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更新时间:2016-08-08 11:26:34本章字数:3272字

    北辰轩要的那件东西竟被土匪头子放在了大堂供了起来,这实在是让凌皓月哭笑不得。

    那是一个通体乌黑的铁牌,入手沉重冰凉,一面刻着一个乌龟形状的浮雕。说那是乌龟也并不贴切,因为它即像龟又像蛇,倒是像极了上古神兽玄武。

    另一面的三个浮雕大字——玄武令,更是印证了凌皓月的猜想。

    将土匪们交给了当地官府,凌皓月一行人便踏上了归程。

    凌皓月早就将玄武令交给了李勇,然后一句话未说,便自顾自地骑上白马,将李勇一行人远远地甩在了身后。

    反正事情已经办成,她就算是逃了,北辰轩又能如何?况且她不过是想自由自在的游玩一番,并没打算逃跑。即便是凌皓月打算离开皇城,她也要光明正大地离开,逃兵可不是她的风格。

    但是凌皓月玩得并不尽兴,因为在途径一座桃花林的时候,她碰见了一只桃花妖,那妖还是个男妖,见到凌皓月顿时惊为天人,缠着她就不放了。

    那只桃花妖名叫桃七,据说是这座桃花林第七个历劫成妖的,亦是最末一个,因为桃八还没有出现。

    桃七成妖时间并不长,所以便一直滞留在桃花林里修炼,不敢外出,怕碰到厉害的武者或者道士将他给打死了。

    但是其他的桃花精大多在成妖生出腿之后便会离开桃花林,由此可见,桃七是一只极其惜命的桃花妖。

    桃七之所以缠上凌皓月,除了看在她那倾城的容貌的份上,大多还是因为她的实力,以及她身上那股子气息对他的吸引力。

    凌皓月其实并不知道,她之所以能听得懂花草的话,是因为她身上蕴藏着蓬勃的生命原力,而这个力量确是花草修炼所必需的。

    因为那股子力量,桃七经常贪婪地在她身上闻来闻去,凌皓月烦得要命,但却怎么也捉不住这只桃花妖。

    桃七的绝技便是移形换影,速度极快,他高速移动起来,就连凌皓月都无法捕捉他的身形。

    凌皓月被桃七缠得不胜其烦,但是又赶不走,无奈之下,只得选择妥协,心不甘情不愿地带上了这只桃花妖。

    桃七欢快地变成了一枝桃花,落在了凌皓月的发上。

    头部是凌皓月生命原力最盛的地方,桃七呆在那里便再也不肯下来了。

    但是这却苦了凌皓月,因为桃七在吸取她的生命原力的同时,也将她的精气一并吸走,所以之后的日子里,她就一直饥肠辘辘,怎么吃都吃不饱。

    再之后,凌皓月的荷包就告急了。正在凌皓月考虑着是不是要做些劫富的事情来充填自己的荷包的时候,身下的白马竟嘶鸣了一声,然后便疯了似的向着一个方向跑去,任是凌皓月如何阻拦,都无济于事。

    最后,白马跑到了李勇面前停了下来,看到李勇嘴里的那个哨子,凌晓月顿时就明白了,原来北辰轩还准备了这一手,阴险,真阴险。

    但是这也正好救了凌皓月的急,李勇就这么黑着一张脸看着凌皓月在三天时间里将全军一个多月的口粮吃下去了一大半。

    而凌皓月头上的桃花妖依然欢快地吸收着力量,根本就不管这是否会伤了凌皓月的身体。

    在李勇实在忍不住委婉地对凌皓月说让她注意身体不要伤了肠胃的那天晚上,凌皓月发飙了。

    她一把将头上的桃花揪了下来,摔在了地上。

    桃七痛呼了一声,粉色的烟雾自桃花上四散开来,待烟雾散尽之后,一身粉衣,脸蛋比女人还要妖孽的桃七便出现在了凌皓月面前。

    “你干什么啦,这么粗鲁,把人家摔在地上,人家很痛的知不知道。”桃七揉了揉自己的屁股,看向凌晓月的那双桃花眼满是埋怨。

    “你个死桃花,害得我变成了大胃王,你给我滚,不然我就烧了你。”凌皓月怒气冲冲地说道。

    听到凌皓月的话,桃七顿时满眼含泪,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呜呜……不要这样对人家啦,人家离不开你啦。”

    一个男人这个样子真恶心,凌皓月猛翻了一个白眼儿,一脸嫌弃地说道:“滚!”

    见这招没有作用,桃七立马收回了眼泪,满脸疑惑地自言自语:“咦,前年五姐回来的时候明明说过,只要用出这招,就能立马将人的魂儿勾住啊,怎么没用呢?”

    凌皓月满脸黑线地问道:“难道你不知道男女是不同的吗?女子使用的招数,放在男子身上就会让人觉得恶心。”

    桃七依旧是满脸疑惑:“什么,你说我是男的?”

    凌皓月脸上的黑线更密了:“你不会连自己是男是女都不知道吧。”

    “花妖向来都是女子,根本就没有男子出现,你不会是看错了吧。”桃七依旧一脸狐疑。

    凌皓月看着桃七那平坦的胸部,忍不住怒吼道:“你给我滚!”

