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

    更新时间:2016-08-16 11:44:29本章字数:3298字

    要说这三公主多少也有点儿缺心眼儿,根本就没想过北辰轩也有武力,只是觉得刚才北辰轩一直不出手,而且看起来也不过是个普通的男宠,肯定是个没有武力的普通人。

    这三公主可是南诏国王宫里出了名的好色之徒,经常在南诏国物色美貌的男子。这次苗翎被女王派去东临国办事,这三公主偏要跟着去物色几个外族的男子。

    女王拗不过自己的女儿,只好答应了,并嘱咐苗翎好生照顾她。苗翎虽然极不情愿,但这毕竟是女王的吩咐,只得答应了下来。

    一路上,这三公主不住地惹是生非,让苗翎头疼得要命,所以她常常走在后面,根本不愿意和这个傻缺公主同行。

    这次这公主竟然要带两个来路不明的人回去,苗翎本想劝阻,但是想到凌皓月身上的宝贝,又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现在这个女人已经没了武力,想来那个宝物迟早会是她的了,想到这里,苗翎忍不住舔了舔嘴唇,竟然能挡住她的黑煞,这宝物一定非同凡响。

    凌皓月坐在马车里,看着三公主抱着昏迷的北辰轩摸来摸去狂吃豆腐,凌皓月的心里只是有些吃味,倒也没有太过反感。

    因为,这毕竟不是北辰轩自愿的,况且还是凌皓月亲手将他送到魔爪之下的,而且凌皓月也非常想知道,像北辰轩这么狂妄的人被女人吃了豆腐,会是个什么反应。

    渐渐地,凌皓月心里连吃味的感觉都没有了,因为她想起了自己之前被北辰轩差点吃干抹净的场景,于是凌皓月恨恨的想着:让他总是吃她的豆腐,现在也让他尝尝被吃豆腐的滋味。

    凌皓月自然不会傻到身体力行的去让北辰轩尝到被吃豆腐的滋味,那简直就是玩火自焚。

    而凌皓月见三公主似乎是没什么更进一步的举动,也就没有阻止,继续听之任之。

    北辰轩整整昏迷了一天一夜,第二天中午的时候才醒了过来。睁开眼睛的时候见那个三公主正色眯眯地看着自己,北辰轩立马炸了毛。

    “死女人,看什么看,信不信我挖了你的眼睛?”

    北辰轩刚要运气将这个女人拍飞,却发现自己的丹田竟然被封住了!

    而且,更令北辰轩抓狂的是,那个死女人竟然将的头放在了她的大腿上,然后两只手极其不老实的在他的身上来回摩挲!

    北辰轩怒吼一声,一下子坐起身,一脚就将三公主整个踹飞了出去。

    虽然武力被封,但是北辰轩毕竟是常年习武,就算是武力被封,力气也要比普通人大上许多。

    而这个南诏国三公主纯粹是废柴一个,就连南诏国女子赖以生存的巫蛊之术,她也只是略懂皮毛,更别说是练武了。

    马车很大,而三公主好巧不巧的整个脸就撞在了马车门边的围栏上,三公主痛呼了一声,门外赶车的女护卫忙停下马车,紧张地在外询问道:“公主殿下,发生什么事了,要不要属下帮忙?”

    “不用了,继续赶路。”三公主吩咐了一声。

    外面的人连忙应是,然后继续尽职的赶起了马车。

    三公主艰难地起身,揉了揉被撞破了皮的鼻头,一瘸一拐地走到了北辰轩的身边坐下,但又不敢靠得太近,生怕再一次被踢飞。

    三公主一直一脸花痴地瞧着北辰轩,而北辰轩却满眼血丝地瞪着凌皓月,眼中的怒火似乎要将一切燃尽。

    凌皓月自知理亏,刚忙将头低下,不敢看他。而北辰轩却只是一直这样盯着她,一句话都没有说。

    北辰轩这样反常的沉默,让凌皓月更加的担心了起来。

    凌皓月不住地在心里祈祷,北辰轩可千万不要气得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啊。

    见北辰轩一直不理会她,而是紧盯着凌皓月,三公主急了,冲着凌皓月就吼了起来:“你这个男宠怎么回事儿,怎么这么不听话。”

    凌皓月一脸黑线,感情这公主把北辰轩当成了她的男宠。不过这个时候她可不敢说话,甚至连头都不敢抬。

    其实三公主误会也是情有可原,因为这东临国的边境除了南诏国的女人活动之外,根本就找不到一个东临国的女人,东临国的男人们可不想让自家的女人在这边境受到南诏国女尊风俗的影响,而南诏国的人们也都知道这一点。

    所以在这边陲小镇活动的女人,全部都是南诏国的女人,而南诏国的女人出门在外也会尽量低调,从不宣扬女尊风俗,以免成为众矢之的。

    当然,三公主这个逗逼是个例外,一路上见到长得还不错的男子就问人家要不要做她的男宠,甚至将女子身边的男子全部看做是女子的男宠。结果惹怒了一票男人,甚至还有几个达官显贵,苗翎不得不出面解决掉这些麻烦,但是三公主依然没有放弃找寻男宠的决心。

