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七章

    更新时间:2016-08-19 11:55:49本章字数:3333字

    两人就这样静坐了一阵子,最后还是凌皓月忍不住开口道:“不知苏先生为什么要以天命之女的秘密做为治病的条件?”

    苏梓低头浅抿了一口茶,然后淡淡地说道:“受人所托。”

    凌皓月忙追问道:“受谁所托?”

    苏梓重重的将茶杯摔在了桌子上,茶杯被苏梓这一摔给摔成了两半,之后苏梓冷冷地说道:“你问得太多了,若要我治,便不要多问,若不要,我这便离开。”

    “是我唐突了,苏先生不要见怪。”这神医的脾气可真不是一般的大啊。凌皓月一边在心中抱怨着,一边赶忙道歉。

    苏梓倒是没有继续纠缠这个问题,只是问道:“不知,我的报酬你是打算什么时候给呢?”

    被苏梓这样疑问,凌皓月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若是提前将秘密告诉他,可能他不会好好地替北辰轩治病。再说凌皓月知道的天命之女的秘密并不多,还得去问过国师才可以。如果国师不告诉她的话,她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可如果是不将秘密提前告诉他,那么以他这个脾气很有可能就直接不治了。而且治好之后国师还是有可能不会说出天命之女的秘密。

    凌皓月这下可为了难,该如何是好呢?

    苏梓见凌皓月左右为难,便自己提出了解决方案:“听芸芷说,九皇子似乎是到了晚上便会性情大变,这种病医治起来需要时间,你可以在我医治的初见成效的时候告诉我一部分,医治痊愈后再告诉我另一部分。”

    凌皓月觉得这个方案还不错,国师方面也得到了完美地解决,如果北辰轩被救治到一半,就算是国师想不答应,为了九皇子的安全也不得不答应了。

    但是救治过后的那一半国师说不说,那就是国师的自由了。

    可是凌皓月还是提前为苏梓打了个预防针:“苏先生,不瞒你说,其实我是知道的天命之女的秘密并不太多,但是国师是全都知道的。至于你将九皇子治愈后那后一半的秘密,国师说不说那就不是我能控制的了。”

    苏梓眉毛一挑,反问道:“你不能控制还要答应下来我这个条件,不觉得有些不妥吗?”

    凌皓月也是一脸歉意,她当时只想要快点让神医治病才答应了下来,没想到神医竟然找她要起了报酬,她这才发现这个报酬其实她知道的并不多。

    只是那个时候国师为她卜算过一次命程,让凌皓月猜测她自己可能就是那个天命之女。但也只不过是猜测而已,因为当时国师并没有明说,所以凌皓月也不能确定自己到底是不是那个天命之女。

    本来慕容芸芷和凌皓月说了这个条件的时候,凌皓月是打算将自己可能是天命之女的事情告诉神医的,可是后来想想又觉得有些不妥。因为这毕竟是她的猜测,万一她不是的话,这要是被托神医打探这个秘密的人知道了的话,恐怕以后也会有麻烦。万一她是,将这个秘密告诉别人也一定会有麻烦。

    哎,看来这次是没办法支付神医的报酬了。

    凌皓月在心中暗叹了一口气,然后一脸惋惜地说道:“如果苏先生不想给九皇子救治,那便不治了吧,这个秘密我不敢保证国师会完全地告知于苏先生。”

    凌皓月本以为苏梓会毫不犹豫地拂袖离去,却没想到苏梓竟然笑了,然后说道:“无妨,九皇子这个病症我也颇感兴趣,这个秘密国师愿意说多少便说多少,只要有些让我交差就好。”

    凌皓月突然觉得神医的笑容很熟悉,竟然,竟然像极了慕容芸芷!

    怎么可能,刚才也许是眼花了吧,凌皓月忙在心中否定自己。

    可是凌皓月刚才并没有眼花,因为苏梓确实是慕容芸芷易容改扮的,甚至为了不让凌皓月发现端倪,慕容芸芷还吃了些副作用极大的变声药物。

    既然神医愿意给北辰轩治病,凌皓月自然是乐得如此,虽然觉得神医态度转变得有些蹊跷,但也没有太过在意。

    北辰轩这几日有些忙,根本就不在皇宫。而晚上的北辰轩,凌皓月是断断不愿意去见的。况且依晚上的北辰轩的性子,恐怕是不会同意神医给他治病的。

    北辰轩这几日都在军营中,因为近些日子军营中又大肆招兵。作为东临皇室武力最强大的皇子,北辰轩自然是掌管着大多数兵权,只有三朝元老凌瞻能和北辰轩分庭抗礼。但因为年事已高,他手上的兵力也渐渐被北辰轩蚕食,就连凌皓月的父亲都归了北辰轩来管。