    桃七一脸悻悻:“好嘛好嘛,我少吸些生命原力就是,你别赶我走啊。”说完,桃七赶忙化作桃花落在了凌皓月的头上。

    凌皓月伸手去揪,桃七就躲,就这样几次三番,凌皓月根本就抓不到那朵桃花。感觉到自己体力流失的速度慢下来了不少,凌皓月只得再次无奈地选择了妥协。

    之后的日子里,全军的人都把两顿并做了一顿,尽量节省口粮,再加上偶尔打些野味回来,终于坚持到了皇城。

    一行人来到了皇城城门之外,北辰轩亲自出城迎接,但却被这些人吓了一跳,两个多月不见,这些人竟然生生的瘦了一圈儿。

    本来魁梧的李勇也瘦的像个麻杆儿一样,北辰轩冷着脸问丝毫没有见瘦,反而还有些发福的凌皓月:“这是怎么回事?”

    凌皓月讪讪地笑道:“呃,那啥,我最近太饿了,吃的比较多,所以军粮不太够吃了。”

    李勇没有说话,只是恭恭敬敬地将玄武令交给了北辰轩。

    北辰轩诧异地一扬眉,算上来回路程,竟然不到半月就将那窝悍匪剿灭了?

    李勇见主子满脸狐疑地看着自己,忙说道:“启禀主子,凌将军设下了美人计将那匪首擒了出来带到了我等事先布置好的埋伏圈,而众匪追了出来,落入了全套,尽数被我生擒了,这次剿匪,我方并无伤亡。”

    什么,并无伤亡?北辰轩震惊了,就算是他亲自带兵前去,都不一定能做到零伤亡,而这个女人竟然做到了!

    北辰轩看向凌皓月的眼神顿时复杂了起来,而一身戎装,头扎马尾的凌皓月头上竟然戴了一朵桃花,北辰轩越看越觉得不顺眼。

    “什么时候你还学其他深闺女子带起花儿来了。”北辰轩忍不出讥讽道。

    你以为我愿意戴?凌皓月心里腹诽了起来,但她虽然心里这样想,但嘴上却还是跟北辰轩打起了哈哈:“那个……一时兴起……哈……一时兴起。”

    “这个男人真讨厌,我可能真是男的,因为其他桃花精都对美貌的男子感兴趣,对美貌的女子嗤之以鼻,而我却正好相反。”凌皓月头顶上的桃七说道。

    凌皓月也不敢回答桃七的话,怕被人当做神经病。

    神风骑已经尽数回到了军营,北辰轩带着凌皓月一路来在了皇宫,宫中设下了庆功宴,庆祝凌皓月这次的的凯旋而归。

    皇帝位于上座,底下大多都是皇亲国戚,朝廷重臣,见到凌皓月,皇帝眉开眼笑,亲自走下来将凌皓月迎到了座位上。

    而凌皓月只是微弯了下腰,说了一声见过皇上,并没有行君臣大礼。

    还没等皇帝说话,宴席上的凌瞻便忍不住斥道:“大胆,皓月,见到皇帝岂能不跪,赶紧给我跪下!”

    凌皓月把头一横,那意思很明显,不跪。

    凌瞻气得正要发作,却听皇帝说道:“无妨,这次凌皓月立下大功,大可不必拘泥于此等俗礼。”

    “谢皇上。”凌皓月依旧是微弯了下腰。

    而皇帝也多少有些不悦了,刚才他说那句话只不过是想给凌皓月一个台阶下,只要她及时醒悟跪下谢恩,这事也就罢了,谁成想这凌皓月竟然这般的不通人情。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皇帝已然说了那话,也就不好再因礼数问题为难凌皓月了。

    因为这件事,现场顿时压力了许多,皇帝脸阴沉沉的不再说话,皇帝不说话,其他大臣自然也是不敢吭声。

    而凌皓月却全然不顾这压抑的氛围,自顾自的埋头吃的那就一个欢。没办法,头顶上多了一个吸血鬼,吃得少了,恐怕过不了多久就会被头顶上那朵不男不女的桃花吸成人干。

    众人就这样满头黑线的看着凌皓月欢快的扒着饭菜,转眼间,凌皓月跟前的食物便已被她一扫而空。

    北辰轩坐在凌皓月旁边,并没有着急吃东西,而是饶有兴致地看着凌皓月狼吞虎咽。

    感受到了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凌皓月转过头冲着北辰轩猛翻了一个白眼:“看什么看,没见过人吃东西啊。你到底吃不吃,不吃别浪费了,都给我吧。”

    凌皓月说完不待北辰轩答话,便自作主张地将北辰轩面前的食物全数端到了自己面前。

    在场众人全愣了,敢抢九皇子的饭碗,这女子的胆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这场宴会就在众人震惊,皇帝微怒,北辰轩饶有兴趣地看着凌皓月进食中结束了……

    第二天,凌皓月的剿匪事迹便在东临国的军营中传了开来,没过几天便传到了众大臣的耳朵里,到最后甚至弄得皇城妇孺皆知。

    凌皓月也就这样华丽丽地成了东临国有史以来的第一个立下战功的女将军,而神风骑的将军也从李勇彻底变成了凌皓月。

    就这样,凌皓月不明不白的成了北辰轩的属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