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更新时间:2016-08-11 18:58:00本章字数:3315字

    就这样一直在和那些弓箭高手周旋,他们不露面,根本就打不着。若是北辰轩顺着箭的方向追过去,铺天盖地的弓箭又会将他逼退。

    对方少说得有十个人,而这十几个人都是百里挑一的弓箭高手,极其擅长隐匿,就算是北辰轩躲过攻势追过去,也不一定能找到人。

    这种被人暗算却看不到敌人的情形实在是太让人憋屈了,凌皓月本来是想叫桃七出来帮忙,可是桃七那个家伙除了逃跑啥都干不了,再说北辰轩就在身边,桃七根本不敢现身。

    而桃七不敢现身却不意味着不敢吐槽,他在凌皓月的头上不耐烦地动了一下,说道:“哎呀,太讨厌了,跑那么快干什么啊,带起的风都快把我吹掉了,真是的,我说这个男人有毛病吧,跑什么跑啊,身上的力量那么强大,放出一点儿来就能将那些人震成灰了。”

    这家伙可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放出一点就能将十几个人化成飞灰,那得多大的力量,他就扯吧。

    现在的情况这么危急,再加上北辰轩就在身边,凌皓月也没功夫搭理桃七。

    跑着跑着,北辰轩突然觉得身下的土地陷了进去,接着便掉入了一个陷阱,而一直被北辰轩抱着的凌皓月也无法幸免,跟着一起落了下去。

    北辰轩死死护住凌皓月,尽量不让凌皓月接触到地面,而这样做的结果就是,凌皓月只是轻微擦伤,而北辰轩却重重地摔在了地上,甚至他的腿还落在了捕兽夹上,捕兽夹的力道很大,虽然北辰轩的体质强悍,但也被夹得腿骨迸裂,鲜血直流。

    加上刚刚的脱力奔跑,北辰轩的头上不禁冒出了冷汗,脸上也是血色全无。

    凌皓月见北辰轩的脸色不对,忙问道:“你怎么样了,没事吧?”

    “我没事。”北辰轩有气无力地说了一声,凌皓月还想说话,却被北辰轩一把拉进了怀里捂住了嘴巴。

    之后只听咚咚的脚步声自二人头顶响起,显然是那群高手在找寻它们的踪迹。

    他们二人所在的这个陷阱虽然隐蔽,但也架不住这群人地毯式的搜索,没办法,凌皓月咬了咬牙,一把揪下头上的桃花就扔了出去。

    桃七始料未及,也没来得及躲开就被凌皓月扔出了洞外。

    而落在地上的桃七眼看着众人来势汹汹地向着他走过来,怕被这些人踩成花泥,赶忙化出了人形一个移形换影就闪到了十米开外。

    桃七也不傻,这个时候凌皓月将他抛出来,肯定是为了引走这些人。

    而且吸了这么久凌皓月的生命原力,桃七的思想也多少被凌皓月同化了。再加上凌皓月死了他也没有好日子过,桃七虽然心里千万个不情愿,但也不得不老老实实地将那些人引开。

    脚步声渐渐远去,凌皓月不禁松了一口气。她刚才把桃七扔出去也是在赌,赌桃七能明白她的意思。

    现在敌人走了,也就表示凌皓月赌赢了。而北辰轩也放开了凌皓月,手下使劲想要将腿上的捕兽夹掰下来,奈何北辰轩此时失血过多,力量已经所剩无几了。

    见北辰轩那吃力的样子,凌皓月赶忙凑过去帮忙,将捕兽夹掰开之后,凌皓月就撕下了自己的裙角绑在了北辰轩的腿上替他止血。

    忙乎了一阵之后,北辰轩的血终于止住了。

    北辰轩无力地靠坐在洞壁上,漫不经心地问道:“你刚才把桃花扔出去做什么?”其实他一直觉得凌皓月头上的桃花有古怪,想来也是,依照凌皓月的性格,怎么会像普通女子那般扭扭捏捏地戴起花来。

    凌皓月心下一惊,但表面上却不动声色:“没什么,扔出去引开那些人而已。”

    凌皓月倒是没有说谎,但是她也没有打算告诉北辰轩桃七的存在。

    “哦?一朵桃花竟然能引开敌人?”北辰轩显然是不相信凌皓月的话。

    “我们赶紧出去吧,这里闷热潮湿,呆久了搞不好你的伤口会发炎的。”凌皓月赶紧转移话题。

    北辰轩倒是没有再深究,而是观察起了周围的环境。

    这个陷阱足有五米深,之所以将陷阱挖得这么深是因为若是猎物未踩中捕兽夹,倘若陷阱太浅的话猎物往往会跳出陷阱,因为这个世界的猛兽可比现代强大得多,跳跃能力非常强,甚至有的猛兽还能飞檐走壁。

    所以这个陷阱除了深之外,陷阱的四壁还异常的光滑,因为猎户在挖陷阱的时候还会将一种特殊的油脂涂抹在四周,而这种油脂只要是开封就极其容易凝结,且凝结之后刀枪不入,堪比钢铁,坚硬无比。

    陷阱底部也会放一张绳网,绳网四周的绳子被固定并隐藏在陷阱周围的地面上,用来将猎物拉上去。

    这种陷阱通常都是用来捕猎猛兽的。

    凌皓月试着往外跳,也试着摸着墙壁往外爬,可惜墙壁太滑,而且她也不会轻功,移形换影也只能在平地使用,并不能将人带到高处。

    最后凌皓月丧气了,苦着一张脸问北辰轩:“怎么办,根本上不去,你有办法没?”

