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更新时间:2016-08-04 10:37:57本章字数:3202字

    人家敢于直面自己的缺点,强抢什么的毫无压力。可是他就只会来阴的,还要让别人见到他的温良恭谨……

    皓月对他不了解,只知道他是太子,而太子的面子,好像又不能不给。

    “本宫认得你,你是将军的孙女凌皓月是吗?昨天我们见过面的,在将军府里。”北辰墨尽量表现的温柔可亲。

    皓月闷声点头,脚上的力道重了几分!

    “太子殿下认识他,想跟我说放过他。”

    “本宫的母后跟他的姑妈是妯娌,说起来本宫跟他还有几分亲戚关系。事情闹大了,闹到宫里就不好了,到时会有很多麻烦。今天他在这里有什么得罪你的,请皓月姑娘看在本宫的面子上暂时饶过他,本宫不日再上府上亲自道谢。”

    北辰墨说的没错啊,会有很多麻烦……皓月不怕打架不怕扯皮,就是怕麻烦。

    思来想去,反正他也没对自己做什么,只不过是自己迁怒而已。

    皓月当即放了他,北辰墨笑嘻嘻的道了几次谢,硬是要请她去酒楼吃饭。

    想着自己早餐都没吃就去见神棍,就答应了跟他一起去帝都最大最好的酒楼去!

    帝都里,没有人不知道北辰墨是太子的,但是人家温柔可亲一点架子都没有,所以他贸然的出现也没有让大家觉得有什么不舒服。

    而这帝都最好的酒楼,靠近街道最好的位置上,太子殿下亲热的招呼着昭玥。

    小二战战兢兢的过来问他们想吃什么,北辰墨满脸堆笑的看着皓月……

    “就最贵的来几样吧,反正太子殿下也不缺钱。”

    额……虽然说太子殿下没架子,但是也没有人敢这么在太子殿下面前放肆的啊!

    这皓月,当真是不把村长当干部了,什么人都敢傲一傲。

    “我可以叫你皓月吗?”北辰墨这会儿对皓月的印象非常非常好,好的恨不能跟米虫一样把皓月抢回去。

    可是他不能啊,看看米虫的惨况就知道了,皓月肯定是相当讨厌轻浮的男人的。

    知道事情急不来,北辰墨心里也慢慢的有了打算,一边陪着皓月吃吃喝喝,一边跟她讲帝都里什么好玩的地方!

    企图跟皓月拉近距离,也不自量力的认为自己请一顿饭之后就真的拉近了距离。

    皓月眉眼清明灵动纯净,正应了诗句里说的,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清清浅浅的性子,慵懒的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而偏偏就是这样的她,总是能够不自觉的吸引了别人!

    “皓月,今天晚上城西那边有一个花灯会,你想去吗?”北辰墨献殷勤献的未免太明显了,皓月再不知道就是白痴了。

    可是她一点都不想跟他扯上关系,冷冷的说:“不去!”

    “唉,可以去,女孩子们不都喜欢花花绿绿的东西吗?”以为自己很懂女人心,殊不知皓月根本就不是普通的女孩子们。

    “无聊!”

    对于不喜欢的人,她话都懒得说一句。

    刚刚上完了菜,因为不喜北辰墨啰嗦了几句,直接从酒楼的二楼跳下去,回去自己的将军府去了。

    北辰墨从未遭到如此冷遇,因此对皓月的兴趣更大!

    之后北辰墨是立即回宫请旨去了,生怕去晚了,美人就是别人的了。

    而回府之后的皓月,为了避免跟凌家的人起冲突,就说自己想要待在自己的院子里闭关练武!

    长辈们乐见其成,而同辈的也不敢来打扰她。

    其实她哪里是想练武,早上起那么早,下午当然是补眠啦。

    她睡了没多久,四大丫鬟又不要命的来催她起床,叽叽喳喳的比上午更甚……

    “七小姐,宫里来人传圣旨啦,听说是太后娘娘亲自去向皇上请旨的,点名要您出去才能宣读呢。”

    “太子殿下也来了,是关于七小姐你的啊,快点快点,打扮漂亮点!”

    皓月觉得她们上午肯定没吃到苦头,否则怎么还敢在她睡觉的时候进来吵醒她?

    丢了一个杀气腾腾的眼神过去,另外两个还要说点什么的,被她的眼神震慑的再也不敢张嘴。

    可是,可是就算皓月再可怕,她也可怕不过太后啊?

    太后娘娘的威望比皇帝还要高,她让皇帝下的圣旨,全家出门跪接还差不多,否则分分钟就会人头落地的!

    皓月虽然烦躁,但是她还没有缺心眼到这个地步。既然是点名她要出去接旨,圣旨里说的肯定是她吧。

    所有人都在门口等着,凌飘雪见她慢慢悠悠的出来,瞪她的眼珠子都快要掉出来了。

    凌瞻示意全员到齐,大内总管的公公才打开金黄色的圣旨,嗲声嗲气的念起来:“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将军阁老之孙女凌皓月,丽质天生温婉贤淑,太后与朕躬闻之甚悦。特选为太子妃,允其成婚。一切礼仪,交由礼部与钦天监监正共同操办,择良辰完婚。钦此!”

