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更新时间:2016-08-09 09:47:34本章字数:3245字

    花魁诞生了,花会也就结束了,破天荒头一次,百花亭中竟一株花儿都没有。

    而向来第一个走的北辰轩却留在了百花亭,见凌皓月要走,便说道:“等一下,待会有事问你。”

    待众人走得差不多了,北辰轩便冲着凌皓月诡异地一笑:“真没想到我的娘子竟是桃花仙子,能娶得仙子为妻,我此生无憾了。”

    凌皓月看北辰轩的笑脸却觉得有些发毛,而北辰轩却突然上前,嘴唇竟直奔着凌皓月的嘴唇而来,似是要吻凌皓月。就在凌皓月想要躲开的时候,北辰轩的嘴突然转到了凌皓月的耳边,在她的耳边轻声问道:“告诉我,桃七是谁?”

    从花雨开始的时候起,北辰轩就一直注意着凌皓月。那蓝色桃花的香味也对他有影响,只是他惊觉不对,及时地运动封住了自己的嗅觉。

    而凌皓月鬼鬼祟祟自言自语的样子也令北辰轩起了疑,于是凌皓月对桃七说的话,便被北辰轩听了个一句不差。

    听到北辰轩的问话,凌皓月心里一惊,但表面上依旧不动声色:“什么桃七,我不认识。”

    北辰轩盯着凌皓月头上的桃花,笑了,那笑让桃七害怕了,而桃七害怕起来,散发出来的桃花香气竟更浓烈了几分。

    最后那香气竟让北辰轩忘记了凌皓月同桃七对话的场景,即便是北辰轩封住了自己的嗅觉。

    而凌皓月向尚未走远的皇帝辞去了神风骑将军的职务,然后便急急地回到了将军府,生怕北辰轩会瘟神一般追上来。

    就这样在将军府担惊受怕了好几天,但是北辰轩却没有找上门来,凌皓月不觉松了一口气。

    躲在将军府里担惊受怕的那些日子里,凌皓月一再的警告桃七,如果再敢弄出桃花来,她就请道士来收了他,甚至凌皓月还让桃七将她身上的桃花香也盖了下去。

    可是即便是如此,凌皓月的日子依然过得颇为不太平,这都要怪桃七,要不是他偏要与百花亭中的花儿们争艳,她也就不会惹上这个麻烦。

    不知怎的,江湖上开始有了传言,说凌皓月并不是桃花仙子,而她之所以能凭空扬起花雨,是因为得到了上古神器,蓉梓石。

    相传,蓉梓石乃是前任花神蓉梓的心脏,封印着花神上万年的仙力,可号令百花,甚至死而复生。

    各大江湖门派都找上了门,就连皇帝也对此神器颇感兴趣。

    凌皓月不止一次地被请去皇宫,任是皇帝如何的旁敲侧击,威逼利诱,凌皓月也交不出蓉梓石来,皇帝甚至派人将凌家搜了个遍,还让宫中的嬷嬷将凌皓月全身搜了个遍,皆是一无所获。

    凌皓月被逼无奈,只得扯了一个谎,说她剿匪的时候确实捡到过一块石头,但石头却是高人所有,现如今已经被高人拿走了。

    而自那次花会之后,凌皓月便再没有扬过花雨,就连身上的桃花香都淡了很多。

    于是皇帝便都相信了凌皓月的这番说辞,根据凌皓月的描述派人去寻找那个不存在的高人,而江湖中人也得到消息,纷纷一起寻找。

    祸水东引,凌皓月这一招也算是妙极。

    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相信凌皓月的这番话。

    这不,这天晚上凌皓月正在睡觉,桃七突然化作了人形将凌皓月推醒,因为他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气息正在向这边逼近。

    提醒过凌皓月之后,桃七便很没义气的躲了出去。

    来的人凌皓月之前并没见过,但是武功极高,虽不及北辰轩,却略胜凌皓月一筹,而且此人的武功路数相当诡异,凌皓月不幸中招,被那人捉了去。

    凌皓月不知怎么得罪了这么个大神,也不知道这人要将她带到哪里,于是便契而不舍地想要问出个究竟,开始那人还不说话,最后实在烦不过,只好答道:“教主有请,我只不过是奉命行事。”

    “什么教?”凌皓月问道。

    “魔教。”那人生怕凌皓月再穷追不舍,赶忙答道。

    魔教中人大多与众不同,所练功法在正派看来也邪恶至极,但是江湖中这么多的名门正派对其讨伐,却依然无法撼动其天下第一教的名头。

    其实魔教也并不怎么作恶,只不过是有些神出鬼没,且招式诡异罢了,而四处作恶的,多数是在冒充魔教。而这些,那些名门正派又岂会不知。但他们还是乐此不疲的讨伐魔教,恐怕除了伸张正义,还有些见不得人的目的吧。

