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更新时间:2016-08-06 09:11:31本章字数:3348字

    婚约竟然就这样解除了,凌皓月喜不自禁。

    她感激地看了一眼北辰轩,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帮她,但是无论如何,这次他都帮她解决掉了一个大麻烦。

    而在皇帝宣布解除婚约的时候,北辰轩也放开了凌皓月,凌皓月刚要对他说声谢谢,却见他冲着她诡异一笑,然后径直走到了皇帝身前。

    “我想要娶凌皓月为妃,还请皇帝下旨赐婚。”北辰轩连跪都不跪,态度极其傲慢。

    夜晚的北辰轩从不叫皇帝为父王,也六亲不认,甚至他还不止一次的提到北辰轩,就好像他们并不是一个人。

    对于此,宫中大多数人都已经习惯了,就连皇帝也是一样。

    “朕今晚回去拟旨,明天宣布可好?”皇帝试探性地问道,语气中竟有些许讨好的意味。

    “不好,如果明早之前这婚还没有赐成,你就死定了。”北辰轩丝毫不顾及自己的语言是否大逆不道,那张狂的态度就连旁观的凌皓月都受不了,更别提是作为当事人的皇帝了。

    凌皓月一阵窃喜,敢这样对待皇帝,简直就是找死啊。她一脸幸灾乐祸地等待着龙颜大怒,嘴里也不住地念叨着:处死他,处死他……

    “这个女人好恶毒啊,竟盼望着如神般伟岸的九皇子被处死啊,我真想缠死她。”一个尖细的声音响起,吸引了凌皓月的注意力。

    凌皓月知道,以这种声音和语气说话的一定不是人,而是植物。然后她就看到了身边缠在一棵树上的凌霄花,仿佛在恶狠狠地瞪视着她。

    “再废话,拆了你。”凌皓月恶狠狠地冲着那凌霄花藤说道。

    被自己的儿子威胁,皇帝的脸面多少有些挂不住。但是他还是不敢招惹北辰轩,恰在此时,凌皓月说的话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当发现她这话是对凌霄花说的,众人都惊呆了。

    “哼,我才不怕呢,你个恶毒的女人,皇帝不会处死九皇子的,到了晚上,这里所有人都怕他,哇,你不知道他有多威风啊。”凌霄花说着说着,竟自顾自地犯起了花痴。

    凌晓月顿时满头黑线,看来发花痴果然是花朵的通病,并不是只有自己墙边的那株蔷薇才会。

    “为什么晚上都怕他?”凌晓月忽略掉了凌霄花那傲娇的态度,而是抓住了凌霄花话中的疑点,忙不迭地追问道。

    “我凭什么告诉你?哼~”凌霄花不满地扭了扭腰肢,极其不屑的哼了一声。

    “说不说?”凌晓月抓起了凌霄花的花藤,使劲地往两边一扯,凌霄花顿时吃痛地惊呼起来。

    “恶毒的女人,凌霄就算是死也不会告诉你的。”

    “咳咳……那个,凌皓月,今日天不早了,你就暂且留宿在宫中,朕现在将你赐给九皇子北辰轩为妃,一会儿便派人将圣旨送来,明日一早你就直接带着圣旨回府吧。”看着凌皓月对着那株凌霄花自言自语半天了,依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而且说出的话越来越莫名其妙,皇帝不得不出口打断。

    “啊?”猛然被打断,凌皓月还有些回不过神。见这么多人像看个神经病一样地看着她,凌晓月也觉得有点尴尬,根本就没听见皇帝说的是什么。

    见凌皓月迟迟没有反应,皇帝也有些愠怒了,自己的儿子对自己无礼也就罢了,就连个小小的将军之女都不将他放在眼里!

    但是现在这个女子却已经是被北辰轩要下了,皇帝也不好发作,只得黑着脸甩袖离去。

    宫人陆续散尽,而凌皓月也被领到了一个空殿。

    北辰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踪影,而凌皓月却有些欲哭无泪,说好的龙颜大怒呢?龙颜并没有大怒,北辰轩也豪发无伤,那岂不是意味着她要嫁给那个妖孽?

    就像是肯定凌皓月的猜测似的,恰在此时,宣旨的公公就进得殿来宣布了再次将她赐婚给九皇子的圣旨。

    于是这个晚上,凌皓月失眠了。她没想到,自己会从一个赐婚又掉入了另一个赐婚。她就像是一件商品,说赏赐给谁就赏赐给谁,根本就没有人征求过她的意见。

    可是,凌皓月又怎会任人宰割?她一整个晚上都在想要如何逃婚。而作为特工的凌晓月,唯一想到的方法只有,杀了他。

    北辰墨也许还能吓唬吓唬,但是像北辰轩那样狂妄的人,绝对吓不住。而且,还有一个棘手的问题就是,她根本打不过北辰轩,所以到时候究竟是谁吓谁还不一定呢。

    而解决这个棘手问题的唯一方法就是,暗杀。

    可惜凌皓月还没有确定好暗杀计划,天光已然大亮。

    而进殿来准备叫醒凌皓月并伺候凌皓月梳洗打扮的小宫女却傻了眼,因为凌皓月正衣冠整齐地坐在床边凝眉思索。

    “七小姐?”小宫女试探性地唤了凌皓月一声。

    “嗯?”凌皓月从思绪中跳了出来,看着外面大亮的天色,不觉叹了一口气:“天亮了,我该回去了。”

