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更新时间:2016-08-14 13:09:42本章字数:3324字

    凌皓月依然旁若无人地吃着糕点。桃七饿疯了,到了凌皓月头上根本就不管不顾开始狂吸起了生命原力。

    而桃七这样做的结果就是,凌皓月又再一次变成了大胃王。

    北辰轩打从进门开始就一直盯着凌皓月,看到了凌皓月头上的桃花,北辰轩就知道那只花妖无恙,心中不觉长舒了一口气。

    “皓月……”北辰轩凑到了凌皓月的耳边喊了一声,声音前所未有的温柔,带着蛊惑人心的力量,惊得凌皓月手里的糕点都掉了。

    北辰轩低低地笑出了声,声音低沉,煞是好听。

    凌皓月回过神来,狠狠地瞪了北辰轩一眼:“你发什么神经?”

    北辰轩不容分说,一把就将凌皓月揽到了怀里,将脸埋在了凌皓月的颈窝处,声音闷闷地说道:“以后不要再不理我了。”

    凌皓月还从未见过北辰轩这个模样,一时间竟忘了如何反应。

    众人全都看向了这边,一双双眼睛全都是不可思议,洁癖从不让人碰的九皇子竟然主动去抱女人,而且还亲昵得不得了!

    这个世界疯了!

    不只是这个世界疯了,就连坐在前面的穆如娆和北辰墨都要疯了,气疯的!

    穆如娆恶狠狠地盯着凌皓月,恨不得用眼神将她千刀万剐,而北辰墨也同样恶狠狠地看着凌皓月,他可不敢瞪北辰轩,他这个阴晴不定的九弟,说不定哪天晚上就把他杀了。

    现场的气氛顿时紧张了起来,没有一个人出声,本该热闹的宴会竟然安静得出奇。

    皇后见冷了场,便开了口:“我们赏花去如何?”

    众人自然是不敢拂了皇后的意思,纷纷点头称是,只有一个冷冷的声音说道:“我们不去。”

    说话的正是北辰轩,而北辰轩所指的我们,应该就包括凌皓月了。

    皇后的脸色不好看了,但也不好发作。一来皇后仁德宽厚,如果和北辰轩这个小辈计较便显得小肚鸡肠;二来北辰轩是皇帝最宠爱的儿子,甚至宠爱到他将刀架在脖子上都不怪罪的地步,任是如何,皇后都只能将这不快憋回去。

    这就是身在高位的悲哀,身在高位常要思前顾后,根本不能洒脱地做自己。

    但是北辰轩得罪不得,那小小的将军府七小姐还是不在皇后眼里的,于是她斜睨着凌皓月,问道:“七小姐要不要同本宫一起?

    看起来是询问,实则所有人都知道,上位者问出这句话,大多数的答案只有一个,那便是要。

    凌皓月却偏偏不给皇后面子:“不要。”

    皇后恨得咬牙切齿:“真的不要?”

    还没等凌皓月答话,北辰轩便不耐烦地打断:“说了不要就是不要,皇后难道耳朵聋了不成?”

    放肆,实在是太放肆了!皇后的肺都要气炸了,她好歹也是当今皇后,这两个人竟然一点面子都不给,任是皇后再仁德宽厚,也是忍不住火气了。

    “北辰轩,我好歹也是当今皇后,是你的长辈!你竟敢说长辈耳朵聋了,就不怕我告诉你的父皇,让你父皇治你的罪吗?”

    北辰轩连理都没有理皇后,只是一副你爱咋样就咋样的欠扁表情。

    皇后虽然被北辰轩气得不轻,但是也拿他没有办法,只得愤怒的一甩袖子便离开了。

    众人也都呼啦呼啦地跟着一起跟着皇后离开了,转眼间四周只剩下了北辰轩和凌皓月两个人。

    “你不该这样对皇后的,借口说身体不舒服也算是给皇后些面子了,关系闹得太僵对你并不好。”凌皓月语重心长地劝慰道。

    北辰轩却满脸的不在乎:“既然知道她要害我,我又何必对她客气。不杀她便是给她天大的颜面了。再说,我和她闹得越历害,她越是不敢轻举妄动。”

    “既然如此,皇后办的赏花宴你为什么还来?”凌皓月对北辰轩的说法嗤之以鼻。

    北辰轩用手指刮了刮凌皓月的鼻尖,语气里满是宠溺地说道:“傻丫头,我来能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来见你。”

    凌皓月的脸腾地一下就红了,她赶忙把脸转到了别出,不想让北辰轩看出她的糗态。

    北辰轩似乎是特别喜欢凌皓月这个样子,竟然笑了出来,一边笑一边还在凌皓月耳边低声说道:“你真可爱。”

