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更新时间:2016-08-10 08:17:14本章字数:3266字

    从魔教逃出来的转天早上,凌皓月便被皇后请到了宫里。接她来的公公将她带到了御花园说了一句等会儿会有人来接你便走了。

    百花节后,御花园中多了很多的花儿,但却独独少了圣血绿海棠。看来,圣血绿海棠是被人挖去制毒去了,不知道谁要遭殃了。

    但是谁遭殃和凌皓月有什么关系,反正一定不是她就是了。

    没等多久,接她的人就来了,凌皓月原本以为会是德嬷嬷,却没想到是一个面生的宫女。

    “七小姐,这边请。”那宫女并没有带凌皓月去皇后宫里,而是向着太子的寝宫走去。

    凌皓月不觉生了疑:“不是说皇后找我吗,为什么带我去太子宫?”

    小宫女的语气里没有一丝波澜:“皇后娘娘现在就在太子宫里。”

    凌皓月对此半信半疑,直到了太子宫才发现,请她来的根本就不是皇后,而是太子北辰墨,那个宫女也是提前按照北辰墨的吩咐将凌皓月骗了过来。

    “月儿!”北辰墨见到凌皓月竟异常的激动。

    而凌皓月就没那么开心了,她冷着一张脸问道:“不知道太子难道不知,假传皇后懿旨乃是死罪吗?”见到这个死色鬼,凌皓月的气儿就不打一处来。

    “没事,母后向来都很疼我,月儿不用替我担心。”

    听了北辰墨的答话,凌皓月不禁翻起了白眼,北辰墨当她是在替他担心呢,堂堂太子能不能不要这么不要脸。

    “太子请我来有什么事?”凌皓月耐着性子问道,也许这太子找她来是真有什么事情呢。

    “没什么事,只不过是最近闲来无聊,想找个人来陪我下棋罢了。”见凌皓月的的语气颇为的不善,北辰墨将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然后随便扯了一个无关痛痒的理由。

    “我不会。”凌皓月果断拒绝,然后抬脚便要往外走。

    北辰墨一把拉住了凌皓月,声音里竟带了些祈求的意味:“别走,陪陪我吧,月儿,我想你了。”

    凌皓月强忍住想要扇北辰墨一巴掌的冲动,暗自思虑了起来。

    其实现在留在太子这里也好,皇宫里总是比将军府要安全了许多,再说她也不怕北辰墨对她做什么,毕竟北辰墨并没有北辰轩那么强的武力,凌皓月对付他可谓是绰绰有余。

    “那我就不走了,但是说好了,你不许碰我,否则我对你不客气。”凌皓月甩开了北辰墨拉着她手臂的手,冷冷地说道。

    北辰墨听到凌皓月说了一声不走了,顿时欣喜若狂,他本来还想要抱住凌皓月的肩膀激动一番的,但是看到凌皓月越来越冷的脸,再想到之前的惨痛经历,北辰墨悻悻的收回了手,道:“不走就好。”

    北辰墨说罢便一直满眼深情地看着凌皓月,这眼神让凌皓月腻味得不行。

    “月儿,不要嫁给九弟了,做我的太子妃可好?”

    “不好。”凌皓月果断拒绝。

    “那我有什么地方比不过九弟?我将来会是这东临国的王,你若嫁给我,便是这东临国身份最为尊贵的皇后。但是你要是嫁给九弟,却只能一辈子做个小小的九王妃。”见凌皓月拒绝得这样干脆,北辰墨不禁有些气恼,连说话的声音都高了几分。

    “闭嘴,烦死了。现在去给我安排个住处,我打算在宫中小住几日,还有,这几天里不要再让我见到你,不然见一次打一次。”凌皓月本来还想陪太子周旋一会儿,但是她实在是受不了了。

    北辰墨一愣,继而彻底怒了:“凌皓月,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信不信本太子立马就要了你?”

    凌皓月轻蔑地冷哼一声:“就凭你?”

    北辰墨突然笑了,那笑诡异至极:“难道你没有觉得本太子的寝宫今日异香扑鼻?”

    什么?凌皓月心里一惊,赶忙运功,但却发现功力好似被封印了一般,根本提不起来。

    “你个卑鄙小人,竟然耍阴招。”凌皓月怒视着北辰墨,如果眼神能杀人,恐怕此时的北辰墨已然死了千次万次。

    “只要能得到美人,有何不可。”北辰墨倒是回答得理直气壮。

    凌皓月也不再迟疑,赶忙向着殿门跑去,但是武力全无的凌皓月又怎能跑过北辰墨,没跑几步便被北辰墨一把揽入了怀中。

    北辰墨将头凑到了凌皓月的颈间,猛吸了一口气,继而陶醉地闭上了眼:“真香。”