    “七小姐,洗把脸吃过饭再走吧。况且还要向皇后娘娘请安,要了金牌才能出去呢。这时候皇后娘娘还没起来,还要等一阵子呢。”小宫女好心提醒道。

    “这样啊,那我干脆不走了。”凌皓月才不想去给那个皇后请安,一想到皇后那伪善虚伪的脸,她就一阵反胃。

    况且不出宫其实也更合凌皓月的意,身在宫中,晚上就不用费力溜进宫里来了,直接就可以进行暗杀行动了。

    凌皓月洗了把脸,让小宫女将早饭送来草草地吃过之后,凌皓月就开始要为晚上的暗杀行动做准备了。

    首先,要知道北辰轩住在哪里。

    想到这里,凌晓月不动声色地对小宫女说道:“早晨空气这么新鲜,不如我们出去溜溜吧。”

    “是。”小宫女答道。

    开始不能直接询问北辰轩的住所,这样会引起怀疑,就算不会引起怀疑,也会有不稳定的因素存在。如果暗杀成功,别人很容易就能在小宫女这里找到线索,从而怀疑到她身上。

    凌皓月知道,以她现在的能力,还无法与整个国家为敌。于是她决定神不知鬼不觉地实行谋杀。

    像北辰轩这么狂妄的人,想来树敌不少,想杀他的也绝对不止一个。而凌皓月也当众承认了她喜欢北辰轩。所以如果北辰轩死了,很少会有人怀疑到她的身上。

    但前提是,她要做得滴水不漏,不能让人发现任何破绽。

    这对于特工出身的凌皓月来说,并不算是难事。前世做的几起大案,直到凌皓月死的那一刻,警方依然是毫无头绪。

    其中有一个被害人身份很特殊,是某国政要,警方为了社会和谐,竟然随便捉了一个替罪羊便草草的结了案。

    凌皓月从来都不认为自己罪恶,那所谓的正义与邪恶,大多不过是用来愚弄大众的手段而已。

    漫步在古代的御花园中,凌皓月只觉心旷神怡。在现代,是绝对没有这么清新的空气的,空气中散发着隐隐花香,初升的太阳并不炽烈,就像是仁慈的上帝之手在温柔地抚摸着自己的孩子那般,照在了那些娇艳的花儿脸上。

    但是那股熟悉的腐败味道,仍然时不时的传进凌皓月的鼻腔,让凌皓月觉得极其扫兴。

    其实有一个问题,让凌皓月百思不得其解,辛辛苦苦培育出了圣血绿海棠,为什么要害死它们,这样岂不是白费心力,多此一举吗?

    想到这里,凌皓月索性暂时将跟在身边的小宫女支了出去,圣血绿海棠大都因为伤势过重已经昏迷了,好不容易找到了一株清醒的,凌皓月便赶忙坐在了它旁边的石头上,问道:“你们知道那些宫女为什么要倒药汁害你们腐烂吗?”

    “当然,这世界上很少有人知道,我们实际上是用来制毒的。我们的根被特殊药物腐蚀之后,可以变成世界上最毒的毒药,嗜血散。只要沾上这嗜血散,无论内力多高的人,不出一个时辰便会化成一架白骨。武者修炼到一定境界可百毒不侵,但嗜血散,他们绝对扛不住。”圣血绿海棠有气无力地说道,好不容易有人能听得懂她的话,都已经快死了,还是说痛快了为好。

    “原来如此。”凌晓月这下算是明白了,原来是有人要用这圣血绿海棠害人,并且要害的还有极大可能是武力高的人。

    既然如此,她为什么不能利用这种毒药害死北辰轩?

    想到这里,凌皓月兴奋极了,她左右观瞧,见四下无人便低声问那株圣血绿海棠:“这毒药,现在能用吗?”

    “还不能,听说这毒药最后还有一道手续,但是具体是什么我们就不知道了,因为到了那个时候,我们都已经死了。而这嗜血散,听说也是一个家族的不传之秘,我们只是区区植物,我知道的那些也不过是听培育我们的那个老头自言自语说的,估计是长时间需要保密,那个老头憋坏了才说的。”

    听了圣血绿海棠的话,凌皓月陷入了沉思,看来,这宫中并不怎么太平啊。

    凌皓月暗暗下定决心,这次杀掉北辰轩之后,她就离开凌府,彻底远离这个是非之地。

    凌皓月还想从圣血绿海棠口中再获取些有用的信息,但是圣血绿海棠伤势过重,竟坚持不住得昏睡了过去。

    没有了圣血绿海棠的陪伴,凌皓月百无聊赖地和周围的其他花儿搭起了话。等了好长一段时间,小宫女才端着她要的银耳莲子羹,急急忙忙地赶了过来。

    凌皓月实在是没有想到,区区一碗银耳莲子羹,竟然需要煮两个小时!

    这个时候的太阳已经有些晒了,凌皓月兴致怏怏地回了自己之前呆着的宫殿,总不能顶着大太阳散步吧,那多有毛病啊。

    推开宫殿的门,凌皓月立刻炸了毛,因为宫殿中央,赫然坐着一个凌皓月最不想见到的人。那个人不是别人,就是她的未婚夫,北辰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