”

    林冬默默地望了秦天一眼,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那行,看你这样子也吃不下什么别的东西,我就给你们两个人都熬点小米粥。”

    秦天又嘱咐刘杰,“刘杰,这几天你帮我照顾好阳帅,不要带他来医院,我不想让他看到我这个熊样。”

    “你就安心在这躺着吧,阳帅的事不用你操心。”刘杰人高马大,他是他们三个中间受伤最轻的,可是眼角和唇角也被打得青紫了一大片,“你倒是能躲在这里图清净,我该怎么跟阳帅解释我这个熊样?”

    我不好意思地对刘杰说:“刘老师,今天真是对不起你了,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

    “若雨,经过今天晚上这一场闹剧,我们也算是同过生死,共过患难的朋友了,你还跟我客气?”刘杰豪爽地笑道,“我刚才是和秦天开玩笑呢,今天算这小子命大,没有缺胳膊断腿,也没有伤到什么要害。”

    我黯然地把目光投向秦天,“是我不该去可可西里,是我连累了秦天。”

    “为什么要骗我?若若,为什么你要骗我是在宾馆上班?为什么要去那种地方做事?”

    秦天抬起瘀肿的眼皮,又像第一次在医院见到我时一样,一脸惊痛,一怀幽怨。

    “你们聊吧,我们先走了。”看到秦天这个样子,刘杰朝我暧昧地笑了笑,拉着林冬,迅速离开了秦天的病房。

    林冬和刘杰走了以后,我在秦天的病床前坐了下来,心情沉痛地望着伤痕累累的秦天,柔声地对他说:“秦天,今天你好好休息,什么都别问,我就在这里守着你。”

    “我现在睡不着,你把床给我摇起来一点,我想跟你说说话。”秦天艰难地撑起身体,眼里悲伤深重,“我可以什么都不问,可是若若,为什么你情愿跟凌子风,许致远这样的人渣在一起,情愿这样伤害你自己,也不肯接受我?”

    “秦天,不管你相不相信,我既没有跟凌子风在一起,也没有跟许致远在一起。”我把秦天的病床摇到最舒适的高度,又拿了个枕头垫在他的脑后,“可是我也不可能接受你,不可能接受任何一个男人。”

    秦天闭上眼睛,沉默了很久,哑声问我,“你不肯接受我,是因为方菲,还是因为阳皓?”

    “是因为方菲,也是因为阳皓,更是因为你。”经历了这样一场生死搏命,我决定向秦天敞开心扉,“秦天,这段时间你为我做的一切,点点滴滴我都看在眼里,也记在心里。如果我告诉你我一点也看不懂你的心意,那是自欺欺人。”

    我握住秦天的手,轻抚着他手上累累的伤痕,“人非草木,我的心也不是铁石,如果我告诉你我从来不曾感动,从来不曾动情,那也是自欺欺人。”

    “若若……”秦天反手把我的手握在他的掌中,眼中渐渐泛起潮红。

    “可是秦天,那天方菲问过我,是不是因为我的老公不要我了,我就来抢别人的男朋友。”我从秦天的掌中抽出手来,站起身走到窗前,“我在草莓园里受过同样的伤害,我怎么可以用同样的方式去伤害另外一个无辜的女人?我又怎么能够陷你于薄情寡义的境地?”

    望着窗外黑沉沉的夜幕,我的心比这夜幕更沉重。夜已经很深,整个医院沦陷在无边无际的沉寂中,只有零星的几处灯火,扯出几点没有温度的颜色。

    我转过身来,面对着秦天,“离开阳皓这几个月,我的确过得很混乱。我是怀着重整旗鼓的雄心壮志孑然一身离开阳皓的,我一直以为离开他我照样可以生活得很好,我以为我可以带着阳帅好好地在这个城市生活下去。”

    “可是我没有想到,离开了阳皓,我就是个生活的白痴。我什么也不会,什么也做不好,我不光把自己弄得一无所有,还欠了你一屁股债务。”

    “我尝试过去找一份好一点的工作,我也想堂堂正正养活我和阳帅,可是除了某些心怀叵测的流氓,没有人肯要一个没有任何工作经历的白痴,没有人肯给我一个正儿八经的机会。”

