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更新时间:2016-08-12 15:38:56本章字数:3342字

    见凌皓月的衣服破破烂烂的,甚至都漏出了胳膊,北辰轩将自己脏兮兮的外袍脱了下来给凌皓月披上。

    “哎呀,没事啦。”凌皓月说着就要把袍子脱下来。对于凌皓月这个现代人来说,露这点儿怕什么,再说天也不冷。

    北辰轩的脸顿时黑了下来:“臭丫头,难道你就没有点羞耻之心吗,你的身体只有为夫能看,别人若是看了,就将他的眼珠挖出来。”

    北辰轩说着,一双眼睛冷冷的看了兵将们一眼,兵将们登时很识相的将放在凌皓月身上的目光投向了别处。

    凌皓月嗤笑一声,这个男人好霸道,不过为了顾全他的脸面,凌皓月就没有再坚持。

    一行人很快就下了山,几人先是就近找了个饭馆吃饭,幸亏桃七那个吸血鬼不在,不然的话凌皓月可能就要活活被饿死了。

    然后一行人便浩浩荡荡的回宫,凌皓月和北辰轩换了一身衣服又去见过皇帝。

    等到和皇帝寒暄完了之后,天色已近黄昏,凌皓月和自己的便宜老爹一起回了将军府。

    这一天一夜下来,凌皓月已经很累了,进了将军府连招呼都没打就径直回了房间,又不是自己的亲爹,打什么招呼。

    回到房间之后,凌皓月一头就栽倒在了床上。

    “哎呀,你压着我啦。”身下一个熟悉的声音让凌皓月赶忙起身。

    只见凌皓月刚刚躺着的地方赫然有一朵桃花,然后一团粉色的烟雾过后,桃七就出现在了床上。

    凌皓月像见到鬼一样地指着他结结巴巴地说道:“你……你怎么在这儿?”

    桃七一脸委屈地说道:“你就那么把人家扔了,人家本来是想回去的啦,可是回去好危险的,所以就在这这里等你送我回去啦。”

    凌皓月一脸黑线:“那你在我床上干什么?”

    “哎呀,你傻呀,在床上肯定是在睡觉喽,昨天晚上等了你一夜都没回来,我就困了嘛,所以就躺在床上睡觉嘛。”桃七像看白痴一样地看着凌皓月。

    “一朵桃花还用在床上睡觉?”凌皓月好生郁闷。

    “在床上睡觉怎么啦,我可是桃花妖哎,又不是普通的桃花。”桃七一脸的忿忿。

    “好啦好啦,那天把你扔出去是我不对,回到我头上来吧。我困了,睡觉了。”凌皓月说着就要继续躺在床上。

    没想到桃七却耍起了脾气:“不要,我要回去,你送我回去。”

    “不送怎么样?”凌皓月耍起了无赖。

    桃七的小脸气得通红:“哼,不送我就烦死你,不让你睡觉,不让你吃饭。”

    凌皓月无奈,桃七的速度相当变态,如果他要是铁了心的使坏,恐怕她还真不能好好吃饭睡觉了,于是她讨好地说道:“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把你扔出去了好不好?”

    “哼……”桃七显然对这个条件并不满意。

    “今后我不再管你了好不好?你爱干什么就干什么行不行?”凌皓月继续让步。

    桃七眼睛一亮:“那我就变回本体,没事洒洒桃花玩喽,这你也不管了吗?”

    凌皓月的话就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切随你高兴。”

    “耶……”桃七欢呼了一声就化作了桃花落在了凌皓月的头上,不过这次的桃花颜色是蓝色的。

    凌皓月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我说桃七,为什么你压制我桃花香气的灵力会变成盾牌啊,而且还能迷晕老虎?”

    桃七懒懒地回答道:“哎呀,我的灵力本来就是用来保命的,而且花妖大多都可以迷晕对手,没什么好奇怪的啦。”

    “可是为什么我之前和老虎打的时候它不出来呢?”凌皓月继续问道。

    “我发现你脑子真是越来越笨了,说了是保命的嘛,自然就是在生命受威胁的时候才会出来的嘛。”桃七的语气明显的不耐烦了。

    “可是为什么我之前被魔教的北辰轩威胁的时候它不出来呢?”凌皓月继续问道。

    “那可能是你潜意识里认为北辰轩并不致命吧。”

    桃七像一只动物一样在凌皓月的头上蹭了蹭,声音突然变得好委屈:“你知不知道这几天你不在我都好饿,我不像其它姐妹那样能自己修炼出生命原力的,我必须要靠外力,呜呜……我留在桃花林就是为了吸取桃花精们的生命原力呀,你身上的力量要比那些花精们纯多了,离开这种力量太久的话我就会枯萎了,你以后可千万不要再把我扔掉了。”

    凌皓月的心立马软了下来,她伸手轻抚头上的桃花,安慰道:“傻瓜,你可以去找我啊,而且我也不知道你不能离开这股力量啊。好啦,以后我不会再扔你了。”

    “那山上那么多高手,还有那么多猛兽,我怎么去找你哇,我这么弱,被人发现就死定了啦。再说,我也不认路啦……”

    “你还路痴?”凌皓月突然觉得这只桃花除了吸血和逃跑还真是一无是处啊。

    “是啊。”桃七的语气有些闷闷的,他已经听出凌皓月觉得他没用的意思了,“好啦,不说了,我要睡了。”