    只因魔教有一个武功极高的教主,从未有人在白天见过他,但是一到晚上,便是那些与魔教为敌的人的噩梦。

    除了魔教中人,从未有人见过这位魔教教主,因为见过他的人,都已经死了。

    凌皓月被那人带到了一座山上,据说这山是魔教的大本营,被命名为魔山。而讨伐了这么久,那些名门正派们也都学聪明了,只在白天攻打魔山,每到晚上便会撤离此地。

    但是既便是如此,每天晚上还是会有人殒命,魔教教主自然是不会放过那些对魔教不利的人。

    但是那些门派坚信,只要有恒心,魔教早晚会被他们攻下来。

    今天魔教教主并未如往常那般下山去追杀那些名门正派,而是在山上等待着凌皓月的到来。而且最近因为蓉梓石的原因,各大门派将攻打魔教的大多数人都调了回去,留下来的不过是些不入流的弟子,教中其他人便足能应付,所以魔教教主已然很多天未到教中来了。

    “启禀教主,人已带到。”那人将凌皓月扔在了地上,然后跪伏在地,语气异常恭敬地对着座上的人说道。

    座上的人显然就是魔教教主,但此时魔教教主却带着一个银色的面具,除了常去皇宫报信的教主亲信蛇影,教中其他人根本就没有见过教主的真面目,也不知道教主的真实身份。

    “做的不错。”座上的人夸奖了一句。

    而只听这一句,凌皓月整个人便愣在了当场,因为这个声音,凌皓月再熟悉不过,那个魔教教主,竟然是北辰轩!

    “北辰轩,你捉我来做什么?”凌皓月冲着座上的面具人吼了起来。

    谁成想座上的人竟然怒了,他急速地冲了下来,一手便掐住了凌皓月的咽喉:“我不是北辰轩,说,蓉梓石在何处?”

    “我不知道。”被人掐着脖子,凌皓月丝毫不为所动,语气平静得似乎被掐着脖子的人并不是她。

    “嗯?”魔教教主似乎对这个答案并不满意,手上的力道也不觉大了几分。

    因为桃七的灵力滋养,凌皓月的速度快了很多,而且竟然也领悟了桃七的那招移形换影,虽然比桃七还差了许多,但此时用来逃命却还是绰绰有余。

    魔教教主只觉眼前的人影一晃,下一刻,身侧的一只手便将他的面具掀了下来。

    “北辰轩,果然是你。”

    “找死!”凌皓月掀面具的动作似乎是触到了北辰轩的逆鳞,北辰轩暴起,那速度竟比凌皓月的移形换影还要快上几分。

    于是凌皓月便又被北辰轩掐住了脖子,而这次,北辰轩似乎并不打算留情,而是直接下了杀手!

    没过一会儿,凌皓月的脸就成了绛紫色,眼看就没气了。

    而就在这千钧一发的一刻,北辰轩的另一只手竟将掐住凌皓月脖子的那只手拿了下来。凌皓月赶忙一个移形换影便闪了开去。

    “你不能杀她。”

    “我为什么不能杀他?北辰轩,你不要出来坏我的事!”

    “她是我的未过门的妻子,你若杀她,就先过我这一关。”

    “这旨是我请的,她是我的妻子才对,既然你要打,那我便奉陪到底!”

    凌皓月和在场的魔教核心成员都惊呆了,因为北辰轩竟然自己跟自己吵了起来,到最后甚至还自己跟自己打了起来!

    凌皓月一看明白了,原来这北辰轩竟然得了传说中的精神分裂。没想到堂堂东临国九皇子竟然得了这个病!

    但是现在并不是震惊的时候,凌皓月现在的当务之急该是赶紧逃离这个是非之地!

    趁着众人震惊的时候,凌皓月赶忙强运功力连续使出移形换影,而凌皓月每一次移形换影最多只有十米的距离,且这招消耗特别大。

    但是凌皓月却顾不得这些了,逃命要紧!

    逃出魔山之后,凌皓月已经虚脱了,好在并没有人追下来。但是现在凌皓月却连找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该怎么回去呢,凌皓月不禁发起了愁。

    而就在这个时候,桃七竟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见到桃七,凌皓月这气就不打一处来:“你个没义气的死桃花,还敢来见我哈,赶紧给我滚,以后都别再让我看到你!”

    桃七低下了头,声音小得如蚊呐一般:“你是知道人家最怕死的嘛,那个人太强了,人家根本就打不过嘛,再说人家最强的功夫就是逃跑,你让人家怎么帮你嘛。”

    “你不会带我一起逃走?”凌皓月的语气明显软了下来。

    “人家不能带人啦。”桃七的声音都带了哭腔了。

    “死桃花,以后不许再说人家,还有,不许哭,否则我就找道士收了你。现在去帮我弄一匹马来,马上。如果那些人追了上来,把我杀了,我看你还去哪里找我这样的人去。”

    桃七听了立马消失在了原地,不到一刻钟,凌皓月便听到了马蹄声。

    在桃七的帮助下,凌皓月终于上了马,而桃七也变作了桃花落在了凌皓月的头上,为了掩人耳目,花会之后,凌皓月要求桃七变成普通桃花的模样,而夺得花魁的桃七也极不情愿地将自己伪装成了普通的粉色桃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