    而三公主此行也并不是一点收获都没有,她身后不远处一驾马车驮着一个蒙着布的大铁笼子,那大铁笼子里关着四五个男子,这四五个男子全都是家境贫穷的文弱书生,根本连三公主的那些护卫都抵挡不住,而这些男子,便是三公主此行的收获。

    但是三公主此行最大的收获便是北辰轩了,她甚至都不舍得将北辰轩关到那个大铁笼子里去,这个男子是她这辈子见过的样貌最出色的男子,他简直不似这凡间的人儿,而该是天上被贬入凡的谪仙。

    见凌皓月一直不动,北辰轩没了耐心,起身走到凌皓月的身边坐下,伸出手臂将她揽在了怀中,一只手狠狠地捏住了她的下巴将她的头抬了起来,然后气急败坏地吼道:“死女人,你竟敢把我送给别人做男宠,你想死吗?”

    凌皓月吃痛,小脸儿痛的都皱在了一起,但却不敢吱声,因为这次确实是她过分了。想来如果北辰轩将她送给别人做侍妾,即便是不是真心的,她也是会生气的。

    三公主对于被两人彻底无视这件事是相当的愤怒,而且对于自己的男宠碰别的女人也是相当的不爽,她甚至忘记了自己刚刚被北辰轩一脚踢飞的情景,连忙过去就要把北辰轩拉到她的身边。

    之后,三公主又被华丽丽地踢飞了出去,这下可好,北辰轩竟然直接将她踢出了马车。

    “嘭”的一声人体落地的声音,再之后便是马儿受惊嘶鸣的声音,接下来是三公主一声震天的杀猪叫,马车骤然而止,只听外面焦急的声音喊道:“公主殿下,您没事吧?”

    北辰轩对这些事情全然不理会,只是一个劲儿地死盯着凌皓月,希望她能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

    而犯了错误的凌皓月竟然学桃七卖起了萌,只见她满脸委屈地说道:“哎呀,你捏痛人家啦,放手啦。”

    北辰轩见凌皓月这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心立马软了下来,他放开了手,依然满脸愠怒地冷冷问道:“你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凌皓月依然是那副潸然欲泣的模样。

    “你没有听到那个公主提到神医吗,再说你的蛊毒我也没有办法,正好她看上了你,所以我就将计就计了,放心啦,你是我的,我怎么舍得把你送给别人。”

    凌皓月的最后一句话,北辰轩倒是很受用。不过他还是想不通一个问题,于是便继续追问道:“既然我是你的,那为什么我醒来的时候会被那个死女人摸来摸去的,而且竟然还被封住了丹田?”

    凌皓月继续耐心解释:“哎,你不是不知道那个公主有一种能让人武力尽散的药丸,万一他发现了你有武力,给你吃那药丸怎么办,所以我就让桃七用灵力暂时将你的丹田封住了。”至于为什么会让公主摸他,自己的东西,别人摸一下还是可以的,但是想要的话那可就不行了。

    而且凌皓月被北辰轩占便宜占得太多了,这次任由公主摸他,也有些报复的成分在里面。

    女人的占有欲并没有男人那般强烈,只要自己的男人不喜欢那个女人,给那人摸两下又不会少块肉。

    但是这些话,凌皓月是断不会说出口的,于是她直接忽略掉了那个问题。

    北辰轩眉头微蹙,但还是没有继续追问自己为什么会被那个公主摸来摸去这个问题,他沉默了很久,努力想要压制住自己内心想要杀了那个公主的冲动。而凌皓月也老老实实地坐着,连大气都不敢喘。

    北辰轩觉得自己真是有够憋屈的,想他堂堂东临国九皇子,竟然被一个女人吃了豆腐,而且最关键的是,他还不能杀了那个女人!

    北辰轩很生气,非常非常生气。于是他干脆就将火撒在了凌皓月的身上,他的脸迅速靠近凌皓月的脸,一张嘴便狠狠地咬住了凌皓月的嘴唇。

    凌皓月猝不及防,被咬了个结结实实。

    这一下便将凌皓月的嘴唇咬破了,尝到了鲜血的味道,北辰轩竟莫名的愧疚了起来。他不会忘记,那次生死关头,这个女人毫不犹豫地划开手腕将自己的血喂给他喝,于是北辰轩的动作温柔了下来,一下一下轻吻着凌皓月的唇。

    凌皓月紧张得咬紧了牙关,坚决不让北辰轩更进一步,北辰轩也并未勉强,只是轻吻着凌皓月的嘴唇。

    “你们在干什么!”三公主一瘸一拐地走进了马车,看到了这一幕,不觉惊呼出声。

    三公主被北辰轩踢了出去,好巧不巧地正好落在后面马车的马蹄底下,惊了拉车的马,于是三公主杯具了,被马一蹄子踩在了腿上,直接将腿骨踩断了。

    之后护卫们便将马车赶到了一边,赶忙拿出金疮药和跌打酒来为三公主治伤。并且还找来了树枝为三公主做了个简易的拐杖,然后便将公主送回了她自己的马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