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更新时间:2016-08-01 16:21:53本章字数:3355字

    屹立在半山腰上的唯一一幢别墅,此时灯火通明,车来车往,热闹非凡。

    别墅的主人举行的Party,奢侈豪华的令人心惊!

    因为除了商界的富豪们,还有许多大荧幕上出现过的熟悉面孔,天王天后什么的都快要如过江之鲫的。

    有能力邀请如此多名人出现,可见宴会主人的身份不一般。

    觥筹交错,推杯换盏之间,谁也没有发现两个穿着白衬衣黑马甲的服务员端着盘子肆意穿梭在人群中间。

    不一会儿,她们就神不知鬼不觉的钻入了一间更衣室内。

    几分钟后。

    “姐姐,我们穿成这样真的行吗?”星儿望着镜子里面的自己,一身兔女郎的装扮让她变得粉嫩可爱。

    而被她称呼为姐姐的月儿,换上了同样的衣服之后魅惑浅笑:“一楼的都是老老实实来参加宴会的,二楼的才是心怀鬼胎来苟且的。只有穿成这样的服务员才被允许上二楼,我们必须要证据才能起诉他们的无良行径。”

    “早知道当卧底要这样子,我死也不来。”

    星儿看了一眼旁边椅子上面,有两个被打晕的女孩儿依偎在一起,被月儿和星儿取而代之。

    星儿是严肃内敛的优秀特工,为国家大事鞠躬尽瘁,但是她从来没有穿过这种衣服呀,好丢脸的!

    相比较月儿就镇定很多了:“行了,回去之后让队长记你一等功。”

    说完,两姐妹堂而皇之的又举着托盘大大方方上了二楼。

    二楼的房间很多,重要的宾客都集中在某一个房间里面,可是月儿和星儿上去之后才发现根本不是什么重要人物的聚会。

    正要改变计划的两个人,突然被一个黑色西装的保镖给叫了去。

    保镖例行搜身发现没有什么可以,便带着她们左拐右拐的进入走廊尽头的一间暗门里面,难怪她们找不到,居然还有机关?

    房间里面的人并不多,但是有一个男人已经搂着另外的兔女郎亲亲热热,这让月儿和星儿惊了下:兔女郎的用途原来是这个么?

    “你们两个,在二楼转来转去做什么。”

    有保镖拿枪指着星儿的额头,恶狠狠的问。

    月儿暗骂,她们的行踪怎么好像是事先被算计了一样?不然凭她们姐妹的身手与头脑,不可能这么轻易的被发现,再说,她们并没有肆意溜达这里。

    想着可能被出卖了,月儿当机立断取下头发上的发卡丢向拿枪指着星儿的保镖,竟然扼住喉咙立即断气。

    月儿像往常一样擒贼先擒王,手里的另一只发卡闪电式飞出去,却偏离了轨道……

    因为心口无端端中了一枪,月儿捂住直击心口的一个枪洞,回头见举枪命中自己的人是星儿,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这什么情况,她们是来卧底找犯罪证据的,结果亲妹妹亲自开枪射杀了自己?

    然后,逐渐模糊的目光中,她看见星儿越过她走到办公桌后面的男人身边。

    “姐姐,你早该死了!”星儿一丝愧疚都无的声音让她陷入永夜之深,灵魂飘飘荡荡的远离尘世……

    时空转换,天泽大陆。

    这片大陆上共有四个国家相互制衡共分天下,东临国强势独大,享有各国朝奉;西漠国,南诏国,北狄国也各有千秋!

    因为崇尚武力的时代,故以强者为尊。而这又是一个动乱与和平交织,充满希望和匪夷所思的时代……

    一鎏金烁美的古代豪宅最偏远的小院子里,是死了很久都没有人知道的凌皓月。她头上满是半干的血迹,模糊了她的长相。

    此时,她突然睁开了锐利如鹰,充满杀气的双眸,快速扫了一眼这破败的小院!

    月,不,现在应是叫凌皓月。

    她低头看了眼自己变回十四岁时的身体,葱白的小手和胳膊上斑斑点点的勒痕触目惊心。

    敢情是被捆起来打死的麽?

    凌皓月默了默,关于这具身体以及这篇大陆的信息就自然而然的涌了上来,她很快就在脑子里过了一遍。

    她是东临国三朝元老兼开国大将军第三子偏房所生不受宠的庶女,因为从小就没有什么武学天赋,无法为将军府谋算福利,于是被嫌弃被忽视被丢到这偏远破旧的小院子里自生自灭!

    至于她是怎么死的,记忆显示两个时辰之前有两个嚣张的丫头气呼呼的过来找她出气,绑起来拳打脚踢了一番。

    谁知道凌皓月的身体已经虚弱不堪的经不得打,她马上就没气了。两个丫头以为她死了,竟然就这么走了,也没有通知过任何人。

    她好像能够听见他们“四姐”“五妹”的这么称呼彼此,看那长相,也是跟她差不多的眉毛眼睛鼻子……

    哼,大将军府里的小姐们,竟然狠毒至此!

    凌皓月懒得去管这具身体之前的恩恩怨怨,只是心里五味杂陈的。她孤零零的在原地坐了一会儿,对于自己前世莫名其妙就死掉的事情很是无法肆怀。

    她拼死拼活的替集团杀人赚钱,得到的居然就是一个这样子的下场?

