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更新时间:2016-08-06 09:11:26本章字数:3387字

    “怕,自然是怕。但是谁让你偏偏来招惹我?我是你能娶得了的吗?如今,我就杀了你,看你如何娶我?”说到此,凌皓月轻笑一声,手下的簪子力道又重了几分。

    “你若真敢如此,凌家全家都会为我陪葬!”北辰墨害怕了,连声音都尖锐了起来。

    “太子殿下,您没事吧?”门外突然响起了护卫统领王林的询问声。

    王林是宫内数一数二的高手,常带着禁军在宫中巡视。这次走到太子宫门前,突然听到了太子尖锐的声音,王林感觉不对,便走上前来询问。

    听到王林的声音,太子心头一喜,救星来了啊,他没有任何迟疑地冲着门口歇斯底里地喊道:“王林救我,有刺客!”

    这声音就跟杀猪一样,把凌皓月吓了一跳。凌皓月微蹙了下眉,赶忙放开北辰墨,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跳窗逃走。

    本来凌皓月就未想过要杀了太子,只不过是想要吓唬吓唬他,让他断了娶她的念想。

    王林等人破门而入,看到北辰墨狼狈地躺在地上,赶忙上前扶起。

    北辰墨脸都要气歪了:“追,去给我追,刺客是凌将军家的三小姐,千万不要让她跑了。”

    “是!”王林答应了一声,便要率领众人追击刺客。

    “等等,我随你们一起去。”北辰墨害怕凌皓月会半路返回,于是匆匆穿好了衣裳,和王林一道出了殿门。

    太子遇刺,惊动了宫中的所有的侍卫,甚至就连皇上都惊动了。

    皇宫极大,且七拐八拐得好像迷宫,凌皓月没跑多久就迷路了。

    “该死,出口在哪儿呢。”凌皓月低咒一声,见前方有个人影晃悠,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冲了过去想要制服那人,逼问出出宫的路线。

    “又碰到你了。”一个熟悉的戏谑声音响起。

    凌皓月顿时绝望,竟然是北辰轩那个妖孽。

    凌皓月果断收回了攻击,转过身就要逃跑。可惜没跑几步就被北辰轩追了上来,凌皓月咬了咬牙,一掌就向北辰轩挥了过去,拼了!

    北辰轩邪肆一笑,伸出手来接住了凌皓月的一掌,之后抓住了凌皓月的手腕,顺势将她拉进了怀里。

    “你还真是不长记性啊。”北辰轩轻笑了一声。

    “放开我!”凌皓月拼命挣扎,但却没有任何效果。

    就在凌皓月与北辰轩僵持的时候,王林已经追到了近前,一起来的还有北辰墨。

    “爱妃,刚刚的事我不怪你,和我回去可好?”北辰墨情真意切,一副好男人在挽回出轨妻子的模样。

    “北辰墨,你要还是执意娶我,婚礼当天我就把你阉了。如果你不想做个阉人,就去和皇帝说,取消婚约。”凌皓月气死了,教训过后,太子竟然还敢叫她爱妃。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北辰墨实在是个色中饿鬼,再加上凌皓月刚刚的暴力对待,竟然让他更加渴望征服拥有这个女人。

    这个时候,整个皇宫的人都聚到了凌晓月的面前,而北辰轩却并没有打算将凌晓月放开。众人也没有任何异议,自动忽略了抱着凌皓月一脸饶有兴致地看着众人的北辰轩。

    自从几年前的夜晚,北辰轩杀了来招惹他的皇帝宠妃吴氏,皇帝赶来要惩治他却被他刀架了脖子之后,这种事便时常发生,皇帝的妃嫔及子女死伤无数。

    每到夜晚,北辰轩都会性情大变,变的残忍暴虐,甚至是将自己当成了另外一个人。白天的北辰轩虽然狂妄,但却不会肆意妄为。

    而宫中御医诊治说北辰轩患上了罕见的病症,此病也有先例,实属心病,基本无解,要靠患者自己克服。皇帝无奈,又不忍除掉自己最优秀的儿子,于是也只好听之任之,嘱咐众人在夜晚不要招惹这个瘟神。

    而此时的凌皓月又怒又急,恨不得当场杀了北辰家的这两个混蛋。

    皇帝和皇后远远地听到凌晓月扬言要阉了太子,都不觉变了脸色。

    “刁女,竟敢刺杀太子,刺杀不成还敢大放厥词,你不想活了吗?来人,将这个女子拿下,打入死牢!”皇后先皇帝一步赶到凌皓月面前,声色俱厉地喊道。

    众侍卫没有答话,他们不敢上前,因为皇帝还没有发话,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他们惹不起北辰轩。

    “咳咳……”随后赶到的皇帝轻咳了几声,皇后惊觉自己刚才的行为已然越权,连忙跪伏在地解释道:“太子被刺,臣妾一时心急,这才越了矩,还望皇上感念臣妾爱子心切,莫要归罪于臣妾。”

    “罢了。”皇帝淡淡地说了一句,让人听不出喜怒。边说边挥了挥手,示意皇后平身。

    “墨儿,你说朕该当如何处置这个女子?”皇帝并没有忙着做决定,而是询问起了北辰墨的意见。毕竟是他指定的太子妃,现如今出了这等事,如何处置也便由他说了算吧。

    “回父皇,月儿在和儿臣闹着玩呢。月儿性子向来如此,还望父皇莫要见怪。”北辰墨的意思很明显,这太子妃他还是要娶。

    皇帝冷笑一声,语气中隐含着责备之意:“闹着玩儿?这大半夜的将整个皇宫都闹了起来,这玩儿的似乎有些大了吧?”

