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更新时间:2016-08-02 15:31:47本章字数:3199字

    晚上的时候,将军府大摆家宴。

    好像是为了炫耀和宣布自己心智大开,瞬间变得聪明伶俐的子孙,凌家一脉的所有亲戚朋友都到了。

    大家对皓月的吹嘘简直到了人神共愤的地步,当然,是那些讨厌她的人才会这么觉得,她家的便宜老爹还是相当高兴的!

    皓月冷冰冰的坐在那里,谁也不认识的吃自己的。

    这其中的虚与委蛇,有几分真几分假,皓月身为主角,却扮演着旁观者的态度,冷眼看他们推杯换盏……

    不带一丝感情的投入,根本不算是投入。

    皓月坐了半个小时,实在没办法再留下去,冷冷的在众人言笑晏晏的目光中狂傲的离去。

    大将军凌瞻并没有阻拦,反而是肆无忌惮的维护她,大家这下子心里更加明白要讨好的是谁了,笑声与赞美交织,一派祥和的样子!

    回到院子里的皓月,关上门窗,谢绝四大丫鬟的贴身服侍,躺在窗户边上的躺椅上面看外面银河般璀璨亮眼的星子。

    这古代的空气还真是纯净啊,连夜晚的天都晴朗的动人……

    “哼,想不到长的还不错。”北辰轩清冷的声音从屋顶传进来,诡异的夜色中响起。

    皓月微微诧异,他是什么时候来的,为什么刚才一点都没有察觉到?

    北辰选从窗户里跳进来,眼眸中的光亮灿若星子。他俯视皓月,皓月躺着,脸色不善的看着他。

    很明显他是不请自来,居然在将军府内出入如无人之境,就算是九皇子,也未免也太狂妄了点!

    “找我打架的话,抱歉,现在没心情。”皓月刚刚想起了妹妹星儿。

    “打架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只有北辰轩那个白痴才会做。”他幽幽的开口,却是在鄙视北辰轩。

    皓月瞪圆了眼睛,看了他很久很久,除了气势有点不一样,这个人就是白天取笑她又被他陷害了的九皇子殿下北辰轩无疑啊。

    阅人无数,即使是通过高科技精密技术而易容的人,也难逃她的法眼。

    不过,皓月还是问出了一个白痴问题:“你不是就是北辰轩吗,你在骂你自己。”

    他倾国倾城的一笑,窗外那株被皓月移植过来的蔷薇花精也惊惊颤颤的打着哆嗦,欢欣鼓舞的对皓月说:“好帅好帅啊,我成妖之后一定要嫁给他啊,真命天子啊……”

    皓月嗤笑了声,对蔷薇花精也是对北辰轩说:“都是白痴……”

    蔷薇花精瞬间垮了下去,北辰轩魅惑婉转的一瞪眼,勾在窗户边上的身子往前倾,距离皓月只有几公分的时停下,给人颇大的压力。

    而皓月不喜欢有人给她施加压力,当即出手要给他致命一击,却被他擒住手腕,低声佯怒:“不是说不打架吗,说话不算话!”

    语气虽然温柔和宠溺,但是眼神狠历与决然,仿佛皓月再多动一下,他就会让她瞬时消香玉损。

    北辰轩的武功和内力都已经达到了一个无人比拟的高度,甚至比凌瞻还要高,皓月目前对付不了他。

    “九皇子擅闯姑娘闺房已经破坏我名节了,还如此无礼,皓月反抗也实属正常。”

    “伶牙俐齿。不过,我警告你,今天发生的事情,绝对不允许再次发生。否则,我会让你死的很漂亮。”

    “你的意思是,不让我再打你了,还是陷害你,还是杀了你?”

    “有本事杀我的人,天泽大陆没几个。”

    哈,刚好,她不就是从二十一世纪来的?

    天泽大陆能够杀的了他的人没几个,那么她这个特殊的存在呢?

    “也许我就是那没几个中的其中一个。”皓月很想这么说,但是她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

    北辰轩显示出来的气息危险与诡异,很可能她真的这么说了的时候,他就会二话不说的把她的头给拧下来。

    他眼神里的意思,是这样的……

    皓月不是莽夫,打架还是要靠脑子的,古代识时务者为俊杰的话也没错。

    见皓月安静如水般的眼神盯着自己,北辰轩轻抚她的小巧挺立的鼻子,似乎很认真的说:“好,也许我会等你长大,那样子更美的你,杀起来才有感觉。”

    变态,一会儿一个样子,白天咋呼呼的,晚上阴森森的,人格分裂吧。

    北辰轩才不管她想的是什么,总之,没有人能够为难东临国的九皇子,更加不能有人让他难堪。

    那样子的话,全部,都,要,死!

