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更新时间:2016-08-14 13:09:35本章字数:3386字

    东方夏衍把眼一翻,道:“没有!”

    北辰轩还不死心:“真的没有?”

    东方夏衍显然是不耐烦了,语气相当的不友好:“我说九皇子,你什么时候变得这样啰嗦了。做国师也是很忙的好不好,要是有我能不拿给你吗?那个药效最多持续三天,而且花妖人形的时候也是能修炼出生命原力的,生命原力就是他们的食物,它们不会死的。所以,你说我做解药来干什么!”

    见东方夏衍这个样子,北辰轩也不由得有些恼怒,他也没再说话,而是气哼哼地转身走了。

    又一天的时间过去了,桃七依然不能化成本体,它已然虚弱得连眼皮都抬不起来了,凌皓月虽然急在心里,但却无能为力。

    第三天早上,桃七已经昏迷了,小脸儿煞白,眼看就要不行了。凌皓月只得去国师府求助国师。

    通常来讲,破了国师一次阵,下次再来求见就可不必过阵,而直接由马管家引进门就可以了。

    马管家倒是对这个敢摔国师龟壳的女子印象深刻,而且国师好像算准了她会来,早早地便让他等在外面迎接客人。

    想来这个客人不是别人,正是这位将军府的七小姐了。

    “七小姐,你可是要见国师大人?”马管家在门口恭敬地问道。

    “废话,我来这儿不是见国师难道是来见你的吗?快带我进去!”因为桃七的事情,凌皓月很着急,所以语气难免重了些。

    马管家被凌皓月噎得说不出话来,一张脸憋得通红,似乎是调整了下心情才又说道:“七小姐,跟我来吧。”

    马管家将凌皓月带到了炼丹房,东方夏衍正在炼丹,他的兴趣就是炼制丹药,所以每天忙的也就是这些事情。

    “国师大人,七小姐带到。”马管家和正忙得热火朝天的国师说了一句。

    东方夏衍连头都没抬,只是说:“知道了,没你的事了,你且下去吧。”

    “是。”马管家答应了一声就退了出去。

    凌皓月早就等得不耐烦了,等着主仆俩说完了话,赶忙问道:“你给北辰轩的药到底有没有解药?”

    东方夏衍将头抬了起来,笑道:“自然是没有的。”

    国师大人的笑非常的温暖,让人如沐春风,但是凌皓月却没有心情欣赏:“桃七都快没命了,你能不能想想办法?”

    “我这药只是会将花妖的灵力封住,并没有什么其他的啊,而且最多三日药效就会没有了。”东方夏衍有些惊奇,他这药怎么可能会让花妖没命呢。

    “桃七自己无法修炼出生命原力,必须化成原形才可以从外界吸取,你封了他的灵力,让他如何化成原形?”凌皓月也奇怪为什么桃七被封印了灵力就饿得要死,于是就问他,他就全对凌皓月说了。

    东方夏衍略有所思地点点头:“原来是这样,反正是要死了,要不然你就把他送给我吧。”

    凌皓月警惕地问道:“送给你要干什么?”

    东方夏衍粲然一笑:“自然是用来炼丹了。”

    “滚!”凌皓月现在也听出东方夏衍是在耍她了,她怒吼了一声,然后怒摔房门离开了。

    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住处,桃七竟然醒了,凌皓月惊喜不已:“桃七,你醒了啊?”

    桃七有气无力地埋怨道:“你干什么去了,我的灵力已经回来了,可以化为原形了,可是却找不到你,真是的,你是想让我死吗?”

    凌皓月从未见过桃七如此幽怨的眼神,一时间还有些招架不住:“那什么,我不是去给你要解药了吗,可是国师说没有解药。”

    桃七继续有气无力地说道:“我现在没有力气自己落到你头上了,一会儿我变成了桃花,你就把我放上去吧。”桃七说完便化作了桃花。

    凌皓月走过去将那桃花捡起来放在了头上,顿时觉得体力在迅速的流失,本来是想阻止的,但是想到桃七饿了这么久,还是忍住了想要阻止的冲动。

    桃七吸的这么猛,凌皓月没过一会儿就觉得饿了,现在也不是饭点儿,厨房里也没有现成的吃食,饥肠辘辘的凌皓月只得上街去买些现成的。

    古代的街道非常热闹,之前凌皓月被很多事绊住了,根本就没有时间和心情来逛街。再说了,前世的凌皓月除了是个特工之外,还是个彻头彻尾的宅女。

    因为职业的原因,她根本就不想出门,因为每次出门都意味着要执行任务,面临生死考验,所以她对于出门这件事很是抵触,没有任务的时候,她就一直在家里呆着,买菜做饭的事情都交给星儿,星儿倒是很喜欢出门。

    一想到星儿,凌皓月的心就一个劲儿的抽痛。

    走了好一阵子,凌皓月终于看到了一个卖烧饼的小摊儿,她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冲到摊子前抓起烧饼就吃了起来。

    凌皓月的这个举动惹恼了卖烧饼的商贩,他赶忙阻止道:“哎,我说,你一个姑娘怎么好意思冲过来吃白食呢?见你这穿着也不像是乞丐啊。”

    凌皓月不理他,继续埋头吃自己的。

    商贩见凌皓月不拾他这个茬儿,顿时就急了,赶忙把凌皓月推了出去:“走走走,别在我这儿吃白食,要么给钱,要么滚蛋,看你一个姑娘,之前吃的就不跟你计较了,就当我喂了狗了。”

    凌皓月把眼一眯,语气异常冰冷,竟如千年的雪山一般:“你说谁是狗?”

