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

    更新时间:2016-08-18 13:54:46本章字数:3336字

    写完信之后,天色已经不早,凌皓月赶忙为慕容芸芷安排客房。两人又在客房聊了一会儿,慕容芸芷便打了个哈欠说自己困了。

    凌皓月其实也有点困了,于是便也退出了客房,回到自己的房间睡觉去了。

    慕容芸芷见凌皓月走远,忙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小瓷瓶,打开之后是一只米粒大小的虫子,这个虫子正是傀儡蛊的母蛊。

    虽说无论相隔多远,母蛊都能控制子蛊,但也只是理论上的,如果隔得太远,这种控制力就会减弱,动物也许会抵抗。

    傀儡蛊之所以平常,是因为它只能控制动物,对人无效。在南诏国,控制动物的蛊术都算是初级的,并没有什么厉害的地方。

    慕容芸芷将傀儡蛊母蛊倒了出来,然后将一些黑色粉末撒在了母蛊的身上,这种粉末是施蛊者用来命令母蛊将子蛊召唤回身边的。

    母蛊闻到粉末的味道开始全身扭动了起来,没过多久,之前飞走的那只信鸽便从慕容芸芷敞开的窗户飞了进来,落在了母蛊的身边。

    慕容芸芷将之前写的那封信抽了出来,然后又拿来纸笔墨砚,重新写了一封信放了进去,之后慕容芸芷让母蛊控制子蛊别让信鸽飞回驿站,就把信鸽放飞了出去。

    信鸽的速度要比人快得多,一个来回顶多二十天的时间。

    这二十天里,凌皓月可谓是度日如年,而慕容芸芷每天都会出去找那个不存在的舅舅,顺便喂那只信鸽些吃食。

    北辰轩依然每天来找凌皓月,想尽办法哄她开心,晚上的北辰轩也不曾出现在她的面前。凌皓月渐渐地也就放下了之前公主的那件事情,一门心思地盼着神医消息的到来。

    二十天转瞬即逝,慕容芸芷觉得时间差不多了,便通过母蛊操纵信鸽飞了回来。皇城每个官员家里都有一两只信鸽由专人训练出来往返于官员和东临各大驿站之间,官职越大,分到的信鸽就越多,而能直接到达的驿站点就越多。

    凌皓月之前找来的信鸽就是将军府专门来往于东临南部边境的,这次信鸽回来自然是直接回到将军府。

    如果家里没有信鸽的话,便只能去皇城驿站租用一只,待信鸽返回之后由驿站工作人员送到收信人手中,当然,这并不是免费的。

    凌皓月这些日子以来都没出门,而最近几天北辰轩突然有事要忙,也就没来找她了。而这几天凌皓月也没干别的,一直坐在院子里看着天空。

    慕容芸芷就陪着她一起,因为有慕容芸芷在,桃七虽然被憋得不行,但也只能老老实实呆在凌皓月的头上。

    慕容芸芷还没有起床,凌皓月独自一人百无聊赖地看着天空,顺便等着慕容芸芷起床一起吃早饭。突然,天空中一个白点由远及近向着凌皓月这边飞了过来,那白点不是别的,正是替慕容芸芷送信的那只白鸽。

    待到白鸽落在身边之后,凌皓月赶忙起身将它抓在了手里,取下了信筒。

    慕容芸芷在房间里对通过母蛊对子蛊下达了返回指令之后便匆匆地收拾停当出得门来找凌皓月。她可不想让凌皓月直接闯到屋子里来,被凌皓月闻到她控制母蛊粉末的味道就不好了。

    还没等慕容芸芷走到凌皓月的院子里,凌皓月已经兴高采烈地朝她冲了过来,手里还举着信鸽的信筒。

    远远地看见了慕容芸芷,凌皓月还没到近前便兴奋地喊了起来:“慕容,信鸽回来了,你快看看信上写的什么啊。”

    慕容芸芷早就知道信上写的是什么,因为那封回信本就是出自她的手,可是她还是装作一脸期待地将信筒拆开。

    草草将信看完之后,慕容芸芷一脸喜色地看着凌皓月,说道:“师父的女儿说师父就在东临国皇城,但是他不愿意让陌生人知道他的住处,所以我去请他来吧。”

    凌皓月自然是高兴得不得了,赶忙催着慕容芸芷出门去找她师父。甚至连慕容芸芷早饭还没吃都忘记了。

    慕容芸芷也没计较这些,只是微微一笑便出了门,凌皓月整个上午都在将军府辗转难安,直到中午,慕容芸芷才回来,脸色似乎是有些难看。

    凌皓月看出了慕容芸芷的反常,知道她此行可能并不顺利,于是便安慰道:“算了,你师父不同意治病就算了,你也不必为难,我再想其他的办法。”

    凌皓月虽然心里失落得要命,但表面上却并没有表现出来,只是一脸无所谓的模样。

    其实凌皓月也对这个结果有了些心理准备了,神医怎么可能只用慕容芸芷几句话就能请过来,那么容易就能请得动的神医,还能称得上是神医吗?

