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更新时间:2016-08-05 11:27:57本章字数:2989字

    她转身要走,上官盈遭到无视,伸手抓住皓月就要把她扔地上去,在武力方面,她也不会输给一般人的!

    可是她不知道的是,皓月反手擒住她的手腕,脚下随便绊了一下,上官盈摔了个四仰八叉。

    由于他们是在远离皇后的大树后面,所以这一幕并没有被多少人看到,看到的都不敢吱声的。

    上官盈是太傅最喜爱的小女儿,跟凌飘雪她们一样受尽宠爱,所以嚣张跋扈了一点!

    “能够被一个废物摔地上去,你不是已经残废了吧。”皓月很惊讶的看着她,没有任何感情的无辜双眸却水润盈泽。

    上官盈本来是太子妃的不二人选,平日里也经常找借口进宫陪着皇后太后,她自认为乖巧懂事,皇后也说过会考虑……

    可是,可是昨天下午的圣旨分明就是立了凌皓月为太子妃,她太不服气了!

    凭什么啊,她在北辰墨面前晃了这么多年都没让他马上立自己为太子妃,凌皓月又算哪根葱哪根蒜?

    “凌皓月我告诉你,太子妃的位置是我的,是我的知道吗?”上官盈为此做了很多努力,绝对不会轻易放弃。

    “你要就给你好了,还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小孩子的游戏,真是麻烦啊。

    “什么?我要就给我?你以为是这是什么,是你想要就要,想不要就不要的吗。”

    皓月从来就没有想要当什么太子妃,无意之间挡了上官盈的路,莫名其妙惹一嫉恨,她很快就觉得郁闷。

    这件事情,必须要让北辰墨主动解除婚约才行,她可不想演什么烈女不嫁的戏码!

    “你放心吧,我不想当什么太子妃,太子马上就会解除婚约的。”

    上官盈总归还是小女孩,立马眨巴着眼睛问凌皓月:“你说的都是真的?”

    承诺太假,皓月从来不会轻易承诺,事情成功之后,她自然就知道她说的是真是假了。

    对太子妃之位希冀盼望了那么久的上官盈,不能相信三两句话就打发了自己的凌皓月,她猜想太子不过是喜欢她的花容玉貌而已,她想点办法让她失去这个优势,太子就会马上抛弃她的。

    于是前一秒钟还要泫然欲泣的可人儿,马上盈满笑意,拉着皓月的手感激的说:“好,我相信你。”

    “皓月,你在这里,让本太子好找。”北辰墨乱入,眼里除了凌皓月看不见其他人。

    上官盈眼睁睁的看着北辰墨欢欢喜喜的走过来,却是推开上官盈,无限温柔的看着凌皓月。

    看着北辰墨喜笑颜开的对着凌皓月笑和亲近,上官盈瞪着的大大的眼珠子都快要掉出来了。

    皓月虽然没怎么注意上官盈的眼神,但是她也不喜欢北辰墨这么自来熟的搭在自己手上的动作。

    冷冷的甩开他,他却并未在意,反而走的更近一步,开心的说道:“皓月,这几天没有见到你,本宫太想你了。”

    听说皇后专程请了她来赏花,正在跟群臣们商议国家大事的他立马就赶过来了。

    不知道怎么的,越是不像其他人一样奉承自己的皓月,就越是让自己着迷……

    皓月见过很多很多像北辰墨这种沉迷美色,被打了还要倒贴上去的男人,这就是传说中的犯贱!

    “太子真贴心,虽然没见面,但是每天往府上送绫罗绸缎金银珠宝的,让皓月也不得不想到太子您呢。”想到,怎么样神不知鬼不觉的杀了你。

    北辰墨听她这么说,开心的不得了,还是无视她冷冰冰的脸,拉着她往皇后娘娘那边去。

    刚才才说不愿意嫁给太子,这会儿却说什么不得不想到?

    嫉妒的发疯了的上官盈,气呼呼的跟在他们后面,诅咒说话不算话的凌皓月什么时候栽跟头!

    然而北辰墨真的是太高兴了,他让皓月正式见过皇后娘娘,并且坚定不移的说:“母后,您应该见过皓月了,皓月的确是太子妃的不二人选吧。”

    皇后娘娘心思百转千回,刚想私底下跟北辰墨说说,这个女娃可能留不得,他这会儿就兴高采烈的秀老婆……

    照他这架势,她还不能解决了皓月麽?

    即便如此,太子妃的人选,也一定不能是她。必须得是一个她容易控制的人,皓月给她的感觉,是主见太多。

    “太子的选择总是没错的。”当着这么多人,皇后还是要给太子面子的。

    不过,她也不是什么省事的人,立即叫人端了一杯蜂蜜茶给皓月,据说加了天山雪莲,有美容养颜的功效。

    天山雪莲不好找,所以这无疑是一杯价值连城的茶,不知道多少人羡慕她能够喝到?

