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更新时间:2016-08-16 11:44:23本章字数:3384字

    听到凌皓月的话,三公主的脸立马黑了下来,她缓缓地走到凌皓月的面前,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她,冷冷地说道:“你难道不知,南诏国的女子皆精通蛊毒之术,甚至南诏国的女王陛下还可做法召唤上仙,区区一个东临国,又怎能吓得住我?”

    于是凌皓月微微一笑,说道:“既然如此,那南诏女王为何不召唤上仙横扫各国,一统天下?”

    南诏国的女王确实能够召唤来上仙,但是上仙却不会为人所用。她本想把这一点说出来吓唬吓唬眼前的凌皓月,因为南诏国的子民都是极其敬畏女王殿下的,因为他们并不知道,女王殿下召唤出来的上仙只能用来吓唬人,剩下的什么也做不了。

    三公主胸有成竹的看着想要看到凌皓月恐惧的模样,却不想凌皓月丝毫不为所惧,甚至还抓住了她话中的纰漏。

    三公主气急败坏地说道:“你作为南诏国的子民,难道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家的威风吗?”

    凌皓月一愣,南诏国子民?她什么时候成南诏国子民了?但是现在显然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因为三公主身后的一个护卫已经一个跨步上前指着凌皓月的鼻子吼了起来:“放肆,你竟敢对女王陛下无礼,你不要命了吗?”

    凌皓月伸出手来拍掉了女护卫的手指,一脸嫌恶地说道:“拿开你的脏手。”

    那个护卫还要发难,却被三公主制止了。三公主看着凌皓月竟然笑出了声,只是那笑多少有些阴森:“想来你是听说过南诏女王手下的巫蛊圣手苗翎的盛名的,现在就让你尝尝她的厉害吧。苗翎,动手!”

    三公主话说了很久,凌皓月仔细观察四周,但四周却没有一丝动静,凌皓月心头升起不详的预感。

    没过一会儿,只见桃七用来压制凌皓月香气的灵力化成了护罩,将一只长约三寸的黑色虫子弹飞了出去。

    虽然凌皓月答应桃七可以为所欲为,但是桃七也并不想给凌皓月惹麻烦,除了变成自己的本体颜色之外,其他的一切还是自觉按照凌皓月之前的要求做了。

    而且在凌皓月身上留下灵力在关键的时刻可以保命,毕竟凌皓月的生命也关乎桃七的生命,他也不会吝啬。

    只听门外一个女声疑惑地咦了一声,然后便走入了屋内。

    来人大概也就十七八岁的年纪,身着类似现代苗族的民族服饰,长得还算娇俏可人,但双眼泛红,浑身上下透着极重的阴邪之气,让人不敢靠近。

    这个女孩就是苗翎。苗翎来在了凌皓月的身边,一字一句地问道:“你身上那是什么?竟然能将我的黑煞弹飞?”

    凌皓月坐在了椅子上,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良久才淡淡地说道:“我凭什么告诉你?”

    女孩没有说话,只是阴惨惨地笑了起来,之后,凌皓月身边一直在看戏的北辰轩竟然啊的大叫了一声。

    凌皓月赶忙回头,见北辰轩一脸痛苦地用手捂着肚子,忙问道:“你怎么样了?”

    北辰轩疼得说不出话,而一边的苗翎却咯咯地笑了起来。

    凌皓月站起身,手迅速地掐住了苗翎的脖子,怒吼道:“你对他做了什么?”

    苗翎停住了笑,一双泛红的眼睛盯着凌皓月,眼中没有一丝惊慌,反倒是一眼的审视与玩味:“告诉我,你刚刚为什么能将我的黑煞弹飞?”

    凌皓月松开了手,极力稳住自己的情绪,然后平静地说道:“只要你把他治好,我就告诉你。”

    苗翎轻蔑地笑了起来,学着凌皓月刚刚的语气说道:“我凭什么相信你?”

    凌皓月不忍见北辰轩痛苦的样子,于是便说道:“我身上有件护身的宝物,你的黑煞应该就是被我的宝物弹飞的。”

    听了凌皓月的话,苗翎来了兴致,忙问道:“你那宝物在哪里?拿出来给我看看如何?”

    凌皓月犹豫了,说什么她都不可能将桃七拿出来,眼前的女孩儿显然是要抢夺她的宝物,可是看着北辰轩疼得冷汗直流的模样,凌皓月又不忍心。

    该怎么办呢?

    正在凌皓月左右为难之际,北辰轩强忍住痛站起身,艰难地开口道:“我们走。”显然,他已经为凌皓月做出了选择。

    凌皓月刚想开口,却见北辰轩艰难地摇了摇头,然后将手指向了门口。凌皓月也知道北辰轩是个固执的人,也就不再说话,站起身扶着北辰轩就往外走。

    苗翎没有动,她除了蛊毒便没有了其他的攻击手段,而蛊毒对凌皓月并没有作用,她自知自己根本不是凌皓月的对手,也就聪明地没有上去送死。

    走到门口的时候,站在门口的三公主突然将二人拦了下来,她贪婪地看着北辰轩,说道:“这个小子长得还不错,留下做我的男宠吧。”三公主说到这里,恋恋不舍地将目光从北辰选的身上移开,看向了凌皓月,而后继续说道:“如果你答应把他留下,我便立即让苗翎为他解除蛊毒,如何?”