    “谢主隆恩。”

    凌瞻带着所有人领旨谢恩,恭敬的从总管公公手里拿回圣旨。恭维与拍马屁自然不可少,太子也眼光灼灼的看着皓月。

    突然被奉为太子妃,皓月这是要遭到多少有心之人的嫉妒与嫉恨啊?

    没有觉得高兴,反而觉得麻烦了的皓月心情瞬间不好了。

    “爱妃,我们越早成婚越好,不是吗?”太子已经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了,恨不得马上就得到她。

    “是吗?太子殿下是不是太着急了点。”

    皓月也在笑,而且笑的甜美可人,大家见她也开心的样子,以为她很喜欢太子也愿意跟太子成婚,一时之间就更加其乐融融了!

    “回禀太子,小女还有三月才及颦,才论婚嫁。这成婚……”凌逸比任何人都高兴,他就皓月这么一个庶出的女儿,没想到这么有出息了。

    太子摆摆手,笑着说:“无妨,三个月本宫还是等的起的。”

    听到太子这么说,一众人都高兴的笑呵呵。虽然揣测不出太子突然这么喜欢皓月的原因,但是被皇室看上,得多有靠山多有面子啊?

    他们将军府虽然家大业大的,但是还没有出过一个皇妃呢。

    现在皓月是太子妃,将来就一定是皇后,那他们凌家就是皇亲国戚了呢!怎么看都是令人高兴的事情。

    册封太子妃一事的消息不胫而走,还没有正式昭告天下,就已经街知巷闻了。

    这几日,将军府的门槛都快要被前来恭贺的达官显贵们踏破了,没玩没了的送礼与恭维好像吃饭喝水一样平常……

    而被要求掌握各种礼数的皓月华丽丽的恼怒了,她不是逆来顺受的人,主动点,更能让事情得到完美的解决!

    这日,月上柳梢头。

    万籁寂静的夜晚,一身黑衣的娇小身影灵活的如蛇一般在宫闱高墙之间,脚步轻盈如猫样上蹿下跳,飞檐走壁如入无人之境。

    刚才打晕了一个人问太子的寝宫怎么走,皓月这会儿正集中脚力往那宫殿奔走,打算把太子干掉算了,这样就不用嫁人了吧?

    皓月凭着描述也能很快找到准确的位置,声东击西的引走了宫殿的禁军,很轻松的就潜进了北辰墨的房间。

    她知道,里面那间就是北辰墨的卧室,她直接飞了把飞刀进去,却被突然冒出来的北辰轩给接住了……

    北辰轩也穿着一身黑色的锦缎袍子,邪狂的像一个地狱的王者。

    盯着皓月的眼神,明显不似白天的那般清澈,而是透着复杂的神色。

    “你是在找死吗。”他说找死的时候,是真的有想杀了她的意思的,而不是白天的时候那种炸毛恼怒说说而已的状态!

    皓月觉得他危险,但是也没到怕的地步。

    “你才是找死吧,我怎么做什么你都出来搅局。”皓月一点儿都不会相信北辰轩是为了保护北辰墨才来这里的。

    “那是因为你总做蠢事。”

    “我做蠢事我乐意,好像也不需要你管吧。”

    北辰轩深吸一口气,忍住了想要一掌拍死皓月的冲动。他有很强烈的嗜血杀人的行动力,他想要的命,没有能够活到天亮的。

    要不是东方夏衍说了什么天命之女的话,要不是那个家伙白痴的说什么要保护她,他还会这么忍着留她的命吗?

    而这丫头,做事也相当欠考虑,她以为杀掉太子就能神不知鬼不觉了?

    连他自己都很想要了太子的命,可是他敢说,只要他们踏进这个房间门半步,他们都将会死无葬身之地。

    太子是什么身份的人,庇佑着他的皇后娘娘又是什么强大的存在,他们背后的势力有多可怕……

    皓月什么都不知道,该说她胆识过人,还是蠢笨要命?

    北辰轩懒得跟她废话,一把拉住她几个大跃步就从窗户飞了出去。

    两人从离宫的那一刻就一直交手,可是皓月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招招狠辣,但是对他好像毫无作用。

    北辰轩这边极力忍着不伤她,只是防守她那些诡异的招式!

    最后,越打还越不服气了的皓月连毙命的招式和武器都出来了,北辰轩冷哼,直接捆住她的双手双脚把她带回了将军府。

    丝毫不怜香惜玉的把她丢床榻里,北辰轩坐在床边看她恶狠狠的瞪着自己。

    “想除掉太子的人数不胜数,轮不到你动手。”北辰轩不跟她讲这其中的利害关系,是希望局外人越少参和越好。

    皓月记得自己前世雇佣兵老大啊,十八般武艺三十六种武器就没有不拿手的,她立功无数,俨然已经是当时雇佣兵界的神话了好么?

    这来到古代,碰到稍微有点厉害的人,居然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