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更新时间:2016-08-11 18:58:10本章字数:3323字

    老虎就那么在原地蹲坐了好一阵子,北辰轩腿部的鲜血不断渗出,凌皓月轻手轻脚地撕下布条为他包扎。

    可是因为刚刚北辰轩强行运功导致气血流动过快,任凌皓月如何努力,那血就是止不住。

    而不断流出的鲜血就像是兴奋剂,无时无刻不在刺激着老虎的神经。

    终于,对食物的渴望战胜了恐惧,老虎慢慢地起身,摆出了将要攻击的姿势。

    老虎它又朝着北辰轩扑了过来,北辰轩绝望地闭上了眼。他已经没有了力气再反击,只希望能以自己的血肉之躯让凌皓月脱离险境。

    “不要忘了我刚刚说过的话。”北辰轩说。

    但是意料之中的攻击却并没有到来,北辰轩睁眼一看,原来是凌皓月挡在了他的身前。只见她的衣角无风自舞,全身上下都散发着极其诡异的力量,老虎竟然被这力量震飞了出去。

    而后,一股浓郁的桃花香气散了开来,老虎软绵绵的倒地,北辰轩也支持不住地瘫倒在了地上。

    就在刚刚老虎要碰到凌皓月的那一刻,桃七之前留在凌皓月身上用来遮掩桃花香的灵力竟然化成了一面盾挡在了凌皓月的身前,将老虎弹飞了出去。

    随后灵力化作了肉眼不可见的粉尘,纷纷钻进了老虎的身体,之后老虎便轰然倒地。

    凌皓月一拳就砸向了老虎的脑袋,只一拳就将老虎的脑袋砸的瘪了下去,凌皓月还不放心,又补了几拳,鲜血如水般流出,老虎已然已经死得不能再死。

    凌皓月没有想到,桃七竟然在她的身上留下了保命的东西,但是奇怪的是,为什么之前和老虎缠斗了那么半天,都没有触发这个东西呢。

    凌皓月只得留着这个问题去问桃七,但是此时也不知道桃七去了哪里。不过按照他那个小心眼的性子,凌皓月那样对他,他恐怕现在都已经回桃花林了吧。

    想到这里,凌皓月不免有些失落,这么长时间的相处,凌皓月已经习惯了自己头上的那朵桃花,以及那只傲娇到爆,却依然会在关键时刻将她救下来的桃花妖。

    但是现在却不是伤感的时候,因为北辰轩此刻的状态非常不好,他的腿依然还在留着血。

    凌皓月一咬牙,将绑着北辰轩伤口的布条拆了下来,用布条将上面的血迹擦净,然后便用舌头在北辰轩的伤口上舔吸了起来。

    人的唾液含有酶,可以消炎止血,做为特种兵的凌皓月更是深知这一点。

    凌皓月只感觉到了口腔中一股浓烈的血腥气,呛得她皱紧了眉头,经常出生入死,见惯了流血的凌皓月其实并不喜欢血液的味道,所以她每次执行任务都尽量不让对方流血。

    可是这一次没有办法,如果不尽快止血,北辰轩一定会失血过多而死。

    凌皓月努力了半天,终于将北辰轩的血止住了,她又从身上撕下来几块布条绑在了北辰轩的伤口上。

    洞里没有水,凌皓月也没办法漱口,嘴里的血腥气依然浓烈,凌皓月难受得蹙起了秀眉。

    这点苦又算得了什么,凌皓月微微一笑便不再将这难受的感觉放到心上。

    之后的时间里,凌皓月便一直痴痴地看着北辰轩的脸,这张脸虽然苍白,但却依然俊朗,修长的睫毛微微颤动,像是精灵要展翅飞舞。

    凌皓月忍不住伸出手指拨弄了一下那比精灵翅膀还要漂亮的睫毛,北辰轩的眼睛动了一下,似是要醒来,凌皓月赶忙像受惊了的兔子一般收回了手。

    等了很久,北辰轩也没有醒来,凌皓月不觉失望地叹了口气。后来,北辰轩便彻底的没了动静,甚至连睫毛都不再颤动,安静的就好像已经死去了一般。

    凌皓月惊了,手颤颤巍巍地试了试北辰轩的鼻息。还好,虽然气息微弱,但依然还有气息。

    时光悄悄流逝,转眼间已经到了半夜,凌皓月也终于支持不住地睡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凌皓月突然被一个声音惊醒,那声音极其微弱,但却让凌皓月欣喜若狂。

    “水……”北辰轩还没有完全醒来,只是因为失血过多,下意识地觉得渴了,想要喝水。

    这陷阱哪里来的水,凌皓月苦笑,她也将近十八个小时滴水未进,嗓子已经渴得冒了烟儿。

    “水……”北辰轩嘴唇干裂,声音也渐渐微弱,若是不及时补充水分,恐怕北辰轩永远都醒不过来了。

    凌皓月拔下头上的簪子猛地扎破了自己的手指,十指连心,即便是像凌皓月这样忍耐力极强的特种兵,也是疼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凌皓月强忍着痛,将手指伸到了北辰轩的嘴边。

