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更新时间:2016-08-08 11:26:26本章字数:3287字

    这队人马乃是皇城赫赫有名的神风骑,这队骑兵可以一敌百,令众国闻风丧胆,彪悍无比。

    神风骑直属九皇子北辰轩,乃是北辰轩亲手训练出来的,实力甚至在皇城禁卫军之上。

    “我让你找的那件东西定是被土匪头子小心看护了起来,你不要妄想拿着那个东西逃跑,否则……”

    北辰轩顿了顿,随即抬手指向了身后的那一队人马,而后继续说道:“他们不会放过你,就算是是你侥幸从他们手中逃了出去,天涯海角,我也必会将你揪出来,到时候可就不是死这么简单了,你可记住了?”北辰轩冷冷地说道。

    凌皓月不屑地冷哼一声,说道:“既然不相信,那就不要让我去了。”

    北辰轩被噎得半天说不出话,平常他警告属下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人敢这样顶撞过他,那些人从来都是毕恭毕敬地答应着。

    “好,很好。”北辰轩皮笑肉不笑地拍了拍手,继续说道:“我就姑且相信你。”

    凌皓月冷哼一声,语气里满是不屑:“你有得选择吗?”

    在场的众将士都为她捏了一把汗。这个女子,不要命了,竟然敢这么对九皇子说话?他们连大气都不敢出,生怕凌皓月的态度惹怒北辰轩,牵连着他们跟着一起遭殃。

    让在场众人没想到的是,北辰轩竟然不怒反笑:“希望你这次能活着回来,不然的话,我又要在去找新的玩具了。”

    北辰轩的话成功的让凌皓月炸了毛儿:“你才是玩具,你们一家都是玩具!”

    而凌皓月这样的反应,正是北辰轩希望看到的,他嘴边的笑意更深了。

    众将士惊奇不已,九皇子竟然没发火,甚至还笑得这样灿烂!

    他们从未见九皇子这样笑过,完全的发自内心。要是换做别人,恐怕早就已经血溅当场了,这个女子不简单。众将士原本轻视的目光,竟都变得正式了起来。

    北辰轩就这样笑着离开了,凌皓月却是气得直跳脚。这个该死的北辰轩竟敢说她是玩具,实在是太可恶了!

    她气呼呼地上了马,那匹白马北辰轩并没有骑走,很明显是要留给凌皓月当坐骑。

    前世的凌皓月是会骑马的,因为作为特工,要暗杀的几乎都是有权有势的人,而他们也大多热衷于骑马这项运动,而为了能够接近目标,凌皓月也不得不苦练自己的骑术。

    凌皓月利落地翻身上马,让想要看凌皓月笑话的众将士们大失所望。

    “出发!”凌皓月调转马头,在队伍最前方呼喝了几声,之后一鞭抽在了马屁股上,白马嘶鸣了一声,如离弦的箭一般向前方疾驰而去。

    凌皓月轻拍了一下马背,赞赏道:“真是一匹好马。”

    马儿似是听懂了凌皓月的话,愉悦地嘶鸣了一声,跑得更带劲儿了。

    这可苦了身后的众将士,他们都要将马屁股抽烂了,可依然还是追不上凌皓月,眼看着凌皓月如风一般失去了踪影。

    凌皓月身下的这匹白马可是北辰轩千挑万选的一匹宝马良驹,可日行千里,怎是将士们身下普通的黄镖马可比的。

    “李副将,凌姑娘这不会是跑了吧。”一个二十岁上下的青年一脸焦急地对着身边正在专心赶路的男子说道。

    男子原本是统领这队人马的将军李勇,大概三十岁左右的年纪,生得孔武有力,目光沉稳且不失锐利,一身的肃杀气息,一看便是久经沙场的老将。

    这次因为凌皓月被暂封为将军,李勇也只能屈居副将。虽然只是暂时的,但他对此还是颇为不满。

    一个小丫头片子,若不是有九皇子的青睐,有什么本事,竟能当上这将军。

    “不必惊慌,昨晚殿下交予我一枚哨子,百里之内都可将那匹白马唤回。”眼见青年说出这话已经引起了骚乱,李勇不得不出言稳定军心。

    但是众将士似乎不相信李勇这套说辞,依然是满脸惊慌,李勇无奈,只得掏出哨子放在嘴边。

    哨子还未吹响,只听前方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响起,接着,一个身着戎装的少女便出现在了众人视线之内。

    “你们怎么那么慢,不知道我我不认识路么。”凌皓月的态度依然傲慢如斯。

    李勇虽然心理恨不能一掌拍死这个无能又傲慢的女人,但是且不算九皇子如何重视她,就算是凌皓月大将军府七小姐的身份,李勇也不得不忌惮几分。

    虽说都是将军,但是凌氏却统领着东临国三分之二的兵马,他一个统领千人的将军,在凌氏面前,不过是只蝼蚁。

    李勇强压下怒气,黑着一张脸说道:“是凌将军您太快了,我们根本追不上,还请凌将军稍微放慢些速度。”

