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更新时间:2016-08-15 14:23:01本章字数:3352字

    凌皓月极其严肃地将北辰轩白天黑夜不同人格的事情告诉了他。

    听了这话,北辰轩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笑了起来:“皓月,你是开玩笑的吧,算啦,别逗我了,我是不会相信你的。”

    见凌皓月依然一脸认真,丝毫没有一点戏谑的意思,北辰轩狐疑道:“难道是真的?”

    凌皓月继续追问道:“你是不是从来不记得自己晚上做过些什么?”

    北辰轩满脸疑惑地问道:“晚上,什么是晚上?”

    以前常听人提起晚上、天黑、月亮、星星之类的,但是北辰轩的记忆里却从来没有过晚上,所以他一直以为那所谓的晚上全部都是别人臆想出来的,但是现在看起来,好像并不是这个样子啊。

    凌皓月满头黑线,这白天的北辰轩竟然连晚上都不知道。凌皓月继续不死心地问道:“你难道没有感觉到哪里不对劲吗?”

    北辰轩想了想,好像确实是觉得自己每隔六个时辰都会忘掉一些事情,甚至在前一刻他还在书房里,下一刻却已经躺在了卧室。

    白天的北辰轩从来不知道,他之所以会瞬间变换了地点,是因为他实际上已经经历过了一个晚上。

    别人不说,北辰轩倒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这次凌皓月说了出来,北辰轩便觉得蹊跷。为什么他从未经历过别人口中的晚上?

    见北辰轩的脸色松动了,凌皓月继续趁热打铁:“这下我说的话你总该相信了吧,我去问过国师了,他说南诏国神医也许可以治好你的病。我们一起去南诏找那个神医去吧。”

    北辰轩面露难色:“可是,如若是我晚上会变成另一个人,万一晚上的我不愿意去南诏,他回来了怎么办?”

    凌皓月早就想好了这个问题:“这好办,我去找国师要些强力安眠的药物,在那个他出来之前你就吃掉,然后我再把你绑起来,这不就解决了吗?”

    北辰轩嘴角抽搐,这个办法,也就这个女人能想出来。但是北辰轩觉得自己老是这个样子也不是个办法,于是便同意了一同去南诏国找神医。

    敲定明日启程之后,凌皓月便回将军府收拾了行李,和凌家家主打了个招呼,然后就去国师府要来了安眠药。

    为了防止晚上的北辰轩出来捣乱,也为了试验安眠药的效果。凌皓月赶在晚上之前又去了一趟皇宫。

    北辰轩以深入各国观察动向为由,取得了皇上的首肯,凌皓月去的时候,他正在收拾行李。

    凌皓月将药给了他,他相信凌皓月和东方夏衍都不会害他,于是便果断的吃了下去。

    凌皓月来的时候也将行礼拿了过来,就想整个晚上看看北辰轩吃了药后的反应,如果没有效果,还得另想办法。

    好在,国师不愧是国师,安眠药的作用非常强大,北辰轩吃过药之后一觉便睡到了天光大亮。

    一夜无惊无险,北辰轩一睡醒,二人就踏上了旅程。

    此行去往南诏国要大概半个多月的行程,东临皇城靠南,而从皇城去往南诏国,比从皇城去往东临北方边境城市还要近上许多。

    两人骑了一黑一白两匹马,凌皓月座下的还是之前去剿匪骑的那一匹。凌皓月突然就想起了北辰轩让她去剿匪的时候给李勇留下的那个哨子,可惜这个事情是晚上的北辰轩干的,白天的又不知道,就算是凌皓月想埋怨一番,也找不到人。

    每到傍晚,两人便会停住脚步,找个客栈先住下,可是没有客栈的地方就麻烦了,于是两个人又买了一辆马车,没有客栈的时候,两个人干脆就在马车里睡下。

    时光飞逝,这一日两人已经到了东临国最南边的城镇,过了这个城就到了南诏国的地界儿了。

    这个边陲小镇并不大,但却是很繁华,经常有来往于东临与南诏的人们在这个城镇歇脚。

    南诏国善蛊毒,但是蛊毒这个东西极阴邪,只有女子的阴柔之体才能驾驭,男子根本不能修习蛊术。

    正因如此,南诏国便成为了天泽大陆上唯一一个女子为尊的国家,除了皇家的王子常常作为使者去参与各国间的外交活动之外,南诏国所有的官位都是女子来做的,而男子只不过是女子的附庸,同其他国家的女子的地位一样。

    所以这个镇子来来往往的竟有很多的女人,那些女人大多一身暗色的衣袍,浑身透着阴邪之气。

    南诏国女子或多或少的都会些蛊术,和这些阴邪的东西打交道打得久了,身上自然会带上这些东西的气息。

    街上也偶有几个南诏国的女子带着男子的,但是男子虽然比女子魁梧得多,但却大多低眉顺眼,不敢造次。

    正直晌午,凌皓月和北辰轩来在了小镇最大的一个饭庄,这边陲小镇周围千里之内都只散布这几个村庄,村庄里连个像样的饭庄都没有。

    几天来,两个人一直吃得非常简单,这好不容易来到了一个有饭庄的城镇,两个人自然是要好好慰劳一下自己的胃口。

    现在正是吃饭的时间,饭庄里人满为患,所以两个人并没有订到包间,只得在大堂里将就了。凌皓月也正好饶有兴趣地看着饭庄里的女人们趾高气扬地数落身边的男人们,而那些五大三粗的老爷们儿们还小媳妇儿似的委屈地低着头,不敢还嘴。

