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更新时间:2016-08-13 14:58:20本章字数:3325字

    听到北辰轩的话,穆如娆顿时呆愣在了当场,她不相信她的辰哥哥竟然会这样对她。穆如娆一直以为北辰轩虽然是冷漠了点,但是心里一定是有她的,就算了要了将军府的七小姐为妃,也是晚上的北辰轩做的,和她的辰哥哥无关。

    只要是晚上在皇宫中呆过的人,都知道九皇子夜晚会变成另外一个人,穆如娆自然也是知道这件事的。

    可是,此时的辰哥哥竟然要她,滚出去?

    眼泪不争气地落了下来,穆如娆狠狠地瞪了一眼凌皓月,然后便离开了。

    凌皓月对于那怨毒的眼神不以为然,她的男人,怎容他人妄想。

    被穆如娆这么一搅合,北辰轩顿时没了兴致,而凌皓月也远远地躲了开来,生怕他再兽性大发。

    北辰轩苦笑一声,冲着凌皓月招了招手:“皓月,过来,我不会再对你做什么了,刚才不过是一时冲动罢了。”

    凌皓月猛翻了一个白眼,她才不相信他的话:“算了,呆在你身边太危险,反正你的腿伤也好了,明日开始我就不进宫了。”

    北辰轩惊觉,刚才一时情急,竟然忘了装伤未愈,还没等北辰轩答话,凌皓月就急急地出了门,径直离开了皇宫。

    北辰轩一脸懊恼,都怪穆如娆,若不是她,恐怕他就能真的让她成为他的女人了。不北辰轩转念一想,又觉得现在就把凌皓月吃干抹净很不明智,按照凌皓月的性格,应该是不喜欢被强迫的。

    而且凌皓月思维异于常人,想来也不会像普通女子那般清白给了谁就一定会跟谁在一起。

    想及此处,北辰轩突然又庆幸了起来,好在被人打断了啊,如若真的事成的话,还不知道等待他的会是什么呢,总之一定不是凌皓月的甘心下嫁就对了。

    北辰轩果然猜测的不错,现如今事没有成,凌皓月都好几天不理他不见他,这让他很是郁闷,但却无可奈何。

    他已经从东方夏衍那里知道了凌皓月头上的桃花是只花妖,而且还是花神转世,比寻常的花妖要厉害得多。

    而他每次踏进凌皓月所在的院子,那只花妖都会毫不留情的喷出烟雾迷昏他。

    那只花妖速度极快,如若不是他之前知道这只花妖的存在,恐怕连谁对他下的手都不知道。

    那只花妖的烟雾虽然不至于让北辰轩昏倒,但却能够迷惑住他,让他暂时失去心智。

    于是北辰轩每次回过神来之后,都会发现自己已经远离了将军府。

    本来桃七还想要让北辰轩出出丑的,但是凌皓月吓唬桃七说如果它让北辰轩出丑,那么北辰轩就会杀了她,她死了,他也得饿死。

    于是桃七只得忍住了这个想法,老老实实的只是将北辰轩赶出了将军府。

    北辰轩很无奈,思念如针刺入骨髓,让他痛苦不已,于是他去请教东方夏衍,东方夏衍只有一句话:“我很忙,自己的事自己想办法。”

    北辰轩不达目的誓不罢休,最后东方夏衍被烦得不行,于是便从怀里掏出一个瓷瓶扔给了北辰轩:“这里面是封灵散,可以暂时封住花妖的灵力,你感觉到那只花妖过来的时候就洒在周围,好了,别烦……”

    北辰轩眼睛一亮,还没等东方夏衍把话说完就直奔将军府。

    北辰轩最近频繁出入将军府,众人都知道他是为何而来,守门的家丁连通报都懒得通报就把他放了进去。

    见北辰轩来了,凌皓月赶忙对桃七说道:“桃七,他又来了,快去,看你的了。”

    桃七慵懒地打了个哈欠,然后埋怨道:“这男人有完没完啊,上午刚来过怎么又来了,还让不让人休息了,讨厌死了。”

    桃七不情不愿地化成了人形,看到北辰轩踏进了院子,立马一个移形换影闪到了北辰轩的身边。

    北辰轩感受到了身边的风声,赶忙将东方夏衍给他的瓶子取了出来,打开盖子朝着风声的方向撒了过去。

    “啊!”桃七的惊叫出声。

    听到桃七的惊叫声,凌皓月赶忙出门查看。

    只见桃七一脸白面似的粉末,一张小脸儿潸然欲泣,凌皓月惊了,一个箭步就冲了过去,一把将桃七拉到了身后,冲着北辰轩吼道:“你对他做了什么?”

    见到了桃七的真身,北辰轩的脸立马沉了下来,眼睛也危险得眯了起来:“这只花妖竟然是个男的?”

    “喂,这不是重点好不好,重点是你对他做了什么。”凌皓月说着,突然觉得哪里不对,“北辰轩,你告诉我,你怎么知道桃七是花妖?”

    北辰轩却不理会凌皓月的质问,一双眼睛死死地盯住了桃七,眼神中甚至带着杀意:“他竟然是个男的?”

    桃七被北辰轩杀气十足的眼神盯得有些害怕,身子竟微微地颤抖了起来,感受到了身后人的颤抖,凌皓月回过身去拍着桃七的肩膀安慰道:“桃七别怕,有我在,你不会有事的。”

    见此情景,北辰轩彻底爆发了:“臭丫头,你竟然背着我藏了一个男人,你想死吗?”