    “盈儿,刚才见你跟皓月很谈得来,不如这杯蜂蜜茶由你端给她吧。”皇后娘娘突然这么说,让所有人都有些不明所以。

    上官盈是上官太傅的女儿,上官太傅还是太子的老师,虽然武力值低弱,但是怎么的也是书香门第,千金大小姐。跟庶出的皓月比起来,不知道要高贵多少倍,皇后竟然会让上官盈服侍她用茶……

    这情况,好像有点不太对劲啊!

    既然皇后娘娘发话,上官盈自然是不敢违抗的。她到皇后跟前接过茶杯,皇后朝她使了一个眼神。

    聪明如上官盈,立即喜笑颜开的把茶杯端到了凌皓月面前。

    皓月瞟了一眼那茶,初看这茶好像没什么,但是皓月能够看的出来茶面漂浮着一层淡淡白色的东西!

    古人老说精妙的毒药可以做到无色无味,但是那毒药毕竟不是水,即便是水,也有水的味道。皓月能够准确的分辨出来这些味道,就像这杯茶里放着的剧毒一样。

    皇后娘娘未免也太狠毒了点,才第一次见面就想要了她的命……斩草要除根的狠辣劲跟她现代的Boss真像。

    皓月嘴角微扬,施施然的接过上官盈手中的茶杯,在所有人都没有注视到的情况下加了点东西进去。然后,她手一滑,没有接到茶杯。

    上官盈只想皓月能够喝到这杯带毒的茶,慌张的伸手去接,可是茶杯已然打翻,茶水溅出来全泼在她的手背上……

    “啊……”皮肤被烧开的那种滋滋声,伴随着上官盈突然的尖叫声炸开。

    只见接触了茶水的上官盈,手背上立即被烫开了一层皮。因腐蚀性强烈,她柔嫩肌肤的小手上面出现了触目惊心的白色泡泡。

    瞬间一团乱,叽叽喳喳的竟然没有人喊太医来!

    皇后沉着脸看上官盈在那里哭喊,北辰墨也是一副惊呆的样子,心想着幸好不是皓月喝了这杯茶啊。

    “皇后娘娘难道不叫太医来麽?”皓月是惟一一个冷静的人,她这么说也只是想赏花宴快点结束而已。

    可是皇后没打算放过她,一边命人去喊太医来并且安顿好上官盈,一边叫皓月跟她回她的寝宫仙居殿!

    北辰墨自然是要跟去的,他也想问问,为什么给皓月喝的茶水里好像加了漒水之类的腐蚀性液体?

    “本宫问你,是不是你在茶水里做了手脚。”一到仙居殿,皇后娘娘的良善嘴脸也维持不住了,衣袍一掀,气势巍峨的冷声问皓月。

    皓月马上做出惊呆且惶恐的样子,战战兢兢的说:“皇后娘娘明查,茶水分明是上官姑娘从德嬷嬷手中接过来的,皓月怎么可能在茶水里做手脚。”

    “就是啊母后,茶水是赐给皓月的,她怎么可能在自己要喝的茶水里下药。倒是经手的德嬷嬷和上官盈,很有可能才是下药的罪魁祸首!”北辰墨也不蠢,只是太过于相信皓月了而已。

    “太子殿下明鉴啊,老奴不敢!”德嬷嬷跪下来求饶,连声说不敢。

    他们两个这么一搭一唱的,皇后娘娘无话可说。本来也就是自己叫人下药,这会儿有点贼喊捉贼了。

    不过她绝对看得出来,皓月嘴上说没有,其实故意打翻杯子让上官盈遭了殃。

    她下的天下第一剧毒鸩毒,可没有如同漒水般腐蚀性强烈的特性……

    “还敢胡说,凌皓月,别敬酒不吃吃罚酒。”皇后娘娘认定了皓月暗中搞鬼换了她的毒酒,也不管自己的宝贝儿子在边上看着,厉声呵斥!

    皓月更无辜了,她心想自己还真是个敬酒不吃吃罚酒的人,怒起来的话,别说太子了,皇后娘娘她都敢杀。

    可是这里毕竟不是她能够做主的现代,经过昨天晚上北辰轩的斥骂,她基本已经知道了点这其中的关系。

    除非是一锅端,否则皓月杀的将不是一个独自的太子或者皇后,而是他们背后庞大的军队或者整个国家……

    一个人的力量有限,她不能跟一个国家抵抗吧!

    “母后,您怎么能毫无证据的责怪皓月,皓月又如何能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德嬷嬷,你跟母后说,是不是你下的毒。”

    不知道该说北辰轩聪明还是蠢,他觉得皇后一定要一个罪魁祸首,就认定了是德嬷嬷下的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