    北辰轩感觉到了唇边的清凉,张嘴便将凌皓月的手指含进了嘴里,极力吮吸了起来。

    凌皓月只觉得一股异样的感觉通过指尖传入了心间,她的心跳加速,脸也红得似乎能滴下血来。

    凌皓月知道,她已经对眼前的这个男人动了情。在他将她拉到身后的时候,在他说你是我的女人,我定要护你周全的时候,在他决绝地想要牺牲血肉之躯拖住老虎的注意力为她争取时间脱险的时候。她的心,已经在不知不觉间落在了他的身上,再也无法收回了。

    “嗯……”北辰轩闷哼一声,之后便睁开了眼睛。

    此时凌皓月的手指还在北辰轩的嘴里,凌皓月忙抽回手指,一脸尴尬地看着北辰轩。

    外面的天色已经大亮,初升的太阳还不算炽烈,那一缕淡金色的光芒照在了凌皓月那通红的脸上,就像是晶莹剔透的红宝石,又像是等人采撷的樱桃,在阳光的照射下散发出诱人的光芒。阳光下的女子一脸娇羞,眉眼间似是有万千的情话要对面前的人儿讲。

    北辰轩竟看得有些痴了,这个样子的凌皓月,带着小女人的妩媚,直往他的心眼儿里钻。他从来不知这个女人竟还有这样的一面,眉目含情,欲语还休,让他心动不已。

    感受到北辰轩不一样的目光,凌皓月的脸更红了。

    前世,作为一个特种兵,凌皓月根本就不可能谈恋爱,所以这一次,北辰轩应该算是她的初恋。心中从未有过的小鹿乱撞,让她惶恐,让她无措,但又让她有些小小的期待。

    “咳咳……”北辰轩几声咳嗽打破了这短暂的美好,凌皓月回过神来,语带焦急地问道:“你怎么样了?”

    “暂时还死不了。”北辰轩故意冷冷地说道。刚才的失态让他有些尴尬,只得用平时那种冷漠的语气来掩饰。

    “哦。”凌皓月似乎是有些小失望,北辰轩这种冷冷地态度让她始料未及,不过也成功地让她脸上的红潮退了下去。

    两人一时间竟没了话说,陷阱里安静得有些诡异。

    “那个……”似乎是受不了这安静的气氛,北辰轩首先开口,声音异常的虚弱:“你是怎么杀死那只老虎的?”

    “我不知道,我什么也没做,它冲过来之后就被弹飞了出去晕倒了,然后我就把它的脑袋打爆了。”凌皓月还是隐瞒了桃七的存在。

    在这个世界里,妖的处境其实是很危险的,一万个精魄都不见得有一个成妖,而妖初成的时候大多很弱,而且这世界上还有一种人是可以将妖炼化成元魂提高武者的修为的。这种人就是道士,一般有人捉到妖便会去找道士炼化成元魂,而道士在炼化的时候也会抽走一魂作为报酬。

    所以凌皓月不能让人知道桃七的存在,即便是北辰轩,也不行。毕竟这家伙晚上还有一面,不得不防啊。

    两人已经将近一天一夜不吃不喝了,凌皓月还好,但是身为病号的北辰轩就有些支持不住了。

    眼看着北辰轩又要睡过去,凌皓月上前一把把他摇醒,倘若这个时候睡着,恐怕永远都醒不过来了:“别睡,一会儿就会有人来救我们的,你千万别睡啊,我还需要你的保护呢。”

    北辰轩连睁开眼的力气都没有了,即便是在这种情况下也不忘调侃凌皓月:“你这连老虎都能打死的丫头,哪里需要我的保护。”

    凌皓月没有理会他,而是用簪子割开了自己的手腕,将手腕递到了北辰轩嘴边。

    北辰轩一惊:“你这是干什么?”

    “喝了它你就有力气了。”

    见凌皓月满脸期待地看着他,北辰轩也不好拂了她的好意,于是便张嘴接住了从凌皓月手腕上滴下来的血。

    没喝多久,北辰轩便将嘴移开,然后说:“够了。”

    凌皓月也没有勉强,将自己的手收回,从衣服上撕下一块布条就缠了上去。

    北辰轩稍微有了一些力气,但还是抵挡不住如山的困意。

    眼见北辰轩又要睡,凌皓月喊道:“你睡啊,你睡着了我就将你全身上下摸个遍,恶心死你。”想起北辰轩有洁癖,凌皓月还故意把手在地上蹭了蹭。

    “咳咳……”北辰轩忍不住轻咳出声,气若游丝地说道:“摸吧,反正都已经这样了,随便你吧。”

    凌皓月的语气里都带了哭腔了:“你要是敢睡着,我立马死在你面前。”

    北辰轩愣了,之后无无奈的叹息了一声,然后伸出手似是要把凌皓月拉到怀里,凌皓月知道他没有力气,就很识趣的自己坐了过去。

    待到凌皓月坐稳之后,北辰轩睁开了眼睛,用手指轻刮了一下凌皓月的鼻尖,语带轻佻地说道:“美人在怀,本殿下怎么舍得睡啊。”

    被北辰轩抱着,凌皓月有些慌乱,为了掩饰自己慌乱的心,凌皓月故意讽刺起了北辰轩:“得了吧你,就算美人在怀,以你现在的情况又能做什么,别想这些有的没的了,我去找找出路。”

    凌皓月说完便迅速起身找出路去了,北辰轩满眼含笑,呵,这个女人害羞了,刚刚脸都红了,不过这个女人明明害羞还故作淡定,真是不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