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更新时间:2016-08-13 14:58:14本章字数:3386字

    正在凌皓月和北辰轩争持不下的时候,一青衣男子翩然而至,仙风玉骨,让人忍不住顶礼膜拜。

    莫说是人,就连墙角那株蔷薇花都忍不住犯起了花痴:“哇,好漂亮啊,我成妖之后一定要嫁给他啊。”

    自从桃七来了之后,因为强大的妖气压迫,蔷薇花老实了许多,可是这次她还是忍不住了。

    凌皓月头上的桃七怒了:“我说那只死蔷薇,他哪里漂亮了?再敢说他漂亮我就让你魂飞魄散!”

    蔷薇花擅抖着身子不敢说话了。

    但是桃七的怒气非但没有散,反而更大了:“啊啊啊!这些讨厌的人类竟然一个比一个美,我要杀了他们,你再去打扮把他们比下去,快!”

    凌皓月根本就没打算搭理这只思维怪异的桃花,而是对着那青衣男子说道:“国师大人来这里,有何贵干啊?”

    东方夏衍没有理会凌皓月,而是瞪圆了眼睛看着北辰轩:“我不是告诉过你今日早间会去给你换药的吗,还有,你这腿都这样了,不在皇宫里好好呆着,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听到有人斥责他,北辰轩立马就不乐意了:“本殿下爱去哪里就去哪里,哪里轮得着你一个小小国师来管?”

    东方夏衍笑了:“好啊,那你的腿伤也是轮不到我这个小小国师来管了,算我多事,告辞了。”

    东方夏衍说完就要走。北辰轩有些慌了,东方夏衍可是整个皇城医术最好的人,如若是他不管,他这腿伤还不知道何时才能好,就算是好了,说不定也会留下病根。

    可是北辰轩那性格是断不会请东方夏衍再留下来的。

    凌皓月将北辰轩的慌乱尽收眼底,看来,这北辰轩是需要东方夏衍来给他治伤的,于是便上前拦住了东方夏衍:“国师大人,九皇子受了伤,脾气难免暴躁了些,还请您莫要往心里去。”

    东方夏衍停住了脚步,死死地盯住了凌皓月头上的那朵蓝色桃花,意有所指地说道:“原来是桃花仙子。”

    自从凌皓月说蓉梓石被高人拿走了,而且她也不再身带异香,更不曾散过花雨,所以已经很少有人提起过桃花仙子了。

    北辰轩听了东方夏衍的话,也不觉心头一惊,刚刚他却是没有发现,凌皓月身上那浓郁的桃花香竟然又回来了。

    凌皓月见东方夏衍死死地盯住桃七,心里不免有些慌乱。

    桃七也好像是感受到了凌皓月的慌乱,赶忙放出灵力盖住了那浓郁的桃花香。

    桃花香突然散去,让北辰轩以为刚刚的香气只是幻觉,而东方夏衍的脸色却变了:“敢问七小姐,为何,我刚刚从你头上那朵桃花上感觉到了妖气?”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其实东方夏衍还是一名道士,但又不是一个普通的道士,大多道士都会把捉来的妖精炼成元魂,而东方夏衍会将它们添入自己的丹药之中。

    作为道士,对于妖气的感应自然是比普通人要敏感得多。

    凌皓月心里虽然慌乱得不行,但是表面上却依然不动声色地装起了糊涂:“我不明白国师说的是什么,我头上的桃花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头饰,怎么可能会有妖气?还请国师莫要胡言吧。”

    东方夏衍却惊叹道:“竟是花神转世,啧啧,看来前国师的预言果然是真的啊。”

    见东方夏衍越说越离谱,北辰轩也忍不住的插嘴:“什么花神,东方夏衍,你神经了吧。”

    而东方夏衍却并没有再说下去,拉着北辰轩就回了宫,北辰轩自然是知道东方夏衍有事和他说,于是便和凌皓月打了声招呼就随着东方夏衍离开了。

    而凌皓月却一头雾水,就连她头上的桃七都有些疑惑了,花神转世,是在说他吗?

    回到宫中,东方夏衍给北辰轩上了药,而后便站在那里,久久不再言语,似是在思考着什么。

    北辰轩忍不住问道:“究竟是什么事?”

    东方夏衍若有所思地问道:“这七小姐是不是可以与花草对话?”

    北辰轩仔细想了一会儿,确实是有这么回事,便回答道:“确实如此。”

    东方夏衍恍然大悟:“难怪,看来应该就是她了。”

    北辰轩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赶忙问道:“你说的可是,前任国师曾说过的那个天命之女?但是前任国师只说了将会出现天命之女,但却并未多说,你如何知道是谁?”

    “国师将他的详细卜算结果封了起来,并嘱咐我待他死后再做查看,否则如若是天机透露得太详细的话,可就不是减寿十年那么简单了。不过若是将自己卜算的天机告知他人,那便不算是天机了。”

    “那么,天命之女,真的是皓月?”

