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更新时间:2016-08-12 15:38:25本章字数:3383字

    凌皓月在陷阱中四下摸索,突然看到了一段粗麻绳子,凌皓月用力一拽,竟然拽上来了了一个绳网。

    “这是什么?”凌皓月一头雾水。

    北辰轩耐心解答道:“这是猎户用来将动物拉上去的绳网,否则这么高,难道要他们自己跳下来把猎物取走吗?”

    “可是为什么要埋在地下?”凌皓月依然没有明白。

    “因为野兽饿极了会将绳网咬坏,所以就将它埋在地下。”北辰轩出奇的耐心。

    凌皓月顿时眼前一亮,如果是要把猎物拉上去的话,那么地面上一定是有绳子的,凌皓月继续将整个绳网都拽了出来,而绳网通向地面的四根绳子竟然被埋在了陷阱四周的墙壁上,墙壁上特意留出了四个凹槽没有灌上油,而是用来埋绳子。

    但是因为绳子埋得隐蔽,所以上面固定得不是很结实,被凌皓月这么一拽,竟然整个给拽了下来。

    凌皓月攥着一段落下的绳子,忍不住爆起了粗:“KAO,这是什么豆腐渣工程,上面固定结实点儿能死吗?”

    北辰轩很无语:“那是你力气太大了。还有……那个,KAO是什么意思?”

    “就是很不爽的意思。”凌皓月的语气不太好。

    “臭丫头,你就不能温柔点吗?”北辰轩郁闷了,难道这个女人刚刚的温婉依人都是他在做梦吗?

    “不能。”冷皓月冷冷答道。

    北辰轩叹了口气:“哎,可是我喜欢温柔的女子呀。你这未来的九皇子妃就不能迎合一下你未来夫君的口味吗?”

    凌皓月沉默了,她现在已经对北辰轩动了情,不可能不在意北辰轩的想法。

    北辰轩本以为凌皓月还是会果断拒绝,可是她竟然犹豫了,这倒是让他颇感意外。

    “不能。”思考了半天,凌皓月还是觉得自己不会为了任何人改变自己,包括她喜欢的那个人:“如果你喜欢我,就请接受我的一切,不要试图改变我,而如果你要试图改变我,就请你干脆去找个符合你品位的女子。我不会为任何人改变,要么接受,要么滚蛋。”

    北辰轩刚刚不过是开了个玩笑,其实他并不喜欢那种温柔出水的女子,太矫情。可没想到凌皓月却当真了,还说出了这么一番惊世骇俗的理论,有趣,着实有趣。

    “自古夫为天,天要你改变,难道你都不变吗?”北辰轩继续追问,他倒是要看看,这个女子究竟离经叛道到了什么地步。

    “那是别人,不是我。在我的世界里,夫君不是我的天,而是与我患难与共,相濡以沫的伴侣。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好一个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可男子总会喜新厌旧,另结新欢,到了那个时候恐怕你的夫君的心就不在你身上了,那时你又当如何?”

    “离开。”凌皓月没有一丝犹豫地给出了答案。

    北辰轩对这个答案嗤之以鼻:“说得倒是轻巧,离开?那你的子女呢,你舍得离开他们?还有,离开之后,你以何维生呢?”

    “这些理由不过是庸人自扰,只要想离开,那些都不是问题,问题是你究竟有多想。”凌皓月淡淡地答道,她不介意和自己喜欢的人分享她的真实想法,如果她喜欢的人不能接受这些,那不如趁早离开的好。

    北辰轩沉默了,凌皓月的这一番话让她对这个女人刮目相看。北辰轩骨子里其实也是个离经叛道的人,不怎么喜欢墨守陈规,对于很多事情也有自己的见解。而凌皓月也正好合了他的口味。

    凌皓月的话勾起了他的兴趣,也成功的驱散了他的睡意。

    不得不说,北辰轩的自愈能力还真是变态,刚刚还生命垂危,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就没了生命危险。

    凌皓月一边和北辰轩聊着天,一边也没有忘记思考出去的办法。

    北辰轩还想继续说些什么,却见凌皓月盯着那四个凹槽发呆,便识相的没有再打扰。

    看着那四个凹槽,凌皓月突然灵光一闪,开始在陷阱四周找起树枝来。

    陷阱上面本就是被树枝和草叶覆盖,然后再在上面铺上一成薄土,再插上几株花草尽量弄成和周围的环境无差的模样。

    而他们两个人掉了下来,自然是将盖在上面的树枝草叶等一并带了下来。

    找到了大概十几根比较粗壮结识的树枝,凌皓月一用力便把树枝插进了凹槽的土里,然后一下子就踩了上去,这树枝自然是承受不住凌皓月的重量的,但是使用移形换影的凌皓月确是很轻的,而移形换影虽然只能在平地使用,但也不必特别平,有个四五十厘米的高度还是可以上去的。

    于是凌皓月开始从下往上每隔五十厘米就插一根树枝,再上面就够不到了,凌皓月只得求助北辰轩:“北辰轩,你现在能站起来吗?过来帮个忙行不行?”