    慕容芸芷忙说道:“也不是不同意,只是……”说到这里,慕容芸芷停了下来,一脸为难,不知道接下来的话该不该说。

    凌皓月赶忙催促道:“只是什么?你快说啊。”

    慕容芸芷继续犹豫了一会儿,然后似下定决心般地说道:“我师父有一个条件,他要知道天命之女的秘密。”

    “什么?”凌皓月一脸诧异,似乎是不敢相信地继续问道:“神医知道天命之女的秘密有什么用?”

    慕容芸芷面露难色:“我也不知师父知道这个秘密有什么用,他只是告诉我,要想让他给九皇子治病,就要拿这个秘密交换。”

    凌皓月犹豫了,之前国师是说过她可能就是天命之女,可是那神医是敌是友还犹未可知,贸然把这个秘密告诉他,行吗?

    天命之女毕竟是东临国的秘密,凌皓月无权作出决定,于是便进了皇宫去找北辰轩。北辰轩竟然没有在,凌皓月只得去国师府见东方夏衍。

    东方夏衍依然是在炼丹房忙得热火朝天,听了凌皓月的话,他停下了手中的活计,眉头深锁,似是在思考着什么。

    凌皓月也不敢打扰,只是安静地等着,这一等就是十几分钟,凌皓月等得有些不耐烦了,于是便问道:“国师,你说这事该怎么办?”

    东方夏衍也不恼自己的思绪被人打扰,只是回答道:“这事恐怕没有这么简单,我不便多说,还是你自己做决定吧,无论你做什么决定,都是天命,我无法改变。”

    凌皓月郁闷了,这不就和没说一样吗,这国师果然是个神棍。凌皓月一脸鄙夷地看着东方夏衍,然后头也不回地出了门。

    东方夏衍看着凌皓月的背影,想起她刚刚那鄙夷的眼神,不觉摇头苦笑道:“哎,看来又被她当做神棍了,可是这件事不可说啊不可说。”

    凌皓月气呼呼地回到了将军府,也不打算问北辰轩的意见了,反正他同她一起去南诏找神医便是同意了要神医给他治病,而神医要什么条件他是都该答应的。

    凌皓月这样想着,便自作主张地对慕容芸芷说道:“好,你去告诉你师父,就说我答应她的条件。”

    慕容芸芷答应了一声便出了门,嘴角扬起一抹诡异的微笑。

    这时候天已经快黑了,凌皓月本想让慕容芸芷明天一早再去的,可是只是一眨眼就不见了慕容芸芷的身影,这样快的速度,只有武者才能达到。

    但是凌皓月却将心思全部放在了神医的身上,并没有想到这一点。

    慕容芸芷这一去就是一整个晚上,凌皓月在床上辗转反侧,一夜未眠。

    转天清早,就在凌皓月熬不住要谁过去的时候,前院有人禀告说有个生面孔要见她。凌皓月有些疑惑,前院的人大多人都是看门的家丁,皇城中大多数达官显贵他们都是认识的,他们若不认识,这凌皓月就更不可能认识了。

    凌皓月满是疑惑,但还是赶忙的梳洗完毕,换了身衣服便跟着那通报的人去了门口。

    门外站着一个三十岁左右的青年男子,身着藏蓝色的长袍,头戴方巾,看着像是个书生,但却斜背着一个药箱。

    凌皓月搜遍了自己的记忆,连带未穿越前的凌皓月的记忆都搜索了个遍,可就是不见眼前这男子的身影,于是便满脸疑惑地问道:“你是谁,找我有什么事?”

    男子似是对于凌皓月不认识他这件事不太高兴,冷哼一声说道:“你昨日让我弟子请我来给人治病,今天就不记得了吗?”

    凌皓月一个激灵,这不会就是那个神医吧。

    凌皓月依旧不敢相信,于是便试探性地道:“你的弟子可是慕容芸芷?”

    “正是!如若姑娘不相信我,那我便告辞了。”男子说完便要走,凌皓月赶忙将他拦了下来。

    “神医请留步,刚才小女多有冒犯,还望神医莫要和小女子一般计较。”

    神医果然脾气大,凌皓月一边在心中腹诽,一边赶忙低声下气地说着好话。

    神医站住了脚步,没好气儿地说道:“神医可不敢当,在下苏梓。”

    “哦,苏先生,幸会幸会,里面请。”凌皓月的语气依然客客气气。

    苏梓连看都没看凌皓月一眼,直接就进了门,凌皓月尴尬得不得了,但也只能够忍着,谁让人家是神医呢,就算是傲慢,也是有傲慢的资本的。

    凌皓月将苏梓让到了会客厅,叫人奉上了好茶,之后便问道:“苏先生,不知慕容芸芷去了哪里?”

    其实凌皓月从一开始就觉得奇怪,为什么只有神医一个人来,慕容芸芷却没有跟着回来。只是碍于神医的傲慢,没敢在门口问出来。

    苏梓的眼皮不自然的动了一下,然后依然是那个傲慢的语气说道:“我最近收了个病患,离不开人,我来了这里就让芸芷先照顾着了。怎么,不可以吗?”

    凌皓月赶忙摆手道:“慕容是您的徒弟,我哪里敢说不可以,当然可以。”

    之后两人就不再说话,苏梓是个话极少的人,从来不会主动和凌皓月答话。而凌皓月也被苏梓这傲慢的态度激得有些恼怒,便打算先晾他一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