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更新时间:2016-08-03 17:39:26本章字数:3578字

    可是这树林里面不见天日,太阳光照都照不进来,风向更家乱七八糟,她根本就分辨不出方向。

    无济于事的在这里画圈,皓月窘迫的处境,终于被议论。

    “废物小姐还是废物小姐,我们可以开始了,让她看看国师大人不是好惹的。”牡丹精比她院子里的蔷薇花精还傲慢,骄傲的指挥其他的藤蔓和花木使出了移形换影这一招。

    “芍药姐姐,咱们还是别把她缠死了,否则国师大人会砍了我们啊。”芍药精的担心,不管是人是物,命最要紧。

    “知道啦,啰嗦……”

    然后,皓月就猛的回头盯着那几株花儿看,动了几下没动的花精不知道她为什么转身,正惊诧着呢。

    “搞什么啊,她怎么突然回头了,吓死我了。”

    “别自乱阵脚,我们左右包抄她,把她吊起来。”牡丹精镇定的说道,开始高速转移。

    皓月的脚被它们缠住,身体无法控制,可是下一秒钟她就不受藤蔓控制的在空中翻了几个后空翻,那些缠着她的藤蔓反而被她缠的动弹不得。

    幸好昨天从兵器房里拿了把匕首,皓月咔嚓咔嚓的剪短了几根。

    然而令人想不到的是,花树成精,又再恢复和再生的能力迅速的令人不可思议!

    被斩断的枯木枯藤噼里啪啦的再度来袭,只听见一朵蠢笨的玫瑰狂笑道:“笨死了,这样子怎么都不能出树林的,连根拔起才行啊,哈哈哈哈……”

    皓月嘴角微微上翘的一笑,马上拔了刚才扒拉多嘴的一株玫瑰花精。

    藤蔓立刻停住,风声更大,乌云遮顶了……

    花精树精都要暴走了,好端端的玫瑰花精居然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被她给连根拔起了?她还拔的那么彻底,嵌入土地十公分的根茎都拔起来了啊!

    “哇哇哇,她她她,她杀了玫瑰……”

    “真的,好狠毒的女人呐……”

    “国师大人是叫她干什么的啊,简直就是魔鬼啊……”

    很吵很吵,吵的皓月头都疼了。她一刀子丢在后面准备移过来缠住她的枯树,恶狠狠地道:“再敢动我就把你一把火烧了。”

    被匕首扎中了的树精,树里面有种浓稠的液体流出来,好像是眼泪又好像是血一样的!

    皓月回头对那一大丛的花儿微微笑:“说,怎么出去,不说也一起烧死!”

    “你,听的懂我们说话?”

    有大胆的来问了,皓月点点头。

    “不要烧我们,不要烧我们,我们都是国师大人派来整你的。不是,其实每个来见国师大人,而国师大人不想见的都会要通过这片树林。嗯,前面就有一个人被困住了。”

    这会儿皓月的气势明显重了,牡丹花精也吓到。

    不过,国师大人不想见的……难道不是他们国师大人派人来说想见她的吗?

    “如果你们不作乱,我是不是只要一直走东边就行了。”

    虽然风向很乱,但是大部分都是从东方吹过来的,所有树和草叶子都朝着那个方向,应该不会错。

    “是啊,好聪明啊!”芍药精一脸的崇拜。

    “虽然我们不会再阻碍你,可是你往前面走还有很多麻烦呢。”牡丹精也好心的提醒了。

    皓月得意一笑,温柔但是寒森森的说:“是吗?那我就一把火把这里全部烧光。”

    她不是威胁,绝对不是威胁,绝对绝对是什么事都做的出来的人。

    树林很大,至少一眼望不到边。

    皓月朝着东边走,再也没有树精敢出来作乱,她还挺顺利的。

    可是走了没多久,她就听见刀剑砍来砍去的声音,还有人怒吼着大骂的声音!

    “东方夏衍,你给老子等着,老子要砍光你的妖树妖花!”

    那声音,分明是北辰轩没错啊,咋呼呼的拿着剑对地上的藤蔓和老树的枝桠一阵胡砍……

    枯藤跟他的剑比速度呢,再生能力越发强悍!

    虽然他的武力修为是上乘,但是这么蛮横的狂砍也不能解除他的困境,只能让自己越发的迷糊而已。

    北辰轩的耐心稀少,他已经决定要出绝招把这里毁的寸草不生,让东方夏衍那小子再也不能摆阵了!

    吐纳,运气,凝结在手心的气体将要喷薄而出。

    “你干什么。”皓月适时出声,北辰轩这一章打在旁边要袭击他的树上,高不见顶的整棵树烧成了灰烬。

    树底下的花精还有树精彻底暴走,乱窜着呼喊着在地上活蹦乱跳。

    北辰轩气头上,又聚气打算再烧一次。

    “不要啊,救命啊,我们不是故意的,都是国师大人指使的……”

    花树精们可不想几百年吸收的天气灵气化为乌有,也不想在这里被烧成灰烬,彻底的乱了套,也彻底的暴走了。

    估计是几百年来都没有见过这么凶狠的敢在国师大人的树林里作乱的人类,强悍气势也不可阻挡,吓的阵法都忘记摆,纷纷想要逃命。

    可是能够逃到哪里去,生长在泥土地里的精魅,又不能跟人类一样行动自如!

    “你确定烧光了这里我们就能出去吗?”皓月抱着双肩,好整以暇的看着酝酿比方才更大力量的北辰轩。

    她自己也说过要烧光这里,但是她又觉得那个什么国师大人应该不会这么笨的让他们烧掉的。或者说,就算是烧了,这个树林也还是存在的。

    到时候除了浓烟滚滚滚之外,应该不会比现在好到哪里去?