    凌皓月拼命挣扎,奈何武力全无,根本就挣脱不开。而且这一挣扎反而勾起了北辰墨的欲念,北辰墨的眼睛里不禁燃起了炽烈的火。

    “美人,你就从了本太子吧,不要再做无谓的挣扎了。等到我们玉成了好事,想来洁癖的九弟也就不会再要你了。”北辰墨一边说着,一边打横将凌皓月抱起,放在了床榻之上。

    凌皓月挣扎着想要起身,北辰墨却顺势将她压在了身下。

    “桃七救我!”凌皓月也顾不得隐藏桃七了,现在她所有的希望都在那只桃花妖的身上了。

    “哎呀,我还想看看这事究竟该怎么做呢,真讨厌。”桃七心不甘情不愿地化出了人形,然后一把拽住了凌皓月身上的北辰墨,一甩手便扔了出去。

    “你是谁?你怎么进来的?”被人打断了好事,北辰墨的眼中闪过了杀意。刚才将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凌皓月身上,所以北辰墨并没有看到桃七幻化的过程。

    “他是我的保镖,瞬移过来的。”凌皓月从床上起身,淡淡地说了一句。幸好这北辰墨没有看到桃七幻化,否则这麻烦可就大了。

    北辰墨站起身,还要冲过来,却见桃七瞬移到北辰墨面前,玉手在北辰墨的脸上一挥,北辰墨只觉一阵异香扑鼻,之后便昏倒在了地上。

    做完这些之后,桃七疲惫地打了个哈欠:“哎,困死了,你知不知道昨天我使了多少次移形换影才跟上那个挟持你的男子啊。虽然我不敢上山,但一直在山下面接应你呢。刚才弄晕这个男的已经是我的极限了,三天之内你都不要再喊我帮忙了!”

    说完之后,桃七忿忿地化做桃花落在了凌皓月的头上。

    凌皓月走到北辰墨的身边,朝着他身上就吐了口唾沫:“呸,竟然敢吃老娘的豆腐,找死。”

    凌皓月拔下发簪就要就要扎入北辰墨的咽喉,正在此时,门口竟响起了太监的唱和:“皇后娘娘到!”

    凌皓月慌了,她现在一点武力都没有,根本就跑不了。她赶忙将北辰墨拖到了床底下,紧接着自己也躲到了床底。

    皇后进屋里来看北辰墨没有在,忙问太子宫里的太监:“你不是说太子在宫里吗,人呢?”

    “这……”小太监的额头冒出了冷汗,太子明明和皓月姑娘一起呢,因为这个,太子还将宫里的都下人都赶了出去,只留下他守门呢。刚刚见皇后娘娘来了,他还故意喊得很大声,就是想让太子有个准备。怎么一下子就没人了呢。

    小太监虽然疑惑,但也不敢把太子将凌皓月诓进宫里来的事情告诉皇后,如果说了,太子一定会要了他的命。

    “罢了,下去吧。”皇后身边的头发花白的老太监暗暗打了一个手势,皇后心领神会的将小太监支了出去。

    “是。”见皇后不再追究,小太监赶忙退了下去。

    “什么事?”皇后低声问起了身边的那个太监,而这个太监不是别人,正是培育出圣血绿海棠的花圣颜录。

    “这里有封魂香的味道。”颜录提鼻子嗅了嗅,不觉面色一紧。

    “前些日子有人要刺杀太子,这封魂香是我给他的,点在宫里保命用,免得再有人对他不利。”皇后松了一口气,她还以为是什么事呢,原来是这个。

    “哦,也是。太子毕竟有颜家一半的血统,应该是不会受这小小的封魂香影响的,用来保命还是不错的。”颜录也释然了。

    “不知道太子去哪里了,我们就在这儿等会儿他吧。今晚就要行动了,可得和太子说好了,万万不可误了事。”

    床底下的凌皓月听得是云里雾里,什么颜家?要有什么行动?

    凌皓月也不敢动北辰墨,生怕把他弄醒发出声响,不管什么颜家什么行动,赶紧走吧。凌皓月在心里默默祈祷着。

    世人都知道花圣颜录,但却没有人知道花圣颜录还有另一个身份,那便是,毒王染寻。而当今皇后却是毒王染寻遗落在外的妹妹的女儿,是他的亲侄女,这件事也是无人知晓的。就是皇后也是最近几年才知晓此事。

    而圣血绿海棠和嗜血散全部都是毒王染寻的杰作,而且凌皓月也没有猜错,这嗜血散确实是要用来害人的。

    “您是不知道,皇帝宠北辰轩已经宠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甚至就连北辰轩拿着刀架在皇帝脖子上,皇帝依然不怪罪,但却对墨儿百般苛责,就是那次写的文章稍微地差了一点儿,皇帝竟然特地将墨儿叫过去训斥了足有半个时辰,要不是我不忍心看着墨儿受罚中途搅了进去,还不知道要训到什么时候呢,这皇帝真真可恶。”皇后说到这里,牙根儿就恨得直痒痒,语气也不觉狠绝了几分:“今天,他们都得死!”

    颜录狂肆地笑了起来:“哈哈……有了这嗜血散,饶是北辰轩武力天下第一又如何,到最后不还是要败在我毒王染寻的手上。明天墨儿就能登基为帝了,你可不要忘了对我的承诺。”

    皇后莞尔一笑:“侄女自当记得,一定会为母亲讨回公道。”

    凌皓月连大气都不敢出,生怕会被发现。体内的武力已经恢复了一些。封魂香只是会暂时封住认得武力,过不了多久药效就会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