    北辰墨的冷汗瞬间流了下来,连忙跪了下来,诚惶诚恐地说道:“儿臣知罪,以后定不会再让此事发生。”

    而一旁的凌皓月猛翻白眼,这北辰轩一直抱着她,一点都没有放开的意思,让她想去抽北辰墨一个巴掌都做不到。

    但是凌皓月还是不得不感叹,北辰墨这丫的实在是太贱了,她都要杀了他了,他竟然还坚持要娶她。

    “启禀皇上,民女早有心上之人,不能和太子成亲。”凌皓月实在没办法了,只得想出了这么一招。

    “哦?是谁?”听了凌皓月的话,皇帝顿时来了兴致。

    “就是……就是九皇子殿下。”凌皓月故作娇羞地看了一眼身后的北辰轩,随后立马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低下了头的凌皓月脸上的娇羞立马散尽,随即就好像是吃了苍蝇一样干呕了起来,自己刚才实在是太恶心了。

    北辰轩一脸黑线,看到凌皓月那一脸的娇羞,甚至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柔弱的小女人不适合你,真的。”北辰轩在心里诚恳地建议道,但看到凌皓月依然卖力的演出,就识相地没有说出口。

    他倒要看看,这个女人究竟想要玩什么把戏。

    听了凌皓月的话,北辰墨算是彻底爆发了。本来之前被凌皓月刺伤就憋着气呢,现在忍着只不过是想等到凌皓月过门再好好地虐待她。

    没想到这个女人竟当着众人的面说她喜欢别的男人,这让身为太子的北辰墨颜面何存?男人向来好面子,即便是好色如北辰墨之徒,也不会为了美女而不顾自己的脸面。

    “凌皓月,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本太子能看上你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气,父皇金口玉言赐的婚,你若不嫁便是抗旨不遵,抗旨不遵便是株连九族。凌皓月,既然你不想嫁与本太子,那就只有一死,而你们凌氏一家,都得陪着你一起死!”北辰墨吼出这段话的时候,整个脸都气得扭曲了。

    凌皓月不发一言,依然低着头做娇羞状,但心里已然开始骂娘。这个天杀的太子,哪壶不开提哪壶。

    凌氏一家的生死,凌皓月是不怎么在乎的,但是,她可是不想就这么死了。可是被北辰轩牢牢束缚着,让她想逃也逃不得。

    情势所逼,凌皓月使出了最后的杀手锏,她把眼一闭,心一横,一双唇就吻上了北辰轩的脸颊。

    见此场景,现场众人都为凌皓月捏了一把冷汗,这种行为简直就是要作死啊,九皇子向来不喜欢被女子碰触,但凡是吃过北辰轩豆腐的女子,全部都被杀了。

    看来,这个女子命不久矣了。众人皆微微叹了口气,这么标致的女子,真是可惜了。

    就连北辰墨都觉得有点可惜,甚至是有些许的失落,这么特别的女子,恐怕以后是再也见不到了吧。

    但是令在场众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北辰轩竟然没有立即将那个女子拍死,而是愣在了当场。

    凌皓月想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她微微一笑,趁着北辰轩愣神的功夫挣脱了北辰轩的怀抱,转身向后跑去。

    “该死。”北辰轩回过神来,懊恼地低咒一声,向着凌皓月逃跑的方向就追了过去。

    凌皓月的速度又岂能比得过北辰轩,没过多久,便被北辰轩拦了下来。

    凌皓月郁闷死了,这个男人怎么就这么的阴魂不散!

    “放我走!我俩远日无怨近日无仇,你何必这样纠缠,不如各走各路,这次就算是我凌皓月欠你的,来日奉还,可好?”凌皓月瞪着北辰轩,企图对他晓之以情。

    北辰轩黑着一张脸束缚住了凌皓月,语气异常的冰冷,甚至透着些许杀气:“你想死吗?”

    这一句话,就让凌皓月不敢动弹了,因为她听得出来,北辰轩确实对她动了杀心。

    皇宫众人也都随后赶了过来,而北辰墨更是不要命的上前,战战兢兢地对北辰轩说道:“多谢七弟抓住了太子妃,现在,将她交给我可好?”

    北辰轩没有答话,而是扬起嘴角,漫不经心地问道:“不知,如若我请求太子解除婚约,太子意下如何?”

    北辰墨心中一惊,北辰轩这话问得虽然漫不经心,可是北辰墨却不敢拒绝。如果他拒绝,北辰轩很有可能会把他杀掉!

    虽心有不甘,但北辰墨依然不敢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于是讪笑着说道:“九弟的请求,皇兄自然是应允的。”

    “那,你还在等什么呢?”北辰轩的语气陡然冷了下来,让北辰墨不觉打了个冷颤。

    听了北辰轩的话,北辰墨硬着头皮跪在了皇帝面前,说道:“还请父皇允许儿臣与凌皓月解除婚约。”

    太子显然是万般的不情愿,甚至有些埋怨地看着皇帝。

    皇帝也很无奈,对于夜晚的北辰轩,他也是毫无办法,只得同意解除婚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