    凌皓月自是听出了李勇语气里的不善,但却并没有在意,小小一个统领一千人的将军,她怎会放在心上,即便是她那些统领东临国上万乃至上百万的长辈同辈们,她也同样没有放在心上。

    一行人走了将近一月,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那窝匪徒占山为王,而那座山地形险要,易守难攻,并不适合骑兵作战。

    好在神风骑个个武艺非凡,即便是离了战马,依然是一把好手。

    但是要攻下这窝匪徒,还是需要些时日。凌皓月命令神风骑在原地待命,然后她便去附近打听起这窝匪徒的情况来。作为特工的凌皓月自然是知道直面敌人之前要充分收集敌人的情报,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那土匪头子出了名的好色,不仅将上山的女孩们掳了去,甚至还会隔三差五的去附近村庄强抢民女。

    附近村庄家里有女儿的要么将女儿草草嫁人,要么就干脆直接搬走了。

    好色?凌皓月不禁眉头一皱,计上心来。

    强攻并不明智,不如就利用那土匪头子的好色智取。想及此,凌皓月命神风骑在山里设下了埋伏,之后便扮作普通农家女子上了山。

    而神风骑对于凌皓月这所谓的智取却是嗤之以鼻,尤其是李勇。为兵将者,当勇往直前,怎可这样唯唯诺诺的躲在一旁。

    骑兵本来便是横冲直撞的兵种,根本不会讲究策略,神风骑众人这样想也不足为怪。

    凌皓月姿色倾国倾城,没过一会儿,土匪头子便得到了消息。好久没有新的女子了,这次好不容易来了一个,土匪头子立即兴奋了起来,忙叫人将凌皓月捉了来。

    见到面前凶神恶煞的两人,凌皓月装作普通的弱女子那般被他们带去了匪窝。

    土匪头子见到凌皓月,眼睛立马放出了光,直勾勾地盯着凌皓月,口水流了一地。

    “美,真美,我还从未见过这么美的美人。哈哈,小美人,做大爷的压寨夫人可好?”土匪头子高兴地哈哈大笑。

    之前掳过来的女子大多都不堪屈辱自尽了,而没有自尽的,土匪头子却已经对她们毫无兴趣了。但是这么多的女子,土匪头子从未想过要娶一人为妻,但是如此美丽的女子,如若就这样不明不白地跟着她,土匪头子觉得自己多少有些折煞了美人。

    凌皓月哭得梨花带雨,忙摇头说不好,并且一个劲儿的哀求土匪头子放了她。

    土匪头子只觉得口干舌燥,美人这楚楚动人的模样,更是勾得他心痒难耐,恨不能立马将美人压在身下,好好疼爱一番。

    凌皓月心里却郁闷得要命,为了哭出来,大腿都快被她自己给掐紫了,真疼啊。

    草草地拜了天地,凌皓月便被土匪头子抱去了卧室。

    进了卧室后,土匪头子将凌皓月放在床榻上,便猴急地开始脱衣服。原本抽抽噎噎的凌皓月突然冷笑一声,土匪头子还没明白过来,便被凌皓月一掌击中脑袋,晕倒在地。

    将土匪头子的衣服撕成布条,里三层外三层严严实实地把不省人事的土匪头子绑了起来,凌皓月就开始四下翻找起了北辰轩要的那件东西。

    但是找了半天,却全然没有收获,关键是她根本不知道那个东西是什么,即便是就在她的眼皮底下,她也不见得认得。

    抄起桌上的酒壶将土匪头子泼醒,以银簪抵住他的咽喉,声音异常冰冷:“听说你们这里有件宝物,说,那个宝物在哪里?”

    土匪头子虽然好色,但却不是贪生怕死之辈,他冷笑一声,说道:“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呦,还挺有骨气啊。”凌皓月语气里满是嘲讽,手下的银簪也深入了一分,刺破了土匪头子的咽喉。

    “没想到美人竟然有这等了得的功夫,一掌便能将人拍晕,也不知美人那方面的功夫如何呢?”这土匪头子也算是个色中饿鬼,都到这个时候了,还没忘了调戏美人。

    凌皓月并不理会他,而是直接将他拎出了门。

    头儿被人挟持了,整个山寨沸腾了,山寨里所有人都拿起兵器虎视眈眈地跟在了凌皓月的身后,但却没有人敢发起攻击。

    自己的老大在人家手上,贸然发起攻击,那人一怒之下将他们的老大杀了可就得不偿失了。

    凌皓月像拎小鸡子一样拎着土匪头子拎到了神风骑之前埋伏的地方,众人跟了上来。神风骑一拥而上,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待众人回过神来,已然已经被擒住了。

    土匪头子的脸气得都扭曲了:“好你个臭娘们儿,竟然是官家派来的。难道官家无人了吗,要派个女人来?”

    凌皓月冷哼一声:“女人又如何,你现在还不是栽在一个女人手上。”

    不费一兵一卒便缴获了这一帮悍匪,纵使是神风骑的战斗力强悍,也绝对无法做到。但是这个女人却做到了,虽然使了些女儿家才有的手段,但兵家向来只问结果,不管过程。

    李勇也不禁对凌皓月刮目相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