    “呵呵,皓月,看来你们两个发展的不错嘛。”东方夏衍促狭地笑了起来。

    “别打岔,继续说。”北辰轩有些不好意思,赶忙岔开了话题。

    东方夏衍也没再继续调侃北辰轩,而是正色说道:“我还不能确定这天命之女究竟是不是七小姐。前任国师算出了三点,天命之女无法算出命程,她已符合其一。其二便是身带生命原力,花神转世追随,这点也符合。但是最后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身带上古四大神兽龙符,七小姐似乎并没有。”

    “我管她是不是天命之女,总之她一定会是我的妻。”北辰轩的眼神异常的坚定,凌皓月,他娶定了!

    东方夏衍极不厚道地泼起了冷水:“可是天命之女注定要为天下苍生牺牲自己,而你与她也有解不开的劫数,你二人想要在一起,恐怕不会如你想得这般容易。”

    “滚!”北辰轩怒了,东方夏衍似乎也早就已经习惯北辰轩的臭脾气,微叹了口气,然后便退了出去。

    北辰轩小时候在国师府里住过一阵子,与自小在国师府里学习的东方夏衍也有些交情。所以东方夏衍自然是知道北辰轩的为人的,虽然脾气不好,但为人坦荡,还算可交。

    自那天被凌逸带回将军府,转过天来北辰轩找上门来在凌皓月房间里逗留了一段时间之后,将军府上下看凌皓月的眼神就变了,还有人窃窃私语说什么不守妇道,未婚苟且。

    而北辰轩却并不管别人的闲言碎语,依然会每天拄着拐来看望凌皓月,最后皇帝实在是看不过去了,便下了道旨让凌皓月每日进宫里来陪伴照顾北辰轩。

    虽然为了避嫌,凌皓月并不会留宿在皇宫,但是谁规定白天就不能做那事儿的。再加上北辰轩那个家伙故意在宫女面前说些暧昧不明引人遐思的话,于是除了凌府,就连皇宫里的人们看凌皓月的眼神都暧昧得紧。

    凌皓月这下算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好吧,其实这个世界里根本就没有黄河,凌皓月就是想跳也没有地方跳。

    相较于凌皓月的苦恼,北辰轩却是高兴得很,他巴不得所有的人都认为凌皓月已经成了他的女人,才不会去澄清这些误会,反而希望误会来得更猛烈些。

    “哎,你能不能别再胡说八道了。”凌皓月一边给北辰轩擦着药,一边无奈地叹息。

    人言可畏,凌皓月算是彻底体会到了。

    北辰轩笑得邪恶:“怎么?不让我胡说八道,你还想来真的不成?”

    “想来个毛!”凌皓月怒了,手下的力道也不禁加重了几分,这个北辰轩,这段时间变得越来越不正经了,她从来不知道这个眼高于顶的九皇子竟然还是个好色之徒。

    “臭丫头,你这么大力是要谋杀亲夫吗?”北辰轩疼得龇牙咧嘴。

    “当然不是,我只是想杀了你这个色鬼,并不想杀我夫君。”凌皓月回答得理所当然。

    北辰轩也怒了:“我不就是你的夫君,夫君对自己的娘子色有什么不可以。”他说完便起身将凌皓月拉到了床上,还没等凌皓月反应过来,整个人就顺势压了上去。

    “喂,你干什么,放开我。”凌皓月羞得满脸通红,赶忙想要推开北辰轩,而北辰轩却一手将凌皓月的双手抓住,举过了头顶。

    自那次落入陷阱之后已经过去了半月有余,因为东方夏衍的绝妙医术以及北辰轩变态的自愈能力,他的伤其实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健康的北辰轩,不是凌皓月能挣脱开的。

    “我干什么,你难道看不出来吗?”看着身下那满脸通红的人儿,就连脖颈都染上了一抹粉红,再加上凌皓月不停地挣扎,北辰轩只觉得口干舌燥,下腹也异常的燥热了起来。

    “辰哥哥,我就要嫁给太子了。”一个女子的声音传了进来,将北辰轩从情欲里拉了回来。

    女子闯了进来,看到这一幕,惊得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北辰轩赶忙起身,一脸愠怒地斥道:“穆如娆,你来做什么?”

    女子的脸上立马泛起了委屈:“辰哥哥,我就要嫁给太子了,可是我喜欢的人是你啊。”

    女子名叫穆如娆,长相还算是娇俏可人,是穆皇后的亲侄女,小时候经常到宫里来陪伴太后,所以也经常与宫里的皇子公主们一起玩儿。而皇子们见穆如娆长得可爱,纷纷围在她的身边。

    而北辰轩自小就狂傲得很,根本就不搭理穆如娆,而穆如娆却偏生对这个不爱搭理她的男人产生了爱慕之心。

    听到穆如娆的话,凌皓月可是不高兴了:“我的夫君怎容别人惦记,你要还不滚,我可就不客气了。”

    一听凌皓月的话,穆如晓可炸了毛:“什么,你敢对我不客气?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当今皇后的亲侄女,你不过是个将军府的庶出小姐,敢对我不客气?再说我与辰哥哥青梅竹马,你算是个什么东西。”

    青梅竹马?凌皓月将目光转向了北辰轩。

    北辰轩赶忙解释:“呃,我和她不熟,只是她小时候常来缠着我罢了,你不要误会啊。”

    听到北辰轩那绝情的话语,穆如晓竟落下泪来:“辰哥哥,你怎么能这么说呢。”

    北辰轩面色一沉,语气异常冰冷地道:“滚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