    商贩被凌皓月的语气惊得一哆嗦,但还是硬着头皮道:“说你呢怎么的,许你吃白食,还不许别人说啊。”

    凌皓月其实也很无奈,她也不想吃白食。可是刚刚出门出得急,忘了带钱了,再说她出门也没有用钱的地方,于是就没有带钱这个习惯了。

    这说起来也是自己理亏,凌皓月虽然心里不高兴,但也就没打算和商贩计较,只是冷冷地说道:“一会儿我派人给你送钱来。”

    说罢,凌皓月抬脚就要走。

    见凌皓月的语气软了起来,商贩还不干了,这吃白食的倒有理了,刚刚那是什么态度啊。若是这个姑娘刚才服个软儿,其实他也就算了,他也不是个硬心肠的人,可偏生这个姑娘态度还狂得要命,商贩一下子就来了气,他赶忙拦住了凌皓月,声调陡然提高了八度:

    “我说你吃白食是不是狗?你若承认了,那些烧饼我就当喂狗了,你若不承认,那么现在就给我拿出钱来!我才不信一个吃白食的能派出人来送钱,看你这样儿,你这身衣服也是偷来的吧……”

    周围的人都围了上来,凌皓月满脸黑线,原来看热闹不只是现代中国人的传统,连东临国都有这个传统。

    商贩越说越过分,但是这么多人在场,凌皓月也不好发作。

    “呦,这不是将军府的七小姐吗,什么时候落魄到要来吃白食啊。”一个尖刻的女声传了过来,打断了商贩的絮叨。

    穆如娆经常出门,而且一出门便是特别大的阵仗,让人想不知道她是谁都难。

    商贩一听这话,赶忙放开了手,神色有些慌张,也有些疑惑:“将军府七小姐?那不就是桃花仙子,未来的九皇子妃吗?”

    商贩的话在场众人都听到了,再抬眼看去,就看到了凌皓月头上的蓝色桃花。这世界上除了听说桃花仙子的桃花是蓝色的,再也没有人在别处见过蓝色的桃花。

    于是除了穆如娆及他的随从,包括卖烧饼的商贩在内,在场所有人都跪了下来:“参见桃花仙子。”

    凌皓月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惊呆了。

    商贩战战兢兢地继续说道:“小人嘴贱,还望仙子不要怪罪。”商贩一边说着,还一边自抽嘴巴。

    穆如娆气得要死,没想到自己一句话竟然替凌皓月解了围,她冷哼了一声,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凌皓月也没有久留,赶紧回了将军府。

    穆如娆今天出门是为了入宫参加赏花宴,昨日立她为太子妃的旨意已经宣下,今日依照惯例便是皇后请众人来到赏花宴为未来的太子妃结善缘。

    赏花宴请的是所有与太子同辈的官家子女以及皇亲国戚,皇后为了不得罪人,大体上是所有人都会请到的。

    这不,凌皓月一回到将军府就收到了请帖,说是皇后娘娘中午要举办赏花宴,邀请她去赴宴。

    凌皓月再如何的狂妄,皇后娘娘的面子还是要给的。再说赏花宴上也少不了吃食,皇宫中的食材自然是比外面的要营养。

    眼看天色已近中午,凌皓月草草梳洗打扮了一番,换了一身肃静的白色裙装,头上用簪子简单地挽了个髻,也不管桃七的位置就进了皇宫。

    赏花宴还是在老地方举行,凌皓月轻车熟路地来在了宴会现场。

    因为是中午,所以御花园里除了摆设了案桌糕点以及酒水,还在每个案桌上架设了一个遮阳的伞状的布幔。

    人来的还不是很多,凌皓月随便找了个角落坐下,然后便吃起了桌上的糕点及水果。

    中午时分,人渐渐地来齐了,最后皇后挽着穆如娆登场,太子紧随其后。众人都知道了穆如娆被赐婚给太子的事情,而和将军府七小姐不同的是,皇后似乎很喜欢这个儿媳妇。

    也难怪,穆如娆毕竟是皇后的亲侄女,哪有不喜欢的道理。

    穆如娆和北辰墨在最前面的位置坐下,两人看起来还算亲密,看来太子对于自己这个太子妃还算满意。

    众人心里也都明白了该巴结谁了,恐怕穆如娆便是日后的皇后,有机会巴结便巴结着,对自己那时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最后,让大家瞠目结舌的是,九皇子北辰轩竟然也来了!

    九皇子狂妄,从不屑于参加宫中的宴会,但最近两次皇后娘娘举办的赏花宴,他竟然都来了。

    北辰轩没有理会众人的惊诧,而是径直找到了凌皓月,走到她旁边坐了下来。

    于是躲在角落里大快朵颐的凌皓月便成了众人的焦点。

    穆如晓看到凌皓月这气就不打一处来,这个女人来得正好,她一定要让这个女人当众出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