    “能是能了,但还是不能运功。”北辰轩无奈的回答道。

    “没事,不用你的武功,你过来踩在我的肩膀上帮我把这些树枝插上去,就像我这样。”凌皓月吩咐道。

    “这,有用吗?”北辰轩迟疑了。

    “哎,你就别管了,快过来吧。”凌皓月不耐烦了。

    北辰轩一瘸一拐地挪到了凌皓月的面前,面色还是有些迟疑:“我一个大男人踩一个女人的肩膀不太合适吧,要不我在下面托着你,你上去吧。”

    凌皓月急了:“我说你一个大男人能不能别这么墨迹,你现在这身体我能踩吗?别给我添乱了,按照我说的做就行了。”

    按照北辰轩那狂妄的性格,被人这样斥责一定会发怒的,但是这次他的脾气竟出奇的好。他老老实实地踩上了凌皓月的肩膀,以最快的速度将树枝插在了土里。

    “好了。”北辰轩拍了拍手,示意凌皓月将他放下来。

    两人的身高加臂长大概四米多,而最上面那根树枝离地面还有五十多米的距离,但这五十米已经足够让凌皓月逃出去了。

    她将绳网拆了,做成了大概七米多长绳子绑在了北辰轩的腰间,然后将绳子的另一头拴在自己的手腕上,之后便使出了移形换影。

    北辰轩只看到凌皓月在树枝上忽隐忽现,只一会儿的功夫就攀到了最顶端的树枝,凌皓月一手抓住了洞边,然后臂上一用力,整个人便借势跳出了陷阱。

    北辰轩惊呆了,没想到凌皓月还有这么一手,虽然比不上他的轻功方便,但也算是鬼斧神工了。要知道,他的轻功速度可远不及凌皓月刚才那一手。虽然他用出全力也能达到这种速度,但那样的消耗也是巨大的。

    凌皓月坐在陷阱旁边休息了一会儿,刚才的移形换影消耗也不小,虽说移动的距离短,可是也架不住次数多啊。

    感觉体力恢复了一点,凌皓月立马将手腕上的绳子解了下来,绑在了附近的一颗大树上。

    “北辰轩,准备好了吗,我要把你拉上来了。”凌皓月冲着陷阱下面的北辰轩喊道。

    “准备好了。”北辰轩答道。

    听到了北辰轩的回答,凌皓月就开始拼命拉动绳子,北辰轩虽然看起来瘦,可实际上也不算轻,再加上刚刚使用了移形换影,没过一会儿,凌皓月的额头就冒起了汗。

    但是她不能松手,一旦松手,北辰轩就又要摔下去了。凌皓月咬着牙,用尽最大的力气往上拽绳子,因为使力过大,凌皓月手上的青筋都暴了起来。

    终于,在凌皓月的不懈努力下,北辰轩也成功脱险。

    见北辰轩也上来了,凌皓月一下子瘫坐在地:“累死我了,歇会儿再走吧。”

    “我们还是赶紧走吧,这山里野兽不少,以我们现在的情形根本就不是它们的对手。”北辰轩冷静地分析起了当前的处境。

    “哎,走吧。”凌皓月叹了口气,然后挣扎着站起身,两人互相搀扶着慢慢向山下走去。

    一路无话,但是北辰轩却百感交集。凌皓月的所作所为其实也感动了北辰轩,有危险的时候她毫不畏惧地挡在他的身前,他快没命的时候尽心竭力的救他,他渴了饿了甚至还放自己的血给他喝,就连最后脱险了也没有放弃他,而是将他也一并拉了出来。

    北辰轩看得出来,凌皓月虽然表面上狂傲冷漠,实际上却是个极重感情的女子,这样的女子,世间能有几个呢。北辰轩看向凌皓月的眼神复杂了起来。

    “干嘛一直盯着我啊。”凌皓月被北辰轩看得心里直发毛。

    “我喜欢看哪儿就看哪儿,你管我啊。”北辰轩依然不改狂傲本色。

    “神经病。”凌皓月撇了他一眼就不再理他,她现在可没有精力和他斗嘴。

    “不好,有人!”北辰轩惊呼一声便拉着凌皓月躲到了身边的一棵树后,来人不知是敌是友,还是躲起来为妙。

    “三叔,你说这九皇子和七妹失踪了将近一天一夜,到底是去了哪里啊,这眼看着天就要黑了,再找不到的话皇上可就要怪罪了。”远远的便听到一个男子在发牢骚。

    这个声音凌皓月再熟悉不过,正是她那个便宜哥哥,凌义郎,而凌义郎口中的三叔也就是她那个便宜老爸了。

    凌义郎的声音北辰轩也是听过的,确定了来的人是自己人,没什么危险,凌皓月和北辰轩从树后走了出来,并且故意弄出了些动静。

    凌逸一行人很快便赶了过来,见到两人狼狈的模样,再看凌皓月衣服破烂的样子,凌义郎惊得张好大了嘴:“我说七妹,你和九皇子究竟干了些什么,竟然会弄成这幅摸样。”

    一听此问,凌皓月就知道这个家伙想歪了。还没等凌皓月回答,北辰轩已经抢先开口,似是要给凌皓月解围:“被殿下同爱妃掉到了陷阱里,现如今都受了伤,至于我和爱妃干了些什么,那就不是你该管的事情了。”

    见在场的人都一脸的暧昧,凌皓月怒瞪了一眼北辰轩,北辰轩的那话一出口,就算别人不往那方面想都得想了,这货绝对是故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