    北辰轩怒由心生,突然听见后面有人说话,正愁找不到人出气,凝聚的内力气体越来越庞大的就要朝着皓月丢过来……

    皓月皱了皱眉毛,心想: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就在她也以为自己要被砸中的时候,北辰轩竟然能够比他的掌力更快的抱着皓月蹿到别的地方去。

    她看见,那片他们曾经站过的地方,果真寸草不生了。

    此刻她们在的枝桠藤蔓和花草,惊悚的呼天喊地的,北辰轩在它们眼中绝对是恶魔啊恶魔!

    “抱够了吗?”皓月冷冷的斜他一眼,上辈子这辈子,都还是第一次被人公主抱呢,感觉其实还不错。

    北辰轩其实是想狠狠的把她摔地上的,可是看她明亮如皎洁月光的眸子,还有跟昨天的狼狈比起来丝毫不一样的容颜与气度,突然坏笑了起来。

    他是没那么多心思想她为什么在这里了,只不过,昨天的仇还没有报。

    “原来是将军府的七小姐啊,嗯,今天确实能够出来见人了。”他低声的笑,好像昨天晚上没有去见过她似的。

    皓月也笑,不过笑的很渗人!

    “是啊,九皇子这样的都出来见人了,我还有什么不敢的。”

    哈,这话说的,好像他们彼此都是什么奇丑无比的人。

    北辰轩很恼,不过他也是有气度的人,别人悠悠闲闲的好像在喝茶似的,他这风起云涌的算怎么回事?

    小丫头的境界还挺高,气死人不偿命是吧……

    “你要去国师府吗。”北辰轩压根忘记了自己还抱着她,理所当然的问。

    虽然被抱着的感觉,是真的挺不错,而且还让强悍如斯的皓月感觉到了一点点可鄙的安全感。

    不过,被占便宜的事情,她从来不做。

    “管的可真多,放我下来。”

    北辰轩被她嗤笑了一声,不高兴的一松手,皓月垂直落在地上的一瞬间,横着翻了个跟斗。

    稳稳的落地之后,她顺便出个扫狼腿袭击北辰轩。

    北辰轩冷哼,大手直接捏着皓月细细的脚踝,拉过来又直接把她小小的身子抱在怀里。

    奇怪,怎么这么喜欢抱着她呢,分明没几块肉?

    “昨天你不是说本皇子喜欢你吗,这种姿势是不是应该的。”

    说完,他还凑的很近很近,放在她腰间的手不自觉的收紧了点。

    死男人,分明就是占便宜,皓月出其不意给了他一巴掌,啪的声响在花树精活蹦乱跳的吵闹声中还格外清晰。

    北辰轩傲慢到了天涯海角的一个人,多少官家非官家小姐都上赶着投怀送抱啊,今天居然被一个不长眼的将军府丑女给打了?

    简直是太过分了,北辰轩怒吼:“你敢打我?”

    这时,皓月已经乘机从他的怀里跑出来了,站的离他远远的,免得他发怒又丢一个凝聚了内力的掌力过来。

    “打都打了,你想怎么样?”

    皓月冷静的出奇,还出言不逊的顶撞。

    北辰轩那叫一个气啊,称霸帝都的九皇子殿下,打的人何其何其多,今天居然栽在一个小丫头手上了,太放肆了!

    “我会让你死的很惨……”

    “我死了你就出不去这片树林。”

    “老子全部烧光,就不信出不去。”

    “那倒是可以,但你得烧到什么时候,谁知道你烧的是不是真的,或许只是障眼法。”

    其实北辰轩也早就看出来了,但是五行八卦那些东西他还真没研究过,就算是障眼法,他也只能蛮力去披荆斩棘了不是?

    “你有办法?”

    他今天是莫名其妙的被东方夏衍叫来这里的,来了就算了,居然还让他闯阵才能见到他,简直不能再作死。

    好耐心已经被磨光,这臭丫头信心满满的,看来真有办法出去,出去了再收拾!

    “当然。”

    皓月还记得昨天晚上那个冷魅如鬼魔的北辰轩,虽然他完全不提昨晚,但是她的梁子算是跟他结下了。

    得罪比自己家里更显赫的权贵,不是皓月的本意,处理起来真是相当麻烦啊。

    算了,眼下还是出去比较要紧!

    “喂,听到了吧,我要出去,怎么解除障眼法。”一直朝东边走是没错,可是如果身处迷雾中,走到海角天涯都走不出去。

    皓月跟北辰轩后面的一株花瓣紫色,根茎却是黑色的紫薇花精说话,惊的北辰轩指着她大叫神经病。

    皓月没理他,继续恶狠狠地威胁:“你看起来跟我院子里的蔷薇花精状态差不多,该不会是要历劫成妖了吧?你说,如果我把你连根拔起了,你是不是就要魂飞魄散了。”

    紫薇花精本来很淡定的当他们不存在的,谁知道皓月威胁的既动情又在理……

    还有她的小手扯着它的根茎几乎真要拔起来的样子,紫薇花还没魂飞魄散,已经快被它吓的魂飞魄散了。

    “不要不要,我告诉你,只要能够打破头顶的瘴气就好啦。”

    “真没意思,这么快就说出来。”

    皓月手下留情,不过故意把它踩歪了,紫薇花精哇哇大叫!

    她站起来,北辰轩正在用一种“你是白痴吗”的眼神看着她。

    “你跟东方夏衍那小子一样,会妖术吗?”她她她,她刚才居然跟一朵花说话啊,不能理解!

    “你能把天上打出一个洞来,我们就可以出去了。”

    皓月没理他的话,径直说出了这个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