    凌皓月的脸更红了,见凌皓月这娇羞的模样,北辰轩实在是忍不住了,将凌皓月通红的脸扳了过来,双唇覆上了凌皓月的娇唇。

    正待北辰轩要进一步的时候,赏花的众人却已经回来了,凌皓月被脚步声惊得赶忙推开了北辰轩。

    一行人没走出多远,皇后便说胸口疼回宫休息去了。众人本来就是陪着皇后一起的,皇后走了,他们也就回来了。

    毕竟谁也不想在这大中午地顶着大太阳在外面赏花。

    走在最前头的是北辰墨和穆如晓,他们正好看到了北辰轩吻上凌皓月的那一幕,而之后的人就没有这个眼福了。

    北辰轩像没事人儿一样,众人不疑有他,一一落了座。

    而座位上的穆如晓都要气死了,平时北辰轩连碰都不让她碰一下,这下倒好,对这个女人又是抱又是亲的。

    北辰墨的脸色也不好看,凌皓月本该是他的啊,就这么生生地被北辰轩抢了去。

    北辰墨一边想着,一边上下打量着穆如晓,虽然长得也不难看,但却没有凌皓月那出尘若仙的气质。再看到凌皓月少见的脸红模样,更显得娇媚动人。两人根本一个似天上的仙女坠入凡尘,一个就是普通的庸脂俗粉,即便是穆如晓长得再好看,也只是个俗艳。

    感受到了北辰墨的鄙夷,穆如晓怒了:“太子,我说你这眼神儿什么意思啊?”

    北辰墨回答得倒是老实:“觉得你不如月儿好看啊,本来月儿该是太子妃的,却被九弟抢了去,这才便宜了你。”

    穆如娆一听这话就炸了毛,声音陡然间提高了八度:“月儿?你喊得可够亲密的啊,你以为我愿意当这个太子妃啊,我喜欢的是辰哥哥!”

    穆如晓的声音很大,在场的人全都听到了,现场一片鸦雀无声,北辰墨的脸黑极了:“太子妃,注意你的言行,莫要失了礼数。”

    穆如娆顿时反应了过来,连忙向众人解释道:“我刚才与太子开玩笑呢,大家千万莫要往心里去啊。”

    不往心里去才怪呢,在场的人们那颗八卦的心在疯狂地猜测着,这太子妃口中的月儿和辰哥哥究竟是谁。

    答案显而易见,傻子才猜不出来。众人窃窃私语,这下好了,没让凌皓月出丑,穆如晓自己倒先出了一回丑,甚至还拉上了北辰墨。

    凌皓月有些呆不下去了,那声月儿让她想起了北辰墨将她诓到太子宫之后的事情,虽然是没有让他得逞,但凌皓月心里却腻味得很。

    好在凌皓月坐的地方比较偏僻,就算是走了也不会被人注意。于是她便放下手中的糕点悄悄站起身想要溜走,并且在心里一再地发誓,下次再遇到皇后设宴,打死她都不来了。

    北辰轩见了,连忙跟了上去。

    穆如娆可不会就这样轻易放过凌皓月,见她要走,赶忙喊住了她:“七小姐,听说你琴艺了得,不如我二人比试一番如何?”

    穆如晓这纯粹是胡扯,哪里有人见过凌皓月弹琴,还琴艺了得,这穆如娆摆明了是要为难凌皓月。

    东临国的琴只有武者才能弹得响,凌皓月这个出了名的废物小姐,不能习武的体质人尽皆和,怎么可能会弹琴。

    但是现场没有人敢提出非议,北辰墨也只是狠瞪了一眼穆如晓以作警告。

    北辰轩刚要开口为凌皓月解围,却被凌皓月拦下了,她唇角一勾,自信满满地应下了这场比试。

    在现代的时候,凌皓月特意为了一个爱好古筝的目标去苦练过中国古典十大名曲,现在正好派上了用场。

    穆如娆命人准备了两架琴,凌皓月一看顿时心里就有了底,虽然东临国的琴的造型与现代的古筝略有不同,但原理却还是差不多的。

    穆如娆率先走了过去,摸弄起了琴弦,一首哀婉的曲子想起,让人沉醉。

    一曲终了,现场响起了震耳欲聋的掌声。

    穆如娆自幼抚琴,那琴艺是出了名的,很少有人能胜过她。

    等现场安静了下来,穆如晓向着另一架琴做了一个请的姿势:“七小姐,我弹奏完了,该你了。”

    凌皓月

    走到了琴前坐下,随意拨弄了一下琴弦,竟然没有出音儿。

    穆如晓笑了,回到了座位坐下,一脸兴奋地等着看凌皓月的笑话。

    凌皓月愣了一下,这琴弦竟然这般硬,劲儿使小了都拨不动的吗?

    凌皓月加重了些力气再次拨弄琴弦,琴响了,穆如晓的脸色变了,这个废物小姐竟然能弹得动琴弦?

    那也无妨,弹得动也不证明能弹的好听,穆如晓在心里安慰自己。

    凌皓月又拨弄了几下,发现这琴的弹奏手法和古筝差不多,只是使得力气要大一些,不过这也难不倒凌皓月。

    熟悉了琴的音色之后,凌皓月开始弹奏了起来。

    《梅花三弄》的旋律响起,众人不再出声。

    梅花三弄之所以称为三弄,是因为此曲结构上采用循环再现的手法,重复整段主题三次,每次重复都采用泛音奏法。

    泛音奏法在东临国本就是闻所未闻,众人都陶醉在了凌皓月这出神入化的手法当中。只听得此调悠扬悦耳,又显清秀之气。

    再加上凌皓月一袭白衣,素雅淡然,让众人仿佛置身于仙境。

    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

    一曲终了,现场依然安静如斯,过了好一会儿,才从那仙境中回过神来。

    之后便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甚至还有人在不住地叫好。

    凌皓月微笑着站起身,看向了穆如娆:“敢问太子妃,这次比试可是谁赢了?”

    穆如娆一时语塞,不知该如何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