    北辰轩苦笑一声,有气无力地说道:“若是在我全盛时期,这种高度根本算不了什么,可惜我现在腿断了,没办法,只得等着挖陷阱的那个人来收获了。”

    可是谁成想两人没有把挖陷阱的人等来,却等来了一只老虎!老虎好像对这个陷阱的高度很忌惮,一直在陷阱边徘徊。

    其实以凌皓月的能力是能够打败一只老虎的,可惜这老虎的战斗力比现代的老虎强了不下十倍!

    “它可能是被血腥气吸引过来的,看来是把我们当做猎物了。”凌皓月冷静地分析道。

    北辰轩点了点头:“咱们现在先不要动,看它接下来会怎么办吧。也许觉得这地方太高,它在这里呆一阵子就走了也说不定呢。”

    “但愿如此吧。”凌皓月对此并不报太大希望,她并没有理会北辰轩不要动的警告,开始将捕兽夹打开放在老虎可能落在的地方。

    这老虎在这里犹豫了这么长时间,显然是已经饿坏了。为了填饱肚子,它有很大的可能会冒着风险跳下来。

    北辰轩那样说也不过是为了安慰凌皓月,其实他心知肚明,这老虎跳下来是迟早的事。见凌皓月忙着弄捕兽夹,北辰轩也没有再说什么。

    凌皓月的动作似乎是激怒了老虎,老虎嘶吼一声,猛地一个纵身就跳了下来。而凌皓月的捕兽夹还没有完全打开。

    “快闪开!”北辰轩见老虎直冲着凌皓月扑了过去,连忙出声提醒。

    凌皓月的反应速度也是不慢,听到了身后的破空声,凌皓月一个闪身就躲了过去。

    一击扑空,老虎愤怒的嘶吼了一声,蹲伏在地,两只眼死死地盯着凌皓月。

    陷阱里的空间并不大,躲也没地方躲,所以凌皓月只得和老虎玩起了游击战。凌皓月尽量不使用移形换影,这招消耗太大,除非是危及性命,否则用来闪避老虎得不偿失。

    被自己的猎物耍得团团转,老虎愤怒了,甚至连一边的北辰轩都不理,一直死盯着凌皓月,誓要将她扑倒在地。

    老虎攻势越来越凶猛,凌皓月不得不使出了移形换影,几十个回合之后,凌皓月渐渐力不从心。

    “到我身后来!”见凌皓月应付得越来越吃力,北辰轩挣扎着站起身,冲着凌皓月喊道。

    凌皓月冷哼一声:“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我能应付得了。”

    明明这几次都是险险躲过,可还偏说自己能应付,这个女人还真是好强。北辰轩无奈地笑了笑,强运功力疾步冲到了凌皓月身边一把将她拽到了身后。

    断腿处的伤口裂开了,鲜血一个劲儿的往外流,北辰轩强忍着痛苦,冲着凌皓月粲然一笑:“本殿下的女人,本殿下定当护她周全。”

    凌皓月心里一震,从未有人说过要护她周全,前世的那些人不是想让她死,就是想利用她杀死别人。

    唯一让她感觉到温暖的就是自己的亲妹妹,可是从来都是她护着她。

    直到,她死在自己妹妹的枪下。妹妹那毫无愧疚的声音冻结了她的心,从此,她再也不相信感情。

    因为她的妹妹已然用行动告诉了她,所谓的感情,只不过是用来背叛的。

    但是就在此刻,一股暖流自凌皓月心底而起,她心中渴望感情的那根弦,动了。就在此刻,她对这个叫做北辰轩的男人动了心。

    北辰轩自然是不知道凌皓月的想法的,他硬撑着身体强行运功朝着扑过来的老虎挥出了一掌,老虎始料未及,一下就被打飞了出去。

    老虎受了点皮外伤,但是对于能够徒手打伤它的人类,它多少还是有些忌惮。而且刚刚与凌皓月缠斗了那么久,它也有些累了,于是便蹲在原地。

    刚刚那一掌已经是北辰轩的极限,现在,他连站着都是勉强,可是老虎依旧生龙活虎。看起来似乎就要葬身此地了,北辰轩的意识渐渐模糊了起来。

    但是想起身后的女人,北辰轩又强打起了精神,他不能倒下。如若他倒下,老虎肯定马上就会扑过来。

    “你先坐下休息一会儿,然后,等老虎过来将我扑倒进食的时候,你就趁机杀了它吧。”北辰轩的语气里满是绝望,直到最后一刻,他还在想着凌皓月的安危。

    凌皓月慌了:“你这是什么话,我怎么能让你死。”

    北辰轩苍白的脸上泛起一丝笑意:“反正你也不想嫁给我,我死了,不是正合了你的心意吗?”

    “谁说我不想嫁给你了。”凌皓月脱口而出。

    北辰轩愣住了,随后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一定是我受伤太重,出现幻听了。”

    “你个白痴。”凌皓月听到了北辰轩的自言自语,不禁翻了个白眼儿。幻听,亏他想得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