    莫名其妙的受了一次威胁,皓月气的马上熄灯睡觉去了。

    她对付不了的人这么强大,让她觉得非常非常的不爽,不爽到那种嗜血的杀气蔓延着整个将军府。

    蔷薇花精不敢跟她说话,深怕她一不小心被她的杀气给震的魂飞魄散。花丛里的其他花儿草儿也是,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这天晚上,天朗气清群星璀璨,任谁看了都觉得难得的好天气。

    而此时,东临国,国师府里的观星楼上,一身白袍,负手而立的国师大人望着满天繁星却皱起了眉头……

    天光破晓。

    “七小姐七小姐,有大喜事啦,快点起床啊。”“七小姐,国师大人亲自派人来请你去国师府,说要给您掐算运势。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多少人想求都求不来的呢。”

    “就是就是,国师大人从来没有主动替别人算过生命运程,这说明七小姐运气好啊,以后肯定是为王为后的命!”

    “国师大人的推算向来准的一塌糊涂……”

    四大丫鬟高高兴兴的推门进来,唧唧喳喳的喊她起床。

    “啊,是国师大人啊,那个比仙人还要仙姿玉骨的国师大人吗?我也很想跟国师大人成亲啊,可是九皇子殿下又那么帅……啊啊啊啊,两个都好想要啊!”蔷薇花精也来凑热闹,花痴的话语遭来其他花儿的嘲笑,也吵的热火朝天起来。

    皓月昨天晚上气了很久,睡的有点晚,这会儿当然是不想起来的,可是她们嘤嘤咛咛的声音比麻雀还烦……

    什么推算命程,什么国师大人,什么为王为后,什么跟什么啊?

    皓月被她们推起来梳妆打扮完毕之后,望着铜镜中模糊不清的自己,觉得自己的脾气此刻未免也太好了一点!

    “七小姐,国师大人派来的马车就在外面等着,三老爷吩咐我们快点把你带下去呢。”

    四大丫鬟尽心尽力,不料想皓月烦这些个啰啰嗦嗦,离去的时候,指挥院角的蔷薇花和藤蔓们把她们缠住无法动弹。

    皓月欢欢喜喜的出门,遗留背后呼天喊地的求救声。

    其实皓月之所以去,是因为刚才蔷薇花精的一句话,比闲人还要仙姿玉骨的国师大人……

    既然是能够跟仙人媲美的家伙,她是不是应该去看看呢?

    说白了也就是一算命的,她是想去问问,他是不是也能够听懂植物动物们的对话,不然只有自己一个人是不是太奇怪了点?

    出了大门,果真有一顶枣红色轿顶,粉白色轿闱的华丽大轿子在等着她。

    来人是国师府的马管家,非常的谦卑有礼,五十多岁骑着高头大马,皓月能够想到他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一名非常英俊的骑士!

    而皓月上了轿子之后,以为要颠簸一阵子了的,谁知轿子突然腾空而起,然后嗖的一声,堪比火箭的速度在空中直线滑行。

    不一会儿,轿子就到达目的地,又稳稳的停下来。

    马管家恭恭敬敬的请皓月出来:“七小姐,老夫按照国师大人的指示只能送你到这里。你只要通过这片榆树林,就可以看到国师府了。”

    什么意思,难道还在树林里给她设置了机关不成?见个面还要机关算尽,他嫌不嫌累啊喂?

    “你们国师大人平常都这么装腔作势的吗。”

    额,从来没有人敢说国师大人的丝毫不是,更别说指责国师大人装腔作势的了。

    马管家尴尬的笑了声,只说道:“国师大人的想法,我们做下人的不敢妄自揣测。请七小姐在今天日落之前到达国师府,因为国师大人晚上只会观星,不会推算星宿的。”

    这个什么鬼国师大人,对于自己想要困住她的方法还挺自信的。

    姑且就看看他在搞什么鬼好了,反正来都来了……

    “日落之前,真是太小看我了。”说完,也不等马管家交待下树林里的情况,就豪气万千的往里面走。

    马管家叹息了声,为皓月的不自量力而惋惜!

    他也没急着回府,反正皓月进去之后,一时半会也出不来了。

    一进入树林,就完全是与天光百日相反的情况。

    外面阳光普照,里面却阴森森的诡异的很,也不知道哪里来的风四面八方的吹来,阴冷的好像地狱。

    外面一圈的树木浓郁翠绿,里面却枯草丛生,缭乱破败。

    不过却有与这枯败景象相反的事情,地上都是枯枯的藤蔓和腐树叶,但是树底下却开了成片连枝的蔷薇芍药牡丹以及不知名的花儿,艳丽非常!

    没有花儿像她院子里的蔷薇花精那么叽叽喳喳的,皓月不知道它们是否成了精魅,所以小心翼翼的行走。

    也许他还在这里设了陷阱也说不一定,古代人就是阴险……

    四面八方看起来都差不多,可是皓月没有发现的是,在她走过的每个地方,都有树木悄悄的移动位置。所以无论皓月怎么走,都其实只在同一个地方转圈。

    皓月的方向感是很好的,她走了几分钟就发觉不对劲了,有好几颗她做过记号的树又在她身边。

    看来,还真是古书里面说过的什么五行八卦阵之类的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