    其是凌皓月也累得不行,感受到身体里的力量再缓缓的流失,不知怎的,凌皓月竟莫名的觉得安心,没一会儿便沉沉地睡去。

    凌皓月这一睡便睡到了日上三竿,要不是巨大的敲门声将她惊醒,想来她还会继续睡下去。

    “谁啊。”凌皓月迷迷瞪瞪的下了床,就这么蓬头垢面地穿着睡袍去开了门。

    “啊!”凌皓月尖叫一声,然后砰地一声将门关上。

    北辰轩摸了摸鼻子,嘴边泛起了一丝笑意,这丫头刚睡醒的样子还挺可爱的嘛。

    关上门之后,凌皓月赶紧的洗脸刷牙,挑衣服,梳头,打扮。凌皓月从来不化妆,这次却极其反常的化了淡妆。

    “干嘛这么仔细的打扮啊?”桃七还是第一次被固定在一个地方,让他有点不太习惯,他仔细想了一会儿,然后恍然大悟道:“哦,我知道了。你是不是为了把自己打扮得比他美,然后去气气那个讨厌的男人啊,哇哦,我支持你哦,早看那个男的不顺眼了,长得这么好看。”

    桃七说完,竟然将自己变得像宝石般晶莹剔透,甚至还散发出了淡淡地蓝色微光:“呐,我只能帮你到这儿了,这个样子是不是要比原来好看呀,你一定要替我气死那个男人呀。”

    凌皓月一脸黑线,桃七这简直就是神逻辑啊,花妖的想法果然和人类不一样。

    没工夫理会桃七,凌皓月依然在专心打扮,而她做的这一切,只是为了给心上的那个人看到她最好的那一面。

    女为悦己者容,士为知己者死。

    北辰轩在外面等了好一会儿,站得腿都快麻了,凌皓月才终于再次开门,此时的她已经换上了一件水蓝色的纱裙,头发简单的挽起用一只玉簪别好,一朵闪着微光的蓝宝石桃花坠在发间,与身上的纱裙交相辉映,映衬着皮肤更加的白皙水嫩。脸上略施粉黛,让凌皓月本就绝色的脸更加的光彩照人。

    北辰轩看痴了,他知道凌皓月美,但却不知道她竟然能这么美,就好似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北辰轩竟久久地回不过神来。

    “哇哦,这男人果然被气傻了,好开心哦。”凌皓月头上的桃七欢呼。

    凌皓月现在可没有心思理会桃七。

    “那个,你找我有什么事啊?”凌皓月微低着头,被北辰轩那样的目光盯着,她有些害羞了。

    北辰轩轻咳了一声来缓解刚刚的尴尬气氛,然后说道:“嗯,神风骑想你这个将军了,拜托我来请你过去指导下他们。”

    凌皓月瞪大了眼睛,这敬业敬得也太凶残了吧,北辰轩的腿都成这样了,竟然还去兵营。

    “那个……”凌皓月指了指北辰轩的断腿,说道:“你的腿都这样了,难道不能休息一天吗,还去兵营?”

    北辰轩尴尬了,因为他根本就没去兵营,只是因为想见凌皓月却又不想说出口,才找了那么一个理由。

    见北辰轩犹豫,凌皓月有些不耐烦了:“我说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妈……”还没等凌皓月说完,北辰轩竟然吻上了她的唇,然后便迅速放开。

    凌皓月的脸腾地一下就红了,脑袋空白一片,不知该作何反应。

    “这样还婆妈吗?”北辰轩挑衅地看着凌皓月,这个女人好生讨厌,竟然敢说他婆妈。

    凌皓月回过神来,一脸嗔怪地看着他:“你干什么啊。”

    “怎么,我连我未过门的娘子都不能碰了吗?”北辰轩又恢复了那鼻孔朝天的狂妄模样。

    “不能!”凌皓月的眼睛里冒起了火,她最讨厌北辰轩这个样子了。

    “这可由不得你,不过我最近腿脚不便,就暂且先放过你。”北辰轩一瘸一拐地走进了凌皓月的闺房,一屁股就坐在了床上。

    “哎,腿断了就是不太方便,站这么一会儿都觉得累了。”

    “你……”凌皓月有些恼怒了,这个男人可真是不避讳,就这么堂而皇之地进了女子的闺房,甚至还坐在了床上。

    “把门关上,有些事要对你说。”北辰轩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

    “不关,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放完赶紧滚蛋。”见着北辰轩这欠扁的笑,凌皓月更怒了。

    北辰轩倒是没有生气,只是无奈地摇了摇头:“你这丫头可真是粗鲁得很,这以后若是传了出去,还不得被人笑话我九皇子有眼无珠。”

    “没事赶紧滚,别在这里给我添堵。”凌皓月一边说着,一边做出了送客的姿势。

    “我们出去转转如何?”北辰轩可不想离开,他巴不得要和凌皓月多呆些时间。

    凌皓月斜瞄了一眼北辰轩断掉的那条腿,道:“你确定你可以?”

    北辰轩的头上冒了汗:“应该……可以。”

    “可是我不想去,慢走不送。”凌皓月说完就背过身去不再理会北辰轩。

    “臭丫头,给点面子行不行?”

    “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