    这也就是她穿越到了异世大陆,否则她肯定分毫不差的送什么鬼Boss上西天。

    而且他们当真是瞎了眼睛才把她给解决掉的么,还有星儿,冷冰冰的解决掉了她的亲姐姐……她终于如她所料想的那样,变成了一个冰冷的杀人机器。

    凌皓月打了一个寒颤,努力不去想前世的事情。既然老天要再让她活一次,她何必跟自己较劲?

    而想来上辈子,刀口舔血的日子每天都是,而她最想跟妹妹星儿过衣食无忧无惊无惧的日子。

    这一世,她纵使不能接受也要努力让自己惬意的活下去。

    月的脑中又一闪而过被捆绑鞭打的画面,冰寒双眸充满杀气。从现在开始,她可以将之前的事情一笔勾销,但是她不主动招惹别人,别人也不能来欺负她。发生在这具身体上面的事情,从今以后也绝对不会再重复发生了!

    容颜模糊的脸上,扬起一个慵懒但是寒意十分的浅笑,她默默的说了一句:“哼,谁敢妨碍我吃香的喝辣的,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也许是皓月满身的肃杀和煞气太过于强势和逼人了,她冷冷的说出口的话语,就像是万年不化冰雪般寒冷与冰凉。

    一阵诡异的夏风吹过,墙角里随风摇摆的一朵蔷薇花妖娆的肆意起舞,欢快的找不到东南西北!

    灰灰的枯藤缠绕在泥土地里,那株蔷薇花是唯一一朵活了下来的花儿。

    它后面的墙壁只能称得上是断壁残垣,但是上面弯弯绕绕的牵牛花藤蔓也跟着摇摆的嚣张的很。

    粉色白色的牵牛花跟墙角里的蔷薇花,好像立刻有了生命一般……

    “有没有搞错啊,那个废物小姐刚才说人挡杀人佛挡杀佛,她到底知不知道佛有多神圣。”蔷薇花十分不屑凌皓月刚才说过的话。

    “就是就是,蔷薇姐姐,废物小姐肯定脑子被打坏了。”好几朵牵牛花在叫嚣,叽叽喳喳的抢着跟蔷薇花说话!

    骄傲的蔷薇花把纤细的枝桠往上伸了伸,似乎伸长的是自己优雅的脖颈:“废物小姐命还真大,被她两个姐姐打那么多次还没死啊……”

    “嗯嗯嗯,哈哈哈哈,废物小姐……”

    它们肆无忌惮的嘲笑着皓月,好像是午后茶会一般的稀松平常。

    而奇怪的是,皓月竟然全部都,听,懂,了!

    起初她以为自己是幻听,或者是有人在外面说话,但是院子里安静极了,除了那几多朵张扬的花,她还真没找到嚼舌根的人。

    皓月好奇的朝墙角处走去,轻盈的脚步声带着阴鸷!

    蔷薇花见皓月走了过来,自然不会以为她是听懂了自己的话,更加放肆且蔑视的说道:“长的丑死了,人类都丑,还是我蔷薇,应该是天下第一美的花儿的,哈哈哈……”

    它夸张的笑,几朵牵牛花装作呕吐了几把,还是附和着哈哈笑出来。

    皓月一脚踩在蔷薇花的枝蔓上,它疼的哇哇大哭,学着人类急吼急吼的爆粗口:“哇啊啊啊啊……废物小姐快点把脚拿开啊,难道她不知道植物也是会感到疼痛的吗。”

    哈,原来植物也是会感受到疼痛的是吗?

    很好,皓月的脚下又加重了几分力道,牵牛花倒是比这白痴蔷薇聪明的许多,见皓月这会儿眼神清明气势滔天的就知道她不好惹,全部闭了嘴,看她把蔷薇花踩的痛哭流涕也不免暗暗高兴。

    “既然植物也会感到疼痛,就应该知道即便是植物,也不得乱嚼舌根子。”皓月说出口的话语轻松而甜腻,但是透着浓浓的杀气。

    蔷薇花哪里还有时间震惊皓月怎么能够听懂它们说话,因为它完全相信皓月有一气之下把它连根拔起的勇气……

    “不要啊,废物小姐饶命啊,我从精魅集天地之灵气五百年才有一次历劫成妖的机会,求求你放过我吧啊啊啊……”

    大自然万物都是有生命的,花鸟等动植物每天集采天地灵气,自然就会形成精魅。

    精魅未曾历劫,所以压根算不上是妖,它们只是气场稍强一点。

    精魅未曾历劫,所以压根算不上不是妖,它们只是气场稍强一点。遇到意志气势强烈的人,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下,唯唯诺诺的只剩下魂飞魄散的份。

    眼前这株蔷薇花吸收天地灵气已经五百年了,它有一次历劫成妖的机会,正在等待那次机会到来便可成妖!

    皓月曾经阅读过许多这方面的古书,不想真还有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

    那么,利用花草摆成各种阵法是不是也是可行的呢?

    她正兀自这么猜想着,蔷薇花又惊慌失措的大叫起来:“废物小姐废物小姐,你那两个心狠手辣的姐姐又来了,要不你先对付她们吧。”

    “再敢叫我废物小姐,信不信我马上就废了你了。”

    “哦啊啊啊,是是是……”

    皓月说完,抬脚,抬眼一看,果然从花园小路上急匆匆过来几个女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