    “那段时间,我很迷惘,很孤独,很无助。我就像突然从人生的巅峰被打落在一个无底的深渊里,无论我怎么挣扎,怎么拼命,也爬不出那种深不见底的绝望。”

    “所以我不得不铤而走险,不得不瞒着你来到可可西里。我只想尽快地还清欠你的钱,然后带着阳帅平平静静地生活,好好地把他抚养成人。”

    秦天一脸痛惜地望着我,“若若,你怎么这么傻呀?我什么时候说过要你还我的钱?可可西里是什么地方?那种不干不净的钱你也愿意去赚?”

    我苦涩的笑了笑,走到秦天身边,拿了条凳子挨着他坐下来,“秦天,可可西里这个名字我这一辈子都不想再去提起,也请你不要再提。只是我很抱歉,本来我已经凑齐了还你的钱,今天我就是去向许致远辞职的,没想到会辞出这么大一场风波,现在这点钱恐怕只够给你付医药费了。”

    “若若,不要再跟我提钱的事,你欠我的钱,你还得起,你欠我的情,你一辈子也还不起。”秦天费力地抬起手臂,把我的头揽在他怀里,轻抚着我的长发,“所以若若,我不许你再逃避,我们都不许再逃避。”

    见我垂着双眸没有做声,秦天缓了缓,又说:“我知道你有太多顾忌,这段时间,我也有太多的犹豫和顾忌,就是这些莫名其妙的犹豫和顾忌,差一点害得我遗恨终生。”

    “所以,我要你答应我,今后无论有多难,有多苦,都不许再离开我。”秦天坦然地望着我,目光渐渐变得笃定而从容,“等我养好伤,我要带着你和帅帅离开海阳,无论有多少风雨,我都要你和我一起,我们不再逃避,共同面对。”

    “好,秦天,我答应你,离开海阳。”

    秦天强调:“我们一起离开海阳。”

    我笑着把他的手贴在我脸上,“我们一起离开海阳。”

    经过今天晚上这场风波,我终于做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我要带着阳帅回澐水去,回到爸爸妈妈身边去。

    澐水是一个偏远的小县城,虽然民风淳朴,风景秀美,但是因为地处崇山峻岭的重重包围之中,所以当地的教育正如当地的交通一样闭塞、落后。

    自古行路难,势必教育难。贫瘠的土地孕育不出太多缤纷绚丽的花朵,繁花似锦永远只相伴着都市的霓虹。

    不信你细数那些知名学府里的莘莘学子,真正有几个是从荒山僻岭、羊肠小道上走出来的?

    阳帅就像一颗小金蛋,从小生在福窝里。爷爷奶奶宠着,爸爸妈妈捧着,无忧无虑,锦衣玉食。他从来都不知道生活还可以有别样的方式,不知道生活还可以颠沛流离,一贫如洗。

    就是因为这样,当初离开阳皓的时候,我没有选择回老家去。我不想让我的儿子一下子失去他曾经拥有的一切,我以为我可以凭我的能力在这个城市里让我的孩子生活得很好。

    这半年痛苦艰难的经历,让我认清了一个事实,我太自不量力,我又一次高估了我自己。

    我终于决心带着儿子回老家去。尽管那里偏僻、闭塞、贫困,那里没有五彩的霓虹,没有灯红酒绿,没有歌舞升平,但是那里有我的至亲,我的朋友,那里才是真正属于我的家。

    无论我是贫穷还是富有,无论我是得意还是落拓,那里都有一个可以容我洗去风尘,静静歇息的角落。

    也许七年前我就不应该来到这座城市,这里的确是满目繁华,却始终不是属于我的梦中天堂。

    可是我不能对秦天说出我心里真实的想法,我只能暂时答应他,他今晚才会放心地睡上一觉。

    “你答应过我的,不许反悔。”秦天含笑望着我,终于如释重负。

    我轻轻吻吻他青紫的眼睛,粲然一笑:“放心睡一觉吧,我不反悔。”

    一觉醒来,他将迎来属于他的灿烂朝阳。

    而我,也将开启属于我的新的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