    凌皓月反唇相讥:“我乐意,你管得着吗?”

    谁成想北辰轩竟然笑了,只是那笑没有一丝温度:“呵,乐意?好一个乐意。”

    北辰轩的笑让凌皓月心里发毛,但还是硬着头皮道:“是啊,我乐意。”

    北辰轩突然将桃七抓在了手上,那速度快得让凌皓月来不及反应,桃七被吓哭了,楚楚可怜地看着凌皓月:“呜呜,人家不想死啦,快救我啦。”

    “你干什么?快放开桃七!”

    “哼,放开?”北辰轩冷笑一声,“这只花妖是不是一直跟着你,就连洗澡睡觉也一样?”

    凌皓月不假思索脱口而出:“是又怎样,快把他放了,今天你若是敢伤了桃七,从此之后我与你不共戴天!”

    “不共戴天又如何?”一想到这个男人竟然将凌皓月全身都看了个遍,甚至还有可能做了不该做的事情,北辰轩就怒不可遏,掐着桃七脖子的手也收紧了一分。

    “呜呜,快救我啊。”桃七哭得更厉害了。

    凌皓月见桃七有危险,立马一个移形换影移到了北辰轩的身边,想要夺下桃七。

    不成想北辰轩速度竟比她还快,一个闪身便躲了过去。

    “北辰轩,你发什么神经!”凌皓月都快急死了,也顾不得什么了,使出全力和北辰轩打了起来。

    北辰轩眼中的怒火更深了:“你为什么这么拼命?是不是你已经和这个男人在一起了,不想你的情郎死在我手里吗?你们是不是已经……洞房了?”

    听了北辰轩的话,凌皓月哭笑不得,而北辰轩手里的桃七赶忙说道:“呜呜,你说什么啦,人家怎么可能和人类洞房嘛,花妖根本就不会做那种事情的啦,呜呜……”

    听到桃七的话,北辰轩停了下来。是啊,听东方夏衍说过,花妖都是女子,根本就不会繁衍后代,甚至连繁殖后代的器官都没有。

    北辰轩不信,将手摸向了桃七的下腹,那里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

    桃七哭的更厉害了:“呜呜,你干什么摸人家那里啦,讨厌啦。”

    然后北辰轩就将桃七放开了,桃七赶忙躲在了凌皓月的身后,一张小脸儿哭得梨花带雨。

    凌皓月赶忙安慰道:“桃七不哭啊,一会儿我给你报仇啊。”

    桃七一边抽泣着,一边恨恨地说道:“嗯,你也要掐他的脖子,摸他的那个地方!”

    呃……凌皓月一阵恶寒,掐他脖子可以,摸他那里就算了吧,于是她试探性地问道:“不如,我掐他两次脖子,不摸那里了好不好?”

    桃七脖子一梗:“不好!”

    北辰轩笑了,声音轻佻地说道:“娘子,赶快过来为那只花妖报仇吧,为夫等着呢。”

    凌皓月死命地剜了北辰轩一眼,冷冷地说道:“以后再找你算账。”

    说罢,凌皓月便头也不回地拉着桃七进了屋子,然后砰的一下关上了房门。

    得,这下可好了,吃了个乌龙醋,把娘子气坏了。北辰轩懊恼不已,他也知道现在不是见凌皓月的好时候,于是便灰头土脸地回到了皇宫。

    因为封灵散的关系,桃七竟一直化不成本体,成妖之后人形是不需要耗费灵力的,但本体却需要。而如若是花妖想要修炼的话,必须要化作本体才能采集生命原力。而花妖在人形的时候是可以自己修炼出生命原力的,但是桃七却不行。

    封灵散封住了桃七的灵力,自然也就让桃七无法再吸收凌皓月的生命原力了。

    一天过去了,桃七整个人都瘫在了床上,有气无力地嚷嚷道:“啊,我要饿死了。”

    凌皓月没有办法,只得进宫去找北辰轩要解药。

    北辰轩见凌皓月来了,不禁欣喜若狂:“皓月啊,你来了啊。”

    凌皓月冷冷地说道:“别废话,你昨天撒的那个东西是什么?把解药给我。”

    北辰轩失望了,原来凌皓月并不是特意来看他的,而是为了那只花妖才过来找他的。

    “我也没有,那个药是国师给的,他说药效只是暂时的,没有解药。”北辰轩的语气也冷了下来,东方夏衍并没有说过这个药没有解药,北辰轩这样说也是因为凌皓月太在乎那只花妖,故意气她的。

    “如果桃七有个三长两短,我绝不会放过你。”凌皓月放下了狠话就扬长而去。

    北辰轩虽然不情愿,的那还是不想让凌皓月恨上他,于是便去找东方夏衍了。

    “又有什么事儿。”东方夏衍看到北辰轩,脸立马搭了下来。

    本来看到东方夏衍这个脸色,按照北辰轩的性格是会立马走人的。但是这次有求于人,只得厚着脸皮坐在了东方夏衍的身边,见东方夏衍将头转了过去不打算理他,他虽然心里不爽,但还是低声下气的问道:

    “那个……你之前给我的那瓶药有没有解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