    北辰轩刚想要愤怒地拒绝,但却被凌皓月打断了,她嬉笑了一声,说道:“好啊,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三公主一见有门儿,赶忙问道:“什么条件?”

    “我要和他一起去。”

    三公主皱起了眉头,不悦地说道:“你去做什么?”

    凌皓月冷声说道:“那你就别管了,总之我要和他一起去,这条件你答不答应?”

    三公主犹豫了,说实话,她还从未见过这样俊朗的男子,但是带一个武功高强又不惧蛊毒而且来历不明的女人回宫,恐怕会生出事端。

    见三公主犹豫不决,凌皓月也不再和她废话,推开她的手就要离开。她想要走,在场的人根本拦不住她。

    三公主咬了咬牙,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说道:“好,我答应你,但你必须吃下云消丸,消去全身的武力。”

    三公主说罢便从怀里掏出了一个樱桃大小的橙黄色的药丸,一脸自豪地继续说道:“这云消丸可是出自我们南诏国神医之手,只需一粒,就能让一身武艺的人武力尽失。”

    凌皓月本来是想要假意答应下来然后让那苗翎给北辰轩解蛊的,但是一听要消去功力,就犹豫了,而三公主的拿一句出自我们南诏国神医之手却让凌皓月眼睛一亮,然后没有一丝犹豫地点头道:“好!”

    凌皓月之所以答得这样干脆,是因为她会魔术,可以将那云消丸放进口腔之后再神不知鬼不觉地拿出来。

    凌皓月将头埋在了北辰轩的耳边,拿手捏了下发髻,似是在对北辰轩说什么,但是凌皓月然却极其小声且迅速地对桃七说道:“桃七,待会儿我吃了那个云消丸之后,你就用灵力把我和北辰轩的功力都封起来。”

    桃七幽怨的说道:“你捏得我好痛啊!我以前可没有封过你的功力,不知道能不能封住,到时候封不住你可不要怪我。”

    凌皓月没有答话,因为三公主已经将云消丸举到了她的面前。

    凌皓月将药丸接了过来,然后便扔进了嘴里,三公主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凌皓月吞药丸,直到凌皓月将药丸吞了下去,才算放下心来。凌皓月趁着公主放松下来的时候,将手移到了嘴边打了个哈欠。

    然后顺势将藏在舌根底下的药丸迅速推了出来抓在了手上,然后凌皓月便用魔术手法将手中的药丸便没了。

    凌皓月手法极快,三公主并没有发现,之后桃七便用灵力将凌皓月的丹田封了起来,之后筋疲力尽地说道:“我没有力气再封那个讨厌的男人了,那个男人的丹田很强大,我的灵力刚一接触便会被打散”。

    凌皓月没有答话,但心里却着起急来,万一被那公主发现北辰轩有武力,那公主肯定会喂他吃这个药丸,那可怎么办啊。

    凌皓月心里虽急得要命,但表面上却不动声色。

    三公主等了约莫十分钟的功夫,让一个护卫试了试凌皓月的身手,果然再也感觉不到武力的波动。

    三公主高兴地叫来了苗翎,让苗翎替北辰轩解蛊。

    蛊毒下起来容易,解起来却很难,而且苗翎心里也有自己的思量,万一北辰轩的武力也很高该怎么办?所以苗翎只是给了北辰轩抑制毒蛊发作的药物,并没有打算彻底解蛊。

    好在,苗翎本身并不习武,所以也看不出来一个人究竟有没有武力。

    北辰轩早就已经疼得说不出话来了,但是一双眼睛却还是愤怒地瞪着凌皓月,刚才这个女人竟然答应让他去给别的女人做男宠,实在是可恶至极!

    而苗翎却在心里暗暗吃惊,这个男人中了她的断肠蛊,断肠蛊可是这世界上最痛苦的蛊毒,平常人根本承受不住这种痛楚,早早地便会痛晕过去。而北辰轩竟然能忍到现在不晕倒,单是这份意志力就不是寻常人能做到的,这让苗翎更加的坚定了不完全为北辰轩解蛊毒的决心。

    苗翎给北辰轩塞了一个药丸,然后,北辰轩便极其不甘地昏睡了过去。

    三公主忙不迭地过来和凌皓月一起将北辰轩扶到了自己的马车里,凌皓月一阵恶寒,为了找到神医,她竟然就这么将北辰轩给卖了。

    三公主将北辰轩整个抱在了怀里,一脸痴迷地看着北辰轩的脸,凌皓月虽然有些吃味,但还是忍住,老老实实的坐在了马车的一角。

    而坐在马车里的凌皓月也没闲着,一直让桃七试着封印住北辰轩的武力,如果北辰轩醒来一掌就将这三公主拍死,那神医的线索又要断了。

    桃七还算争气,在试验了三次之后,终于成功地将北辰轩的丹田封住了。按理说桃七是不能在一个人非自愿的情况下封印住一个人的武力的,如若可以的话,话桃七就无敌了,何必还要见到高手就跑。

    而桃七之所以能封住北辰轩的武力,有很大的原因是因为北辰轩此时正在昏迷,而且刚才强忍疼痛也耗费了不少体力,丹田的抵抗力要弱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