    凌皓月根本就不知道南诏国是个女尊的国家,因为其他国家了解南诏国风俗的男子为了防止自家的女人修习巫蛊,都是绝对不允许自家的女人踏入南诏国的,甚至连南诏国的风俗都很少对外言讲。

    他们害怕,如果自家的女人修习了巫蛊之术,他们的绝对统治地位就不保了。

    南诏国派出王子参加外交,也是为了照顾其他国家上位者的情绪,否则惹怒了他们,小小的南诏国还是承受不住大陆上所有男权为主国家的怒火的。

    作为皇族,北辰轩对于南诏国的风俗倒是早有耳闻,但是像他这样狂妄的人,是绝对不会相信一个女人学了巫蛊之术就能取代男人的地位的。

    所以他并不担心凌皓月进入南诏国之后会发生什么,就算发生了,她也只能是他的女人,这一辈子都休想逃出他的手心。

    因为人多,菜上的并不快,两个人等了好久才等到菜上来。但是两个人也没说什么,他们也都不是不讲理的人,再说两个人都狂傲得要命,根本就不屑于为难店小二。

    “讨厌啦,闷死我了,那个死男人太可恶了!”桃七又一次的抱怨了起来。

    从两个人启程的那天开始,北辰轩就把桃七塞进了凌皓月的发髻里,并且恶狠狠地说道:“挡上他,不能让他把你看光光!”

    凌皓月其实很想说:“他在头顶,而且还这么小的一朵,根本什么都看不见。”

    但是见北辰轩一副醋意十足的模样,凌皓月突然觉得这种被在乎的感觉很好,便没有说出口。这下可算是苦了桃七,看不到沿途的风景也就罢了,还经常被凌皓月无视。

    好在晚上的时候,凌皓月便会将桃七放出来了。

    凌皓月一边吃着菜,一边小声对北辰轩说道:“桃七又在抱怨了,要不就放他出来吧。”

    北辰轩把脸一板,态度异常坚决:“不行。”

    凌皓月悄声对桃七说道:“桃七,你看我也给你争取了,你也知道他很厉害,我打不过他嘛,你就忍忍吧哈。”

    桃七的语气极其委屈:“我的命好苦……”

    还没等桃七说完,便被一个女子暴怒的声音打断。

    “没有包间?知不知道这位是谁,这位可是我们南诏堂堂的三公主殿下,你敢说没有包间?”

    凌皓月抬眼望去,只见门口站着几个女子,为首的衣着华丽,而其他几个穿的很显然是侍卫的服装,而刚才说话的,便是这其中一个侍卫模样的女子。

    只见店小二擦了下额头的冷汗,一脸为难地说道:“客官,还请您几位将就着在大堂就餐吧,包间都满了,实在是腾不出地方了。”

    那个侍卫模样的女子上前一步就拽住了店小二的衣领,一脸狰狞地说道:“今天你若是不给我们腾出地方,我就拆了你这个店!”

    店小二倒是个倔脾气,把脖子一梗道:“说没有地方那就是没有,客官若不喜欢,大可去别家,在这儿为难我一个跑堂的算什么本事?”

    侍卫模样的女子爆喝一声:“找死。”然后一把将店小二扔了出去,之后便不由分说地开始砸起了店,在座就餐的人们纷纷夺路而逃,谁都看得出这几个女子不是好惹的,没有人想惹这个麻烦。

    凌皓月本来也是不愿意招惹这个麻烦的,但是女子的行为却严重影响到了她的正常进餐,这令她很是不爽。

    于是她轻蔑地笑道:“南诏国的公主,竟跑到东临国的地方撒起野来了,胆子可是不小啊。”

    砸店的女子听到凌皓月的话,立马怒气冲冲地朝着凌皓月冲了过来,抄起一把椅子就要往凌皓月的饭桌上砸去。

    自从有了桃七,凌皓月的速度今非昔比,甚至都能和北辰轩这个变态周旋几个回合,更何况是这个只比普通人强一点的女子。凌皓月迅速站起身,一把抓住了女子的手腕,然后将她整个手臂反扭到身后。

    整个动作还不到一个呼吸的时间便已经完成,女子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已经被凌皓月制服了。女子回过神来拼命想要挣脱,但却是徒劳,凌皓月的手上似有千斤力气,竟压制得她动弹不得。

    南诏国三公主身后的几个人刚想要上前,却被她拦住了。她自然是看得出凌皓月的武力是远在她这些护卫之上的,而且她还有个底牌,根本犯不着去让她们送死。

    凌皓月手下一用力便将手里的女子推到了三公主的身边,然后冷冷地说道:“本姑娘今天心情还不错,就暂且饶你们一条狗命,还不快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