    军营中招兵,作为元帅之一的北辰轩自然是要去现场亲自招些有潜力的人来扩充自己的实力的。

    而军营大肆招兵的原因,听说是为了过段时间便要到来的各国朝奉。

    东临国是天泽大陆的最强国,每年各个国家都要定期来天泽朝奉,以求东临的铁蹄不要踏入自己的国家。

    而各国使者来到东临皇都,东临国自是要靠军队的力量震慑住他们,以防他们起了策反之心,给东临招来麻烦。

    所以北辰轩这几日全都泡在了兵营中。

    凌皓月多方打探之下才知道北辰轩去了兵营,于是便去那里找他。

    凌皓月到兵营的时候,并没有见到北辰轩,但却见到了神风骑的众人。

    看到凌皓月来了,李勇竟然过来拱手叫了一声凌将军。

    凌皓月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说道:“我早就不是将军了,不要再这样叫了。”

    而李勇却依然坚持:“在我等心中,凌将军永远是我们的将军。”

    李勇身后的神风骑其他人均点头称是。这倒是让凌皓月不好意思了。

    而神风骑这样敬重凌皓月也并不是没有原因的,之前凌皓月给他们当将军训练他们的那段时间里,教给了他们很多现代的格斗技巧,甚至将现代的孙子兵法默写了一份交给了李勇。

    凌皓月教给神风骑的这些东西令神风骑众人受益匪浅,实力上涨了好几个台阶。因为如此,他们的地位也是跟着水涨船高。

    神风骑向来都是是非分明,懂得感恩的。凌皓月这样倾囊相授,他们自然是不会忘了凌皓月这个恩德。

    报名参军的众人看到自己向往的神风骑竟然尊称一个女子为将军,不由惊得张大了嘴。

    凌皓月自然是不会理会那些的,只是问李勇道:“九皇子现在何处?”

    李勇恭敬地答道:“回凌将军,九殿下现在正在后面校场与新人切磋武艺。”

    “带我过去吧。”凌皓月说道。

    “是。”李勇答应了一声便带着凌皓月向校场走了过去。

    校场里,凌皓月正在和一个一身青衣的男子比武,男子显然是有些能耐的,竟然能和北辰轩周旋几个回合。

    但是显然北辰轩并未使出全力,既便是如此,男子的实力也不容小觑。

    而李勇本想通报,却又不敢打断九皇子的比试,正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凌皓月似是看出了他的为难,便让他先回去了。

    北辰轩打着打着,突然感觉到了一到熟悉的目光,转头望去,竟然是凌皓月!

    北辰轩的脸上先是诧异,然后便是高兴,他也不再隐藏实力,一招便将那个男子打翻在地,然后急急地向着凌皓月跑了过来。

    凌皓月其实并没有打算打扰北辰轩,却不想北辰轩竟然还是感觉到了她的到来,这就证明北辰轩是在乎她的,这让她心中不免有些窃喜。

    “你到这里来做什么?不会是想我了吧。”北辰轩一上来便嬉皮笑脸,和平时那个孤傲冷漠的九皇子简直判若两人。

    凌皓月却不理会他的调侃,而是正色说道:“能治你病的神医我已经找到了,他给你治病的条件是要知道天命之女的秘密,我答应了。”

    北辰轩一听凌皓月的话,没有丝毫犹豫便断然拒绝:“什么?要知道天命之女的秘密?这可是东临国的秘密,绝不可能让外人知晓。这病我不治了。”

    见北辰轩拒绝得这样干脆,凌皓月当场就急了眼,她冲着北辰轩就吼了起来:“这病不治了,你有没有想过,我们今后该怎么办?”

    北辰轩犹豫了,这确实是会严重阻碍他们在一起,总不能成亲之后凌皓月白天和北辰轩在一起,晚上便回将军府吧,这算是个什么事儿啊。

    见北辰轩的面色没有了刚刚那般坚决,凌皓月的语气也软了下来:“那神医说他是受人之托要知道这个秘密,而且神医也说了,国师愿意告诉他多少便是多少,只为能够交差而已。”

    听了凌皓月的话,北辰轩不由得思量了起来。如果是国师告诉多少便是多少,那就好办了,只要让国师告诉他些模棱两可的话来,便也就可以了。

    想到这里,北辰轩便答应了接受神医的诊治。

    事不宜迟,凌皓月见北辰轩答应了下来,赶忙将北辰轩拉回了将军府。

    在出门寻北辰轩之前,凌皓月便将苏梓安排在了将军府的客房之中。回到将军府之后,凌皓月赶忙将北辰轩拉到了苏梓的面前。

    苏梓看到北辰轩也并未说话,只是抓起北辰轩的手腕便把起了脉,北辰轩虽然觉得心里不舒服,但也忍了下来。

    良久之后,苏梓才放下了北辰轩的手腕,面色异常凝重地问道:“九皇子可是魔魂附体?”

    听了苏梓的问话,北辰轩有些疑惑,但是凌皓月确实听东方夏衍说过北辰轩魔魂附体的事情的,于是便赶忙答道:“是,我听过是说过,他却是是魔魂附体。”

    听了凌皓月的答话,苏梓的脸色更加凝重了,良久才回答道:“想要治好九皇子这个病恐怕要冒极大的风险,九皇子身体里的两个灵魂最后只能存活一个,另一个会永远死去。”

    听了苏梓的话,凌皓月的脸立马搭了下来,这算是什么风险